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无上心力,铁拳一击

    许应抬起手,轻轻抚摸涌来的仙火,火苗在他之间缠绕,如同灵蛇

    这座洞天远看仿佛偃月炉,走入其中,彼岸便是充满仙火的绛宫。

    绛宫洞天与他的魂魄仿佛共呼吸,与他的肉身仿佛血肉相连,这座洞天,给他一种感觉,就像是他的身体的延伸!

    他在呼吸,绛宫洞天也在呼吸!

    这就是他的洞天!

    这些日子,绛宫洞天一直被丢在这里,凤仙儿没有带走,许应也没有过问,至于其他人,更是不可能拿走这座洞天。

    傩法的名头已经臭了,哪怕是傩凡所掌握的绛宫洞天,也无法引起人们的兴趣。

    傩凡已死,徐福魂魄残缺,这座洞天已无主人。或者应该说,这座洞天物归原主!

    在许应到来,触摸它的那一刻,这座洞天便与他血脉重连!

    "为什么傩凡会拥有我的洞天?"

    许应有些茫然,傩凡是从自己的哪一世肉身上切下了这座绛宫洞天?

    他突然想起当初在太乙小玄天中的所见。

    他被困在太乙小玄天中时,遭遇了太乙小玄天的暴动,重现了当年的许应毁灭天地灵根,屠杀诸天万界最强炼气士的那一战。

    那一晚,钟爷、蚖七、姜齐等人带入的都是那些被许应斩杀的炼气士的视角,而许应带入的却是当年的自己的视角。

    那时的许应大杀四方,许应看到自己的身后,便飘浮着六座洞天,对应着泥丸、玉京、玉池、绛宫、黄庭和涌泉!

    那一战中,许应力竭,坠入元狩世界。

    难道,就是那时,自己被人斩落了绛宫洞天?

    那时的他,是第一世的他吗?

    “傩凡的绛宫是我的,那么傩履的玉池呢?还有傩阳、傩彭、傩相、傩抵,他们的泥丸、黄庭、涌泉、玉京这些洞天,难道也是我的?”

    许应心中默默道,“西王母说,我的肉身不完整,难道指的就是我的六秘洞天被人割去这件事?"

    他的面前,绛宫中的仙火涌出,熊熊燃烧,顷刻间将玉京城化作一片火海。

    许应沐浴在熊熊仙火之中,毫发无伤,这片仙火仿佛被他愤怒所侵染,变得狂躁,充满了毁灭一切的破坏力。

    六秘被人割掉,记忆被人封印,肉身、法力、神识等成就也都被人封印镇压。

    除此之外还要派炼气士监视他,左右他的命运,每隔十来年便要喂他服下孟婆汤,洗去他的记忆。然后把他送到一个新的地方,给他灌输新的记忆,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四万多年来,自己都是这样浑浑噩疆的度过!

    他死死握住拳头。

    绛宫仙火随着他愤怒而变得更加旺盛,一朵朵浪涛般的火焰澎湃呼啸,火海中甚至有火焰巨人冉冉站起,四面八臂,如一尊忿怒的神王!

    陆吾守在神桥上,等候许应,正在百无聊赖之际,忽然只见玉京城中火海熊熊,不由心头一跳:“这是什么?”

    祂惊疑不定,绛宫洞天中的仙火被许应的忿怒所控制,化作一尊仙火组成的忿怒神王,这种异象,他从未见过!

    许应转身,大步走出玉京城,向祂走来。

    少年身后火海席卷,随着他的身形移动而动,熊熊仙火不断向那座洞天中流去,即便是那尊仙火忿怒神王,也在倏忽间被吸入洞天中。

    陆吾看得仔细,只见那尊忿怒神王并未消散,而是立在仙火之中。

    "许家子在不知不觉间,把洞天仙火炼成的自己的忿怒化身。"

    陆吾心中骇然,“即便是飞升期的炼气士,也做不到这一点!或许强大如我,才能做到这一步。许家子逃出昆仑时,应该是一个极为弱小的小童。他逃出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许应收敛熊熊怒火,藏于绛宫洞天,迈步向陆吾走来,低声道:“这四万多年被镇压的仇,家园毁灭的恨,不报誓不为人!”

