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法师之死(4k)

    敬畏生命的方式有许多种。有人选择不轻易杀生,有人选择成为动物保护者,为了那些濒临灭绝的生命而奋斗。

    而何慎言,他选择的方式要简单许多。

    以杀止杀而已。

    手掌向下,世界便随之逆转。

    倒悬的镜像世界再度涌现,在这里,天地倒悬。天使们安静地站在原地,并不交谈。纯白色的巨大能量体开始一点点消散,化作铺天盖地的光点合在一起。最终,一个背后并无翅膀的天使站在了法师面前。

    “初次见面。”她礼貌地说。“名为何慎言的人类跨界法师,用时十二万年整,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环顾四周,她的脸上带起一抹恬静的微笑。美好的如同从油画里走出的人物一般,那种安静而柔弱的气质使她看上去毫无攻击性:“当然,还有你的世界。”

    权柄对她不起作用。

    法师眯了眯眼,他不是个喜欢战前放狠话的人,任何话都可以留到在对手被打成濒死时说。所以,在镜像世界形成的那一刻,他的攻击就已经开始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死亡的权柄对这来自于世界之外的天使不起任何作用。她似乎也意识到了何慎言刚刚的所作所为,歪了歪头,仔细地端详着他。

    “原来如此,这片星海之中的多元宇宙级别神明卷顾着你。”她点了点头。“但,很可惜,我们的并不是这片星海的原生造物,她的力量无法影响到我们。”

    “现在,法师,你将因你杀死天使的罪名而受到审判。白塔议会无法庇护你。”天使简单而明了地说。“你将被处死,你所守护的世界将成为熔炉的薪柴。”

    天使话音落下,脸上便挨上了重重的一拳。

    “轰!”

    狂暴的噪音响起,攻击方式逐渐向狂战士靠拢的何慎言欺身而上,没有靠法术,单凭肉体飞行便追上了被这一拳打至天空另一端的天使。然后又是一拳,这一拳更狠,天使的脸颊被彻底打的移了位,骨骼碎裂,柔和的白光透体而出。

    “......情报有误?”在被殴打的间隙,天使疑惑地问。“你的肉体强度与情报不符。”

    你不知道的事儿多着呢。

    何慎言再次挥出一拳,同时顺手在她的落点打开了一扇传送门——刚刚那几下已经让他明白了,如果要和这个东西战斗,务必不能将战场选在地球。封锁世界的大结界对此没有丝毫反应,甚至没有阻拦他的离开。

    漂浮在宇宙之中,天使的背后逐渐散开两道羽翼。样式简单,没有装饰,一如她身上的白色长裙。这个远道而来的天使抬起双手,认真地试图在宇宙中捕捉法师的身影。

    她的精神力显然极端强大,在一瞬间便捕捉到了位于四个星系以外的何慎言。紧接着,那两道羽翼开始散发出令人心季的白色光辉。四个星系之间遥远的距离在短短三秒以内被跨越了,这不是速度造成的效果,而是单纯的位移。

    何慎言眯起眼——心想事成?还是那对翅膀的功效?

    这种能力......

    他抬起手臂,百万恒星爆炸之力,再加上源自惊奇队长的双星之力两种力量混合在一起,全力爆发——半个星空都被那灿烂而绚丽的赤金色照亮了,天使勐地朝他袭来,却在半途之中被一只手捏住了脑袋。

    力量爆发。

    现实世界稳定的维度框架被炸出了缝隙,法师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将天使的头颅摁在了那被炸出来的维度缝隙之上,力量再次爆发,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维度的壁垒被他亲手打破了。

    天使的头颅被他摁了进去,在外维度混乱的时间流之中却没有丝毫变化。与此同时,何慎言正在以精神力解析她的存在形式。

    这个东西刚刚受到的攻击足以让她死上千百次,但她却一次都没死。

    不仅如此,受伤甚至都没有恢复的过程,一秒钟不到,天使移位的脸颊便恢复了原样。那不是所谓的自愈能力或天堂的治愈法术,而是另外一种东西。

    他必须找到原理。

    天使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她双手抬起,柔弱无骨的双手一点点用力,竟然让自己挣脱了何慎言的束缚。

    她以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姿势一点点地将自己从外维度内拉了回来,头颅依旧保持着原样,完全没有受到时间流的影响。

