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不用管他

    自昆仑一别,峨眉又有了不小的发展,弟子兴旺,比其他门派的规模都大了不少。

    有些弟子已经修为不俗,可以施展神通,在山岳间御剑飞行,只是速度不快。

    从山上看去,便如同群山中飞行的一只只银色虫子。

    他们的剑光破开淡淡的云气,在山间的云雾中留下道道痕迹。

    但峨眉更多的弟子还只是采气期的境界,每逢日出,便是他们登临山顶,在初升的朝阳照耀下,采气炼气的时候。

    许应见到峨眉如此兴旺,也不禁替雁空城欢喜。

    “许兄你先不要急着离开,容我先研究研究祖法,不懂的地方,我还得询问你。”

    雁空城很是开心,盛情邀请许应在峨眉多住几天,就连乔子仲不住的向他抛眼色,他也视而不见。

    乔子仲暗道一声糟糕,知道他心意已决,连忙告罪,起身来到峨盾的其他山头,将历代祖师留下的法宝祭起。

    峨眉历史久远,甚至远在不老神仙之上,这里很早便是仙人的道场,历代峨眉祖师留下的法宝众多。

    峨眉诸多山头金顶,皆有重宝升腾而起,有的散发道道霞光,护住全山,有的如同青烟薄纱,飘荡在山间,有的是金钟,倒扣下来,还有的化作神骏的异兽,镇守山川。

    甚至,有的山头还有金甲神人屹立,宛如天神!峨眉重宝,让许应也看直了眼。

    “峨眉底蕴,真是雄厚,深不可测。”许应赞叹。

    雁空城放下玉简,笑道:”峨眉固然底蕴极深,但在上界还是地位不足,否则昆仑那次徐福渡劫,飞升的便不是五衍宗的萧宗主了,而是我雁空城。”

    他顿了顿,补充道:“当然,被你打死的也不会是萧宗主,而是我了。”

    许应谦逊道:“阿城的实力极为强大,我想杀你也颇为不易。”

    雁空城哼了一声,佯怒道:“你少恭维我,我从昆仑归来后痛定思痛,于是自废滩法,割掉了六秘洞天,是否能打败七爷,都是未知之数!”

    蚖七闻言,眼睛一亮,跃跃欲试。

    许应悄声道:“七爷切莫当真,他是自谦。他击败你轻而易举。”

    蚖七兴奋劲全无。

    雁空城深得峨眉真传,尤其是在仙道符文上有着过人的造诣,他就算废掉自身的滩法修为,击败蚖七也还是轻而易举。

    蚖七对自己肚子里烙印的那些符文,往往是一知半解,与雁空城这等天才相比,还是逊色许多。

    “许兄,我峨眉有万道旗镇压,还有大小祖师重宝,一百余件,你可以在我峨眉疗养几日,治好伤势。”

    雁空城向外瞥了一眼,见到乔子仲已经将各山的防护大阵启动,松了口气,笑道,“我说留你住几日,便知道祖师一定会做到万无一失。”

    许应心中感动,他此次借天劫斩菜农,也挨了几下金扁担,看似没有敲碎了他,但伤势着实不轻,需要调养几日,把侵入自己体内的异种道象抹去,才会恢复到巅峰状态。

    雁空城让他留在峨眉,实则是为他争取时间。

    乔子仲以苟著称,做事滴水不漏,不给人任何可趁之机,自然会安排得妥妥当当。

    就算其他钓鱼客寻上门来,也无法占到便宜,只能等许应离开峨眉之后再说。

    乔子仲紧张万分,一直在关注着峨眉附近的动静,不敢有丝毫松懈。

    忽然,峨眉西山的浣溪纱掀起阵阵波澜,乔子仲不假思索,便将仙器万道旗祭起,杀气腾腾。

    “道友,峨眉禁地,若是要硬闯的话,恐怕会有不测之事发生。”他沉声道。

    浣溪纱随风波动,笼罩整片西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高高托起。

    这股力量实在太强,即便是此等重宝都压制不住。

    乔子仲祭起万道旗,仙器的威力大涨,便见浣溪纱的波动随即停止,那股侵入峨眉的力量飞速远去。

    弄子仲还是没有懈怠,索性一直祭着万道旗,心道:“掌教要几日时间,那么我便支撑几日时间,等送走了姓许的瘟神再说!”

