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暴戾的王子

    1418.暴戾的王子

    某一处不知名的山谷里,在一顶华丽的金帐里,先前那名泥波罗领军将军正在低头挨骂,只见得上首,绒毛软榻上,一名青年身着华丽衣袍,正靠在榻上,一脸怒容,美酒泼洒得满地都是。

    “让你拦截象雄人,你为何将其放走?你敢违背我的命令?”那华服青年脸色狰狞,越说越气,一把抓过精致的酒壶砸在这名将军头上。

    这名将军捏紧了拳头,忍受着头上的刺痛,直感觉冰冷的鲜血流在了脸上,却又不敢擦拭,心中更是冰冷。

    他卡帕可是泥波罗国首屈一指的大将,往日里只有他踩踏在卑贱的奴仆身上,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但是面对面前这位华服青年,却又敢怒不敢言,因为他是国王鸯输伐摩的儿子那陵提婆,也是泥波罗国的样子,国王年老,一想到数年后这个暴戾青年就要成为泥波罗国的国王,卡帕心中如同食屎一般膈应。

    “王子,那队伍里有东方唐人,若是杀了东方唐人,会给泥波罗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卡帕紧捏拳头,低声道。

    那陵提婆听了更是暴怒,上前一脚踹翻卡帕,“唐人又如何,我妹妹正在被他们围困在逻些里,唐人就是我们的敌人”。

    卡帕闻言大急,挣扎起身道:“国王只让我们解救尺尊公主,适当援助吐蕃人,并未让我们跟唐人开战”。

    “卡帕你可是泥波罗的勐士,难道你收取了唐人的财宝不成,还是说你被唐人吓破了胆子”,那陵提婆破口大骂,“区区唐人,身体羸弱,就如同羔羊,有什么可怕的,听我的命令,快去追上他们,杀光他们”。

    “王子不可”,卡帕阻止道:“唐人与我们并无仇怨,若是杀了唐人,岂不是平白树敌。王子这个命令,卡帕不敢听从,我只听从国王命令,必要时刻救出尺尊公主”。

    卡帕心底也是暗骂那陵提婆没有脑子,吐蕃虽然是与泥波罗国通婚联姻,但是也没必要拼命救援,国王鸯输伐摩更在乎的是尺尊公主布丽库蒂的安危。

    至于吐蕃,国王的态度是若吐蕃胜率大,则助吐蕃击退唐军,若唐人胜率大,则袖手旁观,仅仅救回尺尊公主就好。

    眼下这情况,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吐蕃危在旦夕,那陵提婆还要为其拼命,何其不智。

    “你……”那陵提婆气的牙痒痒,奈何卡帕才是领军主将,他也没有办法,只得恨恨道:“若是我妹妹有何闪失,我必杀你”,暴戾的泥波罗王子却是个宠妹狂魔。

    卡帕见状默然不语,行了一礼,转身就走,直气的帐中的那陵提婆跳脚大怒,“传信给我父王,我要卡帕这个混蛋去做奴隶,要他去死”。

    帐外随行护卫忙是去传信,当然,只能传达王子的情绪,王子说的这些话是不能说的,毕竟护卫也都知道,卡帕是泥波罗军方大将。

    逻些城,早已经是风声鹤唳,城头上,堆满了石块,一队队城防军也是十步一岗,严防死守,桑布扎眯着眼睛看着城外驻军的唐军,心中满是疑惑,“为何唐军来了却不攻城呢?”

    一旁的高大青年人,长相与禄东赞有几分相似,身材高壮,肚圆腰粗,典型的勐士风格,但那双闪烁精光的眼睛,却让人觉得这人不是莽汉,这人正是禄东赞的长子赞悉若。

    禄东赞是学识渊博,聪睿机智,却是个战五渣,而他的长子次子却都是文武双全,长子赞悉若既是着名勇士,也是富有谋略的文臣,次子论钦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不用说了,只可惜英年早逝,还没来得及发光,便被薛仁贵王玄策二人扼杀在摇篮里了。

    “逻些城高大坚固,若非紧急,强攻是不智的”,赞悉若拍了拍巨石垒的城墙,紧紧盯着城外唐军大营里的烽火,有些犹疑说道:“我总觉得这唐军不对劲”。

    桑布扎眉头一挑,“此话怎讲?”

    “第一,唐军是夜里扎营,具体人数我等并未看清。第二,唐军在白天从不出营。第三,唐军来此三日了,从不邀战。第四,小论你看这营中灶火,是否感觉太过刻板,若说是唐军制度森严如斯,每日必须同时间同位置同大小燃起一模一样的灶火,我是不信的。中原有个计策叫减灶计,不知道小论有没有听说过,我总觉得,有些大同小异”。赞悉若看着唐军大营里冉冉升起的灶火烟,狭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丝的疑惑。

    桑布扎听得一惊,“你是说唐军在虚张声势?”

    赞悉若点点头,“极有可能”,正在这时,远处守卫来报,“城南出现大量骑兵,看旗帜穿着应该是象雄人”。

    赞悉若听罢一惊,继而大怒,一拳砸在城墙上,愤愤道:“唐军就是在虚张声势,他们根本没有一万人,兴许只有几千人,他们就是在等象雄人,我们明白得太晚了”。

    桑布扎也是醒悟过来,羞愤道:“我等被几千人吓在城中不敢动作?还有,那藏番人做什么?琼保卜能在做什么?”

    赞悉若又是摇摇头,“藏番人靠不住,不过逻些城还是我们的,只要我们守住逻些城,相信赞普自有对策”,说着看向年迈的桑布扎,“小论你先回去安歇,此地有我在,便是十倍之敌,我亦有信心坚守城池一月不失,莫说敌军现在总共也有万余人”,赞悉若要认真了。

    桑布扎也知道赞悉若的能耐,点点头下去了。

    天际,太阳最后一抹残红消失在雪山那头,夜幕来临,气温骤降,夜灯呼呼的刮,天上的星河格外的灿烂。

    城楼里,赞悉若靠在榻上,甲胃不卸,疲惫的闭上眼睛,心思急转,唐军到底意欲何为,慢慢的沉睡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得一阵喧哗,赞悉若勐然醒来,护卫也是闯了进来。

    “可是唐军攻城?”

    “将军,桑布扎小论遇刺了”。

    赞悉若和护卫同时出声道。

    听清护卫的话,赞悉若大惊,急忙抓起佩刀正欲下城,忽的一顿,“不行,此乃唐军计策,调虎离山,对,我不可离开”。

    而后忙是调遣一队兵马前去桑布扎府邸捉拿刺客,赞悉若转身就向城外看去,见得城外唐军大营千帐灯,寂静无声,也不由得大为疑惑。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