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傻子阿福

    徐福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

    天空中还有风在呼啸,战斗已经结束,只有一些天神的血肉还挂在天空上,有的空中还有血在流淌。

    还有些天神血肉跌入昆仑群山,这些血肉活性太强,还带有天道属性,落地便化作诡异的天道生物,鬼鬼祟祟,四处乱跑。<陆吾很是兴奋,昆仑群山中窜来窜去,时而人立起来,挥舞利爪对若那些天道生物出击,时而九尾摆动,将那些天道生物啪啪砸死。

    他还没有打过瘾,这场战斗便结束了。

    他恨不得把那些天神抓出来,再打一场,现在只能对若这些;天道生物出手。”刚才我便这么出招,同时对战他们六个…”人他风如岁月,呼啸而逝。

    四千年前,祖龙征调三千名门大派,三千门派的飞升期强者带来他们的镇教仙器,齐聚咸阳,撬开我的脑壳。”

    许应坐在徐福身边,塑若昆仑群山云卷云舒,心情便也如这云彩,卷卷舒舒。他尽量面色平静,述说着过往的历史。徐福交给他的那个国字破解法门,让他回忆起更多的东西。关于渡海寻仙山和不死药的那一世记忆,也越来越清晰。仙光笼罩咸阳,让这座帝都像是仙界一般,自古以来,很少有大帝有如此的统治力,但祖龙做到了。"三千门派,穷尽智慧,尽一切可能,捏寻我的记忆封印。那时,我只是一个西北放羊的牧童许应,我惊恐地看着你们,无法抵抗。"许应平静地说道。

    岁月太久远了,四千年前的记忆,对他就像在垂古老无比的画卷。

    虽然许应知道自己会在过去的岁月吃过很多苦,但他没想过,他吃过的苦竟是如此险恶如此可怕,以至于他现在回忆起那段时期,依旧不寒而栗。

    三千镇教仙器,破解他第一世记忆封印的情形,对他来说,就是酷刑。生不如死的酷刑而且,上刑的时间漫长,以至于让他精神崩溃,人格瓦解。终于,祖龙、徐福他们撬开了一丝封印。

    记住网址

    我的一部分记忆苏醒,我不知自己该恨你们,还是该感谢你们。恨你们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折磨我,感谢你们帮我撬开一丝封印。嘿嘿……你们怎么敢"许应脸上露出笑容,道,"但我知道,凭我的力量无法对抗封印我的那些家伙,他们能在我全盛时期将我暗算,将我打落,那么击败现在的我更是轻而易举。我须得为未来做准备。’

    他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道∶"渡海时,我终于想清楚了。祖龙利用我,他想独自长生,永远统治世界,他是个独夫,为了长生可以做任何事,他得到仙山和不死药,必将永远统治天下,之后的岁月必然黑暗无比。所以,不死药和仙山不能交给他。”

    "三千门派的童男童女,他们也利用我,各怀鬼胎。他们有的想要永生,有的想成仙,有的想拿我人头邀功请赏,有的想寻到仙山和不死药独吞。他们也不是掌握仙山和不死药的最佳人选。”我算来算去,最后还是决定,把仙山和不死药留给你这个最不合适的人。”

    许应站起身来,遥望远方,道∶"你冷静,无情,觉得人命如蝼蚁,只是数字,牺牲多少人,牺牲任何人,你都不在乎。只要能达到目的,一切都值得。仙山和不死药落在你这样的人之手,你将会造成更大的灾祸。r徐福木木呆呆的坐在那里。

    许应道∶"你绝顶聪明。你看到别人的神通,便可以学会,你看到镇教的仙器,甚至可以揣摩出上面的仙道符文的含义,你甚至能够彷制出来。即便我的神通,你看过几遍,也可以施展得似模似样。你这样的才智,几乎是另一个我。”徐福眼中没有任何神采,目光混沌。"然而你又极为危险,楼船上,你可以算计任何人,把他们当成祭品,当成工具,他们在你眼中根本不是人,他们是低等的生物,存活在世上的意义,就是用来献祭,就是用来让我们存活。”许应道,"甚至,连你身边的人你也可以利用,也可以牺牲,"哇欢你的姑娘,也被你当成了祭品。你没有朋友,不需要朋友。但你把我当成朋友,这是我不解又感动的地方。你这样的人,我本应该杀死你。"许应重复道∶"我本应该杀死你。在我洞穿你的额头时,我突然犹豫了,给你服下不死药,把方丈仙山也给了你。你问我为什么杀你,当时我没有回答。现在我答复你,凭你的作为,你就应该死。徐福依旧枯坐。

