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给你一个痛快

    北辰子心中惊慌,立刻调转方向,喝道:“玉棠,分头行动!”

    玉棠仙子会意,立刻折向。

    他们二人配合密切,分成不同方向遁逃。他们从未想到过,当年那个被他们操控的少年,居然有一天会摆脱他们的操控和监视!

    他们更未曾想到过,许应有一天可以强大到这种程度,将高高在上的天神也一剑斩杀!

    当年的许应是何等弱小?何等无助?

    面对他们,就算许应如何挣扎,如何哀求,也不能让他们改变主意,必须与“父母”分开,“姐弟”分离,恋人永别!

    他们一次次拆散许应,一次次塞给他虚假的记忆,许应从前无法反抗,只能默默承受,而今,终于到了反抗的时候!

    北辰子向前飞去,浮光掠影,速度越来越快!

    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可以这么快,他的速度达到从未达到过的极致,甚至飞越浩瀚大海,远远望去,竟然可以看到大海的尽头!

    大海的尽头处,居然就是一片星空,大大小小的星辰飘浮其中,群星轨迹混乱不堪,不断有星辰相互撞击,迸发出毁天灭地的波动!

    “这里是什么地方?”

    北辰子从未来过此地,惊讶莫名,只见无数星辰攒动,挤来挤去,还有一块块巨大的陆地飘浮在其中,有山有水,有花草树木。

    但下一刻,便有星辰撞击,将那片陆地摧毁,化作岩浆世界!

    北辰子从一片岩浆大陆上空飞过,惊讶道:“元狩世界还有这样的地方?我之前为何没有来过?”

    忽然,一座瑰丽无比的青铜神山从大陆的尽头冉冉升起,北辰子飞临这座山峰前,青铜山峰已经挡住了他前方的一切视线!

    北辰子努力仰头,只见山峰越来越高,山体越来越厚重宏大,他穷目眺望,但见山峰的顶端已经插入天穹之中,四周风云雷电围绕山峰绕动,隐约有仙光传来,仙气垂下!

    这是一座连通仙界的青铜神山!

    那片星辰海洋中,无数星辰顿时被青铜神山捕捉,围绕

    这座神山旋转。

    而在山脚下,还有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上两个朱红色大字,映入北辰子眼帘,显得极为刺眼。

    “不周!”

    北辰子读出那两个字,心神大乱:“不周山,是神话传说中的神山,已经断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难道

    他心中生出一个可怕的猜测,猛地回头看去,露出骇然之色。

    只见他回头处,碧海生滔,海浪涌起百丈高,无垠的怒海中立着一尊顶天立地的仙人!

    那仙人的身后,大大小小的洞天漂浮,洞天中是一方方彼岸世界,仙火洞烧。

    仙人的四周,飘浮着巨大无比的道象,碧海,不周山,乱星海,正是其中的一部分道象!

    而在另一侧,北辰子看到埋葬大道的深渊横贯东西,荫蔽日月星辰的神树,有如一道雪亮银河般的剑气亘在宇宙星空中。

    此时,玉棠仙子正在那道明亮的剑气上飞行,剑气清晰无比的映照出玉棠仙子的影子!

    北辰子这才发现,自己也是在许应的隐景潜化地的道象中!

    他飞行这么久,其实一直未曾飞出许应的道象!

    “一个摊仙的隐景潜化地,能够有多大?我不信我飞不出去!”

    北辰子猛地咬牙,将修为提升到极致,试图绕过不周山。

    然而他越是向外飞去,不周山便越是庞大,那一颗颗星体也越来越庞大,自己向外飞行的速度,还不如星体之间的距离扩张的速度!

    他回头看去,许应在他也中,也变得更加巍峨伟岸。

    这样下去,根本无法飞出隐景潜化地!

    “开启九层洞天,便是摊仙,隐景潜化地便是雄仙的仙界。处在隐景潜化地中,雄仙便是仙人!”

    这个说法,北辰子早有耳闻。

    摊仙,是与飞升期炼气士并列的境界。不过他一向对此嗤之以鼻。他早就知道摊仙是一场骗局,不过是别人栽培出的韭菜。

    从前的雄仙都是修炼一种洞天,其他洞天没有涉猎,其隐景潜化地也很容易被人入侵,历史上大部分摊仙都是被钓鱼客韭菜佬吃干抹净。

    甚至北辰子自己就是一个韭菜客,也培育过自己的摊仙,收割过几次!

