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徐福复辟(求月票!)

    许应和元未央拾头仰望,滩阳滩屋等六位傩祖根本不知他们已经显露在昆仑山的上空,也不知他们一举一动,都可以被昆仑山上的人们若到。

    他们更不知道,他们的每一句话,都清晰的传入昆仑山上的人们的耳中!

    他们的举动,让人茫然,骇然。那个黄衫少年的声音传来,语气很是迷茫∶“那五十四位仙人不是已经飞升了吗?他们为何停在半空?这道深渊是什么天上为何会有一道深渊’“那只大眼珠子是何物紫衣少女比他还要抓狂,大声询问,”为何深渊中有一只大眼睛“人们很是惊慌,有人大声问道∶"谁阳滩祖说的大鱼,说的仙药,是怎么回事?谁是鱼,谁是药?"阿巴阿巴!"莲来阁的林阁主面带恐惧之色,大声道。

    那只遮天的大眼珠子前方,潍祖滩凡的声音传来∶”当年我们得到那位的六秘洞天,始终难以移植成功,回到昆仑做谁祖也是不错,三千年一次收割。四万多年来,收割的仙药也足够我们飞升了。

    傩相冷笑道"飞升怎么飞升谁敢说自己现在的实力便超过他当年的实力倘彭,你敢还是傩抵你敢"那几位滩祖都不说话。

    突然,滩阳笑道i"四万多年以来,我们收割了这么多仙药,就算比不上他当年,也相去不远。尤其是当今时代,潍法大行其道,天底下到处都是修滩之人,这三千年的滩修,抵过去收割王五次!

    倘彭闻言感慨道∶”是啊。以前倘法还是小规模流传,偷偷摸摸的传出去,炼气士传给弟子,让弟子修成傩仙,自己收割弟子,采弟子体内大药延长寿命。三千年前大清洗过后,便滩法替代炼气,到处都是滩修,规模便比以前大多了。

    傩抵也不禁感慨,道∶”他们有些种韭菜,有些钓鱼,收割一拨又一拨滩仙,还有的会玩,成立门派收割,有的成立世家收割。短短几百年,便可以积累海量的仙药。

    傩相走向斗笠男子,准备收割,道∶”他们还大鱼吃小鱼,从六大彼岸采集的仙药便会越来越集中,最终经过几千年的相互吞噬,仙药便会集中在最强大的钓鱼客韭菜老的身上。”

    傩屋走向泥丸启主人,笑道∶“我们三千年一收割,每次只收割这些钓鱼客韭菜倦,便可以积累海量的仙药。再利用那人的洞天炼化,足以飞升。

    傩阳走向另一位古老的炼气士,道∶"来到昆仑的炼气士和傩师,会把五十四位强者飞升的事迹,传遍诸天万界,到那时诸天万界人人都修炼傩法。三干年后,便会有意想不到的鱼群,涌向昆仑,争夺我们的仙丹。

    潍凡走向方丈仙山,笑道“收割诸天万界,不消很久,最多一两次,我们便可以超越那人当年,举更飞升,成为真正的仙人”傩腥笑道“他们被我们吃掉,还要称我们濉祖哩!

    下方,昆仑山上,一个个炼气士一个个滩师滩仙目瞪口呆,像是被冷若脖子往上拔的鸭子,直着脖子,望向天空,脸上的表情各种各样。有人陷入疲狂,有人难以置信,有人绝望。有人喃喃道“骗人的吧天上这一幕,是骗人的吧””一定是海市蜃楼上你们看,那些飞升的前辈都不动弹一下”

    还有人叫道∶“是天庵!是天雇制造的幻象!道友们,还记得淮屋潍祖曾说过,有天麾混入咱们之中吗?昆仑被天庵入侵了,弛们在我们的眼前制造幻象,让我们对修行之路产生怀疑!立刻有人附和"没错,一定是天魔""阿巴阿巴!"莲来阁的林阁主义愤填膺,叫嚷道。

    雁空城君向身边的清霜祖师,不安道“祖师,天上的那一幕真是天魔制造的幻象吗”乔子仲还是死人脸,道"再看看。

    他顿了顿,补充道”的确有天魔气息,但不在昆仑山上,而在天上。”雁空城露出希粪之色,哺喃道∶"这么说来,天空中的确是天魔制造的幻象,旨在迷惑世人,乱我道心!!!!"祖龙仰头上望,收回目光,继续丈量昆仑低声道∶"徐福该动手了。

