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看见未来

    “进入彼岸,是一种偷渡的法门,需要以器带物,以及彼岸感应。”

    竹婵婵道,“但凡凡间的宝物,都不能进入彼岸。以器带物,便是将仙道符文烙印在法宝上,以此伪装成仙道器物。炼气士藏身在法宝之中,偷渡彼岸。炼制这种法宝,需要仙金。不过凡间的仙家矿脉太少,仙金的数量少得可怜。昆仑中有大量的仙金,彼岸神舟所需的仙金,便是从昆仑里弄来的。”

    大钟闻言,连忙道:“阿应,以器带物,说的不正是我吗?婵婵老祖用昆仑仙金将我重炼,我身上也有许多仙道符文,因此,我可以偷渡到彼岸!”

    许应迟疑一下,正要说话,蚖七欣喜道:“钟爷,也就是说你可以带着我,偷渡到苍梧老爷子的那道仙界裂痕前对不对?”

    大钟得意洋洋,叫道:“七爷到我怀里来!”

    蚖七兴奋莫名,连忙飞入钟下。大钟当即便向那道仙界裂痕飞去。

    许应心中一突:“若是钟爷发现它还是一口铜钟,而不是仙金所铸,恐怕不知要如何伤心!西王母赏赐了这么多仙金,婵婵好歹也···”

    他刚想到这里,却见大钟越是接近仙界,所遭遇的压力便越大,被那仙界的仙道威压,挤压得当当作响,一路流光溢彩,散发出道道仙光!

    它竟然生生顶住仙道的压力,渐渐来到那道仙界裂痕下方!

    许应呆住,喃喃道:“真的修旧如旧了?”

    竹婵婵得意洋洋,道:“你交给我一口铜钟,我倘若还你一口金钟,或者贴金鎏金的花绿大钟,那么钟爷还是钟爷吗?钟爷的模样不能变,否则展现不出我婵婵老祖手艺的超绝之处。”

    许应诧异,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外面的青铜山峰,道:“你就没有贪一点儿?”

    竹婵婵正色道:“朋友来找我炼宝,我怎么可能会贪呢?最多你们不要的边角料,我熔炼到飞来峰里。”

    许应想了想,自己或许有些误会了竹婵婵。

    按照竹婵婵的意思,彼岸神舟是用仙金所铸,烙印仙道符文。但竹婵婵的飞来峰没有

    用到仙金,看来在彼岸神舟上,竹婵婵并未克扣多少仙金。

    否则彼岸神舟不可能在仙火的焚烧下,坚持这么久。

    她的飞来峰所用的材料,往往是青铜,应该是提炼出来的杂质。“飞来峰最主要的边角料,应该是从镐京上克扣的。当然也有可能,她把贪来的仙金,埋在飞来峰的深处。”许应猜测道。

    “婵婵认识凤瑶和青鸾吗?”许应询问道,“我在昆仑遇到她们,青鸾对你颇有微词。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竹婵婵颇为不快,道:“我们三人原本是好姐妹,同在周天子朝中为官。青鸾手里头有一些仙金,找我来炼铃铛,我千辛万苦才帮她淬去仙金中的杂质,帮她炼了铃铛,还给她后她便与我决裂了。还在背后说我坏话,污蔑我贪了她的仙金,还蛊惑做秋官的凤瑶杀我的头。你见她祭起铃铛没有?”

    许应摇头,青鸾对敌,从未祭起过铃铛,道:“她大概觉得不合心意,便没有佩戴过。”

    “你若是见她祭起铃铛,便知道我绝没有贪墨她的仙金,最多只拿走一点她不要的边角料。”

    竹婵婵道,“她那口铃铛看起来小,但祭起之后,方圆千亩,如同一座仙山。铃声一震,元神尽碎,就算是那些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恐怕都难逃一死!周天子满朝,除了彼岸神舟和永远炼不成的镐京,谁的法宝有她的铃铛厉害?也就是天诛剑,能与那铃铛争一争高下。”

    许应瞠目结舌。

    楚湘湘听得双眼放光,连忙道:“婵婵能否帮我炼一些小玩意儿?我上次与嵬墟的一个女子相争,她的十二重楼厉害,压碎了我的法宝。我父给了我些仙金,若是有边角料,你尽管拿去。”竹婵婵答应下来,道:“我先写出彼岸感应法门,再帮你炼宝。”

    她取来纸笔,一边书写六大彼岸的感应法门,一边道:“彼岸感应法门,是昆仑六位傩祖所传。当年周天子昆仑祭祖,六祖传授彼岸感应法门,大概是希望神州炼气士能一个一个的飞升彼岸,成为吸收仙药的容器。”