    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真正的滩。

    九洞归一,雄祖洞天,才是真正的难,是摊法的、极致。

    现在他面对的,就是这样一尊雄仙!

    北辰子咬牙,猛地折返回来:“既然逃不出隐景潜化地,那么只有正面抗衡了!我就不信,仅凭你三座摊仙洞天,能与我的三千年法力抗衡!”

    他向许应飞去,身后大大小小的星辰在不断缩小,不周山的形态也在恢复。距离许应越近,许应的体魄便越小。

    待到北辰子冲至许应跟前,只见许应的身形已经恢复如常。

    北辰子暴喝,祭起棋盘。

    他已经新炼了棋局和棋子,这些日子他东躲,惶惶不可终日,唯恐被许应寻到,因此将棋局和棋子千锤百炼,时刻准备许应寻上门的那一天。

    而今,这一天终于来了。

    一颗颗棋子从天而降,如同星辰,砸向许应!

    棋盘旋转,突然棋局仿佛从天地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光芒,唰地一声向许应切去!

    北辰子信心勃勃,就算而今许应身处三仙之域,自己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然而那一颗颗黑白星辰从天坠落,尚未来到许应头顶,便又还原成一颗颗棋子,七零八落坠了一地。

    纵横交错的光芒,在撞上许应的那一刻,又恢复成棋盘的形态,来到许应身边,便威力尽失,跌落在地。

    北辰子心中一惊,催动神通,悍然杀来,嘭地一声打在许应身上。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玉棠仙子也发现自己逃不出去,转头杀回,两人联手,同时向许应攻去。

    “祭元神——”玉棠仙子喝道。

    北辰子闻言,立刻元神浮现,玉棠仙子的元神也自浮现出来,两人的元神如若两尊天神,弥漫着滔天的神力!

    他们二人元神经过千锤百炼,蕴藏自身对道的见解,元神修炼到飞升期的过程,其实就是元神向天神靠近的过程!

    然而两人的元神刚刚靠近许应,便见许应头顶的天空浮现出一种种瑰丽耀眼的天道符文。

    天道符文的数量越来越多,让许应站在那里如同一尊真正的天神!

    他们二

    人的元神越是接近许应,压迫感便越强,心中的恐惧、畏惧便越强。

    突然,许应一步跨出。

    “轰隆!”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耳畔传来天雷的声响,宛如雷劫在他们的神识中炸开,许应的身影顿时充塞了他们的视野。

    他的身影仿佛变得无比伟岸,他头顶的天空,一个个天道符文亮起,走马灯一般旋转起来,天道之威恍若九天神祇向他们压下。

    “噗通!”“噗通!”!

    他们二人的元神跪地,被天道道威碾压,动弹不得。

    许应再向前一步,北辰子与玉棠仙子体内的大道也在震荡,希夷之域的道象也在裂开,乃至瓦解!

    他们身后,收割滩仙而移植的各种洞天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

    这些洞天无声无息旋转,突然间一个个从他们体内剥离,七零八落的飘荡在空中。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被一股莫大的力量压制,僵在原地,突然两人鼻孔温热,抬手抹去,鼻中鲜血直流。

    接着他们的视野模糊,变得一片猩红,眼睛也在流血。

    他们的耳中传来嘤嘤的尖啸,耳中也有血液流出。

    许应又向前走出一步,北辰子和玉棠仙子口中咔咔吐血,体内筋骨传来不堪承受的啪啪声,骨骼即将断裂。

    他们希夷之域中的道象,已经在瓦解崩碎,五岳仙山浮现出一道道裂痕!

    他们头顶,气血在疯狂流逝,像是两道飘扬的旗帜!

    元气和血液的流失,让他们修为境界在疯狂缩水,要不了多久,他们便会变成凡夫俗子!

    “啪啪!”

