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江练拿着手电筒,顺着还挂着水的焦黑楼梯拾级而上,空气中仍残留一股不太美妙的刺激气味,前方带路的民警还在介绍情况。

    “市局的其他同事也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听说江队长你在这,就赶紧找过来了。”

    “火势已经基本扑灭,好在及时处理没有蔓延至整栋楼,而且这里目前是处于不对外开放的半歇业状态,没什么人,没有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只有一个服务员从窗口摔下去,已经送往医院抢救了,小心脚下。”

    江练等人好巧不巧得碰到这场爆炸,但也不至于鲁莽到直接冲进去救火,第一时间疏散周边群众,调度救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辅助工作,所以也不清楚这爆炸现场的内部构造,只能先跟着走。

    “半歇业是什么意思?”

    “哦,负责人说是准备做翻新装修,已经不营业了,但是场地还是会提供到酒店内部员工或者客人做临时休憩或者吃饭用,也就是无人维护,但可自由出入的状态。”

    江练了然,“是造成爆炸的原因有问题吗?”

    带路的摇摇头。

    “爆炸起火的原因还在找,这个艾莎酒店的二层是餐饮区域,有一半占地都是酒店后厨。这做餐饮嘛,本来火灾隐患就多,这房子又是有点年岁的,又无人修缮,管道老化这种情况都有可能,目前猜测,是燃汽管道泄露。”

    秦漫冷不丁插嘴。

    “就是燃汽泄露,我刚才路过的时候,闻到那股味了,不明显,掺着别的臭味,有点像下水道的泔水,又有点像排泄物,反正很难闻。”

    江练没说什么,倒是带路的回头看了看她,仿佛在看一只奇异的人形警犬。

    “爆炸原因咱们先撇开不谈,我们发现了更棘手的问题,跟我来。”

    江练跟着他绕过了一个类似酒水吧台的地方,往楼梯后侧方走。

    一个位置隐蔽的小型休息室只剩个空壳,木制的门框烧得差不多了,零零碎碎的碎渣还在往下掉。

    一扇窗户对着后方的小区,金属窗框倒还保有大概的样子,熏成纯黑色,略有变形,上面的玻璃已经消失不见,一阵阵带有焦糊味的凉风直往屋里灌,在屋里小范围打转。

    角落里,一张四方形不锈钢材质的桌子竟然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没变形没损坏,上面伏倒着四具焦尸,头部仅剩一点点的骨骼支撑,像被拍扁了的烂泥巴一样铺在桌面上,和那桌子难舍难分得粘在一起。

    只能从其他轮廓判断,这是个人。

    而另一角的L型沙发只剩一个金属框架,地上一堆黏黏糊糊的东西。

    这些焦尸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被烧成现在这个样子,没有挣扎,更没有跑,这不正常。

    秦漫站在门口眺望一眼。

    “毁尸灭迹?”

    江练一回头,在黑漆漆的一片里,还是隐隐担心她。

    这尸体的毁坏程度比他想象的更严重渗人,部分不成人样,尤其是在现场亲眼所见,那视觉冲击力,足够新人做上半个月噩梦。

    他倒是见多不怪,心理承受能力极强,可秦漫没见识过。

    “你要是不习惯的话,我派人先送你回去。”

    秦漫无动于衷,甚至还又看了一眼那可怕的焦尸。

    “我在这,很碍事吗?”

    楼梯处又传来一片脚步声,就这一会儿,刑侦队的其他队员都赶到,技术侦查部的人也扒拉两口饭,带着小队来了。

    江练看秦漫好像真的不怕这些东西,简短吩咐她。

    “在这等我,别碰这里的东西。”

    “要吐的话出去吐。”

    秦漫算是听明白了,江练他不仅看不起她,还就是觉得她在这碍事,没有侦查经验,就算现场已经毁坏成这样,也怕她不懂规矩,会破坏线索。

    反正黑灯瞎火谁也看不见谁,秦漫直接当着他的面,把白眼翻上了天。

    然后认命的在黑暗里罚站。

    江练戴上手套进了房间,来的人一个一个得先跟她这个门神打照面,然后钻进去。

    这帮人好奇得打量她,然后她再好奇得看着这帮人,但是更多的注意力还是在江练身上。

    他打着手电,先是围着那四方桌依次小心翼翼得看那四具焦尸,没有上手,更没有动任何一个地方,然后照了照周围的地面和桌面,用手指轻轻摸了两下,瞬间就有黑褐色焦油状的东西黏上他的指尖,藕断丝连得被带起来,还凑到鼻子前闻了闻。

    秦漫这回真的被恶心到了,鄙夷得缩脖子,还以为尸油都能被炼到拉丝的程度。

    其实那只是融化的塑料制品,因为不锈钢桌板的余温,还保持着流动状态。

    江练认为这个线索不算很关键,再走到那个L型的沙发区,蹲下来又是一阵看,偶尔伸手轻轻扒拉一下。

    秦漫看得饶有兴致,这办案的,光看就能看出什么来吗?