    他的身后,那座巨大的绛宫洞天随着他的身形而动,发出沉重的轰鸣。熊熊仙火如偃月仙炉,火焰发出奇妙的啸声,如仙道低语。

    这座洞天是当年的许应运用祖法所开辟的洞天,炼九为一,达到极致,开启洞天便可见到绛宫。

    当初昆仑山上,傩凡祭起这座洞天,见此洞天的傩修都要下拜,口称傩祖!

    可想而知,这座绛宫洞天是何等震撼!

    此时,绛宫洞天与他的感应越来越密切,越来越紧密,血脉相通,气息相连。

    忽然,只听嗡嗡的声响传来,许应身后一座又一座绛宫洞天飞出,明亮的洞天挂在天幕上。

    这四座洞天是他这一世开辟的绛宫洞天,原本许应以为自己开辟的洞天已经极尽完美,但是与那一世的绛宫相比,还是逊色不知多少。

    “呼--”

    四座绛宫围绕那座巨大的洞天旋转,忽然一座接着一座,与巨型洞天融合。

    许应走到陆吾面前时,五座洞天便已经合并,融为一体,剩下的那座洞天更为明亮

    许应心念微动,身后浮现出希夷之域,那座巨大的绛宫洞天旋转,融入希夷之域中,悬挂在心室仙山的后方,明亮如偃月仙炉,心室仙山仿佛便在炉中。

    他只觉自己的心脏跃动,越来越有力,心脏越来越强。

    心力仙药从这座洞天中滚滚涌来,不断被洞天熔炼,炼入自己的气血之中!

    气血运行,他感觉到自己力量节节攀升,只要绛宫洞天稍微运转,力量便近平数十倍乃至百倍的暴涨!

    当绛宫停止运转,这股暴涨的力量才渐渐退去。

    此刻,他即便不服用原道菁萃,仅凭绛宫也足以炼化采来的心力仙药!

    ""陆吾,送我回玉珠峰,我要向西王母请辞。”许应道。

    陆吾闻言,心中一惊,道:“你要走?去哪里?你是昆仑的不死民,是玉虚峰的许家子,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为何要离开?”

    “我要报仇。”许应面色淡然,语气轻淡道。

    他要报仇。

    向那些镇压囚梦自己的存在报仇,向那些安排自己命运的人报仇,向那些切割自己肉身夺取自己秘藏的人报仇,向那些高高在上的天道诸神报仇!

    留在昆仑,只是得到西王母的庇护,无法报仇雪恨!

    陆吾载着他化作一道霞光,直奔玉珠峰而去。

    玉珠峰瑶池,许应见到西王母,这尊神母与他神识接触,便知道他的意志坚韧,下定决心便无法更改,于是道:“仙界将再度对付昆仑,我需要借仙子之力,将昆仑迁往其他世界,避开仙界的追击。她不能随你前往元狩了。”

    许应怅然若失,道:“仙子还是元未央吗?"

    西王母意味深长道:“她与你的情况不同,你是这一生未曾死过,四万八千年前的你,也是现在的你。她不同。元未央是她,而她不只是元未央。”

    许应询问道:“即将分别,不知能否再见一面?"

    西王母点头。

    许应再见到元未央,这位女仙的强大已经不逊西王母,她的周围仙家道文环绕,发出环佩叮当的声响。

    她体内溢出仙光,仙气缭绕。

    她的神识连接诸天万界,身后元神端坐,无边广大,有如玉质的神祇。

    她的眼眸半睁半闭,内蕴仙光。

    昆仑连接仙界的洞天封印已经被她打开,女仙沐浴在仙界的能量中,强大,如道般纯净,仿佛没有人类情感。

    许应看到这位仙子,便知西王母所言不虚,这位仙子不仅仅是元未央。她还是冯雪儿,还是晏宝儿。

    同样,她还是其他不知多少个转世。

    她是高居仙界的仙子,她不染凡尘,道心通透不着一物。

    这样的存在,还会有凡人的情感吗?

