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昆仑

    雁空城冲上天空,祭起峨眉的镇教之宝通天华盖,此宝形似华盖,有如大伞,乃是第三代祖师所炼的法宝。

    峨眉重宝众多,还有镇压气运的仙器万道旗,通天华盖能够作为镇教之宝。从一众法宝中脱颖而出,为军教所传承,自然威力惊人。

    雁空城祭起此宝,但见宝华冲霄,天空中天命上神千百里的身躯被通天华盖散发出的宝光压下。

    天命上神怒吼,拼命挣扎,然而通天华盖的威力实在太强,将他压得动弹不得,饶他是天神,没有完全进入凡间,便无法与通天华盖抗衡。

    突然,他被镇压的筋躯肌肉舒展开来,一条条筋肉哗啦啦抖动,遍体生鳞,化作龙首蟒身的怪物,向雁空城扑去!

    雁空城自身的力量远不能与天神抗衡,只能借通天华盖的威力,此刻天命上神反击,但见层层叠的筋肉化龙,刚刚枝华盖镇压,便有其他血肉龙蟒寐着其他龙蟒的身体攀爬过来。

    这些龙蟒被镇压,又有其他龙蟒攀爬过来,如同一座血肉之山不断向前滚动碾压,直奔雁空城而来。

    雁空城维系通天华盖已经极难,眼看便要被那些龙蟒吞没,突然万千道洞天从他身后向前飞去,明亮无比的光芒遮挡住千里天空。

    这些洞天呈现虚空无界的状态,寻不到洞天与外界的准确边缘,不可捉摸。

    "掌教,峨眉的二十四诸天仙阵,修炼极为困难,需要精通术数计算,但炼成之后,无坚不推。

    乔子仲来到他的身边,天空中突然间遍布山河异象,形成二十四个诸天世界,各个世界元磁相连,散发滔天阵威!

    首发网址https://

    皓月山河珠是他的法宝,但没有皓月山河珠,他也可以施展二十四诸天仙阵!

    他是此道大家。

    他以山河为龙蛇,为长鞭,为镇压之印法,为冲刷破敌之利器,带着雁空城中向天命。

    天命上神一条条血肉所化的龙蟒或者被一道连绵起伏的山脉镇压,或者被一道长河抽在身上,忽然又被大河冲刷,只剩下白骨,又或被一轮烈日点燃,烧成灰尽!

    雁空城面前,山河飞舞,日月穿梭,时而又有山河地理勾连,形成一座大阵,将天命上神的反击悉数挡住!

    眼看他们便要斩杀天命,突然一条条触手飞舞,攀附在二十四诸天的山河之上,顿时山河被瘟疫之气污染。

    瘟神巨大的身体浮现,条条触手向雁空城和乔子仲,触手上道道天道符文亮起,散发天道之威。

    触手未至,瘟疫之道的道音,便已经侵入两人的心神之中,让他们浑浑醒。

    就在此时,一只遮天大手抄来,挽住瘟神的一条条触手,用力扯去。

    雁空城和乔子仲惊疑不定,向那只大手看去,却见是天阳上神在殴打瘟神。

    天阳上神眼耳囗鼻中根须飞舞,脸上贴着一株紫色的仙草,口中念诵着不明意义的语言。

    天阳上神下方,一人飘浮在空中,如同蝼蚁,正是上清言的张富贵宫主。此刻张宫主一脸茫然,浑然不知自己为何在这里。

    他四下望去,只见天空破裂,一尊尊奇形怪状的天神纷纷从裂开的天幕中探出身躯,天道符文的光芒不断完起,恐怖的天道意志扭曲人们的思维。

    一股股恐怖的天道之威从空中轰下,砸向他身下的群山,那是昆仑群山。

    他心中既是迷茫,又是恐惧,四周天空被恐怖的神通打得不断破灭,一般股神通波动将他冲击得像是风浪中的浮萍,随时可能身死道消灰飞烟灭。)突然,一口大钟飞来,发出销的一声巨响,将天乞上神掀起的雷云风暴挡住,万千雷霆在大钟外飞舞,密集无比,骇人无比!