    随后江练向后伸手,就有人把准备好的一只毛笔状的刷子递给他。

    江练用嘴叼着手电,伸进那个沙发框架里,双手并用,扫出一片黑灰。

    一坨金灿灿的金子暴露在手电的光照下,尤其闪亮。

    秦漫一愣,那股子傲慢劲也没了,她没有侦查经验,但她不是没有脑子。

    那一坨金灿灿很明显是融化了的金首饰,埋在那个L型沙发的中间位置。

    那也就是说,除去有人手痒,刚好卸了自己的金项链或者金镯子,或者买了新的金饰,又刚好扔在这个沙发上的可能性。

    这个沙发上有很大概率上是有人的,只是包裹在沙发这种可燃物里,已经完全烧成灰了。

    江练站起来把刷子递回去,边脱手套边往外走,嘴里还在做部署。

    “赖明杰配合消防查爆炸起火原因;杨雨贺配合技术侦查,查明死者身份和社会关系,尸体碳化程度较严重,会有一定难度,要想尽一切办法;陈琦走访周边,看看有没有其他拍到爆炸现场的监控位置,必要的全部调取监控录像,并且传讯酒店负责人,事无巨细,先做个初步审问。”

    “是。”

    “是。”

    杨雨贺为难道,“可是,江队……”

    他指着沙发的那个方向,“这个怎么查?”

    那个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死者身份,要怎么查?

    江练眼眸微垂,拍了拍手臂上蹭到的灰。

    “社会关系不仅可以用于寻找凶手,有时候,也可以用于寻找被害者。”

    杨雨贺一点即通,“我明白了。”

    明确分工后,各方即刻开始运转,江练倒像个闲人,而比起他,还有更闲的。

    江练走出来,打量着秦漫,感觉她的状态,还是有点被惊吓到的呆愣。

    “都让你别看了。”

    秦漫:“我哪知道尸油还能被炼拉丝啊……”

    江练无奈解释。

    “那不是尸油,只是融化的塑料制品。”

    秦漫:“哦,不好意思,没研究过尸体,不懂。”

    江练:“你跟我来。”

    两分钟后,秦漫震惊得站在江练的车旁边,看着他自己钻进驾驶室,然后降下车窗催促。

    “上车。”

    秦漫忍不住提醒,“江队长,那可是一场性质恶劣的纵火杀人案,你就这么,走了?”

    江练轻轻叹息,耐心很好,“现场毁坏非常严重,有价值的线索除了尸体本身,都已经被烧毁,验尸这方面我不如技术侦查专业,倒不如全权交给他们。”

    江练的理由无懈可击,秦漫拉开车门,坐上副驾,一边扣安全带一边问。

    “那我们现在去哪?”

    江练启动车辆,调出导航界面,“送你回家,自己输地址。”

    秦漫:“……”

    果然还是觉得她碍事。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她想开门下车,咔哒一声,四个车门全都自动落锁。

    在经过长达十几秒的沉默后,秦漫硬着头皮在触摸键盘上输入了自己所居住的小区地址。

    江练也并没有再强迫她把门牌号都一起报出来,然后一路上,两个人再也没多说一句话。

    江练目视前方,秦漫侧头观赏着都市夜景,路边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折射过来,映得她的眼睛都成了彩色。

    很快到了小区门口,江练一打方向,被门禁拦下,保安立刻过来询问情况。

    他不慌不忙得降下车窗。

    “干什么的?”

    江练:“送朋友回家。”

    保安看了看副驾的秦漫,“几零几的?登记一下。”

    江练一脸无辜得转过去看她。

    秦漫只好自报家门,“3号楼401。”

    保安也就例行询问,得到了回答就放行了,江练根据标牌在小区里找路,很快就找到了3号楼。

    他们两都心知肚明,江练就是故意的。

    秦漫解开安全带,还是拉不动车门,语气不太友好。

    “开门。”

    江练摁下开锁键。

    “明天早点来报到,等你开会。”

    秦漫满腹狐疑,江队长不是嫌她在碍事吗?

    “知道了。”

    江练看着楼道的声控灯从一楼亮到四楼,然后四楼的东边户亮起了灯,扶着方向盘,春风得意得勾起嘴角,才驱车离开。

    秦漫趴在窗口看着红彤彤的汽车尾灯渐行渐远,愤愤拉上了窗帘。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