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杀人当诛心(第三更!)

    北辰子冷笑道:“许应,我告诉你如何取出祭坛,便会违背誓言,我发过毒誓,肯定会死。我若是不告诉你,也是死。同样是死,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玉棠仙子大声道:“没错!告诉他,我们死得更惨!不说的话,就算死了,上头也会保全我们的魂魄!”

    许应抬手,玉棠仙子不由自主飞起,飘浮在半空,四肢叉开。

    “嘭!嘭!嘭!嘭!”

    一连串爆响传来,她体内的所有境界被许应按出体外,将一个个境界废除。

    玉棠仙子咯咯笑道:“姓许的,没有用的,你就算杀了我们,将我们挫骨扬灰,让我们魂飞魄散,仙人也能将我们救活。”

    北辰子哈哈笑道:“说得好!我们这一世算是栽了,活到下一世,在仙人的安排下我们也可以飞黄腾达,也可以成为仙人!”

    两人相互鼓劲,玉棠仙子道:“当年我们的前任都已经飞升成仙了,我们亲眼所见!”

    “仙人不会抛弃他们忠诚的奴仆!”北辰子血染白发,叫道。

    玉棠仙子兴奋道:“我们下辈子飞升成仙!”北辰子叫道:“下辈子成仙!”

    这二人越来越狂热,俨然不怕死的样子,甚至恨不得许应现在便杀死他们,好让他们被神仙救回来,转世投胎好做仙人!

    许应不紧不慢道:“你们的前任,飞升到嵬墟深渊中,做养料去了。”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充耳不闻,依旧在狂热的大呼小叫。

    许应道:“符毅的前任也是如此。他死之前,曾经和你们一样狂热。”

    渐渐的,北辰子和玉棠仙子的叫声低沉下来,玉棠仙子声音沙哑道:“符毅死了?”

    许应轻轻点头,道:“他试图说出两张镇魔符文的秘密时,被仙虫吃掉,一干二净,什么也没有剩下。”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眼角抖动,玉棠仙子道:“仙虫?”

    许应道:“一种极为细小的虫子,身体是由仙道符文构造而成,肉眼几不可见。当年你们接任监视者的职务时,会向仙界的符纂发誓,伴随誓言,符篆燃烧,飘荡的烟气会钻入你们

    体内。这些烟气,便是虫。”

    北辰子额头冷汗津津,许应所描述的,宛如亲眼所见。

    他们当年就是这样接任监视者,仙符燃烧,的确烟气进入他们的鼻孔,像是有生命一样!

    “你们的前任飞升,其实根本不是飞升,而是飞入嵬墟,做了肥料。”许应继续道。

    北辰子声音沧桑,道:“不可能,我见过他飞升的情形!”

    玉棠仙子连忙道:“没错!我的前任当着我的面渡劫飞升!她的天劫特别弱,说是仙界给她的特权!”

    许应杀人诛心,道:“我们可以去你们前任飞升之地,找出飞升霞光,我可以让你们看看他们的飞升地是不是嵬墟。”

    他要让这两人死得明明白白,带着被蒙骗了三千多年的绝望和怨恨而死!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对视一眼

    北辰子声音沙哑道:“我的前任飞升之地,距离此地不远。他在灵墟福地飞”

    许应露出笑容:“那么,我们便去灵墟。”

    他收拢隐景潜化地,北辰子和玉棠仙子被他关押在潜化地中,许应正欲离去,突然看到天机上神死亡之地,有一片微弱的光芒隐约透露出来。

    天机上神死得极为彻底,许应知道天神的生命力极为顽强,只要不破去他们的天道符文,便很难将其杀死。

    因此,他那一剑破去了天机上神所有的天道符文,没有给天机上神留下半点生机。那么,这亮光从何而来?

    许应走上前去,轻轻抬手,只见天神血肉中有一块奇异的玉质仙符飘了起来。光芒正是从仙符中传出。

    许应抹去仙符上的血迹,仔细查看,这块仙符上用道文书写“元狩”二字,这两个鸟篆虫文极为奇妙,隐约间与元狩世界的天地大道相合。

    “这是什么东西?”

