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我亦不凡

    许应和元未央在昆仑墟暂且住下,昆仑各地的神祇前来拜见西王母,但还有些神祇死亡,身躯不存。

    他们的神力在山中沉睡,神识被打散。

    “昆仑墟死亡的神灵,需要不死民才能唤醒。”

    西王母吩咐凤瑶,道,“你当前往各座神山,唤醒他们。”

    凤瑶领命,前往群山之中,过了几日,便又有几尊神祇复苏,前来拜见。

    西王母把元未央唤过去,向许应道:“许家子,我要借用她一段时日,一面要解开她的封印,一面还要借她的力量来复苏昆仑的神力。”

    许应心中颇为好奇,询问道:“她的身上也有封印?”

    西王母点头,道:“你身上的封印我打不开,但她身上的封印料想可以。她的封印极为奇特,是一种轮回封印。开明,你带他前去学习天道符文。”

    开明称是,引领许应来到昆仑宫。

    昆仑宫中有一片竹林,生长的正是用来记载道书的玉竹!

    这种玉竹珍贵无比,就算是峨眉这样的名门大派,往往也只能拥有一块两块竹片,而昆仑宫中却有成片的竹林。

    昆仑诸神的天道符文便刻录在玉简道书上,许应第一世时来过这里,玉简道书上的天道符文他统统学过,此刻看到这些天道符文,便逐一唤醒了往昔的记忆,没有必要再学习。

    “这里的天道符文并不完整。”

    许应有所发现,向开明道,“分类也不齐全,有些天道符文便没有。”

    开明道:“有些神祇很早之前便死掉了,因此没有天道符文流传下来。这场战争开始的时间不是四万八千年前。昆仑全盛时期,原本有十口洞天,有如十口天井,插在仙界中。瑶池的仙水,甚至可以浇灌文玉树、珠树和稻树等仙根。”

    许应闻言,不由骇然。

    十口洞天扎根在仙界,汲取仙界能量,这等场面一定极为壮观。

    “等一下开明!”

    许应突然醒悟过来,询问道,“洞天扎根在仙界,汲取仙界的能量,与洞天扎根在玉虚宫、绛宫、泥丸宫,是否有什么关系?”

    他此言一出,七和大钟各自大震,大钟更是铛的一声。

    许应解释道:“人体六秘,洞天都是扎根在六大彼岸,钓取六大彼岸的仙药。而昆仑的洞天,钓取的是否是仙界的仙药呢?”

    玩七连忙问道:“若是这样的话,仙界是否也是一个彼岸?”

    这条大蛇得了很多好处,吃了一些不死药,喝了瑶池水,饮了玉芽仙茶,什么离株仙果蟠桃都吃了不少。

    他体内的血脉觉醒,再度蜕变,长达五百多丈,盘踞如山,脑后双角如同两座奇形怪状的

    山峰,双角之间,阴阳二气化作云气缭绕。

    至于化形,许应早已对他不抱希望。

    玩七也破罐子破摔,浑然没有化形的意思。

    开明九颗脑袋浑浑噩噩,呆呆地望着他们,饶是他有九个脑袋,也无法回答他们的问题。

    就在这时,突然群山复苏,古老的神力在昆仑中动荡,天道昌隆。开明连忙道:“咱们出去看看!”

    许应只好放下心中的困惑,走出昆仑宫,仰头看去,只见天空中云霓缥缈,霞光蒸腾,形成天然的天道纹理。

    一座座昆仑神山,各有非凡异象,一尊尊神祇缓缓从山中站起,屹立在各自神山之中,香火之气组成了他们的身躯,广大伟岸。

    他们周围神光熠熠,神光形成了飘带,飘带上是他们各自的天道符文,沿着飘带流转。

    “呼——”

    一条巨大的飘带从许应等人的面前飘过,香火形成,有如长河,天道符文明亮无比,在长河中流消。

    那是西王母的衣裳。

    许应望向四周,心中震撼莫名。

    昆仑诸神觉醒,让此地宛如一个规模较小的天道世界。

    与此同时,一般奇特的力量从昆仑中升起,与诸天建立感应,渐渐将诸天万界人们祭祀昆仑的香火之气,送到昆仑之中。

    “是未央在帮助西王母,恢复昆仑的元气!难道她的封印解开了?”

    许应心中微动,顿知西王母借元未央的目的。

    此时的昆仑山诸神因为四万八千年前的恶战,即便复苏,也元气大损,急需一个可以联系诸天万界的人物,将黎民的香火之气传递过来。

    当年的仙界可以覆灭昆仑,现在自然更加轻松,所以西王母才这么急切。

    而今西王母虽然复苏,但昆仑也危如累卵,随时可能覆灭。

    “诸天万界的人们祭祀昆仑,形成了厚重的香火之气,让群山诞生灵性,成为原始形态的神灵。”

    许应向七和大钟道,“昆仑山诸神,便是原始形态的天道诸神。他们不知为何没落,以至于被而今的天神取代。”

    七身躯横在山峦之间,有一种远古神祇的气势,想了想,瓮声瓮气道:“阿应,周天子麾下的姜齐姜太师说,六万多年之前,天劫的威力笼罩范围,只有三百里。他猜测在那时,天劫的强弱是由炼气士自身的强弱,以及自身的劫运劫数决定,不是超级天劫。那么是否在六万年前,有人用天道诸神和天道神器,取代了昆仑的诸神?”

    许应这几日因为没有胭脂吃,空闲下来,脑子又灵光了,索性便帮七解开“圈”字封印。

    七被封印的记忆渐渐苏醒,又吃了西王母所赐的宝物,脑瓜越来越好用。

    大钟原本还有些期待,以为解开封印七会变成原来的蠢蛇,没想到七

    反而聪明许多。

    “不妙啊!”

