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围猎许应

    “有人在猎杀傩祖。他们的目标,也是摊祖洞天。”

    傻子阿福默默整理自己得到的讯息,道,“许君是摊祖洞天的主人,他已经得到了两座摊祖洞天,他是真正的傩祖。

    “钓鱼客韭菜佬也在盯着这些摊祖洞天。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那宫装女子背后的势力,对难祖洞天也是虎视眈眈。

    “宫装女子手中的十二重楼,不是法宝胜似法宝,拥有鬼神莫测的威能,祭起后连摊彭也可斩杀。楼中有许君烙印,定与许君有关。

    “她的目的也是集齐六大滩祖洞天。祭起六大洞天,不但可以炼化仙药,甚至可以飞升”

    他想到飞升,突然意兴阑珊。

    “飞升?嘿嘿,不过是一个笑话。”

    他躺在周齐云的坟墓上,低声道,

    “能否飞升,不是看你的智慧,你的实力、你的才情。飞升只是看你上头有没有人。有人的话,第二叩关期都可以飞升。”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可惜,鸡犬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要么看投胎得好不好,要么看是否能低头做鸡犬。

    “鸡犬,我不愿也。还能怎么做呢?”

    他就此睡去,嘀咕道,“吃饱,躺平,等死。如此而已。”

    过了不久,凤仙儿唤醒他,道:“如今我九疑山的弟子渐渐多了,我准备建立妖族炼气士门派,便叫九疑宗。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来帮我教导弟子。”

    九疑宗算是零陵附近较大的妖族门派,不过在九疑之南还有一个妖族门派,唤作无妄宗,也是大派,与阴间抗衡,名声响亮。

    无妄宗对抗阴间的那些年,攒下不错的名声,又是炼气摊法兼修,比九疑宗只修炼气要进步更快。

    凤仙儿想要与无妄宗抗衡,仅凭她难以办到,所以便让傻子阿福相助。

    傻子阿福懒洋洋起身,在九疑宗认了一个职位,平日里教导妖怪们修炼。

    他传授人们炼气法门,纯正无比,神通精妙,又极为博学,各种神通道法信手拈来,没多久便变得很有名气。人们很快都知道九疑宗里有一个没有脑子却很厉害的炼气士。

    许应躲避追击而来的樵夫和菜农,辗转数十万里,将樵夫和菜农撇开,从望乡台转进阴间。

    望乡台中,许应回首望去,便又看到昆仑毁灭的景象。苍天破裂,一尊尊仙神从天而降,围攻昆仑。

    家乡破灭、历史被毁,只剩下少数不死民逃出昆仑墟,流落世间。

    “昆仑,待我重归,便将复兴!”

    许应收回目光,转过身继续前行。

    他这次没有失误闯入望乡台深处,而是从外围走过,即便有危险他也可以应付。

    望乡台中的天地大道扭曲,失控的仙道依旧在侵袭这里,四处蔓延、愈演愈烈,让许多诡异生物游荡在其中。

    许应来到袁天罡的故居前,突然想道:“上次袁天罡离开望乡台,说算定将会有仙缘,他算得很准,昆仑重现人世,不知道他是否去了昆仑。”

    他刚想到这里,便见那片宅院中一个虬髯男子走了出来。

    许应惊讶不已,连忙走上前,询问道:“袁道友不是出世,寻找仙缘了吗?为何又回到望乡台避世?”

    袁天罡见是他,也是又惊又喜,笑道:“原来是许公子。我的确算到当今之世乃大变之世,必有仙缘,果然没多久昆仑便重现世间。我也去了昆仑,得了不少好处。不过看到徐福渡劫,便突然心灰意懒,不去求劳什子仙缘了。”

    徐福渡过天劫,飞升的却是萧海侯,连装都不装一下,这一幕寒了天下人之心,让袁天罡这些有志飞升的人意志消沉。

    “萧海侯已死,我杀的。”

    许应顿了顿,道,“而今仙界空出一个名额,说明还有一人可以飞升,袁道友何必灰心丧气?”

    袁天罡摇头道:“没有萧海侯,还有赵海侯、周海侯。这些小侯爷排队能从望乡台排到奈河桥。我袁家在仙界无许应感慨万千,辞别袁天罡,继续前行。

    他来到奈河桥,只见奈河桥上冤魂众多,还有一个高大的巨人排在冤魂之中,极为醒目。

    那巨人容貌粗犷,衣着简单,只穿着短衣短裤,身上缠绕着两条粗大的锁链,绑住身躯,像是负罪之人。1

    “泥丸宫主人!”