    四日后,许应治好了道伤,恢复到巅峰状态,来见雁空城。

    雁空城却因为要修炼泥丸宫祖法在闭关,许应沉吟片刻,取来纸笔,写了一封辞别信,唤上楚湘湘、蚖七等人,来到外面。

    “清霜祖师。”

    许应过乔子仲身边,停下脚步,笑道,“清霜祖师对我此次散布泥丸宫祖法怎么看?”

    乔子仲闻言,微微一怔,沉吟片刻,道:“必有一场杀劫。就算价掌握天劫,也很难存活下来。”

    许应哈哈大笑,道:”我说的不是我的安危。清霜,我说的是你们这些钓鱼客韭菜佬如何自处?”

    乔子仲明白他的意思,道:“阁下此举,相当于将我们架在火上烤,进不得退不得。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解决阁下。”

    许应轻轻点头,追问道:“还有吗?”

    乔子仲迟疑片刻,道:“若是解决阁下不成,我们便会退而求其次。我们会小心翼翼避开他人,寻找一个安全之地,自斩修为,修炼祖法。这是不得已的办法。”

    许应望向远处,道:“也是你活命的办法。”

    乔子仲身躯微震。

    许应从他身边走过,道:”你一向谨慎,不肯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即便是面对我,你也不敢有一刻放松。咱们交谈之时,你也在暗祭起万道旗。”

    乔子仲没有说话,他生性就是如此谨慎。

    许应继续道:“从你的话中,我可以猜出,你打算走第二条路。但这条路,最危险的不是我,而是与你一样的人。”

    乔子仲默默点头。

    许应笑道:“你躲起来的时候,不要被我寻到。我寻到你的时候,不会留手。”

    乔子仲死人般的面孔露出一丝笑容,道:“你放心,我躲好之后,你绝对寻不到我。”

    许应与楚湘湘等人离去,前往蜀山剑门。

    过了两日,雁空城借峨眉仙器自斩重楼境界,将自己打回第二叩关期,顺利开辟泥丸宫洞天。

    他出关醒来,乔子仲送来许应的信件,雁空城打开读去,只见信中说的是一些修炼上容易出错的地方,很是细致。

    雁空城心中感动,将信件收起,道:”他们就这样走了?祖师,他们此去极为凶险,你不去送送他们?”

    乔子仲目光闪动:”掌教的意思死,在半路上……”

    他面相凶恶,举起手,做出向下切的动作。

    雁空城吓了一跳,连忙道:“我是担心他们的危险,现在肯定有不少钓鱼客在搜寻他的下落,不是要你杀他们!这些钓鱼客已经被他逼到绝路上,解决办法便是将他解决。你去送他,也可以保护他。”

    “不去。”

    乔子仲道,”掌教莫忘记了,我也是一个钓鱼客。于情于理,我都应该除掉许应,我此次保许应,已经违背了操守。”

    雁空城转头看向他,道:”祖师,许兄将祖法传递出去,同时也是你的机会。你可以借此机会,摆脱钓鱼客的身份!”

    乔子仲又一次露出笑容,道:”我也正有此意。”

    雁空城情真意切道:“我知道祖师急于修炼祖法,摆脱钓鱼客的身份,但是你若是自斩修为,便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所以劳烦祖师再等一等,等我修炼到飞升期,有了保护祖师的实力,那时你再自斩修为修炼祖法。”

    乔子仲露出感动之色,道:“你想为我护法?你是峨眉掌教,高风亮节,光风霁月,你不能沾上半点污点。”

    雁空城满不在乎,笑道:“那时,我峨眉已经振兴,我将掌教的位子传出去,不是掌教,便不算是辱没峨眉了。”

    乔子仲沉默片刻,笑道:“掌教放心,我自有分寸。我一向小心,不会出什么差错。”

    雁空城还是有些不放心,看着他的双眼。

    乔子仲一如往常。精\华\书\阁\全文字\手\打\更\新\当前热门书籍~

    过了片刻,雁空城挠了挠头,笑道:“祖师的确比我谨慎,是我多虑了。”

    又过两日,雁空城没有寻到乔子仲,只寻到乔子仲留下的一封信,信上写道:“掌教光明磊落,峨眉亦不容有污点。”

    雁空城心中不由有些慌乱,他命弟子四处搜寻,还是没有寻到这位清霜祖师的下落。

    如此找了几年,始终不见乔子仲的踪影。

    雁空城心中生出期盼,希望总有一日,乔子仲会再次出现,那时的他已经洗心革面,走上正途,再不用种植人体大药。

    然而,乔子仲再也不曾出现过。

    他的生死,成了雁空城毕生未解的迷。

    另一边,许应从峨眉离开,前往蜀山剑门。一路上居然风平浪静,七游于长空,驾驭风雷而行,脑后阴阳二气涌动,速度很快。

    许应、楚湘湘坐在大蛇头顶,观看四周景色。

    剑门在望,许应望向剑门,突然脸色微变,猛地衣袖振动,便见四周无数星辰起落沉浮,方圆数百里形成一片乱星海!

