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北阴大帝

    许应看着这位老者,老者提着青灯,灯光昏暗,脸上挂着的笑容有些僵硬。他应该不善于和人打交道。“多谢前辈相助。”许应情真意切,道。

    老者有些为难,讷讷道:“相助,其实是善缘……”许应眨眨眼睛,心中有些疑惑,不知他口口声声的善缘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者见他还是不明白,便没有继续说下去,提着青灯上山。许应跟在他的身后,只见这酆都山极为巍峨,矗立在冥海的群星之中。

    每当冥海的海水拍击酆都,便会有星辰从海中升起,越来越大,漂浮在酆都的四周。

    群星是星魂,上面生活着无数鬼魂,鬼魂被奈河冲刷过来,便会分配到各个星魂中去,在那里生活,安详死后余生。

    许应注意到,那些星魂中有许多水珠升起,像是雨水,却没有落入星辰中,而是不断上升,飞出星辰,落入冥海。

    “那些被亲人故友遗忘的鬼魂,会渐渐飘散,化作冥海中的水珠。它们的不灭真灵,会凝聚在一起,形成连接天地的灵根。这灵根,便是酆都。”

    那老者用青灯照亮湿漉漉的山路,这里很滑,很是寒冷,行走在山路上,每一脚踩下去都会浮现出亮晶晶的脚印。

    许应注意到这些脚印,便是鬼魂们飘散后留下的灵光。

    “人死是肉身毁灭,鬼死是被人遗忘。无论是谁,早晚有被人忘记的一天,束缚魂魄的愿力散去,魂魄也就飘散了。那些鬼,最终化作冥海的水,酆都山的石,变成天地的灵根。”

    老者的声音传来,清油灯有些生锈,吱呀作响。

    许应跟着他攀登,他见过天地灵根,比如太乙小玄天便有一株,那株灵根是阴阳双藤,扎根在太乙小玄天,连接诸天万界。

    酆都山也是天地灵根,扎在冥海中,山头矗立,直达黝黑的天空,不知另一端插入何方世界。

    许应跟着他不知不觉间来到山顶,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破败的楼宇,倒塌的神殿,还有被砸烂的神像。

    这里曾经发生过可怕的战争,还有仙器的碎片插在古老的遗迹中,泛着滟滟霞光,极为迷人,却充满了危险。

    仙器碎片四周,有血肉在滋生,蚯蚓一般的触手四面八叉的生长,向外侵蚀。顺着碎片来的方向看去,天空中还有些微弱的光芒洒落下来,那光芒是仙器穿透世界,另一个世界的霞光。

    许应走在一个倒塌的神像前,神像的头颅便有等闲山峰般庞大,飘带如同长河,其中的香火之气依旧在活动。

    而酆都山上类似的神像不在少数。

    许应这时才注意到那老者的腿是跛的,一瘸一拐,先前上山,他没有留意到,现在走在平地上,那老者的腿脚不便,就显现出来。

    老者在前面提着清油灯,驱散附近的黑暗。

    黑暗中有些鬼鬼祟祟的生物,不知模样,在废墟中神出鬼没,饱含恶意,却被灯光驱散。

    老者带着他来到一座残缺宫殿前,引领着他向里面走去。

    这座宫阙中有一条涓涓河流,华光氤氲,有水不知从何而来,过了片刻,河水中飘来一口玉棺。

    棺中有人仰卧,双手放在胸前,似死还生。

    他的胸口中剑,仙剑的虚影还烙印在伤口中,微微晃动,幻明幻灭。

    许应看到这仙剑虚影,微微一怔:这仙剑,与剑道归真诀中蕴藏的剑道,有着几分神似!”

    他已经参悟出剑道归真诀中的四字仙诀,在剑道上有着极深的领悟,看到棺中神灵胸口的仙剑烙印,便立刻意识到两者之间,必有关联!

    不过,剑道归真诀是刻在蜀山剑门绝壁上的,初代祖师正是见到绝壁上的绝学,有所参悟,修成剑仙。

    绝壁上的剑道归真诀是何人所留,初代祖师也没有留下这方面的记载。

    现在,许应觉得自己可能寻到了剑道归真诀的源头!

    因为插在棺中神灵胸口的那仙剑烙印与剑道归真诀同出一源,甚至比剑道归真诀中记载的剑道更为深奥!

    “许道友,讨个善缘。”

    那老者放下清油灯,取出一根干巴巴的竹简,送到许应面前。

    许应看去,竹简上是算命的交辞,上面写道:“冥都星乱,鲲鱼跃海。彼岸幽火,善缘自来。”

    许应惊讶不已,手持竹简问道:“这是从哪里来的?”

