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道神王

    许应疑惑道∶“女人什么女人”

    重霄摇头道'???当时有各种谣传,人心惶惶;不知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有传闻说你的弱点是帝女们还有传闻说帝的女儿是误传,其实是帝的女人。他有传闻说,帝就是那个女人。"有人说那女子与你青梅竹马;还有人说其实是美人计,对专门用来除掉你的。许应悻悻道∶"英雄难过美人关;我亦不能免俗。不过,我这一世东山再起,没有了这个弱点。"周天子露出讥讽之色,张囗欲言。姜太师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襟,示意他最好不言。

    重霄继续道∶"我们在第三关时,听到你又杀仙界,应该就是女人这个弱点起作用,把你勾回仙界,为我们的布置争取了时间。你杀回仙界,接这个女人的期间,我们调动诸天万界的最强者,准备除魔卫道。

    周天子忍不住插嘴,道∶"杀回仙界?如何杀回?他不是已经自斩修为了吗?"重霄瞥他一眼"我也不知。不过自斩修为的存在,想要杀回仙界,应该很简单吧只要渡过天劫就行。周天子沉默片刻,涩然道∶"只要渡过天劫就行?"重霄点头,道"对他来说不困难,渡劫后再飞升一次即时。周天子愈发苦涩,道∶"不难"“嗯,不难。”

    重雪道,"我们在太乙小玄天埋伏,他来到太乙小玄天,顶着二百六十七场天劫,并且渡劫成功,可见不难。周天子眼巴巴看向姜太师,姜太师咳嗽一声,道∶“陛下,臣在太乙小玄天,的确见到过二百六十七场天劫留下的痕迹。"

    周天子木然,过了良久,吐出中口浊气,笑道∶"天道神器的减力有限,以我估计,天道神器最多能发挥六七倍于超级天劫的威力。即便如此,许道友也十分了不起了。”

    姜太师称是,笑道"二百六十七倍超级天劫,太吓入了,但若是六七倍超级天劫;还算可信。

    重霄也点头称是,道;"天道神器的威力有上限,就算所有天道神器的威力加在一起,也还是有上限,当然不可能有二百六十七倍。我们布置妥当之后,大恶人终于回来,带着伤从仙界回来。应该是那周天子闷哼一声,声音有些颤抖∶"多少场天劫?""二百六十七场。"

    重霄道,"天劫的咸力有上限,这个上限,就是天道神器的强度。二百六十七场天劫并非超级天劫的二百六十七倍,天道神器支撑不住。实际威力,应该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强。”周天子眼巴巴看向姜太师,姜太师咳嗽一声,道“陛下,臣在太乙小玄关,的确见到过二百六十七场天劫留下的痕迹。'

    周天子木然,过了良久,吐出一口浊气,笑道∶"天道神器的威力有限,以我估计,天道神器最多能发挥六七倍于超级天劫的威力。即便如此,许道友也十分了不起了。”

    姜太师称是,笑道∶"二百六十七倍超级天劫,太吓人了,但若是六七倍超级天劫,还算可信。"

    重霄也点头称是,道∶"天道神器的威力有上限,就算所有天道神器的威力加在一起,也还是有上限,当然不可能有二百六十七倍。我们布置妥当之后,大恶人终于回来,带着伤从仙界回来。应该是那个女人起了作用,才让他受伤。

    袍啼嘘不已,道∶"他此次进入仙界,一来一回,路上又有不知多少仙神为了堵截他而丧命。不知多少仙神,被打落凡间,永世不能回到天界仙界。这是不是作恶多端,是不是天理难容”

    袍感慨一番,向许应投来敌视的目光,眼中恨意难以掩饰。

    当年那些同僚,那些战友,他们的死,让他对许应的仇恨难以化解。许应询问道∶"然后呢?"

    重霄哼了一声,带着阵阵快意,道∶"然后你便在太乙小玄天中了我们的埋伏,终于重伤陨落,坠入元狩世界。"

    他面色怆然,道∶"我们清点诸天万界的最强者,那数万飞升期炼气士,百不存一,天神,剩下不足两成,自斩的仙人死伤更是惨重,只有少数人存活下来。后来,我们那些幸存天神回到天道世界…许应疑惑道"你们没有分赃"

    重霄疑惑道∶"分赃?分什么赃?"

