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寸草之心,付与春晖

    太师姜齐的中心片冰凉,想起自己拿着这柄天道神器去找竹婵婵,让她帮自己抹去天神烙印,添加上自己烙印的情形

    那时,竹婵婵的眼睛放光,很是喜悦,他以为这只是贪婪和见猎○喜,没想到竹婵婵等待的是今日来

    “她早就准备暗杀天子,为她老师报仇”太师姜齐跌向城外,仰头看去,飞来峰带着无以伦比的威能,毁天灭地的威能。压向天劫下的周天子界

    竹婵婵处O积虚,为了这些日,已经准备了太久太久邪

    这里面,甚至还有许应身边的大钟和蚯七、也成为她利用的工具

    那口大钟和蚯七体内,各自烙印着许许许号哥的天道符文,此时符文亮起,与外面的天劫相容将原本被许应削掉七成的天劫感力,提升许竹婵婵要彻底毁掉周天子

    “她将我送出城外,是不想杀我吗她的仇人只有两个就是周天子票”

    太师姜齐晓嘟鱼断小颗颗大树,口中蝶血被钉在山崖上,动弹下得

    他脑海中顿时想起当年竹婵婵炼制彼岸神舟为何这艘血总是在散架和未散架之间游离不定因为山上还有三千大周炼气士、这些人不是竹婵婵的敌人

    彼岸神舟处在散架和不散架之间,是因为竹天工的内O也处在神魔之间,天人交战她在犹豫是否要杀掉所有人与周天子陪葬,还是放过周天子和这些炼气士,小面是报师恩和报仇,小面是杀掉三千个无辜的人最终,竹婵婵的神性战胜魔性。让他们经历六干年漂泊。活着从彼岸归来~

    许应和楚湘湘也望着这两篇两人的中震惊无比,楚湘湘更是有些凌乱,喃喃道“为什么婵婵会杀周天子……

    许应的中却有钦佩之情油然而生,低声道“我还当她不敢为老师报仇,原来她在等待这小日、七爷和钟爷,也成为了她的利用工具,不过他俩不冤,谁叫他们俩天天跟在蝉蝉+股后面,你小句老祖我小句老祖的拍她马吗”他的中还是极为佩服竹婵婵的·段·虽是利用

    100%

    玩女和大钟,但竹婵婵为了成功,还是将他们炼得无比强大~

    尤其是竹婵婵利用蚯七和大钟体内的天道符文壮大天劫威力来对付周天子,更是神来小笔,今他击节赞赏

    中晋王士王国,∶回归中国“香留玉景眯眯的朋友吗?为何应叔叔看到周天子将死,反而丝毫不担心”

    许应的朋友,从来不是周天子这种人、在他看来,周天子与祖龙两样,都是独去、只是被天劫压制,不得不螯伏在凡间他日若是这些人有凌德之日,操控天劫的未尝不是他们,许应可以佩服他们的智谋勇力,可以与他们联盟对敌,但说到朋友,他们不是小个受欺压的捕蛇者,与落难的皇帝老爷做知G

    朋友,甚至同情曾经压迫自己的皇帝老爷,怎仙也说不过去~

    斗笠圈子的鲁掌即将印在竹婵婵的后四之时见此步某,突然顿住,转过身面对大周将士姐弟多人,背靠着背,仿佛又回到从前。“师姐,先杀姬满,再杀你”他低声道﹑竹婵婵催动飞来峰和大钟+蜿七~

    大钟和坑七既是兴奋,又是骇然,只觉自己体内的层层烙印皆被催动…蜿七体内,大钟内壁,竟然爆发天道之威,与天劫交感,壮大天劫威力!“轰”

    镐京陡然沉降,被压得不断向地下沉去了同步时间,周天子仰起头,正面那恐怖无比的飞来峰,身后五色仙王旗升腾而起。五道仙光迎上飞来峰

    “渡劫,既是渡天劫,也是渡人劫”竹天工寮人虽未防备你,但寡人防备了所有人”周天子长啸不绝,爸爸炸裂,赤着上半身,他的身后元神浮现,百丈元神摇动仙王旗,五道仙光冲天而起,荡碎飞来峰外围纱件件法宝“所谓寡人,孤寡人而已了寡人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飞来峰滔天神力轰下,饶是有五色仙王旗这等异宝,周天子也被压得眼耳口鼻流血不止

    “我姐满,他王之后,秉承仙王血脉,继承祖辈遗志。绝不会葬身在此也不能葬身于此”他的肉身被压得肌肤炸裂,血流不止、他的元神也在浮动酥软,不断有精气流逝竹婵婵图谋太久,帮他炼制镐京的回的,便存着利用镐京将他反杀的凹思、此次更是占据天时地利当机立断痛下杀仆票

