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姬兄,交流一下

    玉虚峰上,一个声音炸响:“雕祖说有天魔秽乱人心,藏在我们之中,你们这些夺取仙丹的,皆是天魔,人人得而诛之!”

    这句话像是催命的魔咒,一个个强者向附近的人痛下杀手,再无半点犹豫。

    为争夺那九粒仙丹,在短短片刻,便有数百人殒命!

    许应与周天子不离那粒仙丹左右,沿途一个个强者杀来。

    从玉虚宫中飞出的4丹只有九粒,曾多粥少,每个人都不想放弃这个仙缘,自然要拼命争夺。

    许应与周天子施展的都是拼命的杀招,恨不得要对方的性命,然而每当有外敌杀来夺取仙丹之时,两人又会不约而同出手,一致对外,将外敌重创!

    这两人,到底是打算夺取仙丹,还是掩护仙丹逃定?”.

    很快有人看出猫腻,叫.道:这二人是一伙的,联手干掉他们!”

    当即便有数十人杀来,试图将许应和周天子一网打尽。

    但下一刻许应客祭起二十四轮皓九月山河珠,施展天道化身,镇压全场!

    周天子身后仙火弥漫,仙火赫然有六种之多,哪怕是飞升期的炼气士也挡不住仙火一击!

    二人将众人杀退一个收美皓有铢,一个散去仙火,依旧捉对厮杀。

    其他人见他二人着实凶悍,只好停步,转去追逐其他仙舟。

    许应与周天学杀到山中深处,前方白雪皑皑,只见那仙丹所过之处,雪中生出朵朵雪莲,在冰天雪地中散发出幽幽的芬芳。

    那粒仙丹被两人逼至一处绝壁,无处可去,终于停了下莱。

    许应与周天子杀至绝壁前,两两对峙,4丹便飘浮在他们之间,相距都不算远,只是两人谁都没有去取仙丹。

    “阁下六千年前冒险乘船前往彼岸,为的就是再活六干第三者西于王审睡完,贺美二节年,活到今日,回到昆仑夺取仙舟。”

    许应沉声道,“而今仙丹就在面前,阁下为何不取?”

    周天子悠然道:你也有机会夺下。不老神仙虽然长生不老,但万千年来颠沛流离,日子凄惨不堪,被人左右命运。你为何不取仙丹?你夺取仙丹,服下后便可

    以渡劫飞升,成为高高在上的仙人。那时,谁还能左右你的命运?”

    许应笑道:“你举朝飞升,看似壮观,但实则说明你没有足够的把握渡劫,所以要把满朝文武绑在一起,期望集合众人之力渡过天劫成仙飞升。你既然这么怕

    天劫,何不取下这枚仙丹服用?”

    周天子哈哈笑道:“服用仙丹飞升,是一件美事。君子成人之美,我将这个机会让给许兄。

    两人大眼瞪小眼都盯看面前的仙丹,但都没有主动争夺仙舟。

    你怕死对吧?”

    许应讥讽道,“你其实是担心这飞升仙舟有猫腻,你怀疑六位难祖在仙丹中动手脚,所以你不敢第一个服用仙丹。

    你在等待其他人服用仙丹。”

    周天子微笑道:你不夏?”

    许应摇头道:找不是。

    我只是阻止你得到仙丹而已。

    我对飞升没有兴趣。”

    周天子哼了一声。

    突然,只听一人哈哈大笑,声音响彻群山,朗声道:我终于得到仙丹了!”

    这话音刚落,一股惊天动第三万西于毛军幽吧,复送二只地的气息便自那人体内涌出,

    如怒潮,如火山,撼动天地,扫荡风云!

    昆仑神山上空朵朵白云被那人散发出的澎消数荡的气息一扫而空,晴空万里没有半点菜爸!

    那些杀至那人身边的一众高手,突然被无形的气浪掀飞,一个个立不住身形,人在半空便吐血不止!

    许应和周天子循着那气息看去,心中各自大惊,只见散发出惊人气息的竟是一个少年,看模样,仅仅十五六岁的军纪。

    他是摊师,来自当今的皇室李家,虽然难气兼修,但修为实力并不算高明。

    此时他在李家的一众高手的帮助下,在混乱中抓到仙第三置西于七面通花、发莲二节丹,不假思索便吞服下去。

    那仙丹中蕴藏的恐怖力量在改造他的肉身,贯通他的三大玄关,直接让他金丹蜕变,化作元神,飞越十二重楼,越过瑶池,无须脱胎换骨,飞越神桥,直达玉

    京!

