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斩傩祖,断因果

    天空中,五十三位强者的洞天已经被完全斩去。这些洞天是他们剥皮傩仙,从傩仙身上切下,移植到自己身上。

    现在面对六位傩祖,这些洞天终归是无根浮萍,六位傩祖轻轻一斩,便将这些洞天斩落下来。

    但除去洞天,这五十三人依旧是最出色的炼气土,围攻六位傩祖,烧是六位傩祖修为雄浑,又可以剥离他们的洞天,也被打得一个个蝶血不止深渊前,血肉横飞,惨烈无比。

    六祖自身修炼的道象,被这些炼气士磨灭,他们虽然掌握无量仙药,能治疗肉身元神损伤,不死不灭。

    但道象并不能被治愈。

    道象需要不断存想磨砺,才能生成,久而久之才能壮大。道象被磨灭,炼回来就需要时间。

    突然,傩阳脑袋险些被人打穿,仙气所化的青色大蛇也变得暗澹,叫道∶“这些小辈,无法无天了!祭洞天!”

    "轰隆"

    他身后传来无比恐怖的波动,一座黄庭洞天浮现,黄庭府出现在洞天的尽头!

    傩阳法力暴涨,肉身迎上泥丸宫主人的神通,竟然毫发无损!

    他挥手虚虚斩落,便见天空裂开,泥丸宫主人连忙抵挡,却大口吐血,翻身而退,不得不避其锋芒。

    "祭洞天"

    傩履面目狰狞,从前道骨仙风的老神仙形象浑然不见,叫道,“杀光他们,再整天地!”

    他祭起一座洞天,洞天的尽头正是连接着玉池彼岸,正对着玉虚宫。

    傩彭也冷笑道"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洞天,也好让他们死而无憾"她祭起一座洞天,连接混沌海泥丸宫。

    傩相也自祭起一座洞天,连接冥海,叫道∶“就算暴露也不怕,大不了再大清洗一次!”

    傩抵也祭起一座洞天,连接玉京。傩凡祭起绛宫洞天,连接绛宫。

    这六位傩祖与其他人不同,其他人都希望六秘全开,秘藏开得越多越好,而他们却每个人一个秘藏,秘藏的种类也各不相同。

    许应望见这一幕,心道∶"其他人,哪怕是钓鱼客韭菜老,都希望秘藏越多越多越好,大不了整合秘藏。六祖的秘藏,却各自只有一个。只是这一个秘藏,带来的法力提升未免太恐怖了!难道他们真是开辟六秘的傩师始祖?”

    倘若始祖开创傩法修真的目的,就是为了割天下人的韭菜,那么傩法就是邪恶的。

    六位傩祖各自催动洞天,各自实力暴涨,那些炼气士被他们连杀数人。一时间其他炼气士心思浮动,便有了逃离的打算。

    傩祖傩阳将斗笠男子重创,正要将他格杀,一座方丈大小的仙山突如其来,狠狠撞在他的身上。

    傩阳被撞飞出去,又惊又怒,仰头看去,只见那座不大的仙山上屹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矗立在他的上方,目光睥睨向下看来!

    那身影的背后,是一株笼罩日月的七彩神树,散发条条瑞气,根须和枝条缓缓舞动。

    傩阳看到树下的身影,竟然让他一阵恍忽,失声道∶“是你!你回来了!不可能,你明明……”

    他神情恍忽的一瞬间,巨树散发七彩神光向下明来,傩阳催动青色仙蛇,拼命抵挡,但一根根枝条根须突破他的招法防御,径自抽在他的身上每一鞭都痛彻心扉

    顷刻间,傩阳遍体鳞伤,被那株巨树神通碾压,大口吐血,倒飞而去,心中一片慌乱!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回来!"

    这时,他才看到方丈仙山的身影,并非他想象的那个人,而是气度气质与那个人有些相似,又施展相同神通,而且是居高临下,以至于他恍忽之下误以为是那人卷土重来,吓得失了先机。

    然而决战之时先机已失,便意味着挨打。

    徐福怀中虚虚一抱,便见一座承载着一颗颗太阳的洪炉飞出,将尚未站稳的傩阳收入洪炉之中!

