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那个收割李逍客的斗笠男子,便是竹婵婵的小师弟。没想到我们见过面。”

    许应怔住,竹婵婵的小师弟,大周时期傩法收割世人的钓鱼客,同时也是收割李逍客夫妇的刽子手!

    他的修为浑厚至极,许应与他交锋数次,哪怕许应而今修为大增,也从未沾过半点便宜!

    他与泥丸宫主人,可以说是新一辈钓鱼客中的佼佼者!

    许应遇到大商大周时代的许多钓鱼客,如围剿傩相的五位大商炼气士,菜农,樵夫,也都比斗笠男子和泥丸宫主人稍逊一筹。

    至于已死的剑门掌教陶丹阳,九龙岭李逍客,比他们更是逊色良多。2

    这二人,绝对是天纵奇才!

    “竹婵婵心心念念的小师弟,已经成为一个熟练的钓手,不知她知道此事,会作何感想?”

    火光乍起,青灯火焰再次卷起许应,向上一世的记忆中坠落。

    北阴大帝还在苦苦坚持,催动灯焰,呼吸粗重,有些恼羞成怒,道:“孟神女,你这孟婆汤加了什么料? 为何解封如此艰难?”5

    孟婆有些坚持不住,道:“我那迷魂汤是洗去过去记忆的,他喝了不知多少碗,早就对他没用了!迷魂汤只是一个引子,封印他记忆的另有其物。北帝,你也感受到了吧?那件东西的强横,远比封印镇压你的宝物更加可怕!”

    祂打了退堂鼓,便要收手:“这件事我若是插手,只怕我也有性命之虞!老身不能奉陪了!”

    北阴大帝沉默片刻,道:“当年我们四个死了,唯独你存活,你而今又要溜走,我怕将来阴间没有你一席之地。”

    孟婆心头一突,冷笑道:威胁我?你们死了,是你们技不如人,我活下来,是我本事大!就算伱复生,我也不怕你!我比你多活六万多年,而今法力早就在你之上了!”

    话虽如此,祂还是留了下来,继续催动三生石解开许应的封印,道:“老身是念在旧情的份上,这才助你。不是怕了你。”

    台州,委羽山洞天,周长万里,又称作空明洞天,乃神州第二大洞天。此洞天最是神秘,条条道道的飞升霞光直达天际,连接另一个世界,形成仙界空明通透的异象。

    站在委羽山洞天中,便可以清晰的望见仙界。

    北辰子祭起一座祭坛,祭坛上手臂粗的香火还在燃烧,飘向神龛,神龛中两张镇魔符文飘起,上面文字愈发明亮!5

    北辰子与玉棠仙子二人看向神龛,面色凝重。

    从香火的轨迹中,他们看到一块神石正散发着绚丽的毫光、在香火之气中穿行,突破两张镇魔符文的层层阻碍,符文上的文字虽然光芒大放,但比从前已经黯淡了不少!

    除了这块神石之外,冥冥之中传来的恐怖力量还在不断涌来,

    侵袭两张镇魔符文!

    隐约间,那股恐怖的力量甚至化作一男一女两个身影,在祭坛上显化,连祭坛也被那股恐怖力量侵扰,不断震动!炉鼎中的香火断断续续,难以维系神龛的力量。

    倘若香火被灭,那两张镇魔符文上的文字也会暂时失去法力!

    “北辰!”

    玉棠仙子惊叫一声,唤道,“想想办法!”

    北辰子咬牙,取出一根又一根手臂粗细的香,点燃了插在香炉中,壮大香火之力。香火之气维系镇魔符文的运转,但增加再多的香,也于事无补,并不能提升镇魔符文的力量。

    更何况,那股冥冥之中传来的神力极为宏大,非他们所能抵御。玉棠仙子见他又取出一炷香,忍不住道:“你这样做半点用处也没有……”

    她刚说到这里,便见北辰子现出元神,元神手持香火,亲自上前敬香,经元神点燃的香火,其气是精诚之气,相当于燃烧自己的元神!

    伴随着香火的燃烧,北辰子的元神也化作一道道精诚之气飘向神龛,让镇魔符文上的文字光芒大放!