    这座飞来峰,集镐京之力,挟天劫之威,压得他伤上加伤、但好在五色仙王旗的威力实在强横,五道仙光如龙飞舞,将飞来峰的万千法宝削得不断脱落,无数碎片飞舞~

    从飞来峰传来的莫大反震力,将竹婵婵震得口中吐血水

    她占据先机,又占据天时,借天劫之威率先发难,但五色仙王旗的威力实在太强,竟有搅碎飞来峰的趋势。

    镐京、在她的控制下不断瓦解。巨大的法宝飞起、融入飞来峰、维系威能

    两大法宝相互碰撞,同时天空中小道道天雷从天而降。穿过飞来峰。劈在周天子的头顶果这次周天子因为全力对抗飞来峰,未能催动古法一顿时血肉翻飞,伤上加伤“找死了”

    周天子怒吼,奋力挥动五色仙王旗舰仙王旗中突然传出阵阵仙音,感力暴涨,五道仙气伴随着嚷亮的仙道之音,硬生生将飞来峰搅碎了粗大的仙光升腾而起,向上空的竹婵婵扫去竹婵婵脸色大变,祭起大钟,钟壁迸发道道仙光,呼啸飞出,从那五道簇动的仙光之间穿过,险之又险的避开那五道仙光,销的小声撞在周天子的脑门

    另两边,五道仙光轮转,如同旋转的五口仙剑向竹婵婵如下、竹婵婵挥袖内抖,将蚯七送出五道仙光的笼罩范围,再想逃离,已经来不只号

    就在此时,突然六大明亮的洞天挡在她的身前,只座座洞天被仙光次第斩落,随即又有小片隐景潜化地升腾而起,阻挡住五道仙光果那五道仙光切入这片仙境,将仙境的道佃碾碎

    100

    群山荡平大海烧干

    竹婵婵与斗笠O子并肩站立,各自祭起自己的元神,迎上斩落的仙光,做珠死对抗两人元神挡下第两道仙光,第9道仙光,第三道仙光,被压迫得不断向后滑去。哗啦小声撞碎隐景潜化地、这片仙境顿时土崩瓦解票

    第四道仙光和第五道仙光接踵而至。切入他们的元神,两人踏前,步,拼了命用肉身对抗终于档住最后,击、

    他们鲜血淋漓。大周的炼气士涌来,竹婵婵鼓荡最后的法力,将镐京仅存的法宝祭起,冲出重围吧

    姐弟多人浑身是血、踉跄向远方逃遁~后方,两部分大周炼气士降落下来,急忙去看周天子,另小部分大周炼气士气势汹汹,追杀两人而去~

    他们很快便无影无踪、

    虮七东张西望,灰溜溜的,正要从废墟中溜走“突然许应的声音传来“七爷”

    蛎七急忙顿住,转头便看到许应站在城外,连

    100

    忙眨眨眼睛,赔赞道“应爷,好巧啊,你怎仙在这里、”

    “在七爷面前。我许小软怎么敢称应爷”许应似乎非价道丶“这些日子,你总与婵娟混在小起,有了新欢,连我这个老朋友都丢掉了,而今自食恶果了吧”

    虮七连忙道“小七怎么敢抛下应爷另有新欢还不是应爷陪着湘湘姑娘游山玩水,忽略了我和钟爷”

    许应哼了φ声,自觉有些理亏,四道“我这几日的确与湘湘在步起,四处散O、”这时,大钟灰溜溜飞过来,它震去钟壁的尘土,只见钟壁有两块被五色仙王旗的仙光擦过将表面的铜迹擦去。大块,露出灿灿仙光那仙光是由昆仑山玉珠峰的仙金散发而出,仙金由西王母所赐,许应,大钟和蛎七各得小价大钟惊疑不定“我身上的光……”“不用看了R

    许应道,“是我们三个的仙金、”“婵婵老祖没有克扣”蛎七尾巴桡头哭

    奖盈,∶梁卓白“兄老妻老人公开贤以奉型女

    没有一若是克扣了,飞来峰不至于这么脆果”而且这些碎片中并无仙金的光泽票“草爷呢”许应问道票

    坟头草从蚯七的脑门冒了出来,它小直躲在蚯七的体内、天劫还在不断向下劈落、许应望向废墟中的,诸智将士将那里围得水泄不通,周天子被包围在其中,不知生死~

    诸哥将士祭起仙王旗,试图阻挡天劫,但天雷落下,径自绕过仙王旗,还是劈在周天子身上“天劫还在继续,看来周天子未死”许应惊叹他的生命力。“姬兄,我可以屏蔽天机,让天劫无法感应到你、武帝沈落、便是被我屏蔽天机,所以天劫未曾继续票”

