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仙道赐福,一人飞升

    神桥上各门各派之主纷望向徐福,露出敬畏之色。除了本门祖师,他们很少尊敬他人,更别说畏惧他人。但徐福值得他们尊敬畏惧。

    他将摊法吃人的真相揭露出来,揭破六大傩祖的真面目,揭破傩法飞升的真相。

    他还是一位绝世炼气士,击败六大傩祖,炼死其中一位傩祖,并且逼得那些钓鱼客韭菜老不得不退走。他向世人展示了炼气士的极限,并不比唯气兼修逊色,甚至更强!他终结傩法吃人的历史,又给予炼气士以信心!现在的他,便是炼气士无可争议的领袖!他来到神桥上,各派宗主纷纷躬身低头,以示尊敬。

    徐福来到天道道场外,望向道场中心那个飘浮在空中的男子,浓眉大眼,身着布衣,不像是炼气土,反倒像是一个干惯了农活的庄稼汉这样的人渡劫,居然能保住性命,着实出乎他的意料。"许君,彼岸为人所开辟,那么就存在陷阱的可能。"徐福澹澹道,"将来这位浓眉大眼的道友,倘若无法渡过天劫,便会想着像六位傩祖那样吃人。他也会布下道场,传法授徒,每隔一段时间收割一次。”

    许应取出一些瑶池之水,喂武道大帝服下,想了想,笑道∶"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有一点,不死民的历史远超六位傩祖,不死民便是修炼傩法的人,他们没有被收割。

    武道大帝服下瑶池仙水,却依旧未曾醒来。

    许应仔细查看,他在天劫中伤势极重,元神、肉身中的大道法则都已经断掉,武道精神险些被天雷打散。他能够存活到现在,委实不易。

    不过,服下瑶池之水后,他身上的道伤开始愈合。

    瑶池仙水拥有看神秘强大的力量,即便是天劫道伤也能治愈,让许应啧啧称奇,心道∶“难怪东岳先生让我来取一瓢池仙水。”他走出天道道场,道∶"我以为,傩法开创之初,其实为了长生,为了让练气发展。但昆仑遭遇剧变,有人屠杀了昆仑的不死民,毁掉了这里的一切!六位摊祖才趁机窃取六座彼岸,行收割之事!阿福,你可以看看如今的昆仑遍布废墟,这里的一切是被人故意扶去!

    众人听到他称呼徐福为阿福,纷纷怒喝,叱责他大不敬。徐福回头扫了一眼,众人立刻噤声,不敢说话。徐福抬头,望向天空的仙印。

    那空巨大的仙印,如山高悬,静止在两界之间,亘古不动,压抑无比。这面大印,遮挡住半个天空,边边角角的地方,可以看到仙界!

    一秒记住https://.vip

    徐福收回目光,悠悠道∶"倘若不死民也是被收割的人呢?倘若有人故意传授傩法给不死民,其实希望他们采集彼岸仙药,目的只是为了吃掉他们以达到长生呢”

    他澹澹道∶"许君,无论你说得如何天花乱坠,你也无法证明不死民没有被收割。而雌法收割世人,却是有目共睹。摊法在过去数万年间已经害死了无数人,必须要被抹去,恢复炼气正统!”

    许应走上前来,道∶“倘若雄法可以完美炼化体内的仙药,倘若洞天不会被人斩去,是否便可以说明,傩法不是陷阱了?”

    徐福深深看他一眼“凤瑶姑娘是不死民,她的功法也是不死民的功法,她的玉池洞天被维履轻易斩落。昆仑不死民,也是非菜而已。许君”

    他抬手,止住许应继续争辩的冲动,道r"我此来并非与你争论摊法是否是陷阱,世人已经知道真相,你我的争论无论胜负,都无关大局。摊法,注定再无传人。’

    他露出笑容,道∶“许君,还记得我说过,我要办三件事吗?第一件事,复活祖龙,我做到了。第二件事,炼气土复辟,我也做到了。现在,我要做第三件事。”许应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徐福看向前方隔桥相望的玉京城,眼中难掩兴奋光芒,道“我要做的第三件事,便旦劫飞升”许应喉咙有些发干,想起另一个人。

    那个人对他说,他要做三件事,第三件事就是渡劫飞升。

    那人务尽智慧,绑架天道世界的三百六十尊周天正神,成功渡过天劫,惊艳了世人。但他未能飞升。

    他在渡劫之后的虚弱期,被泥丸宫主人所食,只剩下一张人皮。"你过不了天劫。"许应定了定神,道,"天神被周齐云绑架一次,你很难施展同样的手段,将他们骗到人间。这些天神,并非无脑之辈。"徐福摇头,笑道∶“若是让许君钦佩,又岂能用周齐云的手段?我不绑架天神,我将正面天劫。当年,黄帝在玉京中飞升,我也将效彷祖辈,在那里渡劫飞升!’