    许应心中生出一缕遐思。

    倘若满朝文武没有炼制彼岸神舟,而是各自炼制彼岸神器,前往彼岸窃取仙药,只怕都会如大商时期的炼气士那般,成为仙药容器,最终被烧死在仙火中。但

    周天子偏偏是个爱大场面的,集合满朝文武,炼制彼岸神舟,带领三千强者浩浩荡荡前往彼岸,反而因此活过六千年的岁月,大部分高手都因此保全。竹婵婵用心书写六祖的彼岸感应法门,许应则唤来大钟,藏身在钟下,大钟带着他迎着仙界裂痕飞去。

    过了不久,他们来到仙界裂痕前。

    许应目光闪动,观看裂痕中的封印,突然身形飞起,双手如飞,以手为印,一印又一印,相继印在那道裂痕上。

    “啪

    那道仙界的苍梧之渊中,一道仙道符文突然黯淡下来,接着深渊炸开一线,有仙气如烟尘,从深渊中垂落一线。

    许应身形飞起,沿着那道被封印的苍梧之渊飞去,双手翻飞,不断印向苍梧之渊中的仙道符文,将一个个符文破去。

    他的身后,苍梧之渊不断发出啪啪的爆响,更多的封印炸开,仙气如同雪白的瀑布从天而降,让苍梧秘境中的所有人,无论元神肉身还是神识元气,都大为振奋,宛如吃了仙丹一般!

    楚湘湘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只见苍梧秘境又恢复勃勃生机,当年这里便曾是仙境一般,有仙界的光芒映照,有仙气滋润,有各种仙草仙卉奇珍,甚至还有仙界的异兽。

    然而,这一切都在六万多年前灰飞烟灭,苍梧秘境只剩下苍梧大帝的尸体。

    如今,苍梧秘境又恢复到从前的景象,甚至连苍梧大帝也复活过来!

    她的目光落在破解封印的许应身上,心中默默道:“他真是一个神奇的人物。他的当年,会是什么样的呢?”

    她突然想多多了解许应的过去。终于,许应将仙界封印完全破去,苍梧秘境中顿时有一道仙光从天而降,洒在苍梧大帝的身上。

    苍梧大帝的嘴巴里传来啵地一声,紫色仙草钻出脑袋,沐浴仙光,接着这位大帝的眼耳口鼻中有根须飞舞,似乎想要吸收仙气。

    楚湘湘这才注意到它,惊叫一声,慌忙扑过去,打算揪出这根坟头草,坟头草却控制着苍梧大帝站了起来,钻到苍梧大帝后脑勺。

    苍梧大帝面色威严,看向楚湘湘。

    楚湘湘心中凛然,连忙道:“父神,你···”

    苍梧大帝的脑门啵地一声,长出一根紫色坟头草,面色肃然

    道:“阿巴阿巴!”

    楚湘湘不假思索扑过去,抓住苍梧大帝脑门上的草便用力往外拔。

    大钟护送许应,从上空飘然而下。楚湘湘连忙松开仙草,心中七上八下:“阿应不会觉得我粗鲁吧?”

    竹婵婵把写好的彼岸感应篇交给许应,道:“六祖所传的感应法门,就是这些。只消站在彼岸神器之中,催动此种法门,便可以驾驭神器前往彼岸。彼岸神器和感应法门,缺一不可。”

    许应目光落在第一张纸上,这上面写的是一种感应混沌泥丸宫的法门。他通篇读去,只见这门感应法门只有如何感应,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然而当他读完,脑海中却有后续的法门不断涌现出来。

    他的耳畔传来阵阵念诵,像是自己的声音,不过却是儿时的自己的声音,朗诵着泥丸宫法门!许应呆了呆,只见四周不再是苍梧秘境,而是一间学堂,有很多与自己一样的孩童正在认真读书。

    他们口中念诵的,正是他脑海中出现的泥丸宫法门!

    这是一种泥丸宫心法,如何确定宇宙时空中的混沌海方位,如何建立混沌海感应,如何定混沌泥丸宫,如何开辟混沌泥丸功,如何练就混沌泥丸洞天!

    许应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他孩提时的一段记忆,不知为何,被竹婵婵抄录的感应法门所触动,让他陷入回忆的画面之中。

    学堂上,是一个年轻的教书先生,许应看着他的脸,只觉分外熟悉,然而却始终记不住他的面孔。

    那是他的父亲。

    “一定要把泥丸长生诀背下来,与太一先天功相容,不能忘记!”

    教书先生手持教鞭向他走来,敲了敲他的脑瓜,道,“许应,你站起来背一遍!”

    许应脑中各种关于泥丸长生诀法诀纷至沓来,不由自主张口,念念有词,背诵的正是他孩提时背诵的祖法,《泥丸长生诀》!“父亲,早就将祖法教给了我。”他心中默默道。

    可是,那是四万八千年前的事情了。

    四万八千年了。

    强逼着自己背诵泥丸长生诀的教书先生,还在人世吗?

