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断其史 灭其种

    “汉人杀进城了。”

    “大家快躲藏起来,汉人杀进城,我们要完了。”

    沉阳城到处封烟四起,不断有厮杀声传来。

    张本善正在喂着马。

    他是辽阳的童生,一家被抓来做包衣奴才,自己的父母和妻儿,全被主子旗人杀死。

    自己也被打到半死,靠着其他包衣奴才喂点泔水,勉强的活了下来。

    支撑他活下来的动力,那就是为家人复仇。

    张本善听到府外混乱的声音,他立刻认识到,这是复仇的绝佳机会。

    他拿起粪叉子,就奔向主宅方向。

    他本以为自己要当一辈子包衣奴才,永远都不能翻身。

    看到主子家里包衣奴才不断增多。

    不只是他的主子家,其他的旗人家里都是这个趋势。

    凭借他不多的眼界,也能看出来,旗人势力蒸蒸日上。

    但这两年时间,他却看到了旗人势力衰落的迹象。

    前段时间,主子家里挂上白布,家里的男人在战场上阵亡。

    整条街上,有大量的人家挂着白布。

    他就觉得奇怪,这种情况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

    不久之后,这种情况已经变成了常态。

    半座沉阳城,旗人家里都挂上了白布。

    直到十几天前,很多人悄悄离开了沉阳城。

    他主子家里因为没有撤离的机会,在家中嚎啕大哭。

    张本善在这时,他就起了别样心思,但他一直没有行动。

    今天看到汉人军队杀进城,他才立刻行动。

    旗人家里有很多忠心的包衣奴才。

    只要有人想要拦住他,那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路上有人看到张三,训斥道:“张三,你想干什么?

    千万要放下不该有的想法,你如果惊扰到主子,我们全部都没命。”

    张本善指着外面说道:“你听没听到外面的喊声,咱们汉人打进城了。

    从此之后,我们就不再是包衣奴才,我们也能活成一个人样。

    你们也不是生下来就是奴才,想想自己之前生活的怎么样?

    你们不要阻拦我,现在你们阻拦我,那就是心向旗人。

    汉人现在已经打进来,你们这么做,一定会被当做旗人同党处死。”

    张本善这句话,令所有包衣奴才都犹豫不决,不敢再阻拦他。

    他拎着粪叉,一路畅通无阻,走近了主宅之中。

    他在路上,想要叫其他人一起行动,却没有人敢跟他一起拼命。

    他在一间厢房,看到了十七八岁的青年。

    就是这个青年,用弓箭射死了他怀孕的妻子。

    张三提着粪叉,向这名旗人青年小孩冲了过去。

    他的身体很虚弱,但手持着武器,对着没有手持武器的人,渐渐取得了上风。

    张本善一粪叉,直接把这名旗人挑翻在地,用手直接掐死他。

    他刚准备走出去,就看到院子的大门被踹开。

    几个穿着黄色军服的军人,冲进了院子之中。

    他们用手中的铁管子,指着所有人。

    张本善看到这些人的样子,他露出羡慕的神色。

    ………………………………

    刘明庸看到城墙上方不断抛下的手榴弹,他就知道八旗兵大势已去。

    他们作为汉八旗的一员,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兄弟们,你们知道历朝历代,对于我们这样投降异族的叛徒,处罚的手段那可比异族都严重。

    大家之前也听到大华士兵喊些什么?

    咱们这些人想要活命,那就只能用旗人的脑袋,换取我们活命的机会。

    大家随着我立刻行动,砍下几个旗人脑袋,争取活命的机会。”

    刘明庸立刻带着汉军旗的士兵,向着队形已经散乱的八旗兵杀去。

    随着大华皇家陆军打进沉阳城,做出张本善、刘明庸一样选择的人,不在少数。

    ………………………………

    苏虎走近沉阳城,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沉阳城内有些地方还不断传来枪声。

    沉阳城现在的局势,已经被他们彻底控制住。

    苏虎走到建奴建造的宫殿之中,他看着熊熊燃烧的宫殿。

    魏云商站一旁介绍道:“军长,我带兵杀进城中,立刻就以团为单位,分散压制城中的八旗兵。

    我带着主力,直奔建奴的指挥中心。

    建奴留守在沉阳城的大贝勒代善,看到他们无力抵挡我军进攻。

    代善选择了自焚,一把大火点燃了这座宫殿。

    镶红旗残余的士兵,全部被烧成了灰尽。”

