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三战!三封神!

    “哈哈哈哈!鲜卑勇士不过如此!”

    冉闵高声大笑,长矛挥舞间,无人能近的了身。

    在看到拓跋呼策马向北逃去时,手中长矛挥舞的越发起劲。

    冉闵的嘲笑如同惊雷一样传入拓跋呼的耳中,他的气息再次萎靡,鲜血喷出。

    “首领!”

    “首领!”

    众人皆惊。

    一直跟随着拓跋呼的中年人一咬牙,抓住拓跋呼身下的马匹,一个翻身,便是坐到了拓跋呼身后,将其扶住。

    “不要管其他,为首领开路。”

    中年人大喝一声,声音如凉水一样浇在了众人头顶。

    让周围数十名骑兵清醒过来。

    “杀!”

    前方,几名重甲骑兵口中呐喊,手中长枪朝几人刺去。

    护在拓跋呼身旁的鲜卑骑兵咬了咬牙,骑马朝着前方的重甲骑兵冲去。

    嗤……

    长枪刺入身体,鲜血顺着枪尖流淌下来。

    在几名重甲骑兵还未反应过来时,拓跋呼与几名骑兵从缝隙之中穿插而过。

    那被刺中的鲜卑骑兵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中透着些许悲凉。

    这些骑兵竟是用自己的性命掩护拓跋呼撤退。

    不远处被鲜卑骑兵包围起来的冉闵看见这一幕,微微感叹一声。

    如果对方不是鲜卑人,他还真不想就此将这些人全部斩于长矛下。

    忠心护主的士兵,没有人不喜欢。

    “士兵不错。”

    “只可惜……你们投错了胎。”

    冉闵心中默默的说了句可惜,手中的长矛便是再次插入一人的身体当中。

    他没有丝毫怜悯,两日前见识了沮阳城的惨状,虽说对这些鲜卑士兵视死如归的气节表示敬重,但手下却是丝毫不留情。

    一场屠杀下来,鲜卑几乎全军覆没。

    “收拢战马,打扫战场!”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鲜血染红了大地。

    冉闵高声吩咐。

    此一战,可谓是彻底的打出了汉人应有的风采。

    纵观东汉数十年间,如此大胜可谓是少之又少。

    视线再转到拓跋呼身上。

    此时的拓跋呼披头散发,脸色惨白,双眸充斥血丝,手脚无力的垂下。

    一万鲜卑勇士!

    整整一万鲜卑勇士!

    原本可以纵横于天下,横行于草原之上。

    此刻却是折戟在了这汉人边疆。

    他不甘心!

    不甘心!

    拓跋呼口中“呼哧”,就像是饿极了的野狼,在低声嘶吼。

    “汉人!汉人!”

    拓跋呼沙哑着嗓子,眼睛变得通红。

    一旁的鲜卑勇士见到拓跋呼这副模样,心中同样不好受。

    他们是大鲜卑勇士,是神的子民,却在这里被一群孱弱的汉人杀的丢盔弃甲,恐怕回去,会成为所有部落的笑柄。

    “首领,我们马上就能回到部落了。”

    中年人安慰道。

    拓跋呼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抬头看了眼那伫立在边塞的关隘。

    曾几何时,他们大鲜卑进入大汉疆域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所过之处,无人能抵挡。

    此刻,却犹如丧家之犬,被人撵回家。

    前后差距,大的让人心惊!

    “汉人,我拓跋呼对着天神发誓,总有一天,我会率领无敌的大鲜卑勇士杀入沮县!杀入汉人的皇宫!”

    拓跋呼嘶吼着,双眼死死盯在那座关隘上,一字一句顿道。

    “你没有机会了!”

    就在这时,一道爽朗的声音忽然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在数十名鲜卑骑兵的注视之下,从那座关隘之中,缓缓走出来一匹骏马,马背上,坐着一个身穿金色盔甲的英俊男子。

    他身后的关隘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大批轻甲骑兵

    看装扮,竟是与那些噬人的重甲骑兵相似

    “镇北侯之子李星凡麾下,宇文成都在此!”

    “鲜卑人,你们逃不掉的!”

    宇文成都手执凤翅镏金镗,缓缓道来。

    拓跋呼错愕的看着骑着马,向他漫步而来宇文成都。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波三折,此处关隘当中竟是有汉军的存在。

    “天要亡我啊!”

    拓跋呼高声长啸,不甘!绝望!

    他已经不奢求能逃出去了。

    此处乃是汉人疆域,他逃又能往哪儿逃呢?

    “噗……”

    拓跋呼再次一口鲜血喷出。

    瞳孔放大,身体软了下来,直接从马背上栽了下来。

    连着三次口吐鲜血,在鲜卑部落都是有不小名气的拓跋呼竟是落得个气血攻心而亡。

    时也!命也!

    拓跋呼一死,那数十名鲜卑骑兵瞬间暴怒。

    包括那名一直跟在拓跋呼身边的中年人,此刻都是双眼通红,抽出腰间弯刀,二话不说冲杀过来。

    “杀!!!”

    宇文成都大喝一声,一拍马匹,一人一马瞬间窜了出去。

    凤翅镏金镗直接插入一人的胸膛,将其顶飞,连带着身后的几人全部被顶飞。

    狠狠的坠落到地上,失去了气息。

    整场大战持续了不足一分钟。

    当宇文成都将凤翅镏金镗从中年人胸膛抽出来时,一阵微风轻轻吹过,中年人目光涣散,似乎是在怀疑为何汉人当中会一连出现三名绝世猛将。

    “众将士听令!”

    “斩下这些人的头颅,回城!”

    风云萧瑟,独留宇文成都一人之身影。

    此一战役,三人!三战!三封神!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