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收割全世界

    远处有水声滔滔,一道长河在空中流淌,楚相湘风华绝代,站在河浪之上向这边赶来。

    竹婵婵迎着海风,看到有巨蛇从天空中的云层里探出脑袋,缓缓向下游去。

    许应寻来了。

    竹婵婵收下付晖的人皮,放在自己的希夷之域中,抹去眼泪,笑容绽放在脸上,看向从蚖七脑袋上走下的许应。

    楚湘湘也从空中落了下来,长河消失。

    倒是蚖七还悬在天空中,身躯藏在云层,若隐若现。

    他太庞大了,经过这几年的修炼,以及竹婵婵的淬炼,再加上许应的祖法,昆仑服下的仙药和苍梧之渊的仙气,他已经庞大至以藏下体型。

    他固然可以强行缩小身体,化作指头粗细的小蛇,但会让他觉得不太舒服。

    他更喜欢这种放松的感觉。

    大钟飘落下来,钟壁被五色仙王旗擦过之处,依旧散发着仙光。

    竹婵婵欠身,道:“未曾告禀,便擅动七爷钟爷,婵有负诸位期许,望请恕罪。”

    蚖七脑袋垂下,笑道:“从前我们数次找你炼宝,你二话不说便帮了,钟爷便是你抢救回来的,你将我与钟爷提升到这等程度,又利用我们对抗周天子。倘若恩怨是一加一,二减一,那就容易分得清了,我们还欠你一个人情呢。”

    大钟道:“我们把你当成朋友,帮你是理所当然。”

    它想了想,突然毛骨悚然,急忙道:“这个想法,是不是你在我身上打下什么烙印,强加给我的想法?“

    竹婵婵摇头道:“你们身上的烙印已经解开了,有烙印的时候,你们会有所觉察。”

    她看向许应,躬身拜道:“婵婵辜负了你们的信任;将来再报答。我杀了周天子,元狩世界已经没了我的容身之地。今日,我便要离开元狩。”

    许应摇头道:“周天子未死。”

    竹婵婵身躯僵硬,道:“我更不能留在元狩了。镐京已毁,他会不计一切毁掉我,阿应,钟爷,七爷…”

    紫色仙草从大蛇的脑门中钻出来几片叶子。

    竹婵婵补充道:“还有草爷,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会。不过,有一天我一定归元狩,斩杀姬满!”

    她一瘸一拐走到许应跟前,张开手臂,许应与她相拥,道:“保重。”

    竹婵婵放开他,抱了抱大钟,轻轻拍了拍,大钟惊叫道:“你不会又在我体内留下烙印吧?”

    “说不定呢。“竹婵婵笑道,向魭七张开双臂,蚖七垂下巨大的脑袋,竹婵婵趴在大蛇嘴边的一块巨大鳞片上,侧头努力想抱住这块鳞片,但鳞片太大了。

    紫色仙草从蚖七体内钻出,摘下一片叶子送给她。

    竹婵婵微微一怔,眼圈泛红,低声道:“谢谢。”

    她来到楚湘湘身前,与这个少女抱在一起,低声道:“看紧他,不要被其他狐狸精撬走了。”

    楚湘湘低笑道:“妹妹放心,我不会给任何狐狸精机会。”

    许应唤住正欲离开的竹婵婵,取出一块玉简,笑道:“你从前要杀周天子,未必愿意自斩境界,从头修炼泥丸宫祖法。现在你的话,应该有时间修炼了吧?”

    竹婵婵收下玉简,深深看他—眼,突然—瘸一拐的跳到他跟前,捧起他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

    楚湘湘又惊又怒,结结巴巴道:“婵婵,你、你…狐狸精!”

    竹婵婵咯咯一笑,一叶扁舟出现在脚下,云气自生,载着这女子飘然而起,直上青云外。

    “我早说过让你小心狐狸精了!”

    她的声音从云上传来,很快扁舟远去,消失无踪。

    蚖七突然道:“你们说,婵婵老祖到底有没有贪?”