    许应迟疑一下,转身离去。

    元未央睁开眼睛张口欲言,却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目送他下山。

    “我已记起往昔,只是他还未记起。”她心中默默道

    许应唤上七和大钟,来到玉珠峰天墉城,这座城便是珠树所笼罩的神城,在山崖的对岸,本是羽人所居之地。

    不过羽人已经死绝,此刻那里已经是一片空城。

    紫色仙草被倒挂在城外,时不时有一道鞭影不知从何处抽来,啪的一声落在紫色仙草身上,抽得坟头草抽搐一下。

    许应躬身道:“珠树道兄,可否给个薄面?"

    珠树停顿下来,松开紫色仙草。

    紫色仙草一瘤一拐的飘来,趴在大蛇脑门上匍匐不动。

    它终于老实许多。

    许应带着他们下山,向昆仑墟外走去,刚刚来到山下,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太上长老,你果然还留在昆仑。”

    许应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女站在远处,俏生生的,手腕处挂着金铃,正向他们招手。

    那女孩的脑后悬着一轮皓月,月中一座剑门。

    许应走上前去,惊讶道:“时门主,伱还没有走?”

    时雨晴笑道:“好些人都没走呢。难得昆仑重现,虽然寻不到仙缘,但若是能寻到一些仙草仙株也是好的。我这些日子在山中,寻到了一些炼器的宝材,寻思你没有飞剑,便打算给你炼一口上好的飞剑。"

    许应摇头道:“我大概用不到飞剑了。没有什么剑能够承受我肉身的力量。”

    他这话不是戏言,而是他收回自己的绛宫洞天,稍微催动绛宫,体内涌出的力量甚至堪比洪荒异兽!

    等闲飞剑在他手中,只怕稍微用力,便会崩碎!

    时雨晴微微蹙眉,道:“你是我蜀山剑门的太上长老,岂能没有趁手的宝剑?”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向外走去。

    昆仑山玉珠峰,仙子广大的元神静静地望着他们,见他们越行越远。

    忽然许应心有所感,回头望去,只见昆仑群山如洗,晴空湛湛,诸天万界距惠昆仑越来越近,呈现出光怪陆离的缤纷色彩。

    他收回目光,与时雨晴走向昆仑墟的出口。

    “许道友,时掌门!"

    来到大雪山时,忽然一个声音传来,许应和时雨晴看去,只见一个黑衣少年向这边快步赶来。

    时雨晴道:“是太阴教的洛教主。”

    黑衣少年笑道:"在下洛星河。两位是回剑门吗?咱们正好顺路,不如同行。"

    许应深深看他一眼,道:“我说洛教主为何如此面善,原来我曾经打过你。"

    洛星河悻悻道:“不打不相识。当时我在神桥上,只想着寻找仙缘,不曾想触怒了许兄。"

    许应道:“不知者不罪。既然顺路,那就同行。”

    时雨晴提议道:“此去剑门颇远,不如御剑飞回。”

    许应摇头道:“还是步行吧。总是在天上飞来飞去,容易忽视地上风景。”

    时雨晴诧异的看了看他,步行速度要慢很多,而且在群山之中穿行,容易迷失方向。不过许应既然这么提议,她自然不会反对。

    许应走在前方,脚步虽然不快,但动用法力,缩地成寸,速度倒也迅捷。时雨晴先前还能跟上但随着许应的脚力放开,她便渐渐跟不上了。

    倒是蚖七服用了西王母赐下的仙药,修为法力大进,居然还能跟上许应。

    时雨晴心中震惊:“他们的实力怎么提升这么快?等一下,洛教主的实力居然也如此高明,竟能跟上太上长老!”

