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元神十二征

    这两个姑娘都是一身宫装,便像是画中走出的佳人,衣裳极致华美,锦绣罗绮,环佩叮当。站在桥头的女子,头冠有云纹宝石,佩金凤,细小的珍珠玛瑙做点缀,分为不同颜色,单单发饰,便有一两百个细微法宝.

    船上的女孩头冠也是极为华美,耳环细致,绿翠珠子两三颗垂下,金线相穿,也是经过千锤百炼。

    她们衣裳以宝石碾碎了染色,船上少女以红与黑为底色,长裙大袖柳腰。

    桥头的女子身上的宫装有红黄紫三色,晕染鸾鸟飞凤祥云的图案,肩头披着青色的飘带。

    她们身上,飘带若一缕烟霞,从她们腰肢和肩头绕过,在她们身后流转。

    许应见过不少女孩,但似她们这般衣着华美的,却不曾见过,

    如此华美的衣裳,丝毫压不住她们的容貌,桥上的女子端庄船头的少女明媚,都有惊艳之处。许应粗略数了一下,桥头女子身上零零碎碎的法宝加在一起有三百多件,船头少女较少一些,只有两百多件。

    那桥上女子目光落在船头少女身上,露出警惕之色,笑道:“我叫花错影,奉师命前来,师尊说你的符文写得很好,请许公子前去做客。”

    船头少女也在看向桥上女子,心中凛然,笑道:“我叫楚湘湘。奉了父命前来,请许公子去做客。”

    孟婆端起茶碗,笑吟吟的看着他们,心道:“二女争夺一男,还不得杀个天翻地覆血流成河?”她心痒难耐,正要饮茶定定神,突然醒悟过来,连忙放下茶

    碗,暗自后怕:“老身若是一口闷了这茶,恐怕阴间秩序便要乱了。”。

    许应心生警觉:“如今许多钓鱼客知道摊祖洞天落在我的手中,都在试图寻找到我的下落,难保她们不是钓鱼客。”他打量两个女孩,心道:“花错影手中的符篆,是我送给傻子阿福的符篆,却落在她的手中。难道傻子阿福出事了?”.

    他婉言相拒,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无法前去做客。两位姑娘,就此别过。”

    楚湘湘笑道:“许公子,你忙你的正事。我与这位花家姐姐还有事情要商量。”

    花错影笑

    道:“我也正有此意。

    二女对视一眼,目光错开,杀心暗起。

    孟婆又端起一碗茶,笑眯眯的看着她们,心道:“这修罗场一开便是腥风血雨。”

    她心中诧异:“许公子那被晒黑的小脸蛋,居然也有白嫩的一天!”

    许应心中也有些诧异,沿着奈河前行,心道:“这两个女子分明彼此不认识,见面却说有正事。真是古怪。”

    楚湘湘见他走远,站在船头,仰头上望,笑道:“花家姐姐来自嵬墟对不对?听说里面坏人很多。花家姐姐能够活到现在,一定本事不弱吧?”

    孟婆听到嵬墟二字,手一哆嗦,孟婆汤险些泼出来:“这个花错影,竟是嵬墟来客!”

    花错影身形飘然而起,落在楚湘湘的小船上,笑道:“楚家姐姐,莫非来自苍梧之渊?你们苍梧之渊,里面也有很多坏人呢!”

    楚湘湘笑道:“这倒也是。

    孟婆惊疑不定:“苍梧之渊?这个楚湘湘,是老怪物的女儿!她们一个来自嵬墟,一个来自苍梧,天敌对天敌,这下热闹了!”

    小船从奈河桥下驶过。

    小船上,两个女孩笑语晏晏,身段风流,长得又好看,让人赏心悦目,阴间似乎也因此春暖花开,阳光明媚。

    突然,花错影娇躯旋转半周,身段一甩,发饰之间百余件法宝的威能爆发,下一刻日月齐天,群星闪耀,将楚湘湘拖入一片星空之中!

    花错影头顶凤冠飞起,化作金凤扑击,拖着长长烈焰!楚湘湘站在船头,迎上日月星辰和金凤,少女微微一笑,身后一尊无比巍峨的元神冉冉升起,掌拨日月,手摘星辰!

    她身上玉佩飞出,化作玉龙,迎上金凤。

    二女稍微碰撞,便立刻知道双方实力相差不多。花错影不由分说,祭起一座十二重楼直接压下,冷笑道:“楚家妹子,对不住了!”

    那十二重楼悬空,神光大作,楼中有十二尊少年烙印,各自睁开眼睛,楚湘湘顿知危险,顾不得许多,把身子一摇,身上二百余件法宝呼啸飞出,迎上十二重楼!

    “啪!啪!啪!”

    天空中一件件法宝纷纷炸开,但凡遭遇那十二重楼,便直接被碾碎!

    还有些法

    宝尚未接近,法宝上烙印的道象便直接破碎!

    楚湘湘心中一惊:“那些都是我千辛万苦,采集苍梧之渊中的神金神玉才炼成的宝物!”

    那座神楼中蕴藏着极为惊人的大道威能,又有仙道的可怕之处,还未接近,便让楚湘湘察觉到自己体内的元气失控,希夷之域中的道象也有崩裂趋势!

    这法宝,简直无敌!除非借我父的本命法宝,才能与之对抗!”

    楚湘湘咬牙,把身上的宫装衣裳脱掉,抖手祭起,化作漫天云霞,红的黑的白的,遮天蔽日,迎上十二重楼。

    下一刻,云霞尽碎,道象崩溃瓦解。

    花错影冲出碎掉的云雾,目光锐利如剑,四下扫去,不见楚湘湘的踪影,只剩下一艘小船。那艘小船也是难得的异宝,但在十二重楼的压迫下,竟然变得腐朽易碎。

    花错影哼了一声,轻轻拂袖,小船碎成齑粉!她飞身降落,来到奈何桥上,看向孟婆,轻声道:“前辈可知那个楚家女子逃往何处?孟婆摇头道:“不曾见到。”

    花错影盯着她,身后十二重楼浮现,道:“前辈神通广大,一定知道她的踪迹,对不对?”