    许应道:“肯定贪了。不然怎么来的那么大一座飞来峰?我们以前做中郎将的时候,捡来那么多的宝贝儿,修复钟爷肯定用不完,自然是被她炼成了飞来峰的一部分。”

    大钟道:“但她帮我再造身躯时,好像又没贪。”

    蚖七道:“我体内的那个世界,比我还大,耗费的材料很多。”

    楚湘湘道:“她帮我炼宝时,绝对没有贪过。

    许应止住这个话题,笑道:“此事暂且放下,将来重逢时问她便是。七爷,咱们该去办正事了。”

    蚖七颇为不解,询问道:“什么正事?”

    许应望向神州大地,一座座古老的山岳笼罩在青色的雾气中,显得神圣且古老。

    “七爷这次要做的是,以第二叩关期,挑战天下宗派的门主教主宗主,为傩法正名!”

    他的目光落在最近的隐龙山,这里有一个门派叫做龙隐宗,微笑道,“徐福和六大傩祖以及那些钓鱼客、韭菜佬带给世人对傩法的误解,该消除了。走吧,咱们去拜会龙隐宗主,与他理论理论!”

    蚖七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连忙跟上他,在他身后喋喋不休:“我真的能挑战天下宗主?应爷,我觉得我还不够硬,那些宗主都厉害的很,是千挑万选的人才…”

    许应思索道:“他们从昆仑归来,这段时间足够他们突破,修炼到十二重楼的境界。比七爷高出一个境界,七爷是远古巨兽,气血又要比他们雄浑,可以弥补境界上的差异,不算欺负他们。”

    蚖七眨眨眼睛,心道:“阿应说的那个七爷,是我吗?”

    龙隐宗在望,仙器五龙桩悬在山上,散发出道道仙光。

    蚖七有些胆怯,询问道:“阿应,你为何不挑战他们?你是重楼期的境界,与他们一样。”

    “那就真的变成欺负他们了,展现不出祖法的奥妙。”

    许应叹了口气,郁郁寡欢,“我如今太强了。”

    他们来到龙隐宗的山门前,许应、楚湘湘并未上山,而是站在空中飘荡的湘江上,示意魭七上前理论。

    蚖七鼓足勇气,从云端探下脑袋,朗声道:“龙隐宗主,炼气士牛蚖七,修成傩法中的祖法,开闟傩祖泥丸宫,今日特来向宗主请教以正傩法之名。还望宗主不吝赐教!”

    他此言一出,龙隐宗上下一片哗然,一众弟子纷纷诵出,杀气腾腾。

    龙隐宗经过这段时期的发展,已经收了不少弟子,门派渐渐兴旺。

    不过昆仑之行让天下人都意识到傩法的危害,龙隐宗主陶筑更是勇敢的废掉自己的六秘洞天,让自己重归炼气士,免得自己修为有成,被人收割。

    龙隐宗与傩师世家的合作也因此而终止,从前龙隐宗这样的门派想要立足,必须依靠大世家,毕竟龙隐宗只剩下一个宗主,不依靠大世家很难存活。

    但现在,天下人都知道傩法是害人之法,甚至连傩祖都收割世人,傩师世家也惶恐难安,境遇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如今,傩师世家只有依靠这些古老门派,才能得到炼气传承,废掉自家的摊法传承。

    龙隐宗陶宗主走出宗府,仰头望去,看到那从云层中倒悬下来的大蛇,倒吸一口冷气:“这玩意是炼气士?”

    蚖七天生道象,身体隐没在云层之中,见首难见尾,他脑后又长出黑白二角,衍生阴阳二气形成太极图,端的是惊人。

    难怪陶宗主会因此骇然。

    蚖七彬彬有礼,道:“在下牛蚖七,第二叩关期修为,以祖法开辟了泥丸宫,特来请教,为傩法正名。”

    他的脑后突然嗡的一声,泥丸宫洞天旋转飞出,挂在天空上。

    这口洞天,也比别人的洞天显得庞大许多,如月亮离地很近,挂在空中。

    除了这座泥丸宫之外,他身后没有祭起其他洞天,以示公平。

    陶宗主望向对面,只见空中飘着一道长河,河面上有一位盛装女子,旁边还有一个黑衣少年,心中凛然:“许应!”