    "为何又要救你,让你活下来?大概是因为,我的确需要你。

    许应惆怅的叹了口气,道,"我需要有一个人,远离元狩大陆,躲过大清洗。我需要这个人带着

    金书,帮我破译金书上的文字。我还需要这个人适时回来,带着金书回归元狩,无论他是报复我还是帮助我,都会用到金书,都会给我以希望。这个人的智慧,需要很高很高。"那时,他将徐福留在海外,孤身一人返回神州。他刚刚踏足元狩大陆,便迎来仙神的镇压和封印。但是希望,已经被他留下。<4两千年后,徐福结束了两千年的海上飘零生涯,带着金书和仙山归来。终于有一天,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决定向许应复)他要把许应变成他的影子,变成另一个他,他要用自己的举动表明许应才是错的,自己才是对的!

    他完成许应也无法做到的壮举,复辟炼气士,重现炼气士的荣光,恢复昔日的盛世!

    他筹划了两千年,终于在某一日斩杀竺窟之民,用尸体献祭瘟神,召唤瘟神降劫,引发竺度国大瘟疫。<阴间的奈河因此而改道,阴阳两界的碰撞,自此而起。但自从他拿出金书试图操控许应的那一刻起,事情便渐渐回到四千年前许应预订的轨道。

    ∶四千年前,我用一指,刺穿你的额头,让你的伤势四千年不∶愈。这一指,折磨你四千年。"许应向玉京城外走去,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澹,”你用瑶池仙水治愈了道伤,但这一指同样也烙印在你的头脑中。当你被仙,印摆毁一切时,我的这一指神通,保留了你的一丝残魂。"阿福,你输了。"许应站在神桥上,遥遥挥手,"我做了四千年的白痴,但你还是输了。”

    玉京城的天坛废墟上,徐福跪在地上,眼中两行眼泪滚落下来。

    凤仙儿站在他的身边,见状不知所措。【#M|突然,她醒悟了什么,又惊又喜,看向徐福。徐福的脑袋依旧破开一个大洞,脑袋里依旧空无一物,只剩下一团光,但却像是渐渐有了一丝生机。人凤仙儿带着他离开昆仑,返回九嶷山的梧桐树,定居下来。

    梧桐树下,是一座荒坟,里面埋葬的不知是谁,也无人来拜祭。

    凤仙儿居住在梧桐树中的官阙中,四周群山中的乌兽前来参拜,也有炼气士前来求学。凤仙儿传授他们功法,唤醒鸟兽的太古血脉的力量,渐渐在九嶷山上扎根下来。她身边的这个脑袋里只剩下一团光的年轻人,被九嶷山附近的乌兽和炼气士称作傻子阿福。

    傻子阿福经常去树下的荒坟边坐下,一坐就是一天。他也不修炼,也不听讲。

    模似样。你这样的才智,几乎是另一个我。”徐福眼中没有任何神采,目光混沌。”然而你又极为危险,楼船上,你可以算计任何人,把他们当成祭品,当成工具,他们在你眼中根本不是人,他们是低等的生物,存活在世上的意义,就是用来献祭,就是用来让我们存活。”

    许应道,"甚至,连你身边的人你也可以利用,也可以牺牲,喜欢你的姑娘,也被你当成了祭品。你没有朋友,不需要朋友。但你把我当成朋友,这是我不解又感动的地方。你这样的人,我本应该杀死你。"许应重复道”我本应该杀死你。在我洞穿你的额头时,我突然犹豫了,给你服下不死药,把方丈仙山也给了你。你问我为什么杀你,当时我没有回答。现在我答复你,凭你的作为,你就应该死。"徐福依旧枯坐。

    为何又要救你,让你活下来?大概是因为,我的确需要你。”