    许应心中凛然,泥丸宫主人是远古时期的巨人族后裔,传承远古使命,担负起镇压无妄女仙的重任。

    然而到了泥丸宫主人这一代,巨人族出现了一个绝世天才,师从被镇压的无妄女仙参悟出仙道奥妙,青出于蓝,以一杯茶水将无妄女仙炼死!

    他居住在无妄山上,在秦岩洞中开辟泥丸宫,自称泥丸宫主人。

    许应遥望桥中央的泥丸宫主人,周齐云渡劫飞升,收割周齐云的便是他!

    与徐福联手暗算六大傩祖的也是他!

    泥丸宫主人自然没有死,他站在奈何桥上,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孟婆汤,而是在这里等人。

    等一个被逼入阴间的活人。

    现在,此人已经来到奈河桥。

    他迎上许应的目光,难掩心中激动,锁链哗啦抖动一下。

    孟婆微微皱眉,咳嗽一声。

    许应迈开脚步,没有登桥,而是落在河面上。

    他的气息平稳,内心却极为紧张,严阵以待。

    他逆流而上,进入阴间。然而泥丸宫主人一直没有出手,像是在等待时机。

    “似他这等钓鱼客,耐心都比其他人好许多。”

    许应回头望去,那巨人还站在奈何桥上,望向这边,其人的面目被阴霾笼罩模糊不清。

    许应收回目光,加快脚步。

    突然,一艘小舟映入许应眼帘,那艘小船上有斗笠男子危坐船头,手提鱼竿,在阴间奈河垂钓。

    许应头皮发麻,想要后退,回头便见河面阴霾之中,隐约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雾气中还有锁链声传来。

    许应长吸一口,迎着那艘小船向前走去,只听嗡的一声,他的身后泥丸宫洞天与绛宫洞天浮现出来,混沌仙火充斥泥丸宫,兜率仙火弥漫兜率宫。

    许应大步上前,气势越来越强。

    “呼一—”

    河面上突然仙光缭绕,一片隐景潜化地浮现,随着许应的身形而移动。

    那片潜化地便是仙界,托举天地连接仙界的青铜山峰,遮蔽星辰的古树,吞并八荒藏纳太阳的洪炉,埋葬大道的深渊,逆乱的乾坤,遥远的彼岸

    许应迈步向前,步履平稳。

    从前,他以炼气为主,摊法的洞天只是辅佐,对他的修为虽有很大提升,但现在拥有两大滩祖洞天,炼气反而变成辅佐。

    随着他的前进,小船进入他的隐景潜化地。

    船头斗笠男子突然收杆,起鱼,他仿佛钓到了大物,用力将杆甩起,许应所在的隐景潜化地顿时天旋地转,大道错乱!

    他所钓起的,不是奈河中的鱼,而是许应的隐景地!

    突然,隐景潜化地中,那片逆乱的乾坤迸发,硬生生将倒转的乾坤拨乱反正!

    只听啪的一声,斗笠男子手中鱼竿折断,霍然起身,与迎面而来交错而过的许应对碰一掌!

    两人掌力爆发,奈河顿时为之断流,霎时间奈河两岸群山消失不见,反而浮现出诸天万界的景象!

    两人仿佛不是在阴间奈河上,而是飘荡在宇宙洪荒的星空中。

    许应闷哼一声,两仙之域的隐景地被小船击穿。

    斗笠男子身后,两座洞天突然脱落,旋转着向星空中飞去。

    下一刻,奈河重连,诸天万界的景象消失,两岸山河再现。

    许应与斗笠男子已经错开,相距百

    余丈远近。斗笠男子抓起正在飘落的两座洞天,闪身而去。

    突然远处传来长啸声,一道乌黑的锁链击穿重重迷雾,如同毒龙大蟒,愈发粗大,向许应扑来!

    那时弥漫在奈河上的迷雾中的巨人在出击,没有正面的对抗,只是祭起锁链。

    许应因为与斗笠男子对拼两招,气息浮动,当即挥手,便见一道天渊落下,葬尽天下大道,将那道锁链吞没!

    下一刻,葬道渊炸开,锁链锈迹斑斑,点向许应眉心!

    许应伸出手指,在面前轻轻一划,顿见无数星辰扑面,自他与锁链之间涌现出来,那大大小小的星辰一团团,一簇簇,乱糟糟,你升我降,此起彼伏、还有不计其数的星辰不断碰撞!