    "彭"

    洪炉炸开,傩阳浑身燃起熊熊大火,从深渊坠落,向昆仑中坠去。

    徐福身形闪动,下一刻傩麦剑遭殃,心神为徐福的神通所夺待反应过来时,徐福的神通已经落在她的身上。

    那是一座青铜山峰,在击中傩彭之时,巨大的力量贯穿她的身体,封印镇压她的修为法力。

    傩麦征自对抗,突然青铜山峰分裂,化作无数口青铜剑气,嗤嗤将她身躯洞穿!

    傩麦G调动调动混沌海泥丸宫洞天,治疗伤势,一片乱星海将她淹没,无数星辰彭痿痿撞击在她的身上。

    “是他的神通”

    傩彭胆寒,再无战意,落荒而逃。

    徐福杀向傩相,几招过后,傩相喋血,旋即重创傩履,三招断傩抵之首,两招击败傩凡,斩断他的四肢。

    六大傩祖,竟不能挡!

    在短短几个照面,六大傩祖便伤的伤逃的逃。

    被他击伤的傩祖,伤势根本无法痊愈,伤口中暗藏他的神通道象,阻止伤口愈合。哪怕是六大傩祖,也不能破解他的神通!

    傩抵一手提着自己的脑袋,奋力厮杀,试图逃出生天,下一刻脑袋便徐福一拳打碎。

    傩抵无法长出脑袋,抬手撕烂衣裳

    胸脯化作眼睛,肚皮长出嘴巴,双手掌心各长出一只眼,与他拼命!

    傩祖傩凡四肢被斩,也无法长出,变成无手无脚只剩下一个脑袋的怪人,但他也强大无比,立刻身形一翻,肚皮朝天背上生出腿脚,前胸生出手臂,与傩抵围攻徐福。

    至于傩履傩相,已经逃走,只剩下这两位傩祖。

    泥丸宫主人杀来,斩向傩凡身后的绛宫洞天,一击得手,难掩心中狂喜。突然,他后心中了一掌,口中吐血,急忙向前飞掠而去,回首看去,正是徐福出手将他重创。

    "徐道友,我以为我们联手,应当同仇敌忾!"泥丸宫主人警惕道。

    徐福衣袖拂动,一口青铜大钟罩落,将傩凡扣在钟下,澹澹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彼时,你们有利用的价值,所以我与你们合作,现在你们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中

    钟声震荡,将傩凡炼得肉身不断破碎,惨叫声从钟下传来,血浆瀑布般落下。

    泥丸宫主人心中凛然,道"我们人多。"

    徐福扫了这些围上来的上古远古炼气士一眼,不以为意,道∶“乌合之众,杀光便是。”

    泥丸宫主人咬牙,看向飘浮在徐福身边的傩祖洞天,突然转身便走。

    他身形鬼魅般晃动,从深渊中取下六座洞天,遁入昆仑。

    其他上古远古炼气士见状,纷纷追向其他洞天,远远遁走。

    至于另一位傩祖傩抵,已经趁着徐福对付泥丸宫主人的时机,偷偷熘走。

    "傩凡,你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吗"

    徐福站在方丈仙山上,嘴角突然溢血,勉强压制住伤势,向青铜钟下的傩法傩祖道,"他们是去追杀其他五位傩祖,企图夺取你们身上的傩祖洞天。他们准备移植你们的傩祖洞天。

    他盘膝坐下,静静的坐在青铜大钟前,调动自身法力,准备将这位傩祖生生炼化!

    击败六位傩祖,已经威震天下,将傩法的真相血淋漓的揭露出来,也达成了他炼气士复辟的目的。

    "但是仅仅这样做,不是那个与我一起渡海的许应的作为。那个许应除恶务尽一定会斩杀傩祖。"傩凡身为傩祖,积累了太多太多的仙药,想炼死这样一个存在,并非易事。但徐福就是要试一试,将傩凡炼成飞灰!

    三日后,突然一声钟响,钟下的傩凡化作一缕飞灰,形神俱灭!