    "宫主,祭法宝,快祭法宝!

    一条头生黑白双角的大蛇从钟内垂下,向他焦急叫道,"我们杀出去!"钟声震荡,将雷云风暴震碎,天空一片黑暗,黑暗中有巨大的眼睛突然睁开,眼中无数天火涌动,聚集,即将化作恐怖的神光斩落;那大蛇突然张开大口,口中浮现出数以百计的法宝,呼啸飞出,迎上天空怪眼。但下一刻,那一件件便被怪眼射出的光芒扫落。

    大蛇闷哼,只挡住一波,便被震得气血浮动,怒声道∶"宫主,快祭法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他们好像在救我的命。

    上清宫张宫主不假思索,立刻叱吒一声,一道青气从脑后飞出,斩向空中怪眼。

    上清宫的镇教之宝,上清仙气!

    那只巨大的怪眼中天火熊熊,正自酥酸第二波攻击,但青气扫来,无坚不摧,如神刀的锋芒,嗤的一声将那天眼切开!

    上清宫主张富贵收回青气,正要询问那条大蛇和大钟发生了什么事,却见怪眼的主人吃痛,向后高高扬起头颅。

    张宫主这才看清自己斩瞎一只眼的主人的全貌。

    那是一尊遍体火光的天神,如同天火组成,身躯没有半点血肉杂质,甚至没有骨骼。

    "天火上神,主导诸天万界的山火、火灾、地火、雷火……

    张宫主头皮发麻,却见大蛇和大钟冲天而起,迎上天火上神,大蛇叫道∶"张宫主,我们挡住他的攻击,你斩他眉心!

    张宫主硬着头皮跟上他们,心道∶"这两位兄台虽然不是人,但对我真好。对了,我怎么与天神干上了?

    他顾不得多想,大钟和大蛇已经悍不畏死的冲上去,大钟当先一步,挡下滚滚落下的团团雷火!

    雷火炸开,将四周空间炸得粉碎,那是一股股天灭地的波动,却在大钟的威能下被逐一荡开!

    那大蛇脑后黑白二角亮起,阴阳二气涌动,将一件件法宝祭出,轰向天火上神的面门。

    一只燃烧天火的大手挥来,将一件件威力恐怖的法宝统统扫开。

    "就是现在!"大钟和大蛇异口同声道。内部交流,请勿外传。

    上清宫主张富贵不假思索,祭起上清仙光,一道青气斩入天火上神火焰状的眉心。

    同一时间,一个黄衣男子骑着白鹿,呼啸从他身旁冲过。

    那白鹿上的男子三十许岁模样,身后跟着三只白鹿,四只白狼,白鹿和白狼上各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男子,都与那男子模样彷佛,只是举止怪异,如同傀儡。

    "假师"张宫主心中一怔。

    那黄衣男子正是周天子,身后七个自己皆是偃师傀儡,与他长相一样,功法神通也是一模一样。

    八个周天子突然合力,祭起一把火焰长刀,啉的一声向天空斩去。

    那口火焰长刀竟然弥漫仙道威力,斩向天水之神。

    水神手掌扫落,迎上那口仙家之刃,水火相逢,顿时雾气漫天。

    雾气中,天霜之神张口,喷涂塞霜,顿时冰天雪地,严寒难当,无数口冰锥冰剑漫天飞舞,斩向众人。

    天空中又有一只只大肉球坠下,颗颗大如山,坠到半空便化作大眼珠子张开,目光咄咄四下乱射,斩向四面八方,甚至连神桥上逃命的众人都没有放过。

    这时一只青鸾飞来,羽翼翻飞,将一只只怪眼穿透。

    同一时间,又有一只七彩凤凰从身上到处都长满眼睛的天星之神的手掌中穿过,长啸一声,将天星一只只眼睛啄瞎!

