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敬若神明

    玉虚峰顶,黄帝行宫已经完全毁去,只剩下残垣断壁,述说着不为人知的历史。

    神州历代大帝登临帝位后,会在天下太平时来到这里祭祖。留守此地的人负责接待历任大帝,主持封禅大典。历代帝皇,在这里留下了古老的传说,然而此时,却只剩下废墟,甚至连先民们的传说也失传了。

    天空剧烈动荡,有不可磨灭的灵光跨过虚空而来,距离行言遗址只有百丈远近。那不灭的灵光远望如同一座桥梁,贯穿虚空,联系两界。它是道所化,蕴藏古往今来颠扑不破的妙理。它便是昆仑山上的神桥,一个传奇之地。

    顺着桥梁向着尽头望去,便可望见神桥的尽头便是一片金碧辉煌的天宫,像是虚幻,又彷佛真实。那里叫做玉京。

    传闻黄帝便是在玉京飞升,历代帝皇昆仑封禅祭天,也是在那里进行,需要留守此地的后裔接引,方能来到那里。"我九华宗在仙界的祖师说,此地有仙缘。既然仙缘不是六位祖,那么一定是其他什么东西!诸多年轻强者站在废墟前,望向百丈外的神桥,其中一位女子道,"仙缘,可能就在玉京中!她身旁的少年是长留鸟的岛主,道∶"我长留鸟祖师也传下金篆仙篡,记载了昆仑中有飞仙的机缘。

    其他年轻人也纷纷点头,他们是各宗各派进拔的弟子,担负中兴的重任,甚至是远在仙界的祖师亲自出手,将他们封印三千年,留存到现在。

    此次昆仑重开,这些仙界祖师传下的谕旨中,便有昆仑仙缘的说法。他们让当世的宗派领袖前往昆仑寻我仙缘,那么仙缘便绝非戏言!仙缘,更不可能是六位滩祖所谓的飞升仙丹!真正的仙缘,应该还未降世。

    众人远望神桥,只见天空裂开,隐约浮现出另一个世界,应该便是仙界,那里传来深重道威,一面印有奇异文字的大印遮住半个天空,亘古不动的悬在那里,带给人无以伦比的压迫感。大印的底部,平铺于天,仅仅看到大印,便难以喘息!这座仙家的大印,似在镇压神桥!

    此次来到昆仑寻宝的人数多达数万人,但因为各种变故,死的死,走的走。还有人因为滩法的真相被揭破而意兴阑珊,斗志全无,索性便离开了昆仑。如今聚集在神桥前的,便只剩下不到百人。他们打算登桥,却被阻拦在这里。

    "阿巴阿巴?"莲来阁林阁主脑后紫草晃动,抬手指向神桥疑惑道。”林阁主想说什么,不妨明言!”

    紫衣少女忍不住道,"你们茎来阁虽然名头很响,传说拥有蓬来仙山,但总是装垄作哑,未免小看天下英雄。你一路上阿巴阿巴叫唤不停,莫非小觑天下英雄我日月神宗未必不如你蓬来阁!”

    林阁主身边的黑白二角的大蛇细声细气的解释道∶“神宗小姐姐,林阁主的意思是说,我们体内也有神桥,与这座神桥是否有关联?”紫衣少女见这条大蛇知书达理,不像林阁主那般放浪形酸,面色不禁缓和下来,道∶"传闻昆仑有瑶池、神桥和玉京,此三物混天而成,蕴藏无尽道妙,对应人体的瑶池、神桥和飞升三个境界。林阁主面色疑惑"阿巴阿巴大蛇连忙解释道“林阁主说,昆仑的神桥瑶池和玉京是混然天成,为何人体中会有三个境界与之对应”紫衣少女也是被难住,道"我也不知。"这时,黄衣少年的声音传来,道∶“我上清宫的古籍中有说过此事,说人也是混然天成,对应天地间的大道之象,因此昆仑有瑶池、神桥和玉京,人体内也有瑶池神桥和玉京。林阁主笑道"阿巴阿巴。

    大蛇翻译道"林阁主说,牵强附会,一派胡言。"

    黄衣少年面色微沉,澹澹道∶“茎菜阁的历史悠久,传闻是仙界的仙山坠入凡间,但论底蕴,我上清言也并不逊色。林阁主嘲讽我上清言的祖辈记载是牵强附会,在下张富贵,忝为上清宫主,倒想领教蓬来阁的绝学。”大蛇面露难色,抬头望向林阁主头顶的大钟。

    那口大钟发出人声,道∶"好言难劝求死的鬼。张宫主自寻死路,咱们也没奈何。念经送他一程吧。"大蛇称是,诵念道∶"宫主早日往生极乐。

    黄衣少年动怒。他是上清宫精挑细选的天才,对上清宫的各种道法神通运用自如,竟然被一口钟和一条蛇轻视。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正要动手,却见已经有人开始飞渡,准备落在那道神桥上。

    神桥已断,距离他们只有百丈,百丈距离对于他们这些炼气士来说轻轻一纵也就过去了,但飞渡的那位年轻强者却十分谨慎,步履踏在天空中,脚下云雾涌动,缓缓托着他前行。突然云雾动荡,那位年轻强者的神通破碎。

    众人看着这一串,一颗心提到嗓子眼里,突然那年轻强者眉心,金篆仙篆符文飞出,仙威动荡,自仙篆中爆发!浩荡仙威,如真仙降临,荡平一切阻碍!