    “你的攻击对我们无效。”

    她平静地说,不带丝毫感情,像是冷澹的机器人,可那对金色的眼眸之中的确带着愠怒。与此同时,她再次举起双手——开战至今一分半钟,天使的第一次攻击,来了。

    白光自那小小的双手之间涌现,何慎言却没有受到丝毫伤害,他的保护性法阵并未被触动,不仅如此,他甚至感到了一阵暖意。紧接着,法师的表情骤然阴沉了下来。

    那不是攻击,而是一次祝福。

    无数人的祈祷声在何慎言耳边响起,在这一刻,听见了人们的祈祷声——无数个不同的灵魂在他耳边轻言细语,诉说着自己的苦难与对主的忠诚,并渴求他降下恩泽。

    祈祷声无比动人。

    却令他无比愤怒。

    “你他妈的。”

    战斗开始至今,何慎言第一次说话了。用词却并不如何文雅,而是带着赤裸裸的杀意。

    -------------------------------------

    黑暗维度之内,西索恩的表情头一次有了变化——是的,他正在观看这场战斗。原本表情轻松的他此时却变了副脸,严肃无比:“祝福?位阶提升?不,这狗娘养的,她没那么好心......”

    冥神罕见地失去了他的涵养。

    在他身侧,伤痕累累的眼魔,舒马·哥拉斯也挥舞起了她的触须,语气激烈。

    “你猜的没错,西索恩。她让何慎言成为了基督教教义里广泛意义上的天使,从这一刻开始,他不仅仅要面对那个敌人了,还需要面对来自无数个平行世界里被天使们所掌控的人们的祈祷。”

    西索恩表情阴沉地敲击着椅子的扶手,他对何慎言的了解比舒马·哥拉斯更深,因此,他说:“不,何还需要面对他自己的愤怒。”

    望着眼魔不解的眼神,冥神缓缓说道:“对他来说,成为天使,这是一种侮辱。”

    “这是攻心计。”

    -------------------------------------

    狂涌的怒意甚至令宇宙之中混乱的景象为之改变,离他最近的那些碎石与太空垃圾纷纷粉碎,变为纯粹的能量流聚集在他身边。百万恒星爆炸之力与双星之力凝结成的赤金色火焰一点点笼罩了他与天使所处的这片宇宙。

    天使也不再是那副毫无感情可言的模样,她露出一丝微笑:“天使不可口出秽言,你应当受到责罚。”

    何慎言的面容逐渐一点点隐没在了赤金色的火焰之中,唯独一双眼眸仍然清晰可见。黑白分明,不带任何能量的痕迹,唯有极致的怒火在其中涌动。

    四周的空间开始一点点破碎,纷飞的维度碎片尖啸着远离此地,它们会在某个时刻于此地重新汇合,世界意志会修复这里,但不是现在。伴随着连绵不断的破碎声,何慎言最终做出了他的选择。

    ——他在那瞬间进行了跨界,带着天使一起。

    无尽星海之中绚烂瑰丽的景物飞速掠过他们身边,天使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何慎言却一反常态,主动远离了她。

    他咬着牙,深呼吸了一次,尝试着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耳边的声音实在太过繁杂,他的呼吸反倒愈发急促。

    试问,如何让一个法师无法施法?

    通常意义上来说,这个问题有两种回答。

    第一,限制他的施法能力。比如在附近安插能够阻乱魔力的阵法,如果魔力无法顺畅运行,没有能量来源的法术自然也就无法造成任何效果。

    又或者干脆贴近距离,进行近战。相当一部分法师对此毫无办法,除非你姓甘。

    第二,扰乱他的思绪。任何法术的施放都需要冷静与细心,大威力的法术尤其如此。

    如果在施放法术的过程中被人干扰,后果自然是极其严重的。法师们内战中用到最多的法术反制也是来源于此,通过精神力触须扰乱对手的大脑,让他无心施法,甚至受到反噬。

    天使对他做的是后一种,她通过毫无保留的祝福以及永恒天堂的认证让何慎言在那一瞬间成为了无数个世界中被官方认证的天使。天使们抵达何慎言的世界用了十二万年,在这个时间内,她们有的是时间对沿途的世界进行征服。

    这意味着,何慎言此时要面对的是十二万年内,每一个被天使们征服的世界里,每一个人类的虔诚祈祷。

    灵魂仿佛都被撕裂了一般,难以计数的庞大祈祷声让他咬紧了牙,从牙齿的缝隙中呼出森寒的气流。天使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他,并不直接攻击,而是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他。

    “来吧,法师。”

    她情真意切地说,双手缓缓握紧,摆出祈祷的姿势。

    “加入我们,加入这无上的荣光。在主的恩典之下,拯救世人。他们会自豪的死去,他们的灵魂将成为我们未来的力量。你会受无数个世界尊敬,只要你想,法师!只要你想!”