    许应犹豫一下,道∶"你何不等待一段时间?我与周天子商议,准备破译天道符文,多等一段时间,说不定便可以破译天劫。"徐福道"仰仗你而飞升吗我不愿。"他将难凡所掌握的绛宫洞天祭起,道∶“许君,仰仗你而飞升,又岂能展现徐某的不凡?当年你我同舟共济,前往海外,你处处胜过我。”他催动绛宫洞天,只见这座古老的洞天变得无比明亮,挂在越来越远的天空中,渐渐接近那座虚幻的玉京城。

    "你强大,聪明,充满智慧,就是一尊天人,但我不一样。我跟在你身边,阴险,狡猾,替你办那些你不愿办的事。你传授我功法神通,如师如友,我无法报答。所以你不舍得杀掉那艘船上的人,我替你杀,你不舍得献祭他们,我替你献祭,我做了所有的恶。”

    徐福迈步向前走去,笑道,"但四千年后的今日,我做了所有的善,世人将铭记我,而不是你。我以炼气士的身份飞升,将来你就算做出再大的成就,我徐福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也始终在你之上!

    绛宫洞天与他建立感应,从洞天中延伸出一道仙光之桥,与他们脚下的神桥相连!

    徐福迈出的脚步。恰恰落在这道仙光之桥上,笑道∶"我强大,聪明,充满智慧,就是一尊天人!你无法渡过这片虚空,不知桥在何处,而我可以连上这座神桥’

    许应心中微动,看向元未央,恰逢元未央的目光看来。两人心有灵犀,顿时明白徐福连接神桥的原理。

    元未央悄声道∶"武道大帝来到神桥尽头,在这里打入虚空,开辟彼岸。也就是说,神桥,是连接彼岸之桥。而洞天,是连接彼岸的通道。”

    许应轻轻点头,刚才元未央耗费精神;催动元道诸天感应,y与武道彼岸建立联系y打通武道彼岸与神桥的虚空,形成一道桥梁其实,有更为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打开一座武道洞天,连接武道彼岸,形成神桥直通彼岸。徐福也是如法炮制。

    不过他的办法是用傩凡掌握的绛宫洞天,绛宫洞天,借与绛宫的感应,形成一座桥梁与玉京相连。

    许应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当年不死民一定是祭起各自的洞天,搭成最后一道神桥,让来到此地大帝登上神桥,前往玉京城,举行祭祀大典。许应催动天道道场,带着道场中的武道大帝跟上徐福。

    如今他必须一直维持天道道场,否则武道大帝的劫运便会重来,以武道大帝现在的状态,绝对无法度过天劫。"阿福,你曾经说过你是一个不会被情绪影响的智者,现在你有些得意忘形了。

    许应道,“渡劫并非那么简单,周齐云尚需花费两三百年盗墓,搜刮各种财富,才有渡劫的成算。你不能就这样渡劫。’

    徐福走在前方,笑道∶“许君,我从海外归来,已经准备了两千多年。我的准备,只会比周齐云更充分。他绑架天神尚可渡过天劫,我自然更不在话下许应蹙眉,徐福一向运筹帷幄,暗中操控着神州的一切变故和动向,从奈河入侵到阴间入侵,从天地解封,到各门各派重现,再到陈气复兴。甚至此次昆仑的再现,前往昆仑搜寻仙缘,都与他的密谋有关。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复兴炼气士。他准备得如此周详,令人叹为观止。那么他的渡劫飞升,一定也准备得无比周详,不可能出现半点差池。众人纷纷登上神桥,跟在两人后面,向着玉京进发。

    玉京,是一座传说中天宫。人体六秘中,便有一座玉京秘藏,位于眉心内一寸,与玉枕天关对应。炼气士的元神经过瑶池洗礼,登上神桥,冲开第三座关隘,玉枕天关,这时便可以看到体内的玉京。

    成为仙人,便是炼气士的元神进入玉京的过程,称作飞升期。不过在这个截断,需要渡过天劫,元神才能进入玉京。而在昆仑山上,许应等人只需来到神桥的尽头,便可以进入传说中的昆仑玉京。玉京城,是一座人间仙境,如梦似幻的小仙界。

    神州的祖辈,在这里飞升,在这里祭祀先民,在这里传承血脉的意志。许应走入玉京,道路两旁是历代大帝留下的高大石碑,记载着往昔的历史,石碑上的文字,都被抹去。

    许应抬头望天,仙印高悬不动,玉京城便在印下,似乎那仙印随时可能砸下,将玉京覆灭!

    他心中微动,道∶"徐福,昆仑被毁的原因,多半是仙界不想看到下界的炼气士掌握彼岸的力量,不想看到下界的炼气士可以长生。你可否推迟渡劫,等待西王母复苏,我们弄清昆仑覆灭的原委”

    徐福摇头∶“我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比周齐云更为妥当,何须等西王母醒来?”许应望向天空中那座高悬的仙印,心中隐隐不安。

    突然,仙印后方,炫目的仙光涌动,向下界涌来,渐渐地化作甘霖,如雨落下。一道金篆仙篆从天而降,在绚烂的仙雨中仙篆展开,高悬在玉京城上空。仙篆上有文字,写道"仙道赐福,一人飞升。

    徐福见此金篆仙篆,哈哈大笑,张开双臂迎接仙雨,笑道“许君,你可看见了此乃吉兆。仙界已有算定,今日我必将渡劫飞升”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