第一百五十四章 (副)闭门思过中,勿扰

    “你的状态不适合留在军营里,如果你再不想办法控制住你的脾气,在你出人头地之前,你很可能就已经先惹出大麻烦,死在营里了。”

    ……

    “娘娘,娘娘,你在想什么呢?”

    “嗯?”陷在回忆中的冷若虚忽然回过神来,转头疑惑的看着紫嫣。

    “娘娘,你……看着这湖水在想什么呢?”紫嫣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自然,事实上,在她看到主子站在湖边发呆的时候,差点吓了个半死,虽然已经过了几年,但当时主子被从水中救起,奄奄一息的样子一直压在她的心里,所以今天听到主子说要到湖边散心,她立刻就丢下手中的事跟着过来了,一步也没敢离开主子身后。

    “没什么,只是想起前几天的一点事。”冷若虚淡淡叹了口气说了句后就迈开步子继续向前走去。

    跟在她身后的紫嫣顿时松了口气,刚才她看主子驻足一直盯着湖水看,还以为主子又想不开了。这次回来,主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看得出来主子心情很不好。

    “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冷姐姐啊。”

    冷若虚闻声抬眼看去,只见一行人正往她这走,中间主子是位典雅系的美人,头梳参鸾髻,缀着大小头饰数个。内穿白色银丝缠枝莲短袄,外套石榴红缠枝莲长褙子,下配藏青银丝唐草纹马面裙。

    “久疏问候,姐姐近来可好?”那美人款步姗姗,来到冷若虚身边,“想来,姐姐也是如往常般清闲吧,我可真是羡慕姐姐,不过……”

    “你是谁?”冷若虚淡淡的看着那美人,她现在可没什么心情去欣赏美人,更何况看起来还是个聒噪的美人。

    “你!”估计是没想到会被这样问,那美人惊讶的睁大眼睛,甚至一时没注意,抬手指向了冷若虚。

    “娘娘,这是……”毕竟相处久了,紫嫣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天真”的紫嫣了,她对冷若虚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比如现在,若是换做以前,她肯定会以为是自家主子在给人难堪,但现在,她很明白,主子绝对是真的不记得人了,即使上次她把这人气得不行。所以为了避免误会加深,她急忙上前一小步,凑近冷若虚小声提醒。

    不过,对面的人没给她说完的机会。一个年纪尚小的宫女显然是对自家主子被人欺负而感到不平,高声道:“这是皇上现在最宠的琴婕妤娘娘。”

    冷若虚一皱眉,不善的看了说话的小宫女一眼,原本气焰还挺高的小宫女立刻吓得往后缩了缩。

    “婕妤?”冷若虚视线回到琴婕妤身上,令人不快的打量方式让琴婕妤敢怒不敢言,只能捏紧手中的绢帕。

    “哼。”冷若虚冷哼一声,微仰起头,“区区一个婕妤,为何见我不行礼?还敢在我面前如此聒噪,谁给你的胆子?”

    一行人一吓,立刻后退行礼:“贵妃娘娘万福!”

    有几个胆小的,脚一软就地行了跪拜礼。

    冷若虚鄙夷地看着这一行在她眼里如小丑般的人,语气冰冷道:“即使陛下永远不踏入我暮槐宫,即使陛下永远不见我,但只要我还是贵妃的一天,就轮不到你们这种小人到我眼前上蹦上蹿,若是真想看我笑话,那就等你有本事当上皇后再说。”

    说完,冷若虚收回眼神,微仰起头,神情冷漠,“嫣儿,回宫。”

    被叫到名字,紫嫣这才缓过神来,连忙边回着,边小步跟上冷若虚。

    “对了,”走了几步,冷若虚突然停了下来,转头视线正好撞到琴婕妤抬起头,看着她的怨恨眼神中,冷若虚嘴角一勾,吓得琴婕妤立刻收回视线,恢复之前那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刚才有话我忘说了,我这人喜静,以后有事没事,都别到我眼前转悠,不然,下次我可就不会这么温柔了。”

    温柔?你这叫做温柔?那毒蛇面对老鼠的眼神是不是叫做慈祥了……

    说完就扬长而去的冷若虚自然不会理会这些人在脑内是如何的吐槽自己。

    “娘娘,你刚才好厉害啊!”紫嫣见四下已经没人,小步跟近冷若虚,小声的花痴道。

    刚才主子真的好帅啊!特别是看那些人的眼神,啊啊啊啊啊……主子真的好厉害!