    许应催动仙符,突然一道光冲霄而起,光芒烂透云霄,洞照天外

    他抬头仰望,只见那洞口处是一道浩瀚大河,河的后方,似有另一片天地。

    “这块仙符,有些意思。先收下了,等办好要事,有空的话就去那天外看看。”

    他将下凡仙符收起,前往灵墟福地。

    许应刚刚动身,忽然有所察觉,抬

    头望向东海,他感应到一股奇特的悸动从海面上传来。

    这股悸动,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犹豫一下,还是前往灵墟福地。

    东海,雄祖摊阳连杀数位钓鱼客,正要收起黄庭洞天,突然心生警觉,抬手向上拖去,喝道:“是谁?”

    “轰!”

    一座十二重楼镇压下来,重楼神光大放,元神十二征烙印自楼中浮现,每一种征,都蕴藏着常人难以领悟的元神大道,极致境界!

    雄阳的神识强大无四,法力无比浑厚,否则也不可能连杀三位修为实力臻至绝顶境界的钓鱼客。

    但他的神通稍稍与这座重接碰撞,便立刻被碾压,摊阳白发飘扬,脚下青色仙蛇腾空而起,顶住十二重楼!

    青色仙蛇被压得抖动不已,不断收缩,但还是将这座神楼挡下。

    空中传来一声轻咦,只听一个女子的笑声传来:“雄祖的修为果然强大,连师尊这件至宝都能接下。真是了不起。”

    一个宫装女子站在十二重楼的顶楼,推开窗棂,向摊阳看来,露出戏谑之色。

    摊阳心惊肉跳,顿知这座重楼的来历,全力对抗神楼的碾压,喝道:“姑娘,我与你师尊同出仙门,当年同朝为官,你怎敢对我动手?这里面,必有误会!”

    那宫装女子正是花错影,一路追踪许应和楚湘湘,但是没有寻到两人,却突然感应到东海上有奇异的波动,所以立刻追来。

    她来到此地,便见滩祖摊阳杀人,于是祭起十二重楼便打。

    “你也配与我师尊同出仙门?”

    花错影笑道,“我师尊说,你们六人当年不过是无耻鼠辈,一些逃兵,连战场都不敢上,只敢躲在后面。是师尊他们杀上前线,与敌人对决,打生打死,但后来分好处,你们六人便又都跳出来,抢了六大雄祖洞天!”

    她讥讽道:“师尊还说,你们抢了六大滩祖洞天,六人联手对抗他老人家,否则早就将摊祖洞天抢走了。你们保管雄祖洞天这么久,如今也该还给师尊了!”

    摊阳冷哼一声,当年他们六位仙人因为被大恶人吓破了胆,没有冲杀上前,但也因此活下来,所以后面的分赃中才有他们的份儿。

    但花错影因此嘲笑他

    们,这就有些无礼了。

    当年能活下来的那批人,不是有多强,而是都够苟,包括花错影的师尊!

    那时,活下来的那批人,谁都没有冲到最前面,冲到最前面的都死了!

    “太小觑我了!”

    摊阳心中动怒,“嵬城的那位存在居然没有亲自前来,而是让弟子前来,太小觑我了!是了,他不敢离开嵬墟,因为他没有雄祖洞天,无法像我们这样炼儿不死仙药续命!他离开嵬墟,便会苍老,便会死亡!”

    他顿时放下心来,目光落在十二重楼上。

    “这座十二重楼应该便是大恶人的重楼,我们从他体内割出来的境界,炼制成宝!你让你的弟子持此宝来寻我,岂不是要将此物送给我?”

    雄阳身后黄庭洞天顿时变得无比明亮,比太阳还要耀眼,他的神识立刻变得无比恐怖!

    神识存想,便可凝聚道象,甚至演化出天地万物!

    这便是他所掌握的摊祖洞天的力量,即便是等闲仙人,神识也远不如他!

    他此次不是神识存想神通存想道象,而是要凭借纯粹的神通,将花错影这丫头的神识冲散,将她的所有思维意识直接抹杀!

    那时,这座楼还不是落入他的手中?

    花错影感受到那惊天地的神识,心中凛然,立刻催动杀招,十二重楼中每一层的许应烙印纷纷张开眼睛,中神光四射,迎着涌动的神识射去!