    她被抛下,离许应等人越来越远,只好腾空而起化作一道剑气而去,追赶许应等人。

    她追了片刻,追上蚖七,却见蚖七也被抛下,心中震惊莫名:“太上长老神龙一般的少年,速度这么快也就罢了,洛教主是被太上长老一招击败的人物,为何能跟上他?难道有什么奇遇?"

    洛星河始终稳稳的跟在许应身后,只听许应气息悠长,丝毫没有气喘,心中佩服他的修为深厚。

    许应声音传来,不紧不慢道:“老门主千变万化,趁着昆仑重现的时机,也进入昆仑。昆仑中多的是修成金丹的少年少女,都是美玉良才,正适合你夺舍。”

    洛星河诧异道:“许兄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许应面色淡然,道:“陶老门主原本打算再收割剑门一次,现在却改变主意,打算收割太阴教了。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出现在我面前。陶丹阳,你中了我的无上剑道,我在你体

    内留下的剑气,你依旧未曾炼去。你接近我的那一刻起,我便察觉到是你。"

    陶丹阳沉默片刻,突然笑道:“上次在剑门,你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又有仙剑思无邪在侧,我不得不退走。这次,你有什么?”

    许应面带笑容,道:“你占据洛星河之身,将他炼成你的第二元神第二化身,但洛星河不过交炼期修为,尚未修成元神。你不该以这种状态来见我。你应该带着其他化身,以最强的姿态来见我。"

    陶丹阳哈哈笑道:“拜你所赐,我一万七千座洞天,只剩下九千座,但九千洞天,已经足够用了。更何况,你怎么知道我未曾带着其他化身?”许应猛然停步,转身一拳轰出!

    陶丹阳暴喝,身后顷刻间浮现出九千洞天,明亮的光晕霎时间挤满他身后的天空!!

    就在此时,许应身后传来轰鸣和震荡,一个巨大的绛宫洞天浮现,让九千洞天黯淡无光!

    许应催动绛宫洞天,脑中冒出一个念头:“祖法开辟的终极洞天,到底有多强?"“轰!”

    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霎时间涌遍全身,许应力量暴涨,每一条血脉,每一根肌肉,每一道大筋,都充斥着狂暴纯粹的力量!

    他的心跳雷神擂鼓,气血蒸腾,与洞天仙火相连,一拳轰出,面前数十里空间被一拳打成真空,黑压压一片,似乎连光都被打得夯实!

    陶丹阳脸色顿变,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毁灭力量袭来,以自己目前这具身躯绝对挡不住!

    他急忙调动藏在希夷之域中的身外化身和第二元神,只见数十个男女老幼,纷纷从他的希夷之域中飞出!

    这些是他的身外化身,每个身外化身中都有着第二元神,他的这些身躯的修为都极为高明,每个都是飞升期的大高手!

    只要催动这些化身,诛杀许应还不是轻而易举?

    后方,时雨晴与蚖七御剑飞来,突然前方一团蘑菇云呼啸而起,接着狂暴的气浪四面八方冲击,化作熊熊火焰,熔化山石,蒸发河流!

    他们惊疑不定,急忙躲避这股可怕的冲击,待到气息稍微平定,时雨晴当先一步冲上前去。

    下方,一个方圆十多里的大坑映入她的眼帘,大坑中躺着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

    天空和大地上,九千多个洞天七零八落,插的哪儿都是。

    不少洞天还在呼啸运转,显然刚才还在运行的状态。

    许应站在大坑的中心,拳头上还在啪嗒啪嗒的滴着鲜血。

    时雨晴急忙落在他的身边,询问道:“太上长老,发生了什么事?洛星河教主呢?"

    许应道:“洛星河早在昆仑时便已经死了,你师父陶丹阳夺舍了他,把他炼成第二元神和身外化身。我识破他的身份,引诱他在此决战。"

    时雨晴吓了一跳:“那老贼何在?"

    许应擦去手上的血,淡淡道:“碎得哪儿都是。”

    他身形飘然而起,声音从上空传来:“他轻敌了,用洛星河化身来见我,输了一招。”

    输一招,就意味着死。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