    冷若虚转头看到的就是紫嫣闪着光的星星眼,顿时被闪得一愣,“呃……”

    “不过……”毕竟是冷家出来的,且在宫里混了这么久的老“江湖”,紫嫣很快就恢复正常,随即担心起来,“娘娘,琴婕妤毕竟是陛下现在最宠的人,你这样……会不会……”

    看紫嫣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冷若虚知道她是想说什么,不过,许是以前旧主跳河自杀的事留给她的影响太大了,所以每次涉及到皇上的事情,她都会变得像这样过于谨慎而吞吞吐吐。

    “随便喽,她若是要去吹枕边风,那去便是了,最好煽风又点火,让陛下一怒之下把我逐出宫。”说着,冷若虚打了个哈欠,“好了,我也乏,该回去歇息了。”

    紫嫣只道是冷若虚又说气话了,心里更加担忧了,默默在心里想着今晚怎么给自家主子加点好吃的。

    翌日晚。

    “婉儿今是怎了?”斜靠在软榻上的金贵人儿终于皱起了眉,“这琴声似是在说些什么?”

    琴声骤停,琴婕妤,也就是秦婉缓缓叹了口气,“不是婉儿想说什么,而是陛下有心事,这琴声,自然便不对了。”

    事实上,琴婕妤确实想用不对劲的琴声来引起德文帝的注意,可是已经弹奏了快一个时辰了,德文帝却一直没开口问什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所以,琴婕妤表面说得体贴,实际心里幽怨极了,要知道,以前,她弹琴时稍有些分心,德文帝都会过问。

    “哦?朕看起来是有心事的样子?”德文帝抬手,一杯茶被及时送到他手上,清香入喉,他嘴角微上翘,顿时扰乱了屋里一堆少男少女的心。

    德文帝继承了生母的好容貌,天生俊丽,但可能就是这偏阴柔的容貌,让他从小便不喜笑,继位称帝后,更是很少展露笑容,在公开场合总是冷着一张脸,不过在这后宫之中,面对嫔妃,德文帝这挠人的笑意倒是也不少见,饶是如此,这笑意的杀伤力却依旧很大,让人百看不腻。

    秦婉春意萌动,起身凑到软榻前,蹲下,身子前伏,趴在了德文帝的腿上,“陛下,你许久不在我宫里留宿了,今夜已晚,可否……”

    “既是美人邀约,朕又怎会这么不解风情。”说着,德文帝伸手便把秦婉抱上了软榻,落在了自己的怀里。

    宫人识相的一一退出,把这满室旖旎关在了屋内。

    翌日。

    “娘娘,娘娘!不好了,不好了!”紫嫣慌慌张张的跑进暮槐宫。

    “怎么了?”冷若虚收回拳头,随手拿起石桌上的帕子抹去脸上的汗水。

    “是……娘娘……”紫嫣停下脚步,看着转头正看着她的冷若虚,突然嘴里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为了方便晨练,冷若虚此时穿得是紫嫣为她找来的短衣窄袖,没什么特别的花纹,只是纯褐色。头发简单挽起,塞入所戴的短帽之中,几缕调皮而出的额发被汗水打湿,服帖的在额间。

    主子……好帅啊。

    冷若虚看着紫嫣盯着自己发呆的样子,不由皱起了眉。也许是在军营一直没照镜子的缘故,这次回来,她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容貌有了些改变,变得更像以前的自己,然而,身边的人却好似一点没察觉。在认真考虑后,她隐隐猜到了这种变化的原因。

    想到这点,她不由得烦躁起来。于是伸手敲了一下紫嫣的头,“别发呆,有什么事快说。”

    她是真的搞不懂,虽然容貌上是有了变化,但她原来的容貌也不是什么天人之姿,为何这次回来后,紫嫣时常会看着她露出花痴的样子?

    “娘娘,不好了。”回过神的紫嫣连忙说起正事,不过视线还是盯着冷若虚看,哎,自从主子去军营后,虽然说不出哪里变了,但是真是越发帅气。

    “说。”冷若虚没理会紫嫣的视线了,拿着帕子坐到石凳上,拿帕子的手曲起,手肘撑着石桌,头自然的歪靠上半握的手上。

    主子好帅!紫嫣心里大喊,不过面上镇定了,“昨晚陛下夜宿惜秋苑。”

    “所以呢,和我有什么关系?”冷若虚反应冷淡。

    “娘娘,惜秋苑可是琴婕妤的苑所啊。”紫嫣提醒道。

    大曙对后宫有规定,只有妃以上才能住进宫殿中,其余皆是按照品级住在苑中。

    “哦,所以呢?”冷若虚依旧反应冷淡,这倒不是她故意摆脸子,而是她真不明白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对她而言,什么琴婕妤,什么皇上,她一点都不在意。

    “她肯定会向陛下告娘娘状啊,到时陛下来责怪娘娘,那……”紫嫣着急的瘪起了嘴。嗯,看着还怪可爱的。

    “我之前就说过了,告就告呗,要责怪就责怪呗,爱怎么怎么,我可不想去想这些浪费时间。”说着,冷若虚便放下帕子站了起来,“营里那些家伙,在我没在这段时间肯定又变强了,我可不能被他们甩开。有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我还不如再多练练。”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