    大钟凛然,“蠢蛇不蠢,那么就显得我脑瓜不好用。从前好歹有七爷垫底,今后他若是变聪明了,我的地位便不稳了!不过,昆仑的仙金若是能用在我身上,再配合婵婵老祖的手法可是西王母赐下的仙金还在蠢蛇肚子里,而且婵婵老祖的心黑……”

    它虽然也得了许多好处,但想到婵婵老祖的人品,便觉得自己的宝品有些不保。

    许应也记起姜齐的话,姜齐说六万年前可能是天道神器被制造出来的时间点,从那时起,天劫可能便被人所掌控。

    可见,六万年前是个关键的时间点,那时候起,仙界便已经开始了再造天道的计划。

    之后几天,诸天感应越来越强烈,元未央的修为也越来越强!

    应该是西王母还在解开元未央的封印!

    但是元未央散发出的气息,渐渐地超出许应等人的预计。

    她的气息在第三天便达到飞升期炼气士的层次,神识变得无比深邃。

    但是第四天,她的气息便又有了翻倍的提升。

    到了第五天,她的气息已经可以与那些钓鱼客媲美,强大到让昆仑的天空为之扭曲。

    第八天,许应看到玉珠峰中有仙气蒸腾而起,在山峰上空如烟行,如旗帜。

    第九天,玉珠峰中仙光像是成团成簇的芍药花,花蕊花瓣向外翻涌,越升越高,甚至冲击昆仑上空那口被封印的洞天!

    “阿应,与你纠缠万世的女孩,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大钟忧心忡忡,向许应道。

    许应望着天空,宏大的洞天扎根在仙界,洞天的封印在与繁花对抗,符篆上的文字不断被磨灭。

    这座洞天,只怕要不了多久便会被冲开。

    第十天,昆仑四周的天空中,同时浮现出诸天万界的虚影,诸天万界像是被拉得接近昆仑!

    昆仑各山,神力近乎沸腾,一尊尊神灵的上方,甚至有无比明亮的光辉有如柱子,直达天穹!

    那光柱中各种天道符文浮现,在柱中游离上升,变化莫测!

    元未央的气息没有继续向上提升,但是昆仑玉珠峰上,像是有一尊气息无比深邃深远的女仙坐镇,无瑕无尘,不可亵渎,不可靠近。

    伴随着元未央的封印被打开,许应突然觉得,牵连着他们的万世姻缘像是被剪断了。

    他想起大商时代的晏宝儿,想起

    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

    三千年前的冯雪儿,又想起这一世的元未央、元如是,心中有些担忧。

    他们在这些岁月中的相遇,相知,相恋,或许在女仙漫长的一生中,仅仅是沧海一粟,是她记忆中的一两朵小小的浪花。

    或许他们的相遇,相知,相恋,也是封印的一部分,伴随着封印被解开,万世姻缘被剪断,今后他们还会是恋人吗?

    “西王母断你姻缘,得补给你一段姻

    缘。”大钟道。

    七怒道:“又不是给猪配种,说给就给?怎么着也得两情相悦!”

    许应充耳不闻,回到昆仑宫,心乱如麻,随便翻阅一些典籍。

    这些典籍并非天道符文,而是守护昆仑的不死民和羽人记载的一些日常。

    他无心看书,只是胡乱翻翻,不过居住在昆仑天塘城的羽人一段记载,将他的心神拉了过去。

    羽人是来自诸天万界的修士,服用了昆仑的仙药,肉身和元神发生羽化,拥有极强神通,可以呼风唤雨,寿命悠久。

    这些羽人半仙半人,侍奉西王母,守护昆仑。

    羽人在书中说道:“玉虚峰许氏,来历古老,守上都,善雄法,辟六秘而炼仙药,可以长生。此摊法为祖法,密不外传,可斩人洞天。”

    许应精神大振,继续搜寻昆仑宫其他典籍。

    他将昆仑宫中的典籍翻了一遍,找寻良久,终于在另一册书中找到一份记录。这份记录中说,许氏祖法所炼的洞天,直达六秘最深处,是最为稳固的洞天,称作六秘小仙界。

    许应抛下这册书,猛地起身,飞速冲出昆仑宫,飞一般向山下奔去,高声叫道:“陆吾上神——”

    远处陆吾群山中神力动荡,一道霞光从神力汪洋中射出,直奔许应而来。

    “轰!”

    陆吾落地,便见许应身形一纵,落在自己背上。

    “陆吾上神,快去玉虚峰神桥!”许应催促道。

    陆吾大怒,叫道:“你唤我来,就是骑着我赶路的?我是神,不是牲口!”

    许应催促道:“我用掉一个愿望换来的,你忘记了,我有四个愿望,用掉一个还有三个愿望!快走快走!”

    陆吾只得加速狂奔,冲上玉虚山,叫道:“你休要欺我不会算数,你用掉了三个,明明还有一个愿望!”

    许应遥望山顶,只见一轮洞天飘浮在神桥的尽头,玉京城的上空!

    那座洞天,正是徐福斩杀雄祖难凡,抢夺而来的绛宫洞天!

    凤仙儿带走了徐福,绛宫洞天却被留在原地!

    这座洞天,极有可能就是书中所说的许家祖法打开的绛宫洞天!

    “雄凡的绛宫洞天,一定是从我许家人身上剥离的洞天!”

    许应飞临绛宫洞天外,定了定神,探出手去。

    这时,那座绛宫洞天微微动荡,与他的神识魂魄相互交感。

    许应怔了怔,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难道这座洞天的主人,其实是我?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