    楚湘湘不解其意,但见下一刻,天空大地都在剧烈抖动,便是远处的剑门山也在纸片般晃抖不休!

    天地不仅在晃抖,甚至在湮灭,化作滚滚的混沌,宛如灭世的大劫降临!

    “世界毁灭了?”

    楚湘湘骇然,随即醒悟过来,

    不是世界毁灭,而是我们落在一张图中!这幅图与天地相融,化作剑门与四周的景色,但不知哪里失误,被应叔叔看出了破绽!”

    但见混沌茫茫,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向他们碾压而来,但是遭遇许应的乱星海,双方碰撞!

    混沌碾压一颗颗星辰,但随即星海中又有新星生成,让那混沌始终难以将他们彻底碾碎!

    大钟当当作响,突然冲天而起,飞上半空,叫道:“只要是法宝,钟爷就没有怕过!”

    钟声震荡,仙光耀眼,将涌来的混沌悉数荡平!

    天空大地,立刻恢复清明,只剩下一卷被撕破的画卷。

    大钟刚刚毁去那件画卷法宝,正在得意,突然一只手掌突如其来,拍在它的身上,这一掌的威力好生恐怖,将它打得倒飞而去,毁天灭地的力量在它体内爆发!

    ”我要死了!”

    大钟骇然,钟壁扭曲,那手掌竟然深深印入钟壁,竟似要将它一掌打穿!

    但下一刻,大钟内壁各种道象

    流转,竟将这一掌的力量逐一卸去,大钟又惊又喜,只见钟壁也在渐渐鼓起。

    它向前方看去,乱星海被一只只玄鸟照亮,熔化!

    刚才那个击飞自己的身影杀入乱星海,身后洞天错落,一声叱咤,竟然将乱星海镇住一大片。

    与此同时,对面又有一个衣衫古拙的男子也杀入乱星海,祭起洞天,将另一半乱星海镇压!

    一只只玄鸟振翅飞行,扑击而来,探爪抓向蚖七和蚖七头顶的许应等人,凶恶至极!

    “阿应危险了!”

    大钟刚刚想到这里,便见蚖七脑袋上,楚湘湘身后天道披风抖动,哗啦一声,宛如遮天的大幕,将所有玄鸟一网成擒!

    楚湘湘飘然而起,身后的披风展开,所有玄鸟被炼成飞灰,不复存在。

    突然空中一道身形破开层层的云层,从天外袭来,是第三个大商炼气士,其人一掌印下,压得蚖七难以稳住身形,向下坠落。

    楚湘湘衣袖挥拂,迎上那个大商炼气士,这少女的头饰纷纷飞起,顷刻间化作百余件法宝,与那大商炼气士碰撞在一起!

    但见凤鸾鸣飞,珠光宝影,各种小巧的法宝,竟在这一刻进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力;将那大商炼气士挡住!

    同一时间她身上各种小件的宝物也各自光芒大作,让她周身神光煌煌,神力无双,与那大商炼气士近战搏杀!

    另一边,第四个大商炼气士自下而上袭来,正是另外两个大商炼气士镇压许应之时,让许应无法抵挡他的袭击!

    “钟爷————”许应高声大喝。

    大钟终于稳住,呼啸冲来,叫道:”钟爷在此!”

    它威能爆发, 挡在那个大商炼气士。

    同一时间,许应挣脱镇压,青铜山峰浮现,自上而下镇压,下方袭来的大商炼气士刚刚与大钟硬拼一记,便被不周山镇压,向下跌落!

    许应长啸一声,飞身而起,与楚湘湘错身而过,手掌轻轻起,楚湘湘身后的天道披风亮起,化作漫天的天道符文。

    阴间,轮回之所,玄育、玄辰、玄星三大神王面色齐齐一沉。

    玄昊神王见状,也连忙面色一沉。

    “又开始了!那个法外狂徒,又在借用天劫打击对手!”

    玄星神王怒不可遏,须发皆张,喝道,”当天道是他家开的不成?天理何在,天法何在?玄育道兄,我们还要坐视不理吗?”

    玄育神王手:“不用管他!”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三百零七章 不用管他免费阅读.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