    苏虎吩咐道:“由你现在负责沉阳城的防守。

    立刻稳定住沉阳城的局势,彻底清除沉阳城内,八旗兵的残余力量。”

    魏云商敬了个军礼,领命去维持城中的秩序。

    苏虎召集东北都督府高层,研究战后的事情。

    打下沉阳城很容易,处理战后的事情,那却是一堆麻烦。

    他看着参谋长秦相坤和祝师陆波都神色疲惫来到这里。

    他们三人都一宿没睡。

    苏虎看向秦相坤,下达命令道:“秦参谋长,我们东北都督府要建设第十军。

    辽东这里天气寒冷,这里的人比较适应寒冷天气。

    黑龙江以北地区,天气会更加严寒。

    第十军的士兵,主要招募北方人,特别是辽东地区的人。

    我发现在辽东的冬季,一些南方人穿着大棉袄,作战效率都下降很多。

    黑龙江流域,一年有半年是冬天,作战效率下降,那会出现大问题。

    建奴对包衣奴才压榨很厉害,能活下来的奴隶。

    身体底子都比较不错,如果比较年轻,那就把他们招进军队。

    这些人的身体素质和忠诚,都会有一定的保证。

    这些人在新兵营里养一养,那就是一个很好的兵源。

    秦参谋长先把第十军的架子搭出来。

    第十军的军官经过我的考察之后,上报给陛下,再进行安排。”

    秦相坤询问道:“军长,除了包衣奴才之外,还有很多汉军旗向我们投降,这些人能不能用?”

    苏虎冷哼一声,道:“这些人绝不能用。

    陛下说过一句话。

    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这些人已经投降过建奴,遇到其他比较强悍的敌人,他们也会第一时间选择投降。

    蒙古人我都有信心,改造他们成一个合格的士兵。

    这些汉军旗,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已经习惯了卑躬屈膝,唯一如马首是瞻的人,他们挺不起嵴梁。

    绝不能把他们招进军队,污染军中的风气。”

    秦相坤又询问了一些细节问题,他转身走了出去,建立第十军的框架。

    苏虎转身看向陆波,道:“沉阳城接下来的事情,都由我们两个人负责。

    特别是战后的安排,俘虏的处置,接下来沉阳各项事情的安排,都由我们来决定。

    直到陛下派遣过来一位巡抚,在辽东建立起有效的统治。”

    陆波听到苏虎这么说,他有一些意外。

    平常这些事情,都是由他来处理,没想到现在苏虎也要参与进来。

    他想了一下就明白,肯定是陛下有特殊的任务,交给苏虎来安排。

    “军长,是陛下已经做好安排了吗?”

    “没错。”

    苏虎拿出一道圣旨。

    “我在金州之时,就想到打下沉阳城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自己有一些建议,又写信给陛下。

    第一次陛下没有回信,应该是也在思考,怎么处置这些人。

    现在随着那些圣旨一起发过来。”

    苏虎感觉陛下处置的方式有些轻。

    按照他的建议,那就杀的人头滚滚。

    建奴是异族势力,那就按照异族互相征伐的规矩来。

    所有身高超过车轮的人,全部处死。

    在沉阳附近,铸造出一座大型京观,纪念死去的所有汉人。

    建奴屠杀汉人,他们举起屠刀之时都毫不犹豫。

    大华举起屠刀,却要思考更多的方面,这是哪门子道理?