    他竟然从一个交炼期的难师,摇身一变,成为飞升期的大高手!

    他身后,各大秘藏的洞天被一并打开,多达六十三座洞天在半空中交相辉映!

    更让人惊骇的是,他的体内竟然溢出仙气,体表散发山光,光芒璀璨耀眼,令人难以直视!

    他的体内,仙道之音震荡,仙音改变他的肉身、元神构造,让他向非人转变!

    所有人这时都感应到他的劫数来临,那是天劫的气息!

    那个李姓少年的修为到了,天劫即将降临!

    晴朗的天空突然有恐怖的能量不知从何涌来,覆盖昆仑神山,劫云越来越厚重,沉甸甸,压得人们心头生出敬畏,生出恐惧。

    对天道气息覆盖昆仑墟,压抑得让人窒息。

    许应微微一怔:从天劫上传来的天道气息,似乎有些不对……”

    周天子也突然怔住,急忙望向四周,惊疑不定道自:怪,我察觉到天魔气息。难道有天魔进来了?”

    这时,那少年体内仙光直冲云霄,激荡的光芒竟然将天空中的劫云荡开,那恐怖无比让人胆寒的天劫,竟然就此散第三器西十毛军幽常,英演二学丢!

    万干道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天空,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阻挡无数炼气士飞升的劫云,竟然烟消云散!

    伴随着劫云散去,天空裂开,一道圣洁的飞升霞光从天空中照落,洒在那少年的身上。

    一双双自光羡慕的看着他,这个走运的李姓少年,即将飞升!

    许应瞠目结古,喃喃道:“难道服下仙丹真的可以飞升?莫非,我错怪难祖了?不对,我为何感应到那场天劫有些不太对劲……

    他的目光落在面前的仙丹上。

    与此同时,周天子的目光也落在仙丹上。

    那李姓少年被飞升霞光牢岛引,向天空飞去,,同时天空裂开,露出另二个世界,那个世界宏大、玄奇、壮观,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力量和大道。

    他即将飞升!

    许应与周天子也即将出手,

    ,面对可以飞升的仙丹的诱惑,他们暗下决心,即便使出压箱底的手段干掉对方,也要夺得山丹!

    就在两人即将按捺不住之时,突然天空中一口神炉倒扣下来,生生压塌天空,将那即

    将飞升的李姓少年直接装入神炉之中!

    一道身影飞至,单手托起神炉,哈哈笑道:还不算晚。只要将此子炼回仙丹,及时服下,便还来得及!”

    那神炉中火光熊熊,灼烧第三昌曲千毛军幽觉、资通二节李姓少年,竟然将那李姓少年当成仙丹炼化!

    那个身影托起神炉,转身便走,消失在玉虚峰深处。

    许应和周天子心头大震,忽觉劲风袭来,许应不假思索催动天道道场,二十四皓月珠腾空,天道化身抬起手掌,硬撼来人!

    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袭来,将天道化身与许应一起逼退百干步。

    另一边周天子也遭人袭击,来人破开六大仙火,将他逼得不得不退。

    许应稳住身形,便见一艘小船鬼魅般出现在仙丹前,船头站着一个头戴斗笠的男子,抬起二指,轻轻捏住那粒仙丹!

    “放下!”

    第三昌而千毛面幽觉,发道二节许应和周天子齐声大喝,火速追来,那斗笠男子将仙丹摘下,旋即小舟速度大增,很快便将两人甩开,消失无踪!

    许应与周天子扑了空,转头丢看其他仙丹,却见在这短短片刻,其他七粒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神秘高手洗劫一空!

    两人又惊又怒,心中又有一种莫大的挫败感。

    许应握紧拳头,面色转冷,道:

    “出手争夺仙丹的,

    是那些钓鱼客、韭莱佬!这些人传授假的摊法害人,用难山脸!”来炼制长生药,现在又仗着本事夺取仙丹,真是好不要周天子目光闪动,道:

    “昆仑中除了雕祖摊履之外,还有其他难祖。丢了一份仙药,我们还有其他机会!不过,寡人适才觉察到一丝不对劲的气息。”

    许应心中微动,道:“你察觉到天劫不对劲?”

    周天子惊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道:“我是察觉到天魔的气息。怎么,刚才的天劫也不对劲?”