    他认识许应,当初在昆仑神桥上,许应为了保护元未央感应武道彼岸,打了许多宗门的宗主门主,他便是其中之一。

    “许兄!”陶宗主自知不是许应对手,高声道,“这条大蛇是你坐骑罢?你让你的坐骑挑战我,莫非是存心辱没我龙隐宗?”

    他打定主意,只待许应承认,便祭起五龙桩,化作围绕仙桩飞舞的五大神龙,将大蛇连同许应一起绞杀!

    许应笑道:“陶宗主误会了,牛蚖七是我朋友,以道友相称,并非坐骑。他的确是妖族炼气士,如今是第二叩关期境界,想以此境界,与你动手理论傩法中的祖法的强弱。”

    陶宗主闻言,放下心来,又看了看蚖七,心道:“精彩好文,尽在@,全文字手打更新!一条粗鄙的远古巨兽罢了,身体虽大,脑子没有几两,料想没有什么精妙神通。还不是手到擒来?也罢,我便与他理论理论。”

    他笑道:“我前些日子修炼到重楼期,略占境界便宜。”

    “无妨。”

    许应嘱咐道:“七爷,你此次动手,我与你约法三章。第一,不得动用天道符文。第二,不得动用炼气士神通。第三,不得动用法宝。”

    陶宗主笑道:“许兄,你约束这么多,他还怎么与我理论?牛兄弟,远来是客,你先出手。”

    蚖七听到许应的吩咐,道:“傩师修炼道象,道象和炼气士神通差不多,我自身便是道象,因此与你以肉身相搏。”

    他催动身后的泥丸宫洞天,钓取混沌海的仙药,顿时磅礴生机滚滚而来,涌入肉身和金丹之中,伴随着魭七天生的道象,体魄近乎十倍提升,气血更是如同汪洋大海,无量无际!

    他身形一动,顿时传来漫天雷鸣,陶宗主看去,只见那大蛇现出真身,比刚才还要庞大许多,一道无比粗大有如擎天之柱的身躯横扫过来,压得四周空气轰然炸裂!

    那身躯扫过之处,四处雷击不断,声势惊天动地!

    “来得好!”

    陶宗主暴喝一声,顿时九天云动,一条条苍龙从天空中探下身躯,向蚖七抓去!

    同一时间,陶宗主双掌抬起,面前浮现一面九龙壁,呈现出盾形构造,九条神龙在盾中游动。

    论神通,他的神通已经达到龙隐宗的极致,即便历代宗主也不过如此。

    “轰!”

    蚖七摆尾,尾巴下一刻便碾碎了九龙壁,以纯粹的力量破去神通,直接扫在陶宗主身上。

    那粗大无比的尾巴扫过龙隐宗的上空,龙隐宗顿时掀起一阵飓风,将山头的草木摧折,森林摧毁一片。

    便是龙隐宗那数百弟子,也被飓风卷得立脚不住,身不由己飞上半空,在桶状的飓风中翻滚。

    陶宗主被砸得口喷鲜血,倒飞而去,只觉自己从未飞行如此之快。

    嘭,数十里外,他砸穿一座山峰,山头后方乱石纷飞,应该是将山头砸穿。

    蚖七吓了一跳,急忙张口吸气,将自己一尾巴欣起的飓风吸入腹中,被飓风卷起的那数百位龙隐宗弟子见到自己被飓风席卷,向那大蛇口中落去,一个个万念俱灰,心道:“他们不是来理论傩法祖法的,他们是来灭门的!”

    他们飞入大蛇口中,飓风顿止,却来到另一个天地,有如一座洞天,漫天星辰罗列,幽深静谧,蕴藏莫名的道韵。

    他们还未来得及研究,便见那洞天开启,将他们送了出去,众人又回到隐龙山上,一个个惊疑不定。

    突然,陶宗主怒啸不绝,浑身是血向这边飞来,悬在龙隐宗上空的五龙桩顿时爆发道道仙光,盘绕在那粗大树桩上的五条神龙,纷纷震动龙鳞,龙髯飘扬,即将苏醒。

    “钟爷。”许应轻声道。

    大钟向前飞出,铛的一声大响,震彻群山,顿时钟壁浮现万物万类的道象,灿灿仙光,自钟内进发,便是那江山湖泊,龙凤麒麟,花鸟虫鱼,云天海色等万象,也变得更为真实!