    他们腿骨断裂,直挺挺跪在许应面前。

    他们身后,元神早就跪伏在地,精气如烟般流逝,元神处在瓦解的状态。

    两人心中一片冰凉。

    许应没有施展任何招式,没有使出任何神通,用摊仙的道行,直接碾压了他们,让他们见识到了何谓不可逾越的差距。

    许应抬起左手,北辰子身不由己飞起,四肢叉开,飘浮在空中。

    许应五指叉开,北辰子闷哼一声,希夷之域不由自主浮现出来,

    五岳仙山、天河天山,三关炉鼎、重楼瑶池、神桥玉京,一一变得清晰。

    许应向前轻轻一推,北辰子的希夷之域便离体而出,飘浮在他身后的天空中,仿佛希夷之域与他无关。

    北辰子身躯僵硬,飘浮在空中动弹不得,想要扭头向后看,头却似固定在空气中,根本转不动。

    许应迈开脚步,走入他的希夷之域。

    北辰子拼命转动眼珠,想要看他到底想做什么,然而就算他眼睛瞪得再大,眼珠子也看不到身后。

    许应细细搜寻,经过五岳仙山,随手一拨,便将五岳仙山从北辰子希夷之域中剥离。

    北辰子闷哼一声,只觉自己体内五气朝元的根基被破去,这是炼气士最基础的东西,倘若被破的话,他再难成为炼气士!

    许应搜寻的很是仔细,一点点寻找,抬手拨去,一座黑铁玄关从他的希夷之域中飞出,接着是一座座天山。

    北辰子惊恐莫名,感受到自己的一个个境界被剥离出去,从下而上的剥离,就像是把自己从内而外的掏空一般!

    他的水火交炼的丹鼎,添油接命的夹脊玄关,十二重楼,瑶池,神桥,逐一从他体内飞出!。

    终于,许应来到他体内的第三座雄关,天关玉京。

    许应抬起手掌,向一旁拨去,这座雄关上穷苍天,是奉天承运之地,只是微微动摇。

    北辰子松了口气:“他不可能剥夺我的飞升境界”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许应发力,玉京天关轰隆一声与天地分离,生生被许应废去!

    玉京玄关从北辰子的希夷之域中飞出,落在北辰子的面前。

    北辰子心中一片冰凉,许应将他所有境界统统拆解下来,而今他的修为完全被废,修道的根基被铲平,此生再无翻盘的可能。

    更为关键的是,许应终于寻到了那座承载着镇魔封印的神龛和祭坛!

    那座祭坛,就放在天关后方的玉京城中,玉京城的布局,与昆仑山上神桥尽头的那座玉京城的布局一样。

    不过昆仑玉京城的祭坛,是历代神州大帝,祭祖的地方。而北辰子的玉京城中,那座祭坛是封印许应的地方。

    许应迈开脚步,向玉京城走去。

    他这一步跨出,玉京城跟着他的脚步向后平移。

    许应再向前走出一步,玉京城也随之向后平移一段距离,和他之间的距离,始终不远不近。

    许应加快脚步,那座玉京城也同样不断后移,无论他的速度有多快,始终无法进入这座神奇的仙城!

    许应暴喝,抬手抓出,磅礴法力化作一只遮天大手,遥遥向玉京城抓去,试图将那座祭坛和神龛抓起!

    然而哪怕由他法力滔天,所化的大手也始终离玉京城有一段距离,无法进入城中,更无法取出祭坛和神龛!

    许应催动神通,试图将那座仙城轰得粉碎,但神通跨过无量空间,飞行不知多远,始终无法冲入玉京!

    北辰子体内的这座玉京城,看似与他一步之遥,但仿佛是处在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世界,让他始终无法涉足其中。

    这时,北辰子虚弱的声音传来:“只有仙人的元神,才能进入玉京城。不成仙,永远无法踏足玉京。你不是仙人,拿不出那座祭坛”

    许应皱眉,转身走出希夷之域,过了片刻,拎着北辰子走了回来。

    “北辰子,你取出玉京中的祭坛和神龛,我给你一个痛快。”

    许应面色淡然,尽量露出和善的笑容,“我不折磨你,直接杀掉你,挫骨扬灰的那种。”

    一一九月第一天,兄弟们有保底月票的话,请投给择日飞升吧,拜谢!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