    许应稳

    住心神,催动泥丸宫祖法,立刻感应到无尽的时空深处存在着一片磅礴浩瀚的混沌海!他头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应到混沌海!

    哪怕他得到泥丸宫洞天这等傩祖洞天,对混沌海的感应也没有这般真实,这种感觉就像是闭上眼睛,便能看到自己身处在一片怒潮翻涌的混沌汪洋之上!

    下一刻,傩祖泥丸宫洞天嗡的一声旋转,从他身后浮现出来。他催动祖法,与太一导引功相融合,此时的太一导引功已经不能称之为导引功,而应该称之为太一先天功。

    太一先天功与泥丸长生诀完美融合,随着他的功法催动,身后混沌海飘浮,泥丸宫洞天深深扎入混沌海,磅礴的活性涌来。

    他如同执掌混沌海,掌控生命的神人!

    蚖七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连忙道:“婵婵老祖,你写的感应篇,修炼后是这样子吗?”竹婵婵迷茫的摇了摇头,喃喃道:“我写的感应篇,修炼后会感应到混沌海在宇宙中的方位,但没有说可以这样修炼····”楚湘湘围绕许应旋转,忽然又腾空而起,围绕许应的泥

    丸宫洞天飞行,只见这座洞天明亮无比,洞天的内部有一座宫阙,坐落在海面上。

    这座洞天扎根在这座混沌泥丸宫上空,不断将仙药吸纳炼化,随即通过洞天,化作勃勃生机熔炼到许应体内!

    “这种法门,不像是傩法。”楚湘湘也是一个大高手,见过不少傩法,但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法门,不禁摇头道,“其他人的傩法,无法完全炼化仙药,而这种法门,可以完全炼化仙药。”

    众人面色越来越古怪。

    “阿应炼的,应该是·····六秘中的混沌泥丸宫的祖法!”

    蚖七压低嗓音,唯恐打破许应的状态,激动的浑身发抖,低声道,“真正的不死民的法门!”竹婵婵也激动莫名,她也看出许应此时修炼的功法,是一篇极为深奥的傩法,将六秘之一的混沌泥丸宫阐释得淋漓尽致!

    按照这种傩法运行,从混沌海彼岸钓取的仙药,绝对可以完全炼化!

    而完全炼化仙药,正是傩法中的祖法的特征!

    傩法,大体可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伪法,带有

    陷阱的傩法,无法炼化仙药,看似强大,实则是人体大药。无论修为如何高明,实力如何强大,被钓鱼客入侵隐景潜化地,都会被收割。修炼伪法的傩仙,往往只有两三百年的寿元。

    第二种是正法,这种傩法没有陷阱,属于从昆仑流传出去的残缺傩法,有的是不死民流传,有的是六大傩祖故意传出,还有些是炼气士在此基础之上参悟出的新傩法。

    此种正法,可以炼化仙药,但无法完全炼化仙药,活得越久,体内积累的仙药越多,所以也容易被人收割。

    第三种便是祖法。祖法可以完全炼化仙药,不过早已失传!

    修炼祖法,便可以无须担心被人斩下洞天,寿元极长。

    只是完整的祖法早就随着昆仑的毁灭而消失,六大傩祖的洞天,都是从许应身上切下移植到自己身上的,他们也没有真正的祖法,有的只是残篇。

    但没想到,此时祖法竟在许应身上重现人世!

    “孩子,把它背下来,将来你会受益终生。”

    更多的记忆涌来,涌入许应的脑海。

    “下课了!”

    欢呼声传来,许家坪的孩童们纷纷跑出学堂,撒欢般跑到许家坪的街道上。

    许应冲出学堂,却看到自己的娘亲在说话,可是,她的面前没有人,空空一片。

    “少年,你找谁?”娘亲问道。许应冲过去,娘亲叫道:“阿应,不要跑远,要吃中午饭了!”

    “知道了,娘!”

    许应嚷嚷着,跟着伙伴向前跑,突然,他像是撞到了什么,回头看去,看到一个如尘烟般的少年的身影。

    记忆涌来。

    午饭的时候,许应脏兮兮的,被娘亲押着去洗手洗脸。

    “娘,中午那个人是谁?”他一边坐到桌边,捧起一碗仙稻米饭,一边问道。

    “一个迷路的人。”娘亲宠溺的摸了摸他的脸庞。

    记忆逝去,泪水模糊了许应的视线。

    一荨麻疹没好,不在状态,屁股上都是疹子,今晚大家别等第二章了。我会继续写第二章,但十二点前肯定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