    大钟一出,竟有仙器的风采,先一步将尚未复苏的五龙桩镇住!

    陶宗主的怒啸声顿时绝了,急忙顿住身形,躬身施礼,彬彬有礼道:“许兄,牛道友的傩祖功法的确了得,陶某只修炼气法门,不修傩法,难以抗衡。还请许兄收了此钟。”

    大钟飞回,不再镇压五龙桩。

    许应抛来一份玉简,笑道:“这玉简上记载的,便是泥丸宫祖法,陶宗主拿去修炼。”

    陶宗主抓住玉简,惊疑不定,目光闪烁道:“许兄莫非要收割陶某?”

    许哈哈大笑,应挥了挥手,带着蚖七、楚湘湘和大钟一起离去。

    隐龙山上,陶宗主脸色阴晴不定,看着玉简上的一篇开髑傩祖洞天的法门,迟迟难以下决定。

    “不老神仙经历了昆仑剧变,丧心病狂,是打算收割我龙隐宗吧?”

    他低声道:“他打得好算盘,只要让我修炼这劳什子泥丸宫祖法,便可以在千百年后,把我龙隐宗上上下下统统收割…但,万一这不是陷阱呢?”

    这个想法冒出来,便不可遏制。

    陶宗主盯着这个玉简,如盯着能唤起心魔的魔物,眼中有恐惧,还有跃跃欲试。

    到了第二天,有消息传来,龙隐宗西南三千里,盘踞在大火山上的阴阳门的门主令狐月,被一条大蛇击败,输得很是凄惨。

    传说,那大蛇修炼了某种傩法的祖法,开闟了泥丸宫傩祖洞天,实力强大,能够在一瞬间提升十倍战力,击败仙家门派阴阳门的令孤门主,只用一招。

    “令狐月有没有得到玉简?”陶宗主心中微动,命门人守着山门,自己亲自前往大火山,来见令狐月。

    阴阳门与龙隐宗距离太近,因此向来不对付,但当陶宗主拿出刻着祖法的玉简,令狐月顿时放下戒心,也取出一枚玉简。

    两人相视,各自对照玉简内容,一模一样。

    “我担心不老神仙想收割我阴阳门,因此没有修炼。”令狐月道。

    陶宗主道:“我也有这个怀疑,所以也没有修炼玉简上的傩法。”

    两人正在商议该如何处理玉简,又有消息传来,北方蛤蟆山皓月宗,也被一条大蛇挑战,皓月宗主肖柏青不敌,一招败北。

    陶宗主与令狐月急忙动身,赶往蛤蟆山,来到皓月宗,只见肖柏青手中也有一枚玉简,与他们的一模一样!

    三人倒吸—口冷气:“不老神仙到底想收割多少人?”

    这时又有消息传来,石梁山天魁门主被牛姓大蛇击败。三人结伴赶到石梁山,见到天魁门主,又有消息传来,九遮山的九阴教主,败在一条牛姓大蛇之手。

    陶宗主令孤月等人一路追踪,追踪了两个多月,身边便聚集了两百多位教主、门主、宗主,都是被牛魭七用傩法所败。

    更为可气的是,那个妖族炼气士的境界,还比他们低了一个境界。

    他们落败不说,手中还有许应赠的一枚玉简,上面刻绘的正是泥丸宫的祖法!

    他们得到泥丸宫祖法,嘴上说不可修炼,但却都偷偷在炼。

    因为,许应已经向他们证明祖法的强大,倘若你不修炼,其他人比你强出一大截,便会趁你弱小,将你的宗门吞并!

    不修炼,等待他们的就是死路一条!

    “不老神仙,终于活成了恶龙。他要在千百年后,收割全世界!”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三百零四章收割全世界!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