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送(月底求月票!)

    “咱们奉旨下界,如何擒拿昆仑、东岳和酆都的贼人?”

    新任的天机上神对天道世界的公务不甚了解,询问道,“还有那个反贼许应,仙篆上说他善于作妖,我们理当先去擒拿此人,免得继续作妖。”

    她此言一出,其他天神纷纷笑了。

    天机不解。

    天理笑道:“你把事情办完了,咱们还有什么理由留在下界?”

    天机上神呆了呆。

    “老弟,你是新来的,不知这里的规矩。上头让我们下界公干,我们若是第一时间办完,就得回去交差。”

    天条上神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我们一般是一边办事,一边享乐,上头若是催得紧,那就去办正事,若是催得不紧,那就先享乐,等催得紧再去办正事。反正能拖则拖,不能拖再办,也不要一下子办好,慢慢地办。’

    天机上神若有所思,问道:“那么,我们去元狩世界?”

    其他天神又是哄堂大笑,天机上神脸色涨红,不敢再开口。

    天纲免得尴尬,笑道:“咱们都挤往元狩世界,还怎么享福?诸天万界这么多,哪个世界不能作威作福?而且我们也有托词,便说东岳、昆仑和酆都的反贼离开阴间和元狩,我们去其他世界追查他们下落。既显得我们能干,还可以偷懒。”

    众多天神纷纷开始挑选诸天,争夺那些资源丰厚的世界。想要下界,须得有下凡仙符,是一种玉质的牌子,用仙道符文刻绘各界的名字。

    持此宝物,才能突破天凡屏障,真身降临。将来离开凡间,返回天道世界,也是靠此物才能回来。

    天机上神是新来的,不敢和其他天神抢下凡仙符,又想起一事,询问天纲上神,道:“万一我们去其他世界,真的遇到了酆都、东岳或昆仑的反贼呢?”

    “当然是跑啊!

    天纲白他一眼,道,“你还死心眼上去打不成?那些反贼是何等凶神恶煞,抓到你不把你生吞活剥了!”

    天机上神心里怦怦乱跳,询问道:“这个善于作妖的反贼许应,实力强不强?’

    一众天神纷纷露出鄙夷之色:“强个屁!”

    “若我下界,一招便将此子擒拿!”

    “命久一点的炼气士罢了。”

    昆仑之战中,几个在许应和元未央手中吃了苦头的天神,如天理上神,都是欲言又止,没有多说什么,免得丢了颜面。

    诸神挑选好各自要降临的世界,动身前往天道世界通向下界的渡口,便将各自的下凡仙符祭起。

    那渡口是通天河,下凡仙符光芒大放,光芒裹着一尊尊天神坠入通天河。

    下一刻下凡仙符载着他们,穿过天道世界和凡间屏障,化作道道流光,如同一颗颗巨大的星辰,向不同的诸天世界而去!

    天机上神心机颇深,见没有人选择元狩世界的下凡仙符,心道:“这些道兄,居然忘记了

    许应这个大功劳,便宜了我!”

    他心花怒放,抓起元狩世界的下凡仙符,来到通天河,将仙符祭起,便见河水中映照出诸天万界的景象。

    其中一个世界顿住,越来越大,正是元狩世界。

    这世界中,正有人祭天,闻达天听。

    天机上神截获这一缕香火之气,却是元狩世界的空明洞天中有一个白发老者和红裳女子焚香上报,说他们的香坛发生了重重诡异之事,案犯许应试图摆脱镇压,盼望上神早早处理云云。

    天机上神毕竟是新来的,上一个天机上神因为说错了话,被处理掉了,因此对许应一事也所知不多,闻言不由心花怒放。

    “这个洞天中,这么多道飞升霞光,一看便知极为富饶!况且这个世界,三千年前经过大清洗,高手尽绝,我选择元狩世界,真是选对了!”

    他当机立断,以神力化身降临空明洞天,道:“吾乃天机上神,念尔等心诚,吾当真身降临。尔等速速准备祭坛!”

    空明洞天中,北辰子与玉棠仙子又惊又喜,浑然没有料到他们如往常一般向天界焚香祷祝,居然会得到应答!

    两人喜极而泣,相拥在一起。

    北辰子嚎啕大哭,道:“往年焚香上告,求爷爷告奶奶,哪个天神肯理你?没想到今日居然有天神应答,答应下界!”