    摊阳的神识冲击而来,下一刻,一道道神光穿透厚重无比的神识,斩在摊阳身上。

    摊阳闷哼,恐怖的神识冲击到神楼中,花错影立刻关闭神楼窗棂,当这股神识挡在外面。

    但摊阳的神识是何等强横?

    哪怕她关闭楼宇的窗棂和门户,摊阳的花错影心中暗暗焦急,突然,神楼剧烈动荡,却是雄阳竟然将这座神楼收入黄庭洞天之中,打算借黄庭洞天的玄黄仙火,将神楼中的烙印烧去!

    她此时才知摊祖是何等厉害,四万多年收割天下最顶尖的强者,积累的法力修为是何其浑厚。

    “难怪师尊只让我对付受伤的摊祖,不让我招惹没受伤的。”她心中暗道。

    摊阳将花借影连同十二重楼一起镇压,突然身躯颤抖,身上出现一道道

    伤口,这些伤口洞穿他的肉身元礼,夷之域也被击穿!

    刚才花错影催动十二重楼中的烙印,施展的那一击,还是将他重创!

    雄阳镇压住伤势,立刻闪身离去,心道:“我在此地引起的动静太大,恐怕惊动其他高手。若是被堵在这里,就是枉死了。”

    他心中一片火热:“我福与天齐,因祸得福,居然得到这座十二重楼,只待炼死这个丫头,把十二重楼炼为己有,普天之下便再无对手!”

    就在此时,突然苍天裂开,天幕被人撕破,一道无比庞大的深渊出现在天空中!

    那深渊向两旁裂开,越来越宽,宛如一只长大的嘴巴。

    “嗡!”

    一只充塞地的巨眼转动过来,聚焦在雄阳身上!

    雄阳头皮发麻,心肝一颤:“糟糕!我被人暗算了?难道是楼中的那个小丫头暗算我?不过,老东西,你休想走出深渊!”

    他神识爆发,恐怖的神识冲天而起,冲向深渊巨眼,试图将这道天渊关闭!

    灵墟只是一处小小的福地,总共有两道飞升霞光,其中一道便是北辰子的前任飞升时所留。

    许应来到这里,将北辰子和玉棠仙子丢在地上,不由分说直接催动元道诸天感应,强大的神识顺着这道霞光探入虚空。

    他的神识连接诸天万界,借诸天之力,猛然发力,但见虚空剧烈震荡,以飞升霞光为中心,天幕被生生扯开!

    天空中电闪雷鸣,一道无比庞大的深渊出现在天上,深邃恐怖!

    许应轻车熟路,直接将这片天地血淋淋的真相撕开,展露在北辰子和玉棠仙子面前,冷笑道:“北辰子,你抬头看看,这道大渊就是你的前任飞升的仙界!”

    北辰子面色如土,仰头望向天空中的深渊。

    那深渊在许应强大的神识左右下,竟然被撕得扭,宛如眼帘,向两旁剥开!

    “骨碌!”

    横贯天空的深渊中,突然有庞然大物在转动,接着一只巨大的眼睛将深渊填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那只深渊巨眼中,一具具仙人的尸体宛如溺死的人们,飘在眼中,动也不动一下。

    许应将北辰子提起,举高,冷笑道:“瞪大你的狗眼看看

    ,那些尸体中是否有你的前任?是否有你前任的前任?”

    他哈哈笑道:“你们这群炼气士不过是仙人利用的废物,自以为能够破茧成蝶飞升仙界,成为与他们一样的仙人,实则他们将你们吃干抹净之后,尸体都要当成肥料!”

    他将北辰子掼在地上,将玉棠仙子提了起来:“看看,看看!你能找到你的前任吗?是不是像死鱼一样泡在哪里?”

    玉棠仙于与北辰子三千年的坚持,瞬间土崩瓦解。

    两人的信念,执念就像是饼落在地上,被无数人踩过,烂成污泥。

    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神识之力冲上天空,试图将深渊两岸合拢,将那只巨大的眼睛关在深渊之中。

    许应正在唾骂两人,见此情形,不由怔住。

    “奇怪,除了我之外,难道附近还有其他神识强大之人?这股神识,比我还要强横。”

    ———第三更来到,没有食言!!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