    周天子仰里天空,道;”仙丹的丹方应该有问题,其他五十三位飞升者服下仙丹,陷入旨迷。不过徐福见过丹方,他应该有所防备。他该动手了。”徐福该动手了。”凤瑶望着天空,轻声道。

    许应和元未央也各自望向天空,天空中的这一莫令他们不禁想起当初他们在丽山大差时,感应到的情形。当时也是这样一只眼睛,一具具仙人尸体飘浮在眼睛中。那些仙人尸体,是从前被六位滩祖享用过的强者,还是另有来历?”徐福该动手了。“许应突然道。就在此时,仙山上的徐福突然出手。

    他没有攻向潍祖傩凡,而是催动一门神通,浮现出一口青铜大钟,钟壁上是一颗颗青铜山峰般的钟钮,钟钮上烙印着各种瑰丽的道象徐福伸手一拍,吩的一声钟响,哪怕是在天外,也清晰无比的传入众人耳中,振聋发琅!那只巨眼被钟声震得眼泪横流,突然眼睛闭合。傩凡惊声道∶“这人羊作昏迷!

    那钟声过处,身处在昆仑山上的所有人也顿时有一种道音入耳,贾通精神,自己的魂魄、元神、金丹宛如被玉液琼浆洗练一般,变得无比清明通透!

    傩凡立刻攻向徐福,其他五位傩祖也又惊又怒,同时攻来徐福一边伸手抵挡,一边同时拍钟。钟声再度响起。

    伴随着钟声,闭合的巨眼飞速向后退去,只剩下深渊然而滩凡的攻击是何等强悍?

    一掌拍来,徐福硬接,便被震得口吐鲜血,身体啪的一声撞在钟上。祖滩阳攻至,徐福再接一掌,受创更重,却还是又一次拍在钟上钟声再响,将那五十三位飞升者从昏迷中震醒!

    与此同时,天空中的深渊也被钟声震得裂开,露出另一个世界,无数血肉附着在山峦上,扭曲爬行的世界!

    这个世界,彷佛天道世界的对立面,没有任何人间美好,只剩下丑陋和凶恶。

    伴随着第三声钟响,深渊中的无数生灵也被钟声惊醒,一个个李附在深渊峭壁上的人们,纷纷发出决厉的嘶吼,奋力向深渊外爬行这时昆仑山上的人们才注意到,那深渊的两侧,竟有无数个下半身化作血肉攀附在峭壁上,蠕动爬行的人类!他们被困在深渊不知多久,正在努力向外攀爬!这惨象,宛如地狱,甚至比地狱还要凌惨!

    滩彭、傩栎、滩屣、傩相四位滩祖的攻击齐至,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六位滩祖围攻一人?徐福遭到他们围攻,抵挡两下,便被打得口吐鲜血,栽倒下来,气绝身亡便是他身后的那口不可思议的青铜巨钟,也随之土崩瓦解,消失不见。六位傩祖刚刚打死徐福,回头便见他们已经被五十三位飞升者包围。一场血战,在所难免。”徐福死了“许应错愕万分,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徐福显然与泥丸言主人等韭菜倦钓鱼客有过合作,甚至可能就是徐福寻到这些人,劝说他们释放各自封印的天地,造成无妄山、九龙岭云梦泽等地的重现。

    一九龙山李逍客,便是因徐福而重归神州,返还九龙岭。徐福密谋筹划这么久,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

    不过,六位摊祖围攻,他因此而死也是理所当然,没有可以值得怀疑之处。祖龙身躯大震,也是难以罡信,仰起头来,不解的望向天空,喃喃道∶”不可能,这家伙决不可能死亡朕让他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前往海外搜寻仙山,何等凶险,他都未死,更何况现在?天空中,那只巨眼前方,五十三位古老无比的存在终于对上六位傩祖。

    昆仑山上的人们顿时者到无比惨烈的一幕,这五十三位古老的存在同样也强大无比,他们的实力冠绝天下,甚至比传词的仙人还要高深,他们的法力积累达到不可思议的境地!