    混乱的星辰组成一片星辰汪洋,将他与那那道锁链的距离拉开!

    只见那锁链如同黑龙,在群星之间穿梭,速度极快敏捷无比,但不断有星辰撞击在锁链行,让那锁链的速度越来越慢,与许应越来越远。

    许应还未松一口气,突然只见乱星海的对岸,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冉冉直起腰身,抬起手掌,猛地一晃。

    一片星海,皆在那巨人的手心之中!

    那巨人大吼,满头卷发顿时飘扬,巨人遮天蔽日的大手托着乱星海,向许应轰来!

    许应脚下一顿,身后一株笼罩日月的七彩神树冉冉升起,霞光道道,瑞气条条。

    许应抬手,身后七彩神树的道道霞光瑞气如箭射出,与那遮天蔽日的大手碰撞,伴随着那只大手的接近,碰撞也愈发剧烈!

    许应周身气焰蒸腾,身后两大洞天中,各有忿怒化身浮现,让七彩神树的威力越来越强!

    “轰!”

    许应身形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中,向后滑出数十里,依旧稳稳站在水面上。

    他仰头看去,泥丸宫主人站在数十里外的水面上,并未追击,迷雾从这尊巨人身后涌来,将其淹没在雾气中。

    许应嘴角溢血,转身沿着河面继续行走。

    “泥丸宫主人与斗笠男子并非不想留下我,而是都不想受伤。对于这些钓鱼客来说,受伤的话,自己就成了被人盯上的鱼儿。”

    许应仰头,只见天空中几颗星辰在飞速移动,那不是星辰,而是一些强大存在的目光。

    这些钓鱼客,像是嗅到了肉味的豺狼,没有哪个豺狼愿意拼着受伤的危险留下他,受伤意味着他们可能会被同类吃掉。

    但他们很乐意一个接着一个出击,在许应身上啃出一个又一个伤口,直到许应力竭!

    那时,他们便会一拥而上,将许应分而食之!

    这是弱肉强食,丛林法则!

    许应镇压住伤势,大步前行,没走出多远,只见一道金色的桥梁横跨奈河,金光灿灿,上面烙印着大商时代的道象,是一种鸟族图腾。

    突然,金桥飞起,越来越小,化作一根金扁担,被一只粗糙的手掌握住。

    许应长吸一口气,迎着菜农走上前去,身后浮现出一座通天的神山,一端插入仙界,搅动风云!

    “轰!”

    青铜神山四周,电闪雷鸣,神山横移,迎上那根金扁担!

    菜农近前,两人身形交错,许应脚下一个踉跄,菜农眉心出现一道剑痕,随即剑痕合拢。

    许应大步离去,菜农召回金扁担。

    扁担越来越小,化作一道扁平的金叶子,贴在眉心。

    许应伤势更重,抬头上望,却见天空中一颗颗星辰像是发光的蚂蚁,围绕着他的中天旋转爬行。

    盯上他的钓鱼客,越来越多了。

    突然,天空中又有一道星光坠落,砸向奈河河面。

    许应正要迎战,就在此时,他的脚下,奈河河面高高隆起,有庞然大物自这道神话中的河流下升腾!

    他想到飞升,突然意兴阑珊。

    “飞升?嘿嘿,不过是一个笑话。”

    他躺在周齐云的坟墓上,低声道,

    “能否飞升,不是看你的智慧,你的实力、你的才情。飞升只是看你上头有没有人。有人的话,第二叩关期都可以飞升。”10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可惜,鸡犬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要么看投胎得好不好,要么看是否能低头做鸡犬。

    “鸡犬,我不愿也。还能怎么做呢?”

    他就此睡去,嘀咕道,“吃饱,躺平,等死。如此而已。”

    过了不久,凤仙儿唤醒他,道:“如今我九疑山的弟子渐渐多了,我准备建立妖族炼气士门派,便叫九疑宗。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来帮我教导弟

    大日中,一个阴影出现,双手抓住锁住金乌的锁链,用力一抖。

    金乌骸骨加快速度,破空而去!

    泥丸宫主人、斗笠男子等人遥遥望着这轮阴间太阳和骸骨金乌,各自大皱眉头。

    “如此巨大的元神,这位东岳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头?”泥丸宫主人看着太阳中的阴影,颇为不解。

    太阳中的阴影,是一尊元神,十分古老。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