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心中的正道

    昆仑山,神桥上,众人还未反应过来,许应便已经腾空,杀人,提着萧宗主的人头冲出霞光,面相凶恶。玩七见到这一幕,顿时想起当初那个三拳两脚,打死蒋家神的少年。

    那时的许应也是这么凶,神挡杀神,魔挡杀魔!周天正神环绕天幕,高大伟岸,带来极大的压迫感。而在周天正神下方,是一个拎着血淋淋头颅的身影,相比氨峨的神祇,显得那么瘦小。"夺人飞升,还要灭口!"

    许应怒不可遏,仰起头向那些天神大声道,"留条活路行不行?"

    然而诸神没有回应,纷纷转过头去,像是在倾听什么声音。天道世界,工部仙官化身一颗心越来越沉,帝君的后人死了。

    原本兼海侯应该平平安安飞升,但谁也没有料到,居然有人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陡,闯入飞升霞光,当着天道诸神的面,格杀萧海侯!就在此时,许应的声音顺着飞升霞光传来,在天道世界炸响∶"留条活路行不行?""留条活路"

    工部仙官面色无比阴沉,"帝君怪罪下来,谁给我留条活路"

    一众天神眼巴巴的望着他,工部仙官道∶“洙。要诛的有理。天机上神勾结下界反贼,谋害萧公子,夺飞升仙缘,罪不容赦。”

    诸神闻言,纷纷动怒,天幕燃烧,那是一尊尊天神脑后的天火,是神的忿怒,天道的忿怒!天怒之下,流血漂橹,尸横遍野!"凡夫俗子!"天幕中央,天火涌动,化作一张威严厚重的大脸,遮住天穹。

    这张天火组成的面孔从天空中垂下,来到许应面前,俯视着他。许应像是这张面孔下的一只飞蛾,羸弱而细小。"徐福用诡计渡天劫,贿赂天机上神,蒙蔽天听,舞弊成仙,故而斩之以做效尤。"

    那张满是天火的面孔声音如雷,在昆仑上空炸响,声音来回滚动,"五衍宗主萧海侯,千世修行,与人为善,是千世善人,积累无数善功天道惩恶扬善,萧海侯理当飞升。你勾结徐福与天机,谋杀千世善人,当诛!'"放屁你他娘糊弄谁"

    许应长啸,催动神通,一剑平平斩出。

    这一剑让昆仑群山震动,山川间仿佛有神力翻涌,大道共鸣。

    徐福曾经施展过这一招,同样的一招,在徐福手中和许应手中,是完全不同的神通。这一招在许应手中,更显精妙,蕴藏着完全不同的精神。他这一剑,是以平剑斩不平!"嗤"

    剑光过处,将那巨大的面孔切开。

    天理上神急忙后退,脸上却出现一道长长的剑痕,将袍的面目切开。苍天流血,瀑布般流下。

    神桥上,雁空城仰头怒喝∶"你是哪尊鸟神?你说萧海侯是千世善人,他就是千世善人了?分明就是徐福渡劫成功,让他顶替,不但顶替,还要杀人灭口”

    乔子仲急忙扯了扯雁空城的衣角,悄声道∶"雁掌教,别说了,咱们该走了。'

    雁空城债债道∶"等一下祖师!徐福好不容易渡过天劫,为何飞升的不是徐福,而是另一个人?为何还要打死徐福?这件事得有个公道,否则谁还敢飞升

    乔子仲强行扯着他,向后退去∶”峨眉在人间只有你一个独苗,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时候还是保命要紧!你要什么公道?

    雁空城试图挣脱,愤怒道∶"我要与许兄一起,为所有炼气士讨个公道!"

    乔子仲直接将他禁锢,强行带着他冲向神桥尽头∶"所有炼气士?谁在乎你的公道?保命,慎言,你不懂?大家都看见了,大家都不说,就你逞英雄!”

    天空剧烈震荡,突然仙印光芒大放,一道仙光从大印底座迸发,向许应盖落!

    与此同时,天空裂开,出现一道道巨大的口子,有巨大的肢体从另一个时空中探出,有的火红,燃烧着天火,有的湛蓝,如同海水,有的布满鳞片,有的如同触手!

    还有一只只眼睛出现在天幕上,如同大大小小的月亮,骨碌转动,聚焦在许应身上。那是天神的真身

    袖们无法直接降临,只能显露部分身躯!