    许应赞道,“姬兄是否需要相助”“不用、”人群中传来周天子的声音,中气不足,伤势极重,艰难万分道,“这场天劫,寡人小定要渡过兴许兄请吧票”

    许应带着虮七和大钟离去,就七有些不解,询问道“阿应,他为何不要我们相助”“他不信任我们只”

    许应道,“从小开始便不信任我们,他不信任任何人、七爷、你也听到了,他自称廪人。”虮七赞道“阿应,你已经会说文嚼字了。”“婵婵在你们身上打上这么好烙印,那么你们型楼、米式空摇至贵

    到她逃往何处”许应询问道票

    大钟和蜕七用O感应,玩女摇头道∶"她留下的烙印,好像都消失了~”

    大钟道“我也是、我感应不到她的气息了。

    许应微微皱眉,立刻腾空而起,顺着竹婵婵阁去的方向追去,道“湘湘刚才已经追过去了,我们沿着湘江往前赶了

    虮七和大钟急忙跟上,大蛇腾空,须臾间化作数百丈的巨蛇,腾德驾雾,从德层中窜出,将正在奔行的许应托起

    许应落在他的双角之间,但见蚯七双角间阴潆9气旋转,化作为道阴滞鱼太极图,让这条大蛇的速度大增,驾驭阴潆呼啸而去~许应微微小怔、经过竹婵婵的淬炼、虮七已经不像是普通的航蛇了一

    他们追上两众大周炼气士,只见这些炼气士也已经追丢。不知竹婵婵和斗笠图子的去向果蛎七再向前追去,没每久便追上楚湘湘湘,只见湘江飘行于天空之上,大蛇急忙游动。湘江并驾齐驱水

    楚湘湘摇头,道“我也追丢了”

    东海边陲·座不知名小山·竹婵婵与斗笠@子落下,竹婵婵踉跄,跌坐在地,她主持飞来峰,与周天子的五色仙王旗对抗,遭到反噬。伤势极重量

    斗笠圈子的伤势更重,却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指"便要拍向她的头顶、却又顿住“师姐,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他看向海边,浪涛拍案,激起千层雪

    竹婵婵呼哧呼哧喘气,低声道“我必须要活下来,才能报仇,姬满活鸟久,我也须得活鸟久”我两定要的一个杀了他一小晖,你的修为不够,我无法带着你前往彼岸,否则便是害了你…斗笠圈子默然,他的名字叫付晖,付与春晖、“你又为什么不传我本门的绝学?”他询问道“我教你入门,你也学得很好、师父就是这么

    教我的,他说他只管领进门,修行在你、”竹婵婵坐在地上,仰头锁道﹑“你若是因为这件事而恨我,你就动罢。”

    付晖看着包己染血的双僧,不知是何滋味涌上四头,自己两切对师姐的恨,都与师姐无关他询问道“师姐,我学得很好吗”

    竹婵婵轻轻点头“你本应该放下对姬满的仇恨,好好生活的,快快一小活。师父的仇,我来担着就好果的次杀不死他,我会杀第9次,第三次、你不必样,你拜师没好久师父就死了,你们之间没有好感情。”

    付晖望着她,他与老师之间的确没有得少感情,但是与师姐之间

    有着很深的感情。

    付晖走向远处,来到海边小块孤石坐着,离她很远很远、竹婵婵伤势太重,又因又累,很快沉沉睡去~

    第9天,她在浪涛声醒来,摇摇晃晃起身,浑身火辣辣的疼痛、竹婵婵催动泥丸宫洞天、努力治疗身上的伤势,只见付晖还坐在海边、她蹒跚着走过去“小晖……”

    海边的少年回头,脸上露出赞容“师姐,昨天晚上我很疼,不敢出声,怕吵醒了你果”竹婵婵看到他转头时,脑后出现小道亮光,细细的,像是裁痕、她的中大恸,想叫,却叫不出声音,想偷,却似不出泪水、付晖像是六千年前的那个少年,又回到了在她身边求学的日子,少年无忧,没有那么骂烦恼

    “师姐,我们回去吧、”他回光纯真,带着祈求、“好、”她忍住悲恸,答应下来。海风吹过,风中有两声满足的叹息,尽张没有了执念人皮迎风飘起,落在竹婵婵的中,鲁放整齐。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