    玉棠仙子神色复杂:“北辰,你……”

    北辰子白发苍苍,面色怆然,道:“符毅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多半遭遇不测,倘若我们失手,被破了镇魔符文,只怕死无葬身之地!玉棠,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守住这最后的关卡!”

    玉棠仙子咬牙,也将自己元神祭起,元神持着一炷香,将香火点燃。

    两道香火之气飘向镇魔符文,让符文上的文字稳定下来。

    然而,从冥冥中传来的神力越来越强,催动三生石的力量,三生石光芒四射,神力贯穿香火,击向镇魔符文!

    饶是北辰子与玉棠仙子燃烧元神,也抵挡艰难!

    他们二人都是飞升期的大高手,在监视许应的这三千年期间,也曾收割几个傩仙,在自己身上移植一些洞天,修为实力虽然不如钓鱼客,但也非同小可。

    他们只是燃烧自己,激发镇魔符文自身的力量,借镇魔符文的力量来对付三生石。但即便如此,他们的元神也禁不起这等消耗。

    两人的元神越烧越快,大有被烧成灰烬的架势,就在此时,空明洞天突然一道仙光坠落,从仙光中传来一个深邃的神识:“下界小神,真是狂妄,竟敢动我的封印。”

    仙光照耀在神龛上。

    “嗡——”

    神龛中的两张符箓光芒大放,仙光四射,一时间竟然从神龛中迸发嘹亮悦耳的仙音,蕴藏无上道妙,阐释封、印、囚、禁的奥妙!

    那块在香火中飞行的三生石光芒顿时遭到压制,浩浩荡荡的仙力竟然顺着三生石来的方向逆溯,追踪来源!

    许应被团团火光缠绕,向一世又一世坠落,解开越来越多的记忆封印。

    “他不是人,他是不死的鬼!”

    “用不老神仙做

    仙丹,法力无边!”

    “这位应哥哥,似曾见过。”

    许应呼啸坠落,又一层记忆解封,只见苍天崩裂,瘟神的血肉覆盖天空,无数条触手垂落。

    他的前方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城池,如仙城,散发仙光,宝气重霄。

    许应远远望去,仙城的城门处有文字。

    “朝歌!”许应读道。

    他刚刚念出这个文字,突然一个声音从天外传来,声音中带着焦急:“许道友!许道友!速速醒来!”

    许应微微一怔:“北阴大帝的声音!”

    “许道友,速速醒来!”

    朝歌上空,瘟神血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北阴大帝的面孔,带着焦急,声音隆隆震动,“三生石承受不住,再不醒来,你便会被困在记忆之中!”

    许应猛然睁开眼睛,从三生石的梦境中醒来!

    与此同时,委羽山空明洞天,祭坛上,香火之气中三生石的虚影啪的一声炸开!

    阴间酆都山上,孟婆的神女元神立刻飞身而退,驾驭奈河飘荡而去,声音远远传来:“北阴大帝,你死的时候离我远一些,血别溅到我身上!”

    北阴大帝遥遥施礼,道:“道友放心,这个善缘我记得了。我若是被抓到,绝不会把你供出来。”

    他话音刚落,许应一跃而起,头下的三生石猛然炸开,化作齑粉!

    同一时间,酆都山上空变得无比阴暗,陡然一团仙光从厚重的乌云中照射下来,嗡的一声打在北阴大帝和许应身上,将二人照亮。

    北阴大帝冷哼一声,元神跃出,伸手一抹,便将那仙光和乌云抹去。

    “此地不宜久留。”

    祂很是谨慎,道“许道友,我复活一事,已经闻达仙界,又用三生石帮你寻找前世记忆,被盯上了。要不了多久,便会有人来杀我。当年我全盛时期尚且不是对手,死了这么多年,只怕更加不是对手。我们须得尽快离开冥海。

    许应从三生石的迷梦中醒来,怅然若失。

    他刚刚回溯到朝歌封神之战,只看到有天神介入商周的大战,还未看到封神之战的真相,便被唤醒,不免有些失落。4

    他也知道事态紧急。西王母把昆仑神山搬迁,东岳也是复生后便离开原址跃入冥海,显然,这些古老的存在都认为敌人极其强大,唯恐走晚一步被人捉住。1

    关于他的记忆封印,只好等到以后再说。

    “酆都是你的诞生之地,北阴先生如何搬走酆都山?”许应询问道。“简单。”