    老者道:“冥海中有蓬莱仙山,山上有神女善于算卦,为我算了一卦。卦上的意思是说,冥海上空有群星混乱,鲲鱼跃出水面,彼岸的冥火燃烧,善缘便来到了。”

    他眼巴巴看着许应,道:“许道友,结个善缘。”可许应看了看他,又望了望水中玉棺,想到他总是提及的善缘,顿时明白过来,笑道:“道友为何不早说?”

    他取出一枚玉瓶,玉瓶只有巴掌高,里面存放的正是瑶池仙水。

    那老者欢喜连忙接过玉瓶,打开凑到鼻翼下嗅了嗅,慌忙打开玉棺,将瓶中的瑶池之水送到那棺中人的嘴边。

    棺中人是个男子,四五十岁的模样,与那老者有几分相似。

    她头戴紫色帝冠,冠的形态极为复杂,像是祭坛,又像是神龛,有香火在棺中燃烧,维系香火不断。

    那老者迟疑一下,抬头望向天空,又望了望冥海彼岸,露出担心之色。

    许应见他张口欲言,顿时会意,道:“结个善缘?”

    那老者将清油灯交给他,道:“结个善缘。待会我服下瑶池仙水,酆都山附近恐有异象发生。若是你见到天上和海面上有什么东西,便用灯光照一照。”

    许应提着清油灯,笑道:“此事简单,交给我便是。”

    那老者不放心,取来一根针,把清油灯的灯芯往上挑了挑,让灯光变得明亮一些。

    许应询问道:“道友,还未来得及请教。敢问道友是?”

    那老者喂棺中男子饮下瑶池之水,酆都山的深处,突然有莫名的振动传来,像是心跳,咚的一声,然后又是一声。

    一股莫名的力量自山中觉醒,深邃如冥海,巍峨如酆都,这股力量越来越强,萦绕在那男子的周围!

    那男子狭长的眼帘缓缓张开眼睛,一个沉重的声音突然自天地间的黑暗中炸开

    “太古时代,人们叫我北阴,又叫我酆都,以帝称我。”

    他身披红黑之袍,襟边绣着诸天万界的形态,气息越来越强。

    棺边的老者忽然身躯越来越大,越来越高,衣袍猎猎,笼罩酆都,化作一尊顶天立地的元神,站在冥海之中,头抵黑暗的天空!

    袖散发出滔天神力,激荡冥海!

    插在袖胸口的那口仙剑烙印也在渐渐变淡!

    突然,仙剑剑光变得无比明亮,剑中道音震荡,奋力向那男子胸口更深处刺去

    迫首震汤,刀问那男子胸口史深处剩去

    “轰!”

    酆都山四周突然海水滔天,电闪雷鸣,无数星魂从海中升起,形如无数巨大的星辰,不计其数的鬼魂生活在那些星辰之上!

    此时,星魂围绕那老者手中的清油灯飞舞,群星缭绕,无数个声音从那老者的口中传来,重迭在一起,振聋发聩。

    “我是人们口中的北阴大帝,北太帝君,酆都的主宰!我是掌管幽冥天道的帝王,诞生于酆都天地灵根中的灵,天生的神祗,管理亿万星魂!”

    只听嗡的一声,明亮无比的灯光照耀而来,无数星辰上,大大小小的鬼魂膜拜,呼唤冥海之神的名讳。

    它们的呼唤,鬼神的祈愿,化作磅礴的法力,让冥海的天道复苏,酆都山的灵根重新变得明亮!

    酆都道场中,破碎的神像在狂风和雷霆中不断复原,宫阙仿佛时光回溯,从倒伏又再度立起!

    与酆都山同高的老者衣衫烈烈,衣袂围绕酆都旋转,那惊天动地的声音传来:“人们在死亡中呼唤我的名字,将我从黑暗中唤醒,而我的青灯将照耀他们,引领他们在死亡后往生星魂之中!”

    酆都的神灵神力越来越强,那仙剑的烙印也越来越明亮。

    酆都上电闪雷鸣,狂风骤雨骤然而至,许应一手护着青灯,仰头看去,但见天空突然裂开,有巨大的阴影在天空的雷云中游动!

    他想起老者的话,提着青灯向雷云中照去。

    那雷云中传来牛吼般的声响,阴影被灯光照中,便像是遭到重击,飞速向上退去,很快便被轰入另一个时空之中!

    许应刚刚松一口气,突然苍天崩塌,无数个巍峨的阴影站在时空的另一端,向冥海涌来!

    许应手忙脚乱连忙催动青灯,灯光照耀暴雨倾盆的天空,道道灯光穿过云层,打在那一个个伟岸阴影上,将那一个个可怕的存在打回原来的时空!

