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蝗神

    几个大周炼气士留下收拾天德上神的尸体,过了不久,他们找到一块玉符,符上刻着“初元”的字样。

    “这是什么令牌?”

    那大周炼气士翻看几遍,没有在意,道,“回去后,交给太师看看。说不定太师认得。”

    建昭世界。

    许应、周天子和姜太师穿过苍梧之渊,来到这片世界,立刻有镐京的将士来报,道:“我们发现了蝗神的踪迹。”

    他刚说到这里,便见天空中乌云遮天蔽日,那一朵朵乌云是由蝗虫组成,蝗虫长有六翅,口牙如铜铁,所过之处一切庄稼都被啃得一干二净,甚至连人都被啃成白骨!

    这种蝗虫,又叫六翅天蝗、六翅天虫,身体坚硬无比,堪比法宝。

    “速速带路。”周天子道。那将士连忙道:“蝗神极为厉害,陛下不要祭起元神,容易被飞蝗所伤。”

    众人经过一个村庄,那里的人们正在推倒原来的神像,立上蝗神的雕像,准备祭祀供奉。

    而在路上,还有成群结队的人们在逃荒。

    他们对那些肆虐的蝗虫视而不见,蝗虫落在他们身上,也不敢拍打,只是念念有词,不断祷祝哀求,让蝗虫放过自己。

    有人被啃咬的忍不住,一巴掌打下去,却见蝗虫六翅如刀般振动,便见那人五指被切落下来。其他蝗虫嗡嗡作响,振翅飞来,扑到那人身上,很快便

    将一个大活人啃成白骨。

    城郭里,山谷中,河道边,道路旁,饿殍盈野,尸骨遍地,腥臭难闻。

    许应、周天子等人飞行在空中,穷目望去,只见苍茫大地,没有任何绿色,蝗虫吃光了所有庄稼粮食,铺天盖地般涌来。

    空中还有不少炼气士祭起法宝,有的是飞针,有的是飞剑,还有葫芦、灵幡等物,与空中的飞蝗大战。

    那六翅天蝗非同小可,即便他们的飞剑,也被那些蝗虫翅膀斩断,甚至啃得连渣都不剩下。虫群咬碎了飞针,啃烂了葫芦,吃掉灵幡,将那些试图灭掉虫灾的炼气士,吃得一干二净。

    还有宗派祭起镇教至宝,镇守各自灵山,保护自家产业。但那蝗虫如烟云一般,汇聚成洪流,攻打这些山门,战况极为激烈。有的镇教至宝抵挡不住,往往便会被蝗虫入侵,咬烂镇教至宝,吃光满门,灭了道统传承。只有那些有仙器镇守气运的门派,才没有被蝗虫侵袭。

    一幕幕,触目惊心。

    许应继续向前赶去,渐渐的天地间有了些许绿意,是那些已经立起了蝗神庙的地方。这里的人们祭拜蝗神,香火渐渐鼎盛。祭拜蝗神的地方,便没有虫灾,庄稼也很旺盛。

    人们面带菜色,每日都要进入蝗神庙祭拜,献上各种美味,但自己却吃不饱穿不暖。

    “我们来得有点晚,这尊

    天神已成气候。”周天子面色凝重。许应轻轻点头,他感应到建昭世界黎民众生的香火之气,汇聚成浩瀚神力,向同一个地方流淌。蝗神吸收如此庞大的香火之力,

    实力足以突飞猛进!

    香火神力,是最难修炼的一条道路,但也是最容易修炼的一条道路。

    想要修行高深,神灵便需要积善行德,为黎民百姓做事,每一分修行,都需要有极大的付出。但倘若用恐怖欺压人,用性命做威胁,逼人来信自己,就简单许多了。如蝗神便是如此。

    祂的香火之气如此浓烈,表明祂的修为也在不断提升!

    姜太师皱眉:“这尊蝗神的法力要比其他天神更强,不好应付。”

    许应笑道:“如果是其他强者,我应付起来尚且有些困难,但对手若是天神,对我来说都不算太难。”

    他循着香火之气向前赶去,没多久便见前方云雾缭绕,香火之气形成云层,建昭世界众生的祈求哀嚎之声,如同鬼哭。

    靠近此地,便会被天道所影响。远远看去,有一尊神灵坐镇在那片云雾之中,高约万丈,人身虫首,头生触角,身上长着四对金翅,翅膀时不时张开,浮现出一种种奇异的天道符文,显得极为华美。

    无数六翅天蝗在祂身上钻来钻去,忽然有成群结队振翅飞起,飞向远方。

    远处还有乌云飞来,是无数蝗虫吃饱了,将自己掠夺来的精气渡入蝗神体内,提升蝗神的修为。周天子和姜太师心中凛然:“蝗神不仅仅靠香火提升实力,还用蝗虫来掠夺天地元气,更难对付了!”