    突然一道身形冲天而起,挥拳迎上仙印射落的仙光,武道精气贯穿拳风,一拳轰出,与那仙光碰撞,将光芒打得粉碎!天空中诸神纷纷探出个身子,真身挥舞着手掌或者触手,纷纷抓来。

    就在此时,另一个身形落在许应身边,冷冷道∶"太阿!"神剑出鞘,光寒九州,斩向天神!许应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少女,抬头仰望,衣袂飘飞。许应与元未央对视一眼,目光流转,望向攻来的那些天神。两人同时长啸,催动神通。

    神桥上,其他各门各派的掌教纷纷转过身,向神桥尽头走去。也有人犹犹豫豫,不断回首张望。

    紫衣少女回头望向天空,喃喃道∶”为何渡过天劫的是徐福;“飞升的却是五衍宗的萧宗主?尽一切努力渡劫,却要被人说成舞弊!!“其他人有的茫然,有的愤怒,有的心灰意懒。

    有人低声道∶"千世善人无须渡劫,就可以飞升吗?那修炼还有何意义?"

    蓬莱阁的林阁主大声道∶“这分明是夺人飞升,还要取人性命。诸位,这种不公,不知何时便会沦落到我们身上!”众人虽然听在耳中,却没有人停下来,而是继续向外走。

    只听一个声音响起∶"你们名门正派的祖师赐给你们金篆仙篆,告诉你们昆仑有仙缘。你们想过没有,这仙缘到底是什么?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说话的那人正在逆行。

    此人身着黄裳,贵不可言,贵的是他的气质,仿佛就算他身上只穿着一根草,也是最华美的衣裳。众人认得他,这人名叫姬满,曾经与许应伙同,伪装战斗,实则为抢夺仙丹。

    周天子讥讽道∶“这仙缘,就是徐福渡天劫,而你们飞升。你们祖师早就料到这一点,你们也是同谋。”

    他哈哈笑道∶"然而即便你们,也只是陪天子读书。可怜,你们在路途中死了不知多少人,你们中多少门派因此被灭门;道统灭绝。然而你们没想到,仙缘早就内定。

    他挤开人群,向前闯去,冷笑道∶“你们明知道,却不敢动,只恐血溅到自己身上。他大步向玉京城走去,神采飞扬∶“想要飞升,没有血溅五步的勇气,怎么飞升?”

    雁空城奋力挣扎,叫道∶“祖师放我下来!我要血溅五步!”。乔子仲充耳不闻,带着他冲出神桥,落在黄帝行宫遗址上,道∶“这里绝对会变成流血之地,我们尽快离开,还可以活

    命。迟的话,恐怕太上祖师出面,都未必能救得了你

    雁空城抬起手掌,努力想抓住神桥,突然嚎啕大哭“祖师祖师我心中的正道,还在那座桥上乔子仲迟疑一下,回头望向那座神桥。

    神桥上,有人向这边涌来,还有人在逆行。除了姬满之外,还有上清宫主张富贵,带着大蛇和大钟,沿着神桥向玉京赶去。天空中,沈武帝带着二十四轮明月冲天,准备硬撼仙印本体。他的拳峰如撼天之印,将武道不服天不服地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伴随着一声轰鸣;仙印高悬昆仑山,布下的层层封印黯淡下来,他的力量,迫使仙印不得不收回部分力量来与他对抗。

    高空中,诸神铺满天空,身后燃起熊熊天火,一尊尊天神向空中的祖龙、许应等人攻去。祖龙催动九鼎,化作九州,长啸一声,昆仑墟道象浮现,补上神州大地缺失的一环,与天神硬撼。这时,一道大火烧来,顷刻间点燃天空,将诸神真身烧得滋啦作响。许应匆忙中回头望去,青襞仙子的身影出现在远方,若即若离。他收回目光,继续与元未央联手对抗天神的攻击。

    黄帝行宫遗迹中,乔子仲将雁空城放下,道∶"掌教,倘若死了,别说正道,什么道都不会存在!你折返回去,就是反贼。振兴峨眉的重担,还在你的身上。

    雁空城神态木然,呆呆地望着天空中那些正在搏杀的细小身影,道∶“祖师,就算你吃了这么多人,你也无法飞升。难道你心甘情愿‘乔子仲身躯微震"你都知道了"

    雁空道∶"你当年是峨眉掌教,当世最强大的存在。你那时修为太强,无法打开六秘,却活到现在。祖师,我不是傻子。前方,两个身着青衣的少女从他们身边匆匆而过,向神桥奔去。

    雁空城转身,望向神桥,纵身跃出,大声道∶“我去捡回我心中的正道,它掉了!我不想变得与你一样!”

    乔子仲看着他跟着那两个青衣少女冲入神桥,咬了咬牙,低声道"峨眉的香火衣钵不能丢,你去送死,我须得峨眉留下一点香火!"他转身下山,疾驰而去。

    过了片刻,乔子仲面色阴沉又从山下奔上来,低声道∶“这点香火,可以不必是我。”他纵身而起,冲向神桥。

    "雁空城,比我更适合做峨眉掌教。"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