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帝威

    "苍梧!"

    那神王玄昊的后脑勺处突然又长出一张脸来,目光落在那灰衣老者身上,惊讶道,"你这老鬼居然活了过来。我听说过你是曾经的阴间神帝,四巨头之一。

    苍梧犬帝不紧不慢走来,那裂缝咔嚓咔嚓作响,延伸到神王玄吴的脚下。

    神王玄昊双足发力,裂缝在其脚下顿住,不能继续延伸,笑道“我还听闻,当年的苍梧神帝,居住在阴阳两界之间,乃是宇亩裂痕的化身,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其神力雄浑,如苍梧之深邃,其神通精妙,若星河之璀璨。

    苍悟大帝继续前行,大地震动越发剧烈,但裂缝来到神王玄昊的脚下,始终难以继续前进。

    P这道学审裂痕,竟似被这尊神王生生挡住"但后来,你死了。我见过你的尸体,葬在苍梧之渊。"神王玄是笑道,"我曾经下界看望,歉吁不已,感慨万千。我只见道兄死而不僵,诸天万界的苍梧之渊,各有神人坐镇,手持长鞭,每逢道兄尸身懒惰时,便一鞭子抽下。每每此时,道兄尸身痉挛,痛苦翻腾,只得继续做工。呜呼哀哉,堂堂神帝,竟落得如此下场。他的嘲讽,让苍梧大帝也不禁动怒,猛然踏前一步。"轰!"

    神王玄昊脚下的那道裂缝突然震颤,一股莫大的力量袭来,下一刻裂痕突破枪的双脚,无上伟力,将他的神力撕开!"嗤"

    一个清脆的响声传来,神王玄昊身后的天道披风也出现一道裂痕,便如地上的裂痕一般。甚至连天道披风上的天道符文,也因此而裂开!

    更为可怕的是,神王玄昊身后的大地,也出现一道整齐的裂痕,一直延伸,不知有多远

    而他身后的天空,竟然也出现一道裂痕,像是苍梧之渊I苍梧大帝迈开脚步,再向前走出一步。"轰!"本始世界剧烈震荡,大地深处迸发出龙牛吼声,震耳欲聋,仿佛有巨兽在地底翻江倒海"这是世界要裂开的征兆!

    不仅仅本始世界将要裂开,神王玄昊也只觉自己的神圣之躯有裂开的趋势。

    适才苍梧大帝那一步,苍梧之渊仿佛生长在他的身上,要将他连同元神一起撕成两半神王玄昊额头冷汗滚滚,顿时想起许多关于阴间四巨头的传说。

    这些传说来自天道世界的旧神,这些旧神总喜欢吹嘘当年他们平定阴间、昆仑等地叛乱的事情,尤其是说到阴间四巨头,总有许多夸大夸张的成分。

    他们将阴间四巨头形容得无比恐怖,四巨头掌握的神力深邃无边,神通更是不可思议,无法理解,他们的实力,远超神王,极难被真正斩安

    当初,神王玄昊以为这些旧神吹嘘阴间四巨头的实力,只是为了往自己脸上贴金,而今正面复苏的苍梧大帝,才知道这里面并没有吹嘘的成分

    芯梧大帝已经六万多年未曾有人祭祀了,但其神力,依旧强横得堪称恐怖其神通,也依旧不可思议"苍梧老儿,我也非同小可!"

    神王玄昊突然身形腾空而起,身后天道披风铺开,猜猜抖动的披风顷刻间融入天空,将附近的天空化作天道世界。个一枚枚天道符文化作天道诸神的虚影!

    只一瞬间,他的神力便提升到极致,单纯以神力来论,他已经不输于苍梧大帝

    ”你们这些原始神灵没落死亡之后,天下香火,皆归天道!“神王玄昊挟无上神力扑来,扬起手臂,擎起天刀,漫天诸神的虚影围绕枪的手臂飞舞,加持其身,让他这一击更加强横

    天刀斩下,天意苍,天眼锁定苍梧元神,天条束缚苍梧肉身,天理行于大道之中,天机藏于刀锋—刀蕴藏天雷、天火,驾驭天风,带着无上天道之威,向苍梧大帝斩落

    神王玄吴眼中闪露着兴奋州声音也是天道道音,轰鸣震动,叫道∶"四万年享受天下归心的香火之气,我的成就,已经不弱你们阴间四帝当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神力实在恐怖,无论许应还是重霄,都只觉此等神力,此生莫及,实在太雄浑了.