    就在此时,云雾中的蝗神发现他们,猛然有一双双目光从云雾中射来,齐刷刷照在许应身上。“你是·····许应!”

    那蝗神一个激灵,站起身来,警觉地看向许应,哈哈笑道,“你便是作妖的许应?我认得你,你事发了,上头通缉

    你呢!”

    祂长着复眼,数百只眼睛组成了两个大眼睛,刚才云雾中的目光,便是祂的复眼所射出的神光。

    许应迈步向前走去,四周浮现出天道符文,但下一刻,嗡嗡的声音响起,蝗神的身影突然从原地消失,瞬息间便出现在许应身后,笑道:“你太慢了!”

    祂的蝗翅震动,如同纤薄无比的刀锋,向许应切去!

    许应来不及布置天道符文,回手迎上刀锋,蝗神却嗡的一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他的身前,刀光依旧向许应切来,笑道:“还是太慢!”

    “铮!铮!铮!”

    祂的无一例外切在许应身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痕迹。

    蝗神心中一惊:“这么强的肉身?”

    嗡嗡声大作,祂的身形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神出鬼没,让人眼花缭乱,捉摸不到祂的位置。那蝗翅如同纤薄无比的神刀,从四面八方纷纷斩来,落在许应身。

    只一瞬间,祂便斩出万千道刀光,

    斩在许应身体各处!

    许应皱眉,鬓角一根头发飘落。“哪怕运转祖法,催动泥丸宫洞天,我的肉身依旧不能称得上完美。”他抬起手,接住这根头发,心中暗叹。

    蝗神连续这么多刀,只斩落他一根头发,心知不妙,立刻收刀,自己万万千千子子孙孙也不要了,八翅振动,呼啸而去。

    “反贼果然有些本事,蝗爷爷下界是来求富贵的,不是和你拼命的。不奉陪了!”

    祂的速度奇快,只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黄光,便已飞越千山万水。

    许应催动泥丸宫长生诀的祖法,

    体内顿时勃勃生机爆发,顷刻间便在身后形成八道天翅,与蝗神的蝗翅仿佛,但是天翅上的天道符文更为完整。

    就在刚才那短短片刻,他已经将蝗神蝗翅上的天道符文看清,一一记下,唤醒记忆中隐藏的那些天道符文!

    “嗡!”

    他身后八道天翅震动,突然间从原地消失!

    蝗神回头,便见虹光中的是许应,速度竟不比自己慢,甚至更快。

    “我的速度,在天神之中居上品,谁也休想追上我!”

    蝗神冷笑,“学我者生,像我者死。许应,你不过模仿我,也想追上我?”

    祂的速度再度提升,从万丈大山旁边飞掠而过,一瞬间跨过无数崇山峻岭,来到汪洋之上。

    下一刻,海面被祂飞行掀起的飓风切开,化作两大大浪并排竖起。

    “咻-”

    许应紧随其后,呼啸而过。

    蝗神匆忙中回头看去,只见许应越来越近,心中大恐,拼命加速。海水甚至被祂掀起的飓风彻底掀开,露出海底!

    “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模仿我的天道符文,为何速度还在我之上?难道我的天道符文是假的,他模仿的才是真的?”蝗神心中惊慌。

    很快,两人飞到建昭世界另一半的黑夜之中。

    蝗神咬牙,陡然折向,直奔头顶的明月而去!

    许应猛地折向,一人一神倾尽自己的力量,拔地而起。

    许应从后方追至,探手按住蝗神的脑袋,蝗神心中大恐,连忙叫道:“别,别!有话好好说!”那轮明月距离他们越来越近,月亮越来越大,最终许应摁着祂的头,狠狠砸在月亮上。

    挂在天外的明月震动一下,离开原来的轨道,月亮上掀起一团蘑菇云,冉冉升起。

    月亮上,许应抓起蝗神的腿,将祂从大坑中抽出。

    “有话好好说!”

    蝗神头破血流,牙齿脱落,慌忙道,“许应,你我无冤无仇,我不曾害过你。以前监视你追杀你的天神不是我,我也是后来提拔上来的天神。你要报仇,便去找那些害你的报仇!”

    许应充耳不闻,将祂祭在半空,激发

    祂体内的天道符文,将这些符文记下。

    蝗神忍住伤痛,赔笑道:“许应,我们天神也是苦哈哈,帮上头做事,上头下令,我们执行。我们与你们炼气士并无恩怨,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许应将符文记住,问道:“你懂得天道吗?”

    蝗神怔住,笑道:“我就是天道,如何不懂?”