    他们身后,有的浮现出六十三座洞天,有的却只有六座、七座洞天,而有的人,背后的天空密密麻麻都是大小小的洞天,多达万座乃至十几万座天空变得异常明亮,便如同被百万太阳照亮!

    那是无数洞天光芒洞照,造成景象!五十三位绝世强者对战六大摊祖,下一刻便见一座座洞天四下飞舞,被六位祖纷纷纷落下来六祖出手,如同切断天地大道的慧剑,屈指一弹,便可将垂似无敌的绝世强者洞天斩落,断去对方酒天法力无数洞天呼啸旋转,从那座深渊中飞出,砸在昆仑各处,更多的落入深渊中,照亮深渊。这一幕,吓哭了不知多少滩师滩仙,以及那些修炼滩法的炼气士所谓滩法,所谓洞天,所谓滩仙正法,在六位傩祖面前统统不堪一击,对方随手一指,不曾你有多少洞天,统统从体内剥离!但那五十三绝世高手的实力依旧强大的不可思议,他们收割炊生,体内积累了海量的六秘仙药,浸长光阴。练化这些仙药为自身法力,壮大了神识、元气、心力、体魄、魂魄和阴阳二气!

    他们每一人,都相当于踏足六仙之域已久的仙人,围攻六大滩祖,哪怕是祖,也连连受创!但傩祖非同小可,即便遭遇围攻,也拥有无可匹敌的战力!

    突然潍阳将一人噼开,手探入那位钓鱼客的胸口,抽出他的肋骨,将其血肉剥出,塞入口中,冷笑道∶”你们收割世人,我们收割你们,大鱼吃小鱼,这不正是天道?不正是天地法则?"嗤一道剑光刺穿他的后心,后方群雄杀来,这些绝世强者杀红了眼,斗笠男子厉声道∶“我们传假难法,千辛万苦收割世人,为的是长生久视,为的是举霞飞升,才不是养肥你们这些老怪物!"一位强者怒声道∶“杀光六个老不死的,我们留在昆仑做滩祖!”鲜血,很快染红深渊有六位谁祖的鲜血,也有五十三位绝世强者的鲜血,还有那些攀附在深渊峭壁上的人们,被他们的神通余波击中,肉身破碎造成的鲜血瓢泼血雨,从天而降,浇遍昆仑。血雨不仅是浇在昆仑上,同样也浇在来到昆仑的人们的身上,浇在他们的心上,把他们的心浇得透心凉。滩法骗局,就这样血淋漓的被剥开,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所谓的前辈高人,所谓的潍法传承,所谓的傩气兼修,不过是收割世人的骗局,为的只是摘取仙药。所谓傩祖,不过是收割钓鱼客韭菜老的骗子。没有傩祖,没有所谓的仙药仙丹,也没有飞升许应站在血雨之中,里向下方,山中来自各个门派的传人,来自各大世家的滩仙滩师,见到这一芫,必然会对傩法丧失一切信心。”徐福,将潍法彻底毁了。”

    许应仰起头,里向明亮的天空,无数洞天横七竖八挂在昆仑的天幕上,血雨瀑布般倾泻下来。这一刻,徐福对炼气士的复辟,竟是如此成功。

    他已经可以想象出傩法传承的命运,必然是被所有人唾弃,再无人修炼。可是,谁法是好的,坏的只是人心。”他心中默默道。

    他仰头望向天空中的深渊,一座仙山飘浮,徐福的尸体便躺在仙山上,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个玉瓶。那具"尸体"悄悄把玉瓶放在嘴边,正在饮用瓶中之物。

    许应踩了眯眼睛,瓶中的是理池仙水,可以治愈一切道上,修补魂魄,洗涤元神,补上肉身和元神的缺憾。“徐福若是我会怎么做”

    许应曾经不止一次询问自己。现在他有了准确的答桉。他将会把真相血淋漓的撕开,展现在世人而前,彻底毁掉傩法传承!

    同时,他又会像一个拯救世人的大英雄,以炼气土的身份,用纯粹的炼气法门,炼气神通,击败六位傩祖,击败钓鱼客韭菜倦他要在这里,告诉世人,炼气才是无敌的修炼法门!这才是炼气士的终极复辟!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

    第二百五十二章 徐福复辟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