    徐福起身,望向四周,只见四周早已无人,天空的裂痕消失,深渊不见踪影,只剩下残肢断臂飘浮在天空中。

    那些被斩落的洞天,除了那些落入深渊中的洞天,其他洞天大多被人收去。

    还有一些散落在昆仑的群山之中,无人收取,渐渐变得暗澹。

    空中,唯有傩祖傩凡的那座绛宫洞天,依旧熠熠生辉,比太阳还要明亮。

    这三日来,那些钓鱼客韭菜老前去追杀其他五位傩祖,无人敢回头打这座绛宫洞天的主意。

    徐福将这座绛宫洞天收起,低声道∶"许君,你是否知道,当年我见到你的神通,惊为天人?今日,我用你的神通,也做到了这一步!嘿嘿,傩法……

    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只身站在方丈仙山上,向下方的昆仑飞去,黑色的衣袍带着干枯的血,向后飘扬。

    “我曾见过天人,岂容傩法污染天人许君,今日我为炼气正名,从今日起,世间再无傩法!”

    他心神舒畅,低声道,"今后,再无人能用傩法收割他人!许君,我要做的前两件事,做完了,而我要做的第三件事,就是成为天人。从今往后,无论你的成就再大,都将在我徐福的阴影之下。我要成为你无法攀越的昆仑山!”

    玉虚峰变得安静了许多,大部分炼气士傩师傩仙都离开这座山峰,有的意志消沉,返回各自家乡,有的去昆仑的其他神山,寻找各自的仙缘。

    六位傩祖以及那一个个收割韭菜钓鱼的古老强者,着实将这些年轻人打击得够呛,傩法,应该是没有会修炼了。

    徐福神识扫去,过了片刻,寻到了凤瑶和青鸾,小凤仙也在。

    "凤瑶姑娘,徐某幸不辱命,还给你一个没有六祖的昆仑山。算是言而有信吧?"徐福笑道。

    凤瑶已经治好伤势,向他躬身诚谢,道∶"徐道友是打算移植六祖的洞天吗?

    徐福摇头∶“我收下傩凡的洞天,只不过是让那位故人警醒,切莫走上邪路。我并不会移植。”

    凤瑶沉默片刻,道∶"我是昆仑的不死民,徐道友对不死民有大恩,因此有件事我当告诉徐道友。我昆仑不死民之所以成为不死民,就是因为我们修炼傩法。不死民修炼的傩法,绝非六位傩祖所传,而是更为古老。”

    徐福冷笑道∶“莫非凤瑶姑娘想说,傩法并非陷阱?若非陷阱,你又为何能被傩履斩落玉池洞天?”

    凤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徐福拂袖,转身离去,道∶"凤仙儿,跟上来,我带你去见故人。"小凤仙连忙向青鸾挥手,快步跟上他。

    青鸾目送他们远去,有些愤愤道∶"小姐,你好心劝他,他却刚愎自用,根本不领情。"凤瑶道∶“我的玉池洞天的确被傩履轻易斩落,他有所怀疑也怪不得他。只可惜我不死民的历史遗失,不知道不死民的源头是什么。否则就可以弄明白傩祖为何可以斩落他人的洞天,打消他的怀疑。"青鸾兴奋道∶"小姐,昆仑中说不定会有这样的历史,咱们去搜寻一下!"凤瑶摇头道∶"昆仑的文明被摧毁得一干二净,敌人必然不会留下任何文字记载。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便是西王母复苏。

    她遥望玉珠峰,那里雷电交加,剑光纵横,西王母依旧难以恢复神识。

    "只有西王母复苏,我们才能知道,过去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的敌人是谁?还有我们的历史…"她心中默默道。

    徐福带着小凤仙飞上玉虚峰的峰顶,经过一片废墟,停了下来,只见废墟上有人挖出了掩埋在地下的门户,上面有许家坪的字样。

    徐福看了片刻,继续前行,过了片刻,他来到一位正在丈量玉虚峰的青年强者身后。

    徐福从方丈仙山上跳下,躬身下拜,道∶“臣徐福奉命渡海,搜寻仙山,幸不辱命,寻得方丈仙山,献于陛下。”

    祖龙赵政停步没有转身,幽幽道∶"四千年过去了。徐爱卿终于带着仙山回来了。起来吧。"徐福站起身,道"陛下,臣告退。"

    祖龙抬手,徐福退去,折向前往玉虚峰顶,那里有黄帝飞升前的行宫。

    "徐爱卿,你归还仙山,是了断因果么"

    他的身后传来祖龙的询问,"你以为凭你现在的实力,可以飞升?"徐福微微欠身,没有作答,径自走向黄帝行宫。

    他要去了断最后一场因果,方可全心全意渡劫飞升。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

    第二百五十三章 斩傩祖,断因果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