    北阴大帝进入宫中换了一身衣裳,换掉了帝皇的衣裳。恢复老者打扮,提着青灯道,“我将此山,化作灯焰。”

    祂将青灯抛起,但见这盏油灯越升越高,灯光越来越明亮,挂在半空,极为耀眼。光芒照射之处,连酆都神山也没有了阴影。

    待到光芒

    稍稍收敛,酆都神山已经在灯焰之中。许应和北阴大帝站在山上,四周是幽幽的冥火,忽然有大鱼飞来,在灯火中穿梭,围绕酆都神山飞舞。

    北阴大帝带着许应飞出灯焰,便见那盏神灯越来越小,而大鱼也变得极为细小,还没有指头大,像发芽的柳叶,围绕着灯焰飞来飞去。

    大鱼钻入火焰中,吸了一口冥火,脑袋上方的鼻孔里喷出。

    许应看向灯焰,灯焰果然是酆都山的形状。

    如此神技,着实不可思议。

    北阴大帝收拾妥当,询问道:“许道友,我若是骑着鱼在阳间行走,是否惊世骇俗?”

    许应点了点头。

    北阴大帝道了一声可惜,只好提着灯,与他一起走出冥海,道:“你我不能同行,咱们就此别过,许道友,我为你打一道灯光,送你出冥海。”

    许应有些不舍,有心要跟着祂,让他帮自己解开记忆封印,于是道:“北阴先生,我也不弱,你我同行,我绝不会拖你后腿。你不用担心会连累我,我是自愿的。”

    北阴大帝迟疑一下,还是实话实说:“许道友,我不是怕我连累你,而是怕你连累我。你身上的官司,比我大多了。道友,结个善缘,放我一马,我铭记在心!”

    许应错愕非常。北阴大帝道:“你也无须担心,你的善缘,我一定会报。我麾下有几个厉害角色,我不在的这些年,多半已经出息了,我这便去寻祂们。待寻回祂们之后,我再找你,为你解开记忆封印!”

    祂一道灯光打出,催促道:“许道友,早点上路罢。你被抓到的时候,别连累我!”

    许应张口结舌,但看到北阴大帝殷切的目光,还是走入灯光中,沿着灯光奔行。

    “对了许道友,你当前往委羽空明洞天一趟,我察觉有一对男女躲在那里,与你的封印有关!’

    北阴大帝将他送出冥海,这才松了口气,立刻离开冥海,心道:“若是走的晚了,恐怕便会被包抄了!不过话说回来,我那几个麾下不知道这些年来在做什么,是否还愿意认我这位大帝?”

    祂远远遁去。

    许应顺着灯光走出冥海,心道:“委羽空明洞天?一对男女?难道是他们?”

    奈河桥上, 孟婆目送北阴大帝远离冥海,也是松了口气,低声道:“道兄,你死得时候,千万要讲义气一些,不要供出老身。杀你头时,老身给你敬一炷香!善哉,善哉!”火工部好像没人主事,这仙箓直接就丢到我们这里。要不,咱们越过雷火工部,上书……”<1

    天纲上神连忙止住他,笑道:“我们不是早就想下界吗?诸天万界,我们的道统并不多,神庙也不多,供奉给我们的香火稀松寻常。须得让下界众生,知道天威,知道敬畏,才知上贡给我们,增加我们的香火。你若是上禀,再派一个管事的,哪里还有我们的油水?”

    周天正神纷纷称是,道:“有了供奉

    有了香火,我们的实力便会突飞猛进,恢复远古荣光,不在话下!”

    天理上神于是揭下仙箓,笑道:“那么,我们便奉旨下界!”

    天道世界,处处弥漫烟火,是众生献祭天神的香火之气,天道诸神各自吸收香火,还有的感应下界的祭祀,半个身子下界,享受黎民百姓献祭的祭品。

    正在此时,一道仙箓飘飘荡荡,从天而降,落在天道世界,猛然光芒大放。

    从仙箓中传来一个厚重声音,道:“诏宣,今有下界反贼酆都、东岳、昆仑作乱,有反贼许应作妖,着雷火工部辖天道诸神,下界平乱。钦此。”

    天道世界中的一众天神面面相觑。

    天理上神道:“雷火工部的仙官,好些日子不见他了。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