    ’集诸天万界众生香火而成的神王之力,着实非同小可I神王玄昊身形压迫而来,刀光劈落,斩向苍梧大帝头顶,这一刀霸道凌厉,许应虽然看出许多天道符文的错漏,但刀威实在太强,自忖换做自己根本无法破解。面对这一刀,就算自己能破解,也是被砍死的下场。

    重霄也是面色苍白,他在本始世界,四万年苦修,本以为将来可以卷土重来,再临天道世界,夺回失去的东西。他催动天道道场,甚至可以演化小仙界,如同神王。但只是如同而已。

    ,那刀光生生分成两

    拥有诸天万界香火之力加持的神王,还是强横无匹刀光斩落,距离苍梧大帝越近,受到的压力也就越强!只听嗟的半,从苍梧大帝的身体两侧,擦身而过

    恐怖的刀意甚至将苍梧大帝身体两侧的大地,劈出两道万里深渊!

    这一刀,看似砍中苍梧大帝,但刀来到苍梧大帝身前,便已经被一道深渊左右分开,没有伤到苍梧分室被深渊分开的,不止是天刀,还有神王玄昊的持刀的双手,也被生生分成两半。

    同时一道裂痕,出现在神王玄是的眉心、鼻梁、口唇、咽喉。他的中线,出现一道裂痕,裂痕中,可以看到他的身体内部构造,仿佛苍梧之渊便生长在他的身上

    更为可怕的是他的元神也是如此。

    神力聚集魂魄意志而形成的元神,也被深渊撕裂,即将被撕成两半

    他的体内,几乎所有天道符文都出现裂痕这是连他的天道,都将被撕开的征兆!"当年我们阴间四巨头的对手,从来不是诸仙所造的天神和神王。苍梧大帝淡淡道,"而是诸仙。

    神王玄昊脸色大变,这才知当年的天道世界旧神没有说谎,阴间四帝,的确实力惊人。但他们也撒谎了,他们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

    "当年斩杀四帝的主力,绝对不是那些被我们撵滚蛋的旧神他们没有这个实力!"

    神王玄昊见苍梧大帝又踏前一步沪脸色大变,随即整张脸被撕开,他的神王之躯几乎裂成两半

    神王玄昊大口吐血,仓皇而起,化作并道神光向天外飞去,叫道∶“苍梧老儿,这次不与你计较加峭们下次再说!仙界是不会放过你的……

    许应突然身形一动,来到周天子身边,不由分说抢过五色仙王旗,全力将这面仙器祭起,用力摇动五色仙王旗被祭起,旗杆变得无比粗大,需要许应双手抱住,才能摇得动。

    随着仙旗的旗面摇摆,但见五道仙气冲天而起,搅动天穹,五色仙光来回交错,顷刻间便将许应的法力挥霍一空

    天空中突然一片血红,血色晕染,将天空染得越来越红,随即天降倾盆大雨,雨是由神血组成,哗啦啦泼下来一时间,山河尽赤。

    那血,是神王玄昊的血,他被苍梧大帝几步重创,原本受伤便很严重,甚至连自身的天道符文都被打得裂开。现在又被许应用五色仙王旗摇动,五色仙光打得他神躯爆开"敢动我女人"

    许应柱着五色旗,抬头恶狠狠道,"不死也要你半条命!"周天子脸色微变,向姜太师悄声道"记下来,不要动许兄的女人。”

    姜太师急忙记下。

    许应恋恋不舍,把五色仙王旗还给周天子,询问道∶"陛下这面旗是从哪里捡回来的"周天子急忙把旗抢过去,警觉道∶"什么捡的这是祖传,来历正的很。

    许应抓着旗面,还是有些不舍,道∶"陛下祖上有仙王难怪如此英俊。这面旗,不如借我用两年…

    周天子强行拽过去,把五色旗收起,警觉地看了看他,心道“不怕贼偷,就怕贼信记。而今法宝暴露,寡人须得离他远一些。”许应还是有些留恋,苍梧大帝走来,这才让他收敛对五色旗的贪念,向苍梧大帝躬身诚谢。

    苍梧大帝散去修为,让本始世界的天空合拢,大地也恢复如初,免得这个世界裂成两半,笑道?"不敢,老朽此次算是也救许道友一命了吧是否可与北帝扯平”

    他说到这里,脸色微变,心中悻悻道"或许不算是救他一命,毕竟他们有仙王旗,祭起此旗,说不定能够保命。我给的,还是比北帝给的少一些..