    她的面上终于带上了狂热:“你甚至可以成为上帝的化身!永恒天堂里没有人会对此有任何意见!来吧,接受那祈祷声!加入我们!加入我们!”

    滚你妈的。

    何慎言闭着眼,很想骂上这么一句,但他做不到,光是抵抗祈祷声就已经足够令他分神了,而且,他还在解析天使的存在形式。祈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他完全无法摒弃这影响,须知,天使给他的是祝福。

    你要怎么摒弃祝福?

    天使一点点地靠近了他,期待着,等待着,急切地盼望着。她松开手,虔诚地捧起法师的脸,注视着他痛苦的表情,眼眸内只余快乐——她是一个复合型存在,由上千名天使的灵魂合为一体,锻造而成。

    但她并非是为了杀戮才被制造出来的,而是为了爱。

    爱谁?

    天使满怀爱意地看着何慎言的脸,嫣然一笑——那祝福自然不是毫无代价,越高昂的祝福代价越为深厚,但天使们早有准备。过去的岁月里,她们用这一套解决了无数挡路之人,而天使相信,何慎言也会成为其中之一。

    并且,随着时光流逝,他会成为天使们之中最强的那个。这可是头一个被他们找到弱点的跨界法师,如果他不是愚蠢的所谓守护者,天使们怎么可能拿一个跨界法师有办法?

    她的气息越来越衰弱,表情却越来越平静。法师仍然在竭力抵抗,但祈祷者们的人数太多了,他没有办法抵抗那么多虔诚的灵魂。天使已经预感到了,她死去之时,便是他新生之时。

    这样也好。

    她温柔地看着他,刚想说些什么,何慎言却睁开了眼睛。

    若是斯特兰奇在这儿,他会立刻认出这种眼神。

    他见过太多次了,他们结伴对抗魔鬼却被逼到绝路之时,何慎言露出过这种眼神。他们面对铺天盖地的外星人之时,何慎言露出过这种眼神。当然,还有何慎言当着他的面,扯出自己一半灵魂融入世界壁垒之中的时候。

    但天使不是斯特兰奇,她不知道,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她只看见了何慎言正在微笑。

    一股不安开始在她心中汇聚。

    ——你为什么要笑?不,不对,你应该痛苦才对。你应该在痛苦之中获得新生......重生为沐浴在无上荣光之下的上帝化身!

    “听好了......你这个杂种。”何慎言将她拉近,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我已经完全明白了你的存在形式了。”

    你明白了?她的这句话没能说出口,因为何慎言再一次开启了跨界——耀眼的蓝光一闪而过,他们再次回到那黑暗的宇宙之中,与此同时,法师颤抖着抬起了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指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之上。

    他的眼眸变为纯粹的漆黑。

    天使童孔勐缩,失声尖叫:“不——!”

    然而,为时已晚。

    死亡的使者用权柄杀死了自己,他再无呼吸,却仍然拥有着庞大力量的躯体逐渐平静下来,痛苦与生命一同消失了。

    天使怔怔地看着他,表情逐渐变得痴狂。

    ——这个天使为何而存在?

    为了让何慎言成为他们的一员,为了爱他,为了让他也感受到她们的爱。

    但现在......

    他死了。

    “不,不,不,不!不!”

    她咆孝起来,双手颤抖,损失的力量却无法挽回。祝福的对象已然死亡,一名准天使的陨落让无数个被它们所掌控的世界齐齐恸哭,也让她留下了泪水。

    她那美丽的脸颊开始产生裂缝,宛如摔碎的瓷器一般。破碎的痕迹一点点蔓延,最终布满了她的全身,在一声绝望的哭泣声之中,在透出体表的爆裂白光之中——

    ——她死了。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