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原始天神

    许应舒一口气,那骸骨金乌身上的太阳神火虽然浓烈,但他的修为足够强大,可以抵御火焰侵袭,并不会被伤到

    他飞身而起,沿着锁链向那轮末日太阳飞去。

    过了片刻,许应顺着锁链,投入那轮太阳之中。

    他目力所及,只见这轮太阳中有着不计其数的纸钱灰烬,在火焰中翻滚,有的却又极静,覆盖在火焰上一动不动,把太阳神火也压得像是要熄灭了。

    许应沿着锁链飞行,深入末日太阳内部,越是深入,便见灰烬越多,红光越暗。

    他飞行良久,只觉越深入,充斥在此地的天地大道便越是异常,已经可以影响到自己。

    许应突然停步,抬起手掌,只见自己手背上一块肌肤轻轻飘起,化作一片纸钱的灰烬。

    “这里的诡异大道,影响了找的肉身。再向前走的话,我的身体变成纸钱的速度便会越来越快。”

    许应不再前行,神识涌动,化作声音传递到末日太阳的深处:“东岳先生,我此去昆仑,幸不辱命,带来了瑶池仙水。

    末日太阳深处浮现出一座宏大的宫邸,一条金光大道铺来,笔直铺到许应面前。

    宫邸前一个身影屹立,遥遥见礼,道:“许道友是信人,我也不曾食言,已经将大日真经传授给金不遗。它正在元狩世界的太阳宫修炼。说起来此次传授之难,

    虽然不如道友前往昆仑那般危险艰辛,但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请—

    许应沿着金光大道向前走去,心中颇为纳闷:“金爷又不蠢,传授它大日真经有什么难的?这个东岳先生喜欢夸大困难。

    他却不知东岳先生吃了多少苦头。

    东岳化作寒鸦飞过去,便被蛮鸟当成入侵者砍了,如此连砍数次,东岳不得不亲自前往,镇压这头蛮鸟,才让它服帖。

    但是传授老年痴呆的金不遗修炼大日真经,又让他崩溃,金不遗学了下一句忘了上一句,根本教不会。

    东岳难以忍受,撂挑子不干,让金不遗的亡母亲自去教导,这才没有道心瓦解。

    许应来到近前,隐约看到这宏大宫邸后方有一尊无双巨人,坐镇在末日太阳的中心

    那无双巨人微微抖动,便见身上无数寒鸦飞起,盘旋一周径自落下。

    “那是我的原始元神。

    东岳先生道,“我因为身受重伤,以至于不得不躲入此地疗伤,因此这里的天地大道有些异常。道友还未恢复,会被此地的天地大道影响,是我疏忽。”

    浑身上下没有血肉,像是由灰烬组成,举手投足之时,一片片纸钱灰烬围绕飞舞。

    的形态极为奇特,应该只是灰烬分身。

    东岳先生身上虽然多有灰烬飘浮,但宫殿还是极为干净,没有半点尘埃。

    许应取出一枚玉瓶,交给东岳先生。

    东岳先生打开玉瓶向里面看了一眼,难掩激动之色,笑道:“道友,恕我无礼,不能相陪。道友请自便。”

    带着玉瓶匆匆离去。

    许应放松下来,这些日子他遭遇太多场战斗,一直没有来得及祛除身上的道伤。而今在东岳的领地,想来无人胆敢入侵

    他静下心神仔细查看肉身、希夷之域的各处伤痕,辨析道伤中隐藏的道象,识别对方所用的道法,加以破解。

    这些道伤对于别人来说,很多都是致命伤,但他有着泥丸宫这座摊祖洞天,伤势这么重也可以凭借这座洞天的磅礴生机吊住性命。

    他将道伤清除干净,检查自身,没有发现隐患,这才起身走动

    突然,他心有所感,脑海中又有新的经文流转出来,是太一导引功的重楼期经文!

    许应心中微动:“我即将突破第二叩关期境界,进入重楼境界了吗?否则为何会有太一导引功的经文流出?”