    玉棠仙子仰面朝天,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苍天有眼!我们终于时来运转了!北辰,别哭了,抓紧准备祭坛!”

    北辰子慌忙抹去眼泪,与她一起搭建祭坛。

    两人正在忙碌,又想起这些年遭受的苦楚,禁不住悲喜交加,涕泪横流。仅仅是搭建一座祭坛,他们便哭了四五回。

    祭坛搭好,两人止住泪水,焚香上达天道世界,以香火作为牵引。

    天机上神当即顺着香火之气,祭起下凡仙符,穿过天河和天凡屏障,降临元狩世界,直奔空明洞天而去!

    “元狩世界,我来了!”

    另一边,天数上神选择降临的是太初世界。

    这方世界贫瘠,天地元气不知何故,被生生榨干,此地的人们不能炼气,只好去练武,强壮身体。

    天数上神上次捉弄许应时,便把许应丢到太初世界,给他安排了个新身份。但出了差池,以至于许应进入武道先天,突破武道桎梏,竟然走出了一条另类修炼之路。

    天数上神的石像前来追杀,却被一群脑袋里都是肌肉的蛮子打爆,吃了苦头。

    “我不在乎太初世界的天地元气,也不在乎此地是否有宝物,只管报仇!”

    天数上神如同一颗明亮耀眼的星辰,直奔太初世界而去,远望这方世界,杀心顿起,“这个世界的蛮子,都将被我血洗!我不急于杀他们,先将那些凡人统统祭天了,再慢慢杀他们!咦?”

    接近太初世界,突然精神大振,远远便觉察到奇妙的天地元气竟然从这方贫瘠的世界散发出来!

    那股天地元气,竟有五色之光,天地元气的品阶极高,远胜其他世界的天地元气!

    “短短几年不见,太初世界竟然变得富有了!”

    天数上神又惊又喜,哈哈笑道,“我洪福齐天,莫非不是天数,而是天运?这方世界落入我的手中,能让我实力翻上四五翻,可与仙人扳手腕!”

    他呼啸而至,下一刻,太初世界的芸芸众生,纷纷扬起头来,只见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太阳般大小的红斑。

    红斑是块血肉。

    那块血肉飞速生长,向四面八方蔓延,很快侵占半个天空,还不断有血色触手沿着天穹四面八方长去。

    天空变得猩红一片,渐渐被蠕动的血肉铺满,血肉如云,遮天蔽日。

    “啵啵啵!”

    天空中垂下一颗颗巨大的肉球,肉球表面左右分开,露出一只只眼睛。

    浩浩荡荡的天道之威从天而降,霎时间弥漫整个太初世界,让人只觉无比压抑。

    那些意志稍微薄弱的人,已经失去自我意识,陷入癫狂之中,双目血红!

    只听一个威严的声音从血肉中传来:“众生,你们有罪。吾乃天神天数,要降劫于你们,但上天有好生之德,第一天,你们将死一成,第二天,再死一成,第三天,再死一成,除非信奉我。”

    天数上神说到这里,突然注意到这太初世界中有一座山与众不同,是一座五色之山,泛着五色光芒,山上多金玉芝草。

    那座山上,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有些面善。

    除了白发老翁之外,还有几人,都是些将脑浆炼成肌肉的武道高手。

    天数上神看在眼里,怒上心头:“便让他们每天死一个,直到死绝为止!”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注意到山上有个布衣男子,身材魁梧,精神意志无比坚韧强大,竟然形成武道诸天的异象。

    “这个人,有些面善。”

    天数上神突然想起,那日在昆仑山的玉京城上空,独立对抗仙印的那个布衣狠人。

    布衣武帝沈落向武天尊、翟武仙等人道:‘我有一招,名叫彼岸,今日传与你们。”

    他站在五色仙山上、精气神贯穿合一、元神、武道、气血、肉身、力量一统,一拳轰出!

    “以你来献祭,武道的彼岸!

    他这一拳打出,身后浮现出一个极致的武道世界,五色仙山四周天地大道齐鸣,太初世界的座座神山霞光喷涌,有灵的大河飘荡在空中!

    伴随着这一拳,整个太初世界竟然跳动了一下!