    许应心中一惊:“天魔气息?”

    突然,山顶方向突然传来惊人的气息,一片冥海浮现,仿佛飘荡在另一个时空之中,只是这一刻另一个时空与昆仑所在的时空无限接近,让两地往来变成可能!

    “冥海中蕴生的仙药!”

    有人惊声道,难道魂魄仙药也要成熟了?”

    冥海生波,怒潮掀起,恐怖无比,朵朵浪花意形成莲花第三省西午毛审幽克、安通二节的形态,仿佛一座莲花洞天。

    潮水退去,便见冥海中一座十二重楼冉冉开起。

    十二重楼外团团冥火燃烧。

    魂魄仙药便是出自那座海中十二重楼!

    那座十二重楼前,另一个高瘦老者手拄拐杖,另一只手抓住一株粉自莲花,笑呵呵的站在那里,道骨仙风。

    那拐杖,是一条花斑大蛇,是他仙气所化。

    这位高瘦老者,便是六祖之中的难相!

    人们正自冲向冥海,许应与周天子对视一眼,周天子道:“许兄,要过去吗?”

    许应正欲说话,忽然玉虚峰的另一处也有奇异的光芒爆第三普面于毛审幽可,发道二节发,一团一团的玄黄之气涌动不休,仿佛从另一个时空侵入,晕染了昆仑的天空。

    无边无际的玄黄之气中,一座金色大殿渐渐荡开迷雾,变得越来越清晰,正是黄庭府。

    黄庭府外,团团玄黄之火燃烧,挡任黄庭与外界的通道。

    这大殿外,也有一位容貌古老像人非人的老者站在那.里,身材较为矮小,脚踩青色大蛇站在那里。

    他便是六祖之中的难阳。

    当即有不少人折向,向黄庭府冲去。

    许应眯了眯眼睛,道:

    “我们最好等一等。我对天道的了解虽然不太深,但天道世界所有天神对天道的了解,也不如我。我的感应不会出错。

    周天子站在他的身旁,衣道:袂飘飞,

    “我与三午臣学往来六天被岸称作彼岸神舟,之间,因为我们体内富含仙药,被天魔追杀。寡人对天魔的感应,也不会出错。”

    突然,玉虚峰又有一处光芒爆发,混沌海动荡,从虚空中涌现,海中一座古老的自玉宫,正是泥丸宫。

    混沌海外,站着一个老妪,足踩双蛇,一黑一白。

    她便是方祖之中的难彭。

    许应与周天子翘首观望没有动弹。

    “既然我们的感应没有出错,

    那么错的便是天劫,便是仙药。许应道,“阁下是否认同?”

    周天子轻轻点头:“许兄之言,寡人心有戚戚。”

    忽然两人只觉另一边仙光刺眼,玉质光芒涌现,一座玉景营自浮现出来,也有一位容貌高古的老者站在那里,身后有玉蛇如龙盘起。

    这位老者,便是六祖之中的难抵。

    而在与玉京宫对望的地方,山的另一边,也有仙火涌动,绛宫浮现,难祖难凡站在绛宫前方。

    其他五大被岸,玉京、泥丸、绛宫、黄庭、涌泉,竟然逐一出现,各大被岸的仙药,竟在同一时间成熟!

    姬兄,我觉得我们要好好谈一谈。”

    许应突然转身,向周天子道,“我对你说的被岸世界中的天魔,很有兴趣。

    周天子点头:“我对许兄所说的天道也大有兴趣。还有,许兄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称我为陛下。”

    两人对视一眼,强忍一拳道:

    打死对方的冲动,凑到一起交换有无。

    吗?”而在玉虚峰姊妹峰的玉珠峰上,徐福站在方丈仙山上,遥望逐一出现的彼岸,突然笑“小凤仙,觉察到了“觉察到了!”

    一只凤凰振翅飞来,拖看长长尾羽,在方丈仙山前收翼落地,化作一个娇憨少女,头戴风翎,道,“我的感应很晰,断然不会出错!刚才那少年渡劫飞升的刹

    那,天空裂开时,我觉察到天魔气息从仙界传来!”传来!”

    徐福微微一笑,眼角的疤痕变得鲜红,显然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终于等到了!这次大好的机会!许君,你将看到摊的覆灭,炼气士的复辟!小凤山,我们走!”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

    第二百四十七章 姬兄,交流一下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