    “那是些什么东西?”

    许应正在张望,却见那些阴影消退之时,突然有一道横贯天地的神桥驾起,咚!”酆都山铺来,

    那道神桥压在酆都山上,压得庞大的山体竟然轰隆隆作响,向冥海中沉降!

    许应催动青灯,灯光如柱,照耀在那座神桥上。

    神桥被照亮,是一座连接两界的拱桥,桥上刻绘玄妙的纹理图案,架在天地间,仿佛通过这座神桥,便可以飞升!

    “好壮观的神桥!”

    许应惊叹,调转清油灯,从桥头照到桥尾,却见桥尾处站着一人,带着獠牙面具,一动不动。

    他移动灯光,那桥上面具人突然移动,许应灯光再照过去,只见短短片刻,那面具人已经来到桥中央。

    面具人被灯光一照,便又一动不动,然而在他手中却有一道符篆,符篆已经扬起,金光四射。

    清油灯的灯光被那符篆压得越来越黯淡,面具人也带着诡异笑容,一点一点的往桥对岸挪动。

    突然,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插在北阴胸口的仙剑烙印寸寸断去!

    那面具人的脸上露出惊容,正在迟疑是否要继续前进,突然天外传来一个厚重的声音:“北阴已经复苏回来吧。我们沦落下界,囚犯一样的待遇,犯得着玩命?

    那面具人手中的符篆突然燃烧,爆发出炫目的光芒,许应手中青灯的灯光被完全压制,目不能视物。

    待到光芒散去,空中那座连接两界的神桥与桥上的面具人已经消失无踪!

    棺中神人缓缓起身,遥望天外,只见那天外世界的入口缓缓闭合。酆都山外的波澜也自渐渐平息,冥海之水恢复平静。

    “如今数万年过去,酆都的神名,大抵已无世人知晓,只有那些鬼魂还在默诵,为我留下一炷香火,保持我的元神不灭。”

    北阴从棺中飞起,落在地上,向许应道,“多谢许道友的善缘,北阴铭记在心。”

    许应将清油灯还给,只见油灯内的灯火又渐渐明亮起来。

    北阴将此灯挂在山上中,冥海上便有了光亮。

    “刚才从另一个世界袭击酆都的人,是什么人?”许应询问道。

    “他们是天魔。”

    北“我用此灯,可将他们逼退。这些年,他们总想入侵酆都山,从前我可以用此灯将他们逼退,刚才我要疗伤,给了他们可趁之机。幸好有许道友在,总算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天魔?”

    许应怔住,望向冥海彼岸,那片冥火之中也有天魔。天魔从何而来?

    之中也有天魔。天魔从何而来?

    北阴大帝道:“我也不知他们从何而来。我死亡太久,被镇压在此,只知道突来。我死亡太久,被镇压在此,只知道突然天空中出现一道大渊,渊后有怪眼,然然天空中出现一道大渊,渊后有怪眼,然后天魔便出现了。我因为身死,被他们盯后天魔便出现了。我因为身死,被他们盯上我的金身,若是被他们入侵,夺走金身上我的金身,若是被他们入侵,夺走金身,后果不堪设想。”

    ,后果不堪设想。”

    “天魔是在天空中出现天渊后才出现的?”

    许应大惑不解,天渊又是何时出现的:“四万多年以前,天空中便突然出现了这道深渊。不是苍梧之渊。这座深出现了这道深渊。不是苍梧之渊。这座深渊与苍梧之渊不同,这座深渊中藏着很大渊与苍梧之渊不同,这座深渊中藏着很大的邪恶。”

    的邪恶。”

    “神桥上的那个面具人,也是天魔吗

    “不是。我觉察到,他是深渊中的邪恶。”

    北阴大帝对此也所知不多,许应暂月放下此事,取出竹签询问道:“北阴先生这根竹简的主人,那个会算命的神婆,而今何在?”

    北阴大帝道:“蓬莱仙岛上的神女已经随着那座仙岛一起消失。我当年在海面上遇到过她,她为我算了一卦,而今我也不知她的踪影。她为我算命之时,在一万五千年前。”

    许应心中微动,那蓬莱仙山上的神婆为东岳算命,最低是两万多年之前,为北阴算命,则是一万五千年前,时间跨度极为漫长。

    就算是飞升期炼气士,只怕也死了!“只有割韭菜的炼气士,才能存活,或者是蓬莱仙山,保住她的性命,不过需要她提前服下不死仙药。”

    许应翻看这根竹简,心中有颇多疑惑,“难道真的有人,能够在一两万年前,便算定后世发生的事?即便是袁天罡,只怕也没有这等能耐吧?蓬莱神女是如何未卜先知?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