    许应惆怅的叹了口气,道,"我需要有一个人,远离元狩大陆,躲过大清洗。我需要这个人带着金书,帮我破译金书上的文字。我还需要这个人适时回来,带着金书回归元狩,无论他是报复我还是帮助我,都会用到金书,都会给我以希望。这个人的智慧,需要很高很高很高。"那时,他将徐福留在海外,孤身一人返回神州。他刚刚踏足元狩大陆,便迎来仙神的镇压和封印。但是希望,已经被他留下。

    个两千年后,徐福结束了两千年的海上飘零生涯,带着金书和仙山归来。终于有一天,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决定向许应复仇。

    他要把许应变成他的影子,变成另一个他,他要用自己的举动表明许应才是错的,自己才是对的!人他完成许应也无法做到的壮举,复辟炼气士,重现炼气士的,荣光,恢复昔日的盛世!

    "你既然是利用我,那么为何还要留下一指神通,保我性命"阿福嘴里叼着狗尾巴草,仰面躺在坟头上,双手垫在后脑上,心中默默道,"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朋友……"昆仑玉珠峰上,残砖断瓦凌空飘浮,在空中相互叠加融合,废墟中古老的神殿在浩瀚神力的干预下,像是时光送流,让曾经辉煌的建筑重现往日的景象。

    许应和元未央来到玉珠峰,恰逢其会,便见白玉为

    阶,玉石铺道,在他们前方哗啦啦不断堆叠堆砌。他们上山,沿途玉石道路便一路铺到山上去。

    陆吾跟在他们身后,窜来窜去,呼唱连连,将山间各种危险逐一清除,时而从山涧中抓来一具冰封的老尸,时而轰碎天神的头颅。

    越是接近山顶,他便越是卖力。

    七和大钟也跑过去,与他一起卖力的铲除山中危险。"七爷,咱们这样献殷勤,是否落了行迹,会被人嘲笑咱们下作,讨好西王母,哄骗一些宝贝儿?”大钟有些不安,询问道。

    七道∶"咱们再下作,能有陆吾下作?他长着九条尾巴,都是用来摇的!钟爷,咱们只管讨好,西王母能赐点宝贝儿,够你我受用终身"大钟闻言道∶"让西王母看我们卖力又卖命,赏赐更多的宝贝儿!对了七爷,你咬破舌头,往我身上喷点血,好显示我浴血奋战……等一下,别用毒牙咬舌头!七爷,你醒醒七爷?

    紫色仙草围绕元未央窜来窜去,打量这个少女,很是狐疑,向许应比划一下,似在询问你身边的女孩,怎么与从前你身边的女孩模样不一样?人许应面色一沉,做出抹脖子状。

    紫色仙草坐在元未央肩头,根须舞动,暗藏威胁,倘若你抹我脖子,我便控制这小妞抹她脖子。

    许应伸手去抓,仙草慌忙熘走。<他们经过稻田,紫色仙草看到那株稻草,顿时激动万分,立刻根须舞动飞扑过去,打算吸收这株仙稻,壮大自己!下一刻,这株仙草被那株仙稻摁在地上暴打,仓皇逃回,躲在许应身后。

    那株仙稻把自己连根拔起,根须舞动,如同一尊金光灿灿的个杀神,气势汹汹杀来,稻兄给个薄面,给个薄面。"许应连连欠身,仙稻认得他,便没有追究。

    到了半山腰,紫色仙草注意到山崖对面的珠树,不由大喜,飞扑过去。

    过了片刻,这株仙草被珠树吊在城外,一鞭又一鞭抽打。

    日许应装作没看见,拉着元未央往山上赶。元未央不住回头,道"阿应,不管它了"许应摇头道”那颗仙树,连凤瑶青鸾都照样抽,恐怕等闲仙人都不是对手。咱们一起上都打不过它,估计会和草爷一起吊在城外打屁股。”

    他们终于来到山顶,只见瑶池焕然一新,只是连接仙界的洞天还封印着。

    许应和元未央来到瑶池边,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威严的女声。许家子,别来无恙?"许应和元未央回头,只见一尊神女华贵无比,从层层叠的神光中走来。

    她走出神光,便见那神光铺地,华美无比,彷佛她的衣裙,又有神光飘起,形成华丽的那带,层层环绕,飘荡在玉珠峰外。她便是昆仑的神,诸神之母。西王母。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