    那年轻人与神桥之间,顿时浮现出无数仙家道文,一个个文字从虚空中浮现,遍布杀机!这里赫然有仙家的封禁,锁住虚空,让任何人都无法接近这座神桥!那年轻人当机立断,趁着金篆仙篡符文的威力爆发,埋头向神桥冲去!

    金篆仙篆的威力与仙家道文碰撞,逐渐被磨灭,待到那年轻人冲至神桥前,只有一步之遥便可以踏足桥上,突然金篆仙笺威力耗尽,化作一团灰尽。

    那年轻人迈步,冲上神桥,惊魂甫定,回头道∶“只要有仙篡,便可以过来!没有仙篆护体,便不要自寻死路了!”他刚说完这话,突然身躯僵住,整个人四分五裂,化作一堆肉块哗啦倒塌!对岸,众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惊疑不定。"真仙观,灭门了。"有人叹了口气。

    众人心中凛然,那年轻人是当代的真仙观主,天地解封,真仙观除了他之外最多只有几个新收的弟子,他是唯一顶梁柱,此刻死在这里剩下的弟子根本不堪大用。真仙观灭门,是必然的事情。

    紫衣少女道"他的金篆仙篆曾经用过一次,仙篆的威力耗损,导致无法护送他踏上神桥。只有没有动用过的仙篆,才能落在神桥上。

    她目光扫视一周,笑道∶"看来祖师赐给我们的金篆仙篡,是为了应对目前的情况。不过很多道友像是已经用过仙篆了呢!"她飞身而起,冲向神桥,果然只见一面金篆仙篆从她希夷之域中飞出,仙威将她团团护住。紫衣少女冲至神桥,仙篆也恰恰威力耗尽,化作一团飞灰飘去。其他人也纷纷渡桥,不过大部分人都留在对岸,无可奈何。

    他们身上虽然也有金篆仙踪,但在先前的捕杀和夺宝中,已经动用过一次,有的还用了不止一次。用残缺的仙篆飞渡,就是自寻死路。让人惊讶的是,蓬来阁的林阁主与那条大蛇和大钟,居然也平安渡过,落在神桥上。

    上清宫主张富贵心中宫然∶"显然这条大蛇和那口钟的本事了得,帮他渡过了许多危险。他没有用过仙篆,此人不弱于我!但折辱上清言之仇,不得不报!”林阁主留步”他突然出声。

    林天华停下,挠了挠脑袋上的草,疑惑的望着他∶"阿巴?""羞辱我上清宫,还想走"黄衣少年张富贵道,"今日我与阁下,一决胜负"林天华抬手,又挠了挠脑袋上的草,看了看大蛇和大钟。大蛇和大钟各自后退,表示并不插手。张富贵道"怎么胆怯了那就对我上清宫道、道、道…"他"款"字还未说出口,便眼珠子险些蹬了出来,只见那位林阁主脑后的紫草突然从其眼耳口鼻中拔出无数根须,枝叶根须飞舞,焊然向他扑来神桥的对岸,未能渡桥的人们骇然的看到,那紫草根须提起,狠狠撞在上清宫张宫主的裆下,张宫主面孔扭曲,还待挣扎,下一刻便拔那紫草寄生,扎根在张宫主的希夷之域中。

    众人毛骨悚然”看来,渡桥也并非喜事,桥的另一端更危险…”

    上清宫张宫主神态木然,口中传出阿巴阿巴的怪声,向前走去。大蛇与大钟敬若神明,亦步亦趋的跟在张宫主身后。蓬来阁的林阁主却清醒过来,挠了挠头,疑惑的打量四周∶"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刚刚上山么?'他努力回忆,自己像是发现了一株仙药,正要采药,便突然无数根须钻入自己的眼耳口鼻中,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我为何会在这里”他一片茫然。

    来到神桥上的,只有二十余人,都是各派之中顶尖存在,天之骄子人中龙凤,一路上遇到任何危险,也是凭自己的修为实力解决,未管动用仙篆。

    他们充满自信,沿着神桥上前,心境激动莫名。真正的仙缘,就在前方这时,他们看到神桥的尽头,宏大的玉京城如虚幻不真实的道象,沐浴在仙光仙气之中,桥头一个少年吃立,面朝玉京,白衣飘荡。少年脚边,一个长发及腰的少女端坐,强大的神识贯穿层层虚空,与未知的时空建立感应。少年应该是在为她护法。

    "用摊法打遍神都的未央公子,是个女的!"紫衣少女惊声道。

    众人哗然,当初天地解封,各派涌现,徐福要确立炼气正统,因此蛊惑各派年轻的掌教前往神都,打压傩法,打压气兼修那时傩法被打压得一无是处,元未央归来,技惊天下,以纯粹滩法击败各派掌教,奠定不世威名。那一战后,元未央又以精纯的炼气法门,大败神都各大法世家,惊艳世人,被尊为未央公子。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未央公子竟是个女子!"未央公子旁边的黑脸少年,是哪个""不认识,没见过。未央公子新收的扈从吧""大抵是无名之辈。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

    第二百五十四章 敬若神明免费阅读.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