    太一导引功与其他人的功法不同,这门功法伴随着他的修为境界提升而不断完善。

    原本太一导引功只是一门采气期功法,甚至还不全面,但随着他修为不断提升,便会有越来越多的功法内容凭空出现在他脑海里

    现如今的太一导引功,比原来的太一导引功复杂了不知多少

    更为奇特的是,许应参悟摊法,将悟出的摊法与太一导引功相拼接,发现拼接起来无比顺畅,毫无阻碍

    “我已经寻回四千年的记忆,还是没有发现太一导引功的源头。会是第一世的我留下的吗?”

    他没有觉醒第一世的记忆,只隐约记起一些神通,如乱星海、不周山、葬道渊等神通,对于太一导引功的源头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许应没有细想,太一导引功出现重楼期的功法,表明他突破在即,金丹即将圆满,踏入重楼期便距离修成元神不远了!

    他难得安稳下来,索性便在东岳先生的宫邸中安心修炼。

    另一边,东岳先生的灰烬之身带着玉瓶穿过重重宫闱,来到宫邸的最深处

    他打开重重封禁,一口棺映入眼帘。

    棺中躺着一个男子,神光如水,将他浸泡,保持着他的金身不坏。

    她的胸口,插着一根拂尘,拂尘散发着仙道的光辉,伴随着仙道道音,千道尘丝已经贯穿的身躯,插入的体内!

    灰烬东岳近前,打开玉瓶,将瓶中的瑶池仙水倾倒下去。

    瑶池之水侵入神光,晕染流转开来,渐渐渗入棺中男子体内。

    棺中神光近乎沸腾,突然间传来亿万众生宏大的诵念声,伴随着这股声音,棺中男子脑后嗡的一声出现一道灰烬光晕,呼啸旋转,与拂尘仙道对抗!

    同一时间,整个阴间,突然所有寄打众生哀思的纸钱和执念,仿佛有了依托,过去万千年前来燃烧的纸钱化作了香火!

    香火组成了神力,这股神力,让整个阴间为之震动。

    不仅元狩世界的阴间,其他诸天万界的阴间同样也为之震动!

    一股一统阴间的神力,正在形成!

    阴庭,阴庭天子正在为自己的半截户身梳头,突然张开眼睛,抬头仰望天空中的末日太阳,露出惊容。

    随即露出喜色,把自己半截尸身丢在一旁,激动得声音有些颤抖:“来了!终于来了……”

    哈哈大笑,激动得热泪盈眶:“三界潮汐将至,属于我们的机会终于来了!,

    诸天万界的每一个世界都有阴间,这些世界的阴间割据林立,自成一体,其中更隐藏着不知多少老怪物,此刻也纷纷被这股神力所惊动

    他们扬起头来,纷纷抬头望去,但见无数纸钱灰烬形成的香火神力涌动,围绕着末日太阳飞舞,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暗光晕。

    “东岳老东西,究竟精明!

    笼罩阴间深处的巨大黑暗中,一个声音传来,“他埋伏了两万年的后手,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两万年前,他让金乌把一颗鸟蛋,放在许家子的门前树上的鸟窝里。今日换来了一瓢瑶池仙水··

    “他的道,终于要成了苍梧之渊的深处,一个苍老的声音感慨道,“通过许家子得到瑶池仙水,比我快了一步。早知道我便不这么矜持,向许家子求一瓢仙水。”

    苍梧之渊中另一个声音传来:“父神也有鸟蛋吗?”

    那苍老声音道:“没有。但我有一个漂亮女儿。”

    那女子声音又羞又怒:“父神!”

    望乡台中,青铜大殿仙光蒸腾,大殿四周是一个个没有眼耳口鼻的摊师和炼气士,眉头苍蝇一般四处乱走,突然又统统停下

    青铜仙殿中,仙光朦胧,仙光隐约有一位高挑女子,仰头望向阴间的天空。

    “原始的天道神灵,又重现了吗?”她低声道

    与此同时,望乡台中,一处处禁区中有远比她还要古老的意识缓缓苏醒,晦涩不堪,有些意识古老到移动时,望乡台的地理也随之变化,山河移位,斗转星移!<5

    这些古老的意识已经与天地融为一体,意识太强,又很久没有动过,这次移动导致山川地理也发生恐怖的变化!

