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挫骨扬灰浑不怕,真灵不灭又一生

    “我的泥丸宫”

    许应声音有些颤抖,从他趁着难彭不备,斩落彭移植的泥丸宫洞天,到他炼化洞天,只是发生在一瞬间。

    泥丸宫洞天与他血脉相连,呼吸一体,他的体内,一轮轮泥丸洞天不由自主飞出,相继与这座洞天相容,顷刻间合而为一。

    那樵夫呼的一声跃起,抡起金斧子向他身后的泥丸宫洞天斩落。

    许应心中一惊,正要躲避,却见斧过无痕,樵夫那一斧却没能将他的泥丸宫洞天斩落下来。

    但樵夫的金斧头掀起的狂风,却让泥丸宫洞天剧烈震荡,让他身形不稳,不由自主向斧下跌去。

    樵夫也是一怔,他见许应轻而易举便斩落滩彭的洞天,以为如法炮制,便可以将这座泥丸宫洞天斩落下来,没想到全然无用。

    许应还未稳住身形,另一边的菜农扁担抽来,重重打在他的身上!

    樵夫和菜农二人追杀雄彭,不是为了报仇,也不是为了夺取什么宝物,就是为了摊彭身上的摊祖洞天。

    此时洞天易主,他们便立刻转换目标,向许应杀来!

    许应催动天数神通,硬生生承受这一击,被金扁担抽飞,只见飞过之处无数具许应的尸体从空中跌落,死相无比凄惨。

    摊彭飞身而起,声音凄厉:“还我洞天!”

    不同于陶丹阳,陶丹阳离开洞天便无法炼化仙药,必须时时刻刻维系洞天的运转,才能补足寿元。

    而摊彭则是利用摊祖洞天将仙药完全炼化。

    她这数万年来收割了不知多少钓鱼客,用钓鱼客的血肉练就仙丹,这些仙丹的药力都已经炼化。她的寿元充足,即便被许应剥夺了泥丸宫洞天,也不至于死亡。

    但离开了泥丸宫洞天,她的修为便大不如从前。

    许应动用天数神通,也未能将菜农的金扁担力量完全卸去,还是有一部分力量传达到他的身上!

    “啪!”

    他浑身血肉炸开,甚至希夷之域中掀起毁天灭地般风暴,五岳仙山颠倒,天山断裂,天河断流。

    但下一刻,泥丸宫洞天磅礴生机涌来,顷刻间便将他肉身洗伐一遍,天河澎湃,天山重连,五岳仙山统统恢复如初,光鲜靓丽。

    许应落地,身躯便恢复如常,只是体内有些道伤未曾完全炼去。

    菜农的道法神通是大商时期的路数,许应破解道伤中的残余神通不难,但他还未来得及将道伤炼化,摊彭已经攻来。

    这老妇人神态癫狂,黑白二蛇上下翻飞,仙气纵横,盘绕着许应猛然发力,两条大蛇化作黑白两道仙气,仙气中央的许应顿时肉身崩溃瓦解,文离破碎!

    黑白二气交错,将许应挫骨扬灰!

    杀来的樵夫和菜农都是一怔:“不老神仙死了?”

    长久以来,不老神仙许应已经是元狩世界的一个传奇,他经历漫长的光阴,不老不死不灭,任何人用各种办法伤他杀他,也无法真正将他杀死。

    而现在,不老神仙竟然被杀死了!

    许应的身躯粉碎,血肉化作齑粉。

    黑白二气仔细研磨,只见破碎的血内中唯独许应的不火真灵还安然无恙,保持完整,任由黑白二气消磨,也无法将之磨灭!

    那不灭真灵是许应的形态,光芒灿灿,仿佛他的肉身只是买东西时店家赠送的添头,而不灭真灵才是本体。

    许应的泥丸宫洞天和绛宫洞天依旧飘浮在这尊不灭真灵的身后,并没有因为身死而剥离。

    他的不灭直灵,硬生生抗住了黑白两道仙气的碾磨!

    “泥丸宫洞天的真正用法,不是不死之身,而是借混沌仙药,练就仙体!”了

    黑白二气中,许应不灭真灵催动泥丸宫洞天,但见那座古老洞天顿时运转,从混沌海中钓取仙药,磅礴药力飞速融入许应的不灭真灵之中。

    那真灵竟在衍生血肉,新的肉身正在形成!

    摊彭面露喜色,抓向泥丸宫洞天和绛宫洞天,叫道:“我非但夺回泥丸,还饶了一个绛宫!”

    她还未来得及抓住这两个洞天,便见斧光劈落,将她一条手臂砍下来。菜农的金扁担则砸在雄彭的另一条手臂上,将她手臂打折!