    但他却知道,自己不能任性,一旦这么做,就是在给陛下找麻烦。

    大华是文明国度,不是野蛮的草原势力。

    陆波阅读圣旨上的安排,他没想到陛下手段会这么酷烈。

    八旗势力所有男人全部触犯战争罪,如果没有屠杀汉人,他们被判处劳改徒刑。

    屠杀汉人的八旗兵,全部处以死刑。

    八旗兵中属于建州女真人,男性无论年龄大小,全部被判处劁刑,阉割成太监。

    八旗女子判处流放,属于建州女真人,流放到更加险恶的地方。

    陛下特别交代了一点,对于建奴,要禁绝他们的语言文字。

    陆波感慨的说道:“陛下这是要断其史,灭其种。”

    苏虎点点头道:“没错,陛下就是要这么做。

    让建州女真无论是文化传承还是血脉后代,全部都无法留下来。

    让他们彻底变成历史中的过客,今后也只能在史书中,有那么一两笔记载。”

    苏虎和陆波两人,按照苏河的吩咐,立刻开始行动。

    ………………………………

    陆波看着俘虏营中的汉八旗。

    他语气严厉的说道:“我们在开战之前承诺过,只要你们杀死一名八旗兵,那就赦免你们这些人死罪。

    但是你们太令我失望,没有杀死任何一名八旗兵,你们本来应该被立刻处死。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们能举报出来三名八旗兵或是五名汉军旗屠戮百姓。

    那我就做主,赦免你们的死罪。”

    陆波经过数天的查桉,他已经确定大部分八旗兵的罪行。

    这些八旗兵在记录军功之时,他们把屠杀多少汉人,都记录在军功本上,一点都不避讳。

    还有一些隐藏更深的家伙,陆波只能选择互相举报的方式,找出这些人的罪行。

    他也不怕有人逃过法网,死亡有时候是更好的一种选择。

    这些人之后的下场,那就是生不如死。

    投降建奴的汉奸,在沉阳城中都被抓捕,唯一遗憾的一点。

    在陛下那里挂名的大汉奸,范文程和宁完我没有抓住。

    范文程跟着多尔衮,逃向了朝鲜。

    宁完我跟着岳托,逃向了北方。

    ………………………………

    张本善作为一名刚刚报名参军的准士兵。

    跟随着同伴,一起去刑场看热闹。

    辽东处在军管状态,苏虎作为最高的领导,他主持审判建奴势力的工作。

    “李栖凤等汉奸,助纣为虐,判处死刑,其家族男性处以劁刑。

    刘明庸等汉八旗,明辨是非。

    在大军入城之时,勇于反抗,每人至少杀死一名八旗兵。

    大华将按照承诺,赦免他们的死刑。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判处他们流放到黑龙江,刑期一百五十年。

    王四等汉八旗积极举报同僚作恶,认罪态度良好。

    但死刑可免,活罪难逃。

    判处他们劳改徒刑,三百年。”

    刘明庸听到关于自己的判罚,他松了一口气。

    自己可算是捡回了一条活路。

    流放是比较轻的刑罚,就是在当地务农戍边。

    只要不离开当地,与正常人差不多,能正常结婚生子。

    劳改徒刑就要重很多。

    他已经打听清楚,死亡率极高的矿山、开路等工作,都喜欢用劳改犯。

    苏虎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屠戮汉人的八旗兵罪不容赦,根据陛下的命令全部枪毙。”

    近万名有些老迈的八旗兵和汉八旗、蒙八旗。

    他们被绳索串在一起,站立在空旷的地带。

    苏虎一声令下,机枪声哒哒哒的响起。

    随后有大华士兵,开始对每一个人进行补枪。

    这些八旗兵被枪毙之后,围观的百姓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他们心中的一股恶气终于出来。

    苏虎继续宣读判罚:“八旗势力所有女性判处流放。

    所有男性被判处五百年以上的劳改徒刑。

    其中建州女真所有男性,全部被施以劁刑。”

    所有被俘虏的建州女真男性,他们被绑在柱子上。

    专门从附近雇用的劁猪匠,对他们实施劁刑。

    一刀下去,惨叫声不绝于耳。

    在沉阳城百姓热烈的掌声之中,这些建州女真部落的人,全部变成了太监。

    有十分之一的人,没有挺过术后感染这一关,死在了大牢之中。

    有百分之一的人,无法忍受这个屈辱,他们选择在牢中自尽。

    剩下的人,他们浑浑噩噩的活着,为大华工业化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后来有作家写道,东北铁路每一个枕木下方,都有一名建州女真人的尸骨。

    建州女真有关的文字与语言,全部被大华禁绝。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