    许应醒悟,笑道∶"我被人当成战利品分割,自然没有你们这些天神和幸存的炼气土的份儿。对于仙人来说,你们就是工具,狗都不如。""你"重霄勃然大怒。

    许应淡淡道∶"狗要给骨头吃的,你们不配。工具不用,就可以扔掉,不需要给骨头。"

    重霄目露凶光,盯着许应,道∶"你问我为何仇视你。我们这些初代天神,平息昆仑、阴间等原始神灵的动乱,创立天界,让诸天万界在天道的运行下井井有条。但就因为你的缘故,死伤无数,以至于被新神攫取权力,将我们赶下天界!此仇,当不当报?周关子忍不住笑道∶"当报。可是,不是许道友让你们下界截杀他,也不是许道友夺你们的命不当成命的,是仙界。你们立下汗马功劳,没有论功行赏,波而趁机剥夺你们权力的,也是他界。你向许道友报仇,不过是把刀挥向更弱者。’重霄动怒"你也是反贼"

    周天子冷笑道∶“难道你不是你不是反贼,为何还要逃离本始世界重霄被这句反问击中道心,如遭雷击,瞪大眼睛站在原地。

    没错,我也是反贼。我被撵下天界,不再掌握天道神器,我便不再是天神,我是外道之神…"他的狼首也喃喃道#V我作为外道之神,在本始世界行天神之事,就是越权、篡权、谋反,我有罪……”他的鸟兽颓然道∶"我还杀了天妖上神,更是罪上加罪。原来,我早已是反贼。"

    周天子冷笑道∶"你早已在贼船之上,还不自知。既然上了贼船,那么你当与许道友化干戈为玉帛……"重霄哼了一声,愤然拂袖,道"休想!我与老贼不共戴天!"

    许应也不禁动怒,冷笑道∶"念在你在下界做事尚且不算过分,今日饶你性命,再敢惹我,送你去见你的那些同僚和战友!重霄咬牙切齿,身躯愈发高大,冷冷道∶"我有本始世界的众生加持,与你一搏,未尝没有一战之力!"许应哈哈大笑,语气硬邦邦的∶"我会把你连同本始世界众生的精神,都给你碾碎了,看你用头来加持!"

    (美太师见局势即将失控,急忙拔出天诛剑,插入两人之间;"实道;"两位都少说一句,各退一步。重霄,你也不想本始世界的众生有什么闪失,对不对?许道友,他能破你神通,倘若有众生加持,对你的确凶险。各退一步,各退一步,

    个重霄瞥见天诛剑,冷笑道∶“原来是你,那个用天诛剑灭一个诸天世界,威胁各大诸天之出天地灵根的屠夫!无耻败类”

    调天子正要说话,重需目光扫来,道∶"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你与姓许的和灵根屠夫走在一起,便是一丘之貉,沉潍一气的败类”众人怒目而视,杀气腾腾。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变得阴沉下来,凉风习习,吹气落叶飘零,显得几分肃杀。

    天空中渐渐密布雷云,有闪电在云层中窜动,龙一般飞舞,在空中留下明亮的纹理。许应不经意间往上看去,只见闪电的纹理竟然久久未曾散去,…道挂在天空中。渐渐地,随着雷霆不断爆发,天空中闪电的纹理越来越多,宛如笔墨在勾画出各种奇形怪状的文字。许应脸色微变"重霄,你在催动天道道场"

    重霄望向天空,脸色帧变,只见天空中的闪电纹理变得密集,雷霆炸响,许多闪电纹理滋滋啦啦在空中弥漫,勾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天道符文

    随即又有雷霆炸响,将许多闪电纹理相连,形成第二个天道符文!不好!是天道世界的神王降临!"

    49个重管余忙发足狂奔,向苍梧之渊冲去,叫道,"我适才与你对洪,动用天道场,被天道坦界的神王察觉,而今这尊神王降临,追杀我了!”

    许应、周天子和姜太师也同时加快速度,向苍梧之渊冲去。"或许不是重霄动用天道道场,引来天道世界的神王。"

    许应眨眨眼睛,他这些日子干掉了不少天神,他也催动天道道场很多次,虽然他的天道道场不如重霄那般庞大,但也非同小可。尤其是他动用的天道符文,很多是来自阴间巨头东岳、苍梧和北帝等人身上的符文,甚至有些符文来自昆仑。对于天道世界的天神来说,这些天道符文就是叛贼的符文或许是就是许应在动用这些符文,引起了神王的注意!