    樵夫与菜农一左一右,一个去抓泥丸宫洞天,一个去拿下绛宫洞天。

    两人虽然是大商时期的钓鱼客,但却没有本事将这两座洞天切割下来,更无法移植到自己身上!

    “先抓住不老神仙再说!”两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齐齐向黑白二气中的许应抓去!

    不料两人的手掌刚落入黑白二气中,便血肉消融,只剩下累累白骨,心中各是一惊:“好厉害的手段!”

    他们见许应先前被黑白二气磨灭,随后又有新的肉身生成,便对黑白二气有些轻视,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

    此时,难彭受损,黑白二气衰落,许应的不灭真灵周圈血肉飞速滋生,顷刻间长成肉身,破开黑白二气杀了出去!

    那两座洞天也摆脱樵夫和菜农依旧飘荡在许应身后。

    浩瀚深邃的泥丸宫洞天中,混沌仙药还在疯狂涌出,流入他的身体之中,疯狂壮大他的肉身。

    “呼

    无极仙图飞来一道仙光将许应收入仙图中,许应立刻变得扁平,如同画中人,便是他的两座洞天也随之变成扁平的洞天。

    无极仙翁在乱中得手,拿下许应,立刻恶向胆边生,催动无极图,便见图中天地轰然湮灭,天道崩碎,一切荡然无存!

    “你杀我传人,灭我道统,我岂能容你?”

    无极仙翁心神畅快,展开无极图,却见许应还好端端的在无极图中,并未被他抖死。

    无极仙羽心中惊.“我身在仙界,毕竟不趁手,无法炼死他。”

    突然,樵夫、菜衣化作两道流光,杀入图中,也化作两个扁平的纸片人,向许应杀来!

    无极仙翁杀心大炽:“这二人入我仙器中,真以为老夫杀不了你们?”

    他催动无极仙图,仙图越来越大,图中江山如水墨画,不断有仙山生长,嶙峋交错,插入天穹。

    许应和菜农、樵夫便在山间跳跃,—边避开飞速生长的山峰,一边相互争斗!

    许应脑后,两大洞天还在飞速旋转,尤其泥丸宫洞天,不断引来仙药注入许应肉身,壮大他的体魄。

    突然,无极仙图折迭,天空中顿时有无数山峰倒挂,上下山峰碰撞,挤压。

    无极仙翁痛下杀手,冷笑道:“还不死?

    他展开无极仙图,却见图中三人都有些狼狈,但都还未死。

    无极仙翁惊怒,画中景象再变,浮现出一尊尊天神画像,画像齐动,向图中的三人杀去!

    他的法术神通,精妙绝伦,令人叹为观止,拍案叫绝。

    但下一刻燃夫与采农各自将隐景潜化地展开,形成五仙之域,将无极仙图压制,一座座洞天挂在无极图的天空中,让这件仙器无法动用!

    然而,斧光飞起,金扁担飞舞,将一尊尊天神打杀,变成团团墨迹。

    无极仙翁眼角跳动:“我只有亲自下凡,才能击败他们。”

    就在这时,许应突然杀入樵夫的五仙之域,手中剑光闪动,将那樵夫的绛宫洞天斩落

    樵夫修为大损,一道斧光劈落,将许应劈成两半。

    仙图中,许应一分为二,长成两个扁平许应,齐齐杀入菜农的五仙之域,将菜农的绛宫洞天也斩落下来。

    菜农祭起金扁担,化作一道金色虹桥,将两个许应统统打扁,吐了满地的血。

    但那画中许应还是未死,两个许应纵身向画外跳去,合并在一起,从扁平变得立体,跃出无极图。

    菜农与樵夫各自向外跃去,跳出无极图,他们望向彼此身后,各自一惊。

    先前摊彭斩落了他们的泥丸洞天,现在许应又斩落了他们的绛宫洞天,他们的六大洞天,只剩下四

    座,修为各有不小损耗。

    “雄彭是雄祖,可以斩人洞天,为何不老神仙也能斩人洞天?甚至连摊彭的滩祖洞天,也被他斩下”

    两人能够活到现在,都是聪明绝顶的存在,立刻想到关键。

    “难道不老神仙,才是真正的雄祖?”