    他沉吟一下,觉得还是送女儿比较稳妥。

    周天子、姜太师与重霄走上前来,躬身诚谢,苍梧大帝瞥了重霄一眼,怒上心头,哼了一声"天道走狗"重霄脸色顿变,冷笑道"阴间老贼!"两人剑拔弩张,便要厮杀。

    许应走到两人中间,询问道"苍梧道兄,那个玄昊神王,是否死了'

    梧大帝对重霄很是敌视,摇头道;"天道走狗中的神狗王,岂会这么容易便死不过,他被你我重创,不死也丢半条命。不过,狗王这次离去,肯定会向仙界禀告,我不能再留在此地了,得尽快离开,避避风头。”

    许应也知事态严重,向重两道”重霄,你答应过我,要将你的天道符文抄录给我,不要食言。你随我去苍梧之渊八栏那里抄录天道符文。”

    重霄瞥了苍梧大帝一眼,犹豫一下,还是跟上许应。苍梧大帝目露凶光,让他如芒在背。"天道走狗,知道的不过是一些假天道。"苍梧大帝冷笑道,"许道友跟他学习天道符文,岂不是问道于官"

    许应笑道"道兄有所不知,重霄已经参悟出天道之真谛,欠缺的只是法力不如神王。他的道行,只怕已经不弱于你们。"道行,指的是对道的领悟,道的修养修为。

    许应如此夸赞重霄,说他的道行可以与苍梧等古老原始天神并驾齐驱,是极高的赞誉。苍梧大帝动容,瞥了重霄一眼。

    许应道∶"重霄,你展示一下天道道行,让苍梧道兄过目炒"重霄淡淡道∶"皓首老贼,苍髯匹夫,不过是人们无中生有创造出的蒙昧神祇,也能懂我的天道”

    "这家伙,在天道世界中斗争失败,被撵到凡间,真的不冤。"许应心道。

    重霄能活着离开天道世界,实力果真强悍。”姜太师心道。”他在寨人手下为官的话,活不到退朝。”周天子心道。苍梧大帝动怒,原本他便对天道旧神很有敌意,有着杀身之仇,此刻更是恕不可遏,便要杀重客以消心头之恨。就在此时,重霄四周有香火之气跃动,化作一枚枚天道符文。

    苍梧大帝怔住,望着这些明明灭灭的天道符文,大部分天道符文蕴藏的道理,都很是清晰,能够明显感应到其中蕴藏的天道奥妙苍梧大帝怒气全消,道∶"你是从哪里领悟到的这些天道奥妙"重霄将自己化身无数,坐镇各个固庙宇,履行不同职责吸收香火之事,说了一遍。

    苍梧大帝沉默片刻,道'"你已经参悟出天道之妙,将来成就,不可限量。"许应道∶"我也见识到他的天道符文蕴藏不凡之处,因此才留他一命。

    苍梧大帝悄声道"这尊外神什么都好,就是嘴特别臭。"许应凑到他身边,低声道"道兄也发现了苍梧大帝轻轻点头,压低嗓音∶"他这些年幸好窝在本始世界没有出门,若是出门,早就死了。许应深以为然。

    他们回到苍梧之渊,周天子、姜太师立刻传令大周炼气士,让他们尽快从诸天万界中返回。竹婵婵还在飞来峰上,帮楚湘湘炼制法宝,二女一直不曾下山。

    许应唤来正沐浴在仙光仙气中修炼的大钟和坟头草,只是蚯七还是盘坐在那里,未曾醒来。他还在修炼祖法,尝试开辟泥丸宫傩祖洞天。

    许应皱眉,心中微沉"七谷若是不能开辟傩祖洞天,那么就说明,即便有祖法,傩法也无法传承下去…"苍梧大帝走来,道∶"许道友,我只有一个女儿,老朽出去避难,女儿便交给你了。"许应肃然∶"道兄放心,我一定待湘湘如自己的亲女儿一样!""这…"苍梧大帝迟疑一下,摇了摇头,心道,"罢了,我已经言尽于此。"许应正要唤醒蚯七离开苍梧之渊,突然蚯七睁开眼睛,苏醒过来。阿应,我炼成了!"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