    天空中雷霆不断,伴随着一道道雷霆,闪电纹理形成更多的天道符文,渐渐贴满天空。天道道威越来越厚重,仿佛此地变成的天道世界!"咔嚓"

    一道惊雷在天空中炸响,雷霆明亮无比,但伴随着雷霆的黯淡,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中便多出了一个身影。许应和重霄顿时感觉到无比厚重的天威,直接将他们碾压过来,沉重得令人难以喘息!'天道的天色令他们目盲,天音令他们耳聋,天道意志令他们发狂,几乎陷入混乱之中。许应长啸一声,身后一座座滩祖洞天跃出,隐景潜化地展开,身入四仙之域,终于抵住天威!他的仙域裹住众人,向苍梧之渊飞掠而去。

    但下一刻,许应的隐景潜化地上空,便见雷霆交加,无数雷霆闪耀过后天空中便出现天道符文3G那尊天道世界的神王,竟然在入侵他的隐景地!

    日重霄见状,不由分说,催动天道道场,长身而起,试图将那些天道符文抹除。与此同时,姜太师祭起天诛剑,也在斩向那些天道符文。

    隐景地外,许应化作虹光,掠向苍梧之渊,回头看去,便见那个站在闪电中的身影动了,向这边飘来。

    那个身影移动之时,本始世界整个天空中的天道符文同时被扯动,随着他的身形而移动。化作一面天道披风,在身后飘扬!那个身影急速向这边而来,披风猎猎。

    同时间,许应的隐景潜化地中;重霄、周天子和姜太师同时出手,抵抗天道符文的人侵扎这就是天道世界的神王之威!他仅仅只是降临,便让许应、重霄四位绝顶高手手忙脚乱。"乱臣贼子!"

    那尊天道世界的神王速度极快,天涯仿佛咫尺,下一刻便来到许应等人身后。而在许应的隐景潜化地中,无数雷霆在天空中炸开,形成的天道符文甚至连重霄等人也来不及抹除!

    甚至,重霄的天道场也被一股浩瀚深邃的天道意志入侵,道场上空,雷霆交加,竟然形成其他种类繁多的天道符文天道世界的神王,竟在入侵重霄的天道道场!

    姜太师祭起的天诛剑,此刻竟也被天道入侵剑中,那尊神王强行夺取天诛剑的掌控权!"幸好婵婵帮我多打了几个烙印!"

    姜太师心惊肉跳,催动元气,拼命守住天诛剑的烙印,暗道,"现在就看竹天工的本事,能否挡得住神王的抹杀了!天诛剑剧烈跳动,然而竹婵婵打下的烙印,始终未曾被抹除。陛下,祭仙器!"姜太师叫道。

    那尊天道神王虽然无法抹除天诛剑的烙印,但竟然入侵他的希夷之域,让希夷之域中雷电咔嚓劈下,出现一道道闪电纹理

    这一幕实在吓人,饶是姜太师自诩智者,也不禁头皮发麻。

    周天子闻言,立刻催动大周的仙家法宝,但见一面五色旗腾空而起,周天子元神广大,手持五色仙旗,用力招动。许应隐景地的天空中,五气腾空,一张张天道符文啪炸开,天道破碎!

    然而这面五色旗的威力太强,甚至连许应的隐景潜化地也被摇动,五气险些将这片天地撕裂!周天子急忙立住五色旗,不敢再摇。"五色仙王旗?"

    一个惊讶的声音传来,"你怎么会有此等重宝"

    前方,苍梧之渊在望。然而就在此时,那个修长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许应前方州抖动的披风猎猎作响,徐徐落下,彼在那个身后。

    天道世界的神王转过身来,直面许应,笑道∶"原来是你这反贼作祟,许应,我不曾等你,没想到你居然送上门来。你不记得我了大商时期,我奉旨擒拿你,那时你的身边还有一只金乌。许应摇头,道∶"那段记忆,我还未曾完全恢复。"

    重霄、周天子和姜太师从他的隐景潜化地中走出,各自露出戒备之色。周天子身后,元神百丈,拄着五色仙王旗,威风凛凛。

    那尊神王目光落在这面大旗上,眼中露出一丝喜色,随即笑道∶"我提醒你,我叫玄昊神王。还记得晏宝儿转世吗?率众埋伏你的人,便是我。"

    重霄沉声道∶"姓许的,你不是说你没有了女人这个弱点吗?不要意气用事,咱们打不过。"许应长长吸了口气,突然高声道∶"苍梧

    远处的苍梧之渊中,一个灰衣老者走来,身上灰雾如瀑布般流动,伴随着老者的走动,本始世界的大地也跟着裂开!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