    他们刚刚落地,便见许应和雄彭已经不见踪迹,应该是许应杀出无极仙图便远远逃遁,难彭在后面追击。

    他们身后,无极仙图便要溜走。突然,一根扁担压在仙图上,图中传来无极仙翁的声音:“两位,冤家宜解不宜结

    菜农也不说话,探手抓入图中,将自己被斩落的绛宫洞天收起,依旧移植在身上。

    樵夫也将自己的绛宫洞天收起,两人同时迈步,收回被摊彭斩落的泥丸洞天,先恢复到巅峰状态,这才追击而去。

    无极仙图中渐渐浮现出仙翁的化身,鹤发童颜,道骨仙风。

    仙图飘在半空,仙翁望向许应逃遁的方同,若有所思道:“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事被仙男大费周章的通缉,甚至连彭烟仙子都下界了。当年的彭烟仙子是何等美艳?不曾想在下界,居然变成了老太婆

    他突然有所觉察,仙图转了过来,只见一条大蛇和一口大钟以及一根仙草正在鬼鬼祟祟的从无极金殿

    里溜出!

    仙翁气极而笑:“我无极宗被灭门,你们居然也敢来打秋风!今日,先将你们炼杀了再说!”

    他祭起无极仙图便要痛下杀手,突然只见那条大蛇张口把一物抛来,砸入无极图中!

    那东西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囚宁封印,落入无极图中,便见那条大蛇口中念念有词,囚字居然就此打开。

    一只长着弯钩剪刀的黑色虫子探头探脑,从开启的囚笼中走出,嗡的一声张开翅膀,用力拍了拍。

    无极仙翁脸色剧变,厉声道:“虫!”

    “嗡!

    那只仙虫突然分裂,化作无数细小肉眼难见的虫子,四面八方飞去!

    无极仙翁立刻催动仙图,改变图中天道,试图将这些虫子抹杀,然而这虫子乃一种极为厉害的仙道所化根本不是他这等仙人所能应付。<5

    “混账!”

    无极仙翁化身又惊又怒,只见铺天盖地的虫群向他扑来,怒声道,“你们不得好死!老夫乃仙人,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很快,这些虫子便将图中天地,连同无极仙翁的化身一起,吃得一干二净,便是无极仙图本身,也被啃噬,吃光!

    那些仙虫化作乌云,正要飞走,突然大钟倒扣下来,咣地一声爆发,将仙虫镇压在钟下!

    “七爷,快点!”

    眼看大钟便要被啃破,七飞来,不由分说便将钟壁上的“囚”字符文催动,钟下的无数仙虫两两合并,最终化作一只拇指大小的仙虫,被镇压在囚字笼中。

    仙虫暴躁不安,在囚笼中窜来窜去,咯吱咯吱咬着囚笼,凶恶至极。

    紫色仙草冒出头来,仙虫立刻盯上它,目露凶光抬起两只锯齿状的虫脚,磨着口器,摩擦得火光四射。

    紫色仙草畏惧万分,急忙逃回七的希夷之域。

    时雨晴走来,惊疑不定的看着七、大钟。

    刚才那一幕,七放虫,连无极仙翁的化身和仙器都被吃了大钟镇虫,七收虫,一气呵成,让时雨晴也不禁钦佩得五体投地,对他们又敬又畏。3

    她原本还打算焚香,求得仙剑思无邪的相助,但万万没有想到,七他们居然能收拾残局。

    而且收拾得如此利案。

    她并不知道,放虫子啃无极仙翁的化身,许应早就做过一次,七也是有样学样。

    七跟随许应最久,被许应踢下树学习御剑之后,便变得勤奋好学起来,不甘心只一条腊蛇。

    “这里面,反倒显得我最是没用。”时雨晴心道。

    大钟检查自身,只见钟壁都被啃得薄了许多,道:“阿应的速度大快我们都追不上他,如今之计,须得先去一趟镐京,去见周天子。他人手多,寻

    到阿应的消息比较容易。”

    七点头,道:“阿应与他有过约定,要探索天道。若是阿应脱身,一定会去那里。’

    时雨晴迟疑一下,道:“我还要回剑门教导弟子,便不陪你们前去了。对了!”点

    她眨眨眼睛,鬼使神差的取出几块太上长老的牌子,笑道:“我剑门百废待兴,正值用人用妖用宝和用草用虫之际,你们要成为我剑门的太上长老吗

    过了片刻,完七、大钟和紫草都拴了块太上长老的牌子。

    时雨晴又为那只仙虫炼了一根金绳,让七想办法拴在虫子的脖子上,——如果虫子身子和脑袋之间的缝隙算是脖子的话。

    虫子目露凶光的盯着她,没有吃掉太上长老的令牌。

    时雨晴松了口气,挥手离去。

    “七爷,你说时门主准备了多少太上长老的令牌?”大钟询问道。

    “肯定不少。刚才她打开希夷之域,我看到里面有一堆,最少好几百块。”

    “蜀山剑门,就是这样成为名门大派的吧?”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