    许应将祂身上的天道符文逐一抹去,道:“既然你懂得,那么我抹去你身上的天道烙印,你应该能炼回来。”

    蝗神脸色大变,只觉伴随着天道符文的消失,自己的力量也在流逝,非但力量流逝,就连自己的香火之气也开始飘散。

    祂不由大急,叫道:“住手!你快住手!混账东西,你做什么?”

    许应充耳不闻,将祂身上的所有天道符文抹得一干二净,随即拎着它飞身而起,不过多时,便降落在建昭世界。

    许应将它抛在地上,蝗神挣扎起身,只觉身躯中也原本那滔天的力量流失殆尽,心中慌乱,叫道:“你抹去了我天神的身份,我与你不共戴天!我的虫儿何在?”

    它大叫一声,然而漫天的六翅天蝗却突然间失控,纷纷坠地,失去了活力。

    许应声音清清淡淡,传遍建昭世界,朗声道:“蝗神已经被我抹去了天道烙印,不再是天神,你们若是想报仇,尽管出手。”蝗神哈哈大笑,叫道:“我乃天道神祇,掌控天灾,掌握苍生命运,谁敢动我?”

    许应转身离去。

    这时,附近有些炼气士向这边飞来,那是试图消灭蝗灾的炼气士。

    有人远远的祭起一口飞剑,试探性的向蝗神飞去,蝗神急忙躲避,然而身躯实在太大,行动不便,没能躲过去。

    “嗤!”

    那口飞剑刺中他,插入它的体内。

    蝗神有些惊慌,冷笑道:“混账东西,以下犯上,你们没目无天条,天理不容,必遭天谴····”它还未说完,突然唰唰唰,更多的飞剑向他飞来。

    蝗神心知此乃危急存亡之际,若是被这些虫子般的炼气士壮大了胆气,只怕自己便死无葬身之地!

    它大叫一声,迎着那些炼气士冲了过去,挥拳迎上那些飞剑,怒声道:“你们以为我没有了天道符文,就任由你们宰割?做梦!我的身躯是天神之躯,就算没有了天道加持,也是一身神力!”它凭借蛮力,杀上前去,硬顶着剑雨,与那些炼气士厮杀。

    它的身躯高达万丈,如同耸立的神山,云朵飘浮在腰间,举手投足,力量惊天动地,几个回合过后,它便将那些炼气士格杀。它身上多出百十道伤口,血流不断,气喘吁吁,向那些

    炼气士的尸体冷笑道:“现在知道蝗爷爷的厉害了吧?就算不是天神,我也能轻易弄死你们!”这时,它察觉到四周有些不对,抬头看去,只见不知何时,四周多出了许

    许多多炼气士。

    这些炼气士看着它的目光非但没有畏惧,反而目光中有难以隐藏的愤怒!

    蝗神哈哈大笑,指着自己身上的伤口笑道:“你们不会以为,这点伤会影响我的实力吧?你们这些纤细的虫子。我的身躯依旧强大,依旧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

    “杀了它!”

    人们扑上前来,各种法宝飞舞,各种神通迸发,将蝗神淹没!而在后方,还有更多的炼气士,如蝗虫般赶来,他们带着愤怒,带着无畏,前赴后继涌向蝗神!这尊天神被人们推倒,掀翻,它的头颅被愤怒的人们砍下,尸体被肢解。

    祂的元神想逃,却被人们钉住,随即被愤怒的人们轰杀。

    许应、周天子和姜太师远远望见这一幕,各自心生感慨。

    “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天神,竟然落得如此田地。”姜太师叹了口气。

    许应幽幽道:“镐京中的诸位,在普通人眼中又何尝不是天神一般?”

    周天子哈哈大笑,摇头道:“六千多年过去,而今早就没有大周王朝了。奇怪,天神被抹去了天道烙印,便失去法力,祂们怎么炼不回天道符文?”

    许应道:“祂们不懂天道,只是一些天道加持的强大生灵,不是真正的天神。”

    周天子求教,道:“真正的天神是什么?”

    许应想了想,道:“便如东岳,人们用纸钱祭奠,认为世间存在一尊天神镇守阴间,维系诸天万界的阴间秩序,庇护祖辈的亡魂。有如湘湘,人们认为湘水有神温柔如许,约束湘江,洪涝时不泛滥,旱时浇灌桑田,庇护一方百姓。如此,可称作天神。”周天子闻言,沉默片刻,道:“许兄,你天生有反骨,其大如。”

    姜太师笑道:“陛下,臣以为他是反骨上长了个人。撬开他的身体便会发现,这人浑身骨头都是反着长的。”

    许应颇为不解,喃喃道:“可是,掌管天道的天神,不就应该如此吗?”

    —我要摆脱阴间更新,我一定要在阳间更新,崛起!!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