    孟婆冷笑一声,淡淡道:“花家小丫头,那座神楼虽然厉害,但不是你厉害,不要自讨没趣!”

    自讨没趣四个字吐出,顿时有无数个声音重叠在一起,阴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无量的星空!孟婆身躯广大,坐镇虚空之中,奈河连接诸天万界,亿万众生如同蝼蚁!

    “趣”字吐出,这尊古老神祇的浩荡神力爆发!花错影站在那里,身后十二重楼光芒绽放,身前身后如遭重击,但见星空被冲击得飞速向后移动!

    花错影惊疑不定,待到这一切平息,孟婆真身和奈河勾连诸天万界的恐怖景象终于消散。

    她四下看去,只见自己不知被冲击到何地,好在有这座十二重楼,才没有受伤。

    “这尊原始天神的实力,真是太恐怖了,法力之深,只怕比师尊也不遑多让!”

    她定了定神,伸手一划,天空中一道深渊裂开,露出一只巨大的眼睛,骨碌碌转动。

    花错影借这只深渊巨眼观察一番,飘然而起,足踩

    祥云而去。

    奈河桥上,孟婆也惊心不已,喃喃道:“这座神楼好生强横,我原本打算给那丫头一个小小的教训,没想到竟被神楼阻挡下来。嵬墟中的老东西,把这座神楼炼得不似人间法宝了!这座神楼中有许应那小子的烙印,莫不是”

    她急忙摇了摇头,低声道:“与我无关,不要多管闲事!”

    许应沿着奈河前行,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姑娘,啪的一声砸在河面上。

    许应连忙后退几步,表示与自己无关。

    那姑娘秀发散乱,上神只穿着一条心衣,护住前胸,脖子上挂着一根红绳,背后空空,好在腿上还有条白色裤裙。许应看在眼里,心中狐疑:“这位姑娘,不是那位楚湘湘姑娘吗?为何身上的宫装没了?”

    楚湘湘披肩散发,嘴角流血,一手掩住胸口,一手抓向他的手腕,神色惊慌,道:“我父是苍梧之神!花错影追来了,她的法宝厉害,快找个地方躲躲,否则你我性命难保!”

    许应闻言,四下望了一眼,当即牵着她的手,飞速道:“随我来!”

    楚湘湘跟随他踉跄前行,过了片刻,便见许应来到岸边的一处山溪前,取出一个破木门,轻轻扣了扣。

    那门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谁啊?逍客,你去开下门。”

    过了片刻,李逍客从里面打开门,看到许应和楚湘湘,露出惊讶之色。

    许应道:“借宝地躲避一个敌人。”

    李逍客打开希夷之域,请他们进来,许应收起木门,带着楚湘湘走入这片隐景潜化地。

    楚湘湘的伤势颇重,体内道象皆乱,不过她也是一个摊师,很快便稳住伤势。

    许应向李逍客夫妇告了声罪,道:“惊扰伉俪,还请恕罪。”

    那妇人笑道:“我们这里不常有人来,只有我师尊时不时来做客,看望我们夫妻。你来了,我们也是欢喜得很,怎么是惊扰呢?”

    李逍客含笑点头。

    那妇人对楚湘湘很是热情,帮她查看伤势,又取来自己的衣裳让她穿上,与她说着闲话。

    许应凑到水井前,查看外面的景象。

    楚湘湘伤势好了一些,也

    来到井边,向井中看去。少女目光闪动,悄声道:“许公子,这对夫妻有些不太对劲,我适才看到他们的后脑勺”许应轻声道:“不要告诉他们。他们都知道自己已死,也知道对方已死,但都没有挑明。”

    他回头,望向男耕女织的李逍客夫妇,目光幽幽,道:“挑明了,他们执念便会消散,这方天地也会瓦解。楚湘湘身上换的是妇人的衣裳,有着少女的明媚,显得颇为动人,低声道:“可是,这座隐景潜化地不是正法所炼,迟早会凋零消亡。”

    许应收回目光,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楚湘湘还待说话,突然井中水面上浮现出花错影的身影。

    这女子衣袂飘荡,从这片隐景潜化地的上空飞过,忽然又停下来,四下张望。

    “楚家的妹妹,你受伤了,逃不了多远。你一定是追赶许公子了对不对?”

    花错影的声音传来,笑道,“许公子,你们躲在何处?妾身并无恶意,只是想请公子前往嵬墟做客而已。只要公子交出楚家妹妹,便还是我嵬墟的座上宾。”小

    她神识扫荡,从虚空中穿过,甚至让这座隐景潜化地的天地振动,似乎随时可能崩塌!

    突然,花错影身后浮现出一座十二重楼,神楼悬起,定在半空。

    此楼一出,隐景潜化地便有瓦解趋势!

    许应心中一惊,待看到那神楼中每一层都有自己形态的烙印更是大惊:“这座神楼是”

    花错影像是有什么发现,带着那座神楼猛然消失,隐景潜化地的瓦解趋势,这才止歇。

    李逍客夫妇也是松了口气。

    刚才天地异象,夫妻二人依偎在一起,都没有说话。

    “你也看到那座神楼了吗?”楚湘湘问道。

    许应惊疑不定,点了点头:“那座神楼’“那座神楼,是炼成元神十二征的存在的十二重楼,被人割下,炼成法宝。”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