    “原始天道神灵的时代,又复苏了吗?”一个年轻的意识率先醒来,询问道。

    无人回答他。

    那些古老的意识还在苏醒之中。

    阴间的天空突然裂开,露出另一个深渊,无数血肉正在峭壁上攀爬,试图逃离这座深渊。

    宫装女子祭起十二重楼,照亮深渊,远远看去如同一只萤火虫飞入吞天大口。

    这时,那女子停下,回头望向天空中的末日太阳,露出疑惑之色:“这股袖力,为何如此强大?远超天神的神力,会是什么2”

    她颇为不解,转身飞入深渊,低声道:“去问问师尊。

    而在末日太阳的四周,泥丸宫主人、斗笠男子等人纷纷止步,望向末日太阳,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阴间浩瀚深邃的神力,在末日太阳周围形成了神力的光晕,阻挡了他们的脚步

    他们原本打算强闯这颗太阳,寻出许应的下落,哪怕是与那位神秘的东岳先生正面对抗,也要试一试!

    毕竟,摊祖洞天干系重大,得之可斩他人洞天,完全炼化仙药,对他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但是,现在这股神力强大到让他们也深深忌惮的程度!

    他们沉默,一个个转身离去,一言不发

    对于他们来说,硬闯已非最佳的途径

    许应不可能一辈子都住在末日太阳中,最佳的办法就是等待许应自己出来。

    东岳宫。玉棺插在棺中金身男子胸口的拂尘微微晃动,三千尘丝染血,像是细小的触手,缓缓向体内更深处钻去。

    那金身男子突然张开眼睛,厚重的声音自他鼻喉间响起:“三千仙道,六万年前不能彻底诛杀我,今日更无法办到!

    无数香火之力涌来,化作亿万众生的念想,轰鸣,震动,反过来侵蚀仙道,让那拂尘的道音错乱,道文也随之运转涩滞!

    拂尘的尘丝,被一点一点向外逼出!

    那金身男子抬起手掌,抓住拂尘把柄,用力向外抽去。

    突然,拂尘挣脱的手掌,将尘丝抽出,咻的一声穿破东岳宫的穹顶,来到外面

    拂尘旋转,三千尘丝呼啸转动,下一刻便见尘丝越来越长,如同一道道绵软的仙剑垂下,仙剑上刻满了晦涩难懂的仙道符文!

    三千道尘丝上烙印的仙道符文,竟然各不相同,没有重复!

    三千仙剑将整个东岳宫笼罩,仙道符文的光芒明亮无比,仙音震荡,晦涩难懂,有扰乱天地大道之力,眼看便要将这座宫邸搅碎,化作齑粉

    金身男子从棺中飘起,那充斥整个太阳的巨大元神猛然一步跨出,跨入他的体内!

    末日太阳向后飞去,出现在他的脑后,纸钱灰烬形成的神力光晕在太阳外围旋转

    三千尘丝所化的仙剑被丢出末日太阳,拂尘带着三千尘丝跃动,宛如有绝世高手持着拂尘,围绕金身男子纵跃来去,与厮杀!

    金身男子张开五指,迎上三千尘

    “阁下不过是一介仙人,想与诸天万界芸芸众生的神力对抗吗?

    猛然发力,尘丝化的仙剑纷纷断去,拂尘只剩下光秃秃的尘柄,呼啸飞遁,远远逃离

    仙剑又化作尘丝飘零缓缓跌落。

    许应此时正值突破第二叩关期,金丹飞升,进入十二重楼之际。

    他的体内,魂魄升腾而起,坐于十二重楼的第一重,金丹飞来,烙印在他眉心,金丹无界,渐渐与他魂魄相容。

    他催动太一导引功,正在思索何谓元神,金丹如何变化为元神,忽然感应到那充塞天地的神力形成的无上神祇。

    那股神力是民愿所生,淳淳绵绵,是天然的天道,光芒万道,神圣非凡!

    许应感应着那蕴藏着淳淳天道的神祇,不知不觉间自身之气与之契合,金丹与魂魄相熔炼,倏忽之间,竟将魂魄吸入金丹之中

    金丹、魂魄,混元如一,再无区别而在金丹中,一尊近乎原始天道的元神,正在孕育!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