    七彩凤凰被一只大手扫中,口中蝶血,连翻带滚飞往他处,正自摔得头晕脑胀,却撞在一尊巨人身上。

    那巨人浑身金光灿灿,正在缓缓站起,高大巍峨,身后挂着神龛,龛中香火缭绕,香火之气形成厚重的飘带飞扬。_金人又有各种法宝组成希夷之域,法力浩荡。

    凤仙儿仰头看去,看到金人是许应的脸,心道“许公子若是像金人这样白的话,倒是好看。

    她这时才注意到,四周一尊尊金人纷纷启动,屹立在空中的一片山河之中,杀向四面八方。

    一位黑衣红带的男子,飘浮在群山之中,突然山河倒悬,镇压天幕,将一尊尊天神镇压。

    那些金人伴随着这位高大男子一起厮杀,一时间天空如血,肢体飘零。

    凤仙儿化作少女,飞身而起,从群山之间穿过,待飞出九鼎所化的神州大地,便见天空悬挂五座洞天,青衣少女凤瑶长发飘飘,布下五仙之域,玉指指去山为樽,水为沼,试图将天条上神拉入凡间决战。

    凤仙儿正欲帮忙,忽然只听沉闷的声响传来,宛如敲在心上,震得她难过万分。

    她循声望去,但见天空被压塌,高悬于天的仙印向下坠落,压向一个布衣男子。

    仙印下,仙道符文已经完全亮起,仙威越来越重,下方的昆仑群山甚至被压得沉降!

    忽然,布衣男子周围的二十四轮明月齐齐顶住仙印,明月中山河动摇,湖水沸腾,化作月中溢出的道道霞光。

    二十四轮明月爆发出一切威力,却是乔子仲和雁空城飞来,见沉武帝挡不住,乔子仲当机立断,代替许应,将二十四排月山河珠祭起,化作山河仙阵,对抗仙印乔子仲闷哼,眼耳口鼻溢血,一座座洞天被压得熄灭,啪啪炸开,甚至连二十四轮皓月山河珠,也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他没有想到,这仙印的威力竟然这么大!

    他只是想帮沉武帝抵挡一瞬,让沉武帝有机会反击;但仙印的威力实在恐怖,将他压得几乎崩溃!

    "不愧是能从天劫下生还的存在…"他一口鲜血喷出。

    就在此时,布衣男子长身而起,抓住这个机会,爆裂的斗志重霄,一座仙光缭绕的武道彼岸,映入乔子仲、雁空城和凤仙儿的眼帘沉武帝真如一尊武道大帝,一拳轰向仙印,那亘古不动封印昆仑神桥、玉京的仙印,竟被轰退!

    沉武帝长啸,再起一击,仙印再退。

    "这里没有我的用武之地!"凤仙儿见状,立刻振超而去。

    她飞临另一片天空,正准备冲向玉京城,去看看徐福的死活,忽然只听一声高叫∶"陆吾上神一"群山之中,一道霞光呼啸而来,奔向天穹,速度极快。

    "有架打我喜欢"那霞光中的神灵欢喜道。

    凤仙儿循着呼声望去,只见许应和另一个少女身形翻飞,在天神巨大的肢体之间穿梭。

    "这个天道符文是错的,这个也是错的!"

    两人所过之处,天神的肢体不断炸开。

    天理上神脸上血迹斑斑,祭起天道神器,化作一把天弓,弯弓便要射去。

    凤仙儿大惊,正要高声提醒许应和元未央,然而那天道神器威力尽失,神器中传来机械般的道音“天理无权降罚。

    天理上神呆了呆。

    许应和元未央飞至袍的面门前,许应道∶"这个符文也是错的。

    他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的符文破绽处,天理上神巨大的面孔被打得凹陷下去,眼耳囗鼻扭曲,向脑袋中陷落。

    凤仙儿见状松了口气,飞入玉京城。

    破碎的祭坛上,徐福跪坐在祭坛中央,脸上血迹斑斑,像是一个等待被献祭的祭品。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