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翌日清晨,秦漫提前半个小时到市局,自己找到刑侦大队,还没进门,就听到此起彼伏的鼾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烟味、泡面味、汗臭味还有脚臭味同时发酵一夜,就这么悠悠然飘出来。

    她走近了,还以为警局都能遭了窃贼,没吃完的泡面上泡着没抽完的烟头,水洒在桌上也没人管,外套掉在地上还有两个脚印,一帮大老爷们躺得东倒西歪,不修篇幅得熟睡着。

    不知道谁警惕得抬头看了一眼来人,然后发出一声惊呼。

    “卧槽,卧槽!”

    “有妹子!”

    一石激起千层浪,男青年们像雨后春笋一样一个个窜起来,从桌板后面冒出头,睁着刚睡醒的懵逼眼看过去,然后立即一声不吭得修整了自己过分放纵的姿态,想要建立起一个良好的、正面的第一印象。

    秦漫一身休闲装扮,宽松的衣物套在瘦长的身板上,透出一点隐隐约约的曲线。

    刚过肩的长发扣在耳后,精致小巧的鹅蛋脸线条柔和,鼻梁秀美的弧度恰到好处,单薄的嘴唇微翘,皮肤白得缺乏血色,美得并不明艳,却经得起推敲。

    像是个东方书卷中走出的画皮美人。

    她柳叶般的细长眼总是保持着半睁的状态,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对周遭的不屑,端着淡漠的眼神,站成了一块生人勿近的标牌。

    她被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熏到,波澜不惊得扫视一圈,招呼也没打,旁若无人得直接穿过走道,把窗户大开通风,然后自己随便挑了个角落的空位置,把放在椅背上的男款外套扔到另一张空椅子上,放下背包就又走了。

    留下这帮大老爷们瞪着铜铃眼面面相觑。

    “这不昨天在现场那姑娘吗?”

    “这么吊……”

    “不是说队里这两天要来个新人,就是她?”

    “啧……我感觉江队制不住她。”

    话刚说完,一颗脑袋又伸回来,秦漫向众人问道。

    “队长办公室怎么走?”

    他们又齐刷刷得指了个方向,愣是一句话都不敢再多说了。

    秦漫轻描淡写得谢过,就直接去找队长报道了。

    她在江练的办公室外,长腿交叠而立,身杆懒散得没有筋骨,倚靠在走廊的墙体上,点燃了嘴里叼着的那根烟。

    走廊的尽头传来规律的脚步声,掷地有声的脚步毫不拖沓,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逐渐走近。

    寻声望去,光线不足的走廊只能看清楚那个人的轮廓。

    外套被脱下叠挂在手臂上,立体裁剪的衬衣很是凸显身材,宽阔的肩头端正匀称,随着自然摆臂的动作露出劲瘦的腰杆线条。

    她看得入神,猛吸一口烟,对着这个轮廓呼出一团白雾,眼睛躲在烟雾后,死死得盯着。

    那个身影越来越近,恍惚中和记忆中的某些不清晰的片段重叠。

    如末日黄昏的阴天,血和火蔓延遍地,满目都是裹着熊熊烈火的残渣,噼里啪啦的爆炸声还在继续。

    她依稀记得那恍若明日的火光如何刺疼双眼,那呛鼻熏人的硝烟如何熏入肺腑。

    爆炸后的废墟上,除了她飞速流逝的灵魂之外,还有一个,踏火而来的模糊人影。

    似鬼魅,更似神明。

    而此刻市局安静的走廊里,那脚步声踩着她思绪中一模一样的步伐,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你在等我吗?”

    秦漫收回自己失态的眼神,“江练?”

    “是我。”

    秦漫熟练得掏出烟盒递过去,“抽吗?”

    江练眉尾抖了一下,“我不抽烟。”

    秦漫闻言准备收回手,江练却一把夺过整个烟盒,惹得秦漫满头的问号。

    “你也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秦漫尬笑,表面上没什么意见,还很配合,自觉得把自己手头上的烟头也掐了。

    她伸出手作半握状,郑重道,“江队长,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望海涵。”

    江练伸出手握住,“欢迎加入,秦漫。”

    他们对这个自欺欺人补上的“重新认识一下”,都还算满意。

    江练邀请她进办公室,“进来说话吧。”

    秦漫落于客座,单刀直入,直接问道。

    “是你吧?”

    江练:“什么?”

    “我查过你的执勤记录,三个月前,你有二十几天的空档期,说是参加集训,去海外交流活动,这一看就是个幌子。”

    “星洲岛行动是一级机密,时间、人员、地点都不外露,而你的空档期,正好和行动时间吻合了,算上来回时间,还多出了十几天,是受伤了吗?”

    江练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虽然这些理论上是一个字都不能提,但秦漫是自己猜到的。

    “一点皮肉伤。”

    秦漫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又沉默片刻。

    “为什么救我?”

    江练反问,“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救那个人?”

    秦漫的问题被原封不动得打回来,遂而一愣。

    “你怎么会知道?”

    江练斟词酌句,像个有耐心的老师。

    “应激反应因人而异,有些人会在相似场景下有再体验症状,身临其境得陷入自己大脑构造出的假象中,做出与当时相同的反应,或者是自己内心所希望的事,困在那个虚假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他看向秦漫,“突发爆炸的正常反应是逃,而不是往里面冲。”

    江练说完,等着秦漫解释。

    她避重就轻,“不愧是刑侦队长。”

    江练自动过滤这种奉承话,依然等着她的回答。可她闷闷不乐得把头垂得更低,刚开的话匣子又合上了。

    江练斜眼看着她,就算心里痒痒,也完全拿她没有办法。

    他换了话题。

    “案件材料应该没那么早准备好,例会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我可以先带你去熟悉一下市局的其他同事。”

    秦漫条理清晰。

    “我今天提前了半个小时,现在这个点,人到齐的恐怕只有熬了大夜的刑侦队了。而刑侦大队的办公室,我方才已经去过了。”

    江练提起嘴角微笑,又是诡异长久的沉默,他们各自挑选想回答的问题,很没有诚意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秦漫忽而想通,跳跃性得回答他。

    “我本来确实可以躲开那场爆炸的,不过我折回去了,如你所说,我想救一个人。至于我为什么要救他,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那你能回答什么问题。”

    秦漫:“你想知道什么?”

    “你,你的过去,你的现在,你的未来,所有关于你的,我都想知道。”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