    下一刻,天空撕裂,笼罩太初世界的血肉天幕,被激荡的武道杀招摧毁,只一拳,天数上神掌控的天道被轰得粉碎!

    武道苍茫,搅碎的意志,将天道的痕迹,轰得干干净净!

    “这便是武道彼岸。”

    布衣武帝沈落收回拳峰,向众人黯然道,“可惜,我虽然开辟出武道彼岸,但始终无法将这座彼岸完全开辟出来。我的武道,已经臻至自身所能臻至的极限。再往前去,已经无路可去。”

    他怅然道:“我始终比那位开辟六大彼岸的存在,逊色一筹。”

    翟武仙走上前来,道:“倘若我们也突破到武道飞升境界呢?一个布衣武帝不成,那么十个布衣武帝呢?”

    沈武帝露出笑容,豪情万丈:“好!我不信,我们这些武道强者加在一起,会比不上那个开辟六大彼岸的存在!”

    武天尊白发抖动,大笑道:“众人齐心,其利断金!”

    沈武帝虽然豪气干云,但心中始终有一股阴影,他曾经只身横渡六大彼岸,将这些彼岸查看一边,发现那人留下的痕迹。

    他那时才骇然的发现,开辟六大彼岸的,竟是同一人!

    至今,他依旧难以达到那人的高度。

    “集合我们这些武道强者的力量,能够与那人并驾齐驱吗?

    ”他心中默默道。

    征和世界。

    天霄上神如同一片天幕,无声无息的降临到这个诸天世界中,他不似天数上神那般莽撞,而是先行走在这片世界中,查看是否有威胁到自己的强者。

    不过探查一番,没有发现有什么强者隐居在此,方才笑道:“天霄,天穹也。我乃天霄上神,先蒙蔽这方世界的天穹,遮挡住日月星辰,让这界的众生,知道何谓敬畏!”

    他想到便做,当即蒙蔽了征和世界的天穹,将日月星辰统统挡住!

    世界陷入黑暗,一时间人心惶惶,天下大乱。

    天霄上神正在自得,突然只见被蒙蔽的太阳中,一只三足金乌飞出,探出利爪抓住的首脑,张口喷出熊熊火焰,将点燃!

    那是一只母鸟,凶恶无比,身上还缠绕着锁链。

    天霄上神奋力挣扎,却骇然的发现那只三足金乌竟然拖动着这轮太阳!

    “我好像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物”

    他刚想到这里,便被那金乌叼在口中,扬直了脖子,吞入腹中!

    太阳中,东岳的身影浮现,面色阴沉,低声道:“这么快便被仙界发现我的踪迹了吗?居然派来一尊伪神来杀我,真是小觑我了。”

    冷哼一声,凶气大发:“我死亡六万余年,已经被人轻视到这种地步了吗?”

    建元世界。

    天云上神降临此地,远远便看到巍峨的昆仑神山。

    “糟糕!”

    他正欲飞走,便见一道霞光如虹般飞来,将他卷住,拉入昆仑神山之中!

    西王母拍死天云,炼化云气,点缀昆仑山,向元未央道:“此地已经被天神察觉,还请仙子帮忙,前往其他世界躲避。”

    阴间,许应走出冥海,抬头仰望,便见天空中一颗颗星辰还在杂乱无章的游走。那是那些钓鱼客依旧不死心,在冥海上空搜寻他的下落。

    “北阴大帝虽然不是巅峰状态,但瞒着他们将我送到海岸边,还是可以办到。”

    许应远离冥海,赶向奈河,待来到奈河桥,许应向桥上的孟婆远远欠身。

    孟婆脸皮抖了抖,装作没有看见他。

    正在这时,奈河桥的桥头一个宫装女子走出迷雾,笑道:“你是许应?这张符是你写的吗?”

    她晃了晃手中的符篆,许应凝眸看去,正是自己写给傻子阿福的那张符文。

    他正要说话,忽然又有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清脆的像是萝卜。

    “许应?你是许应?我寻你很久了!

    许应循声看去,奈河的河面上,另一个宫

    装女子站在船头,俏生生的向他望来。

    许应站定,询问道:“两位姑娘,你们是?”

    ——月票终于爬了一个名次了,求月票,继续呼唤月票!!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