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飞升丹成

    两人之间的气氛渐渐紧张。

    周天子缓缓提升气息,道∶"很少有人敢当面拒绝寡人。许兄,你说寡人是独夫倒也罢了,为何连我满朝文武也是独夫"他面带怒气。

    作为大一统帝皇,他不怒自威。

    当年他也曾一统神州,甚至巡游昆仑,古之帝皇,鲜有人能做到这一步!他的威严,更是无人胆敢冒犯!

    许应气息在不知不觉间提升,应对他的气势压迫,道∶"阁下的满朝文武,不过是世家门阀,何曾有过普通人?你的搞京,何曾有普通人的立锥之地”

    周天子闻言失笑,道∶“许兄的愿景,莫非是人人飞升??人人飞升,不过是无知者的幻想罢了。世人多数愚钝,不可能人人飞升,这世上能飞升的,毕竟是少数人。

    说话之间,他的气势便已经提升到极致。

    他的身后,人体六秘所呈现出的一座座洞天,也逐一亮起。洞天在他身后像是无规律的移动,却又暗含奇妙的规律。

    许应摇头道∶"人人飞升的确只是妄想。我所期望的,是当权者能够公平,让凡人皆尽其才,凡物皆尽其用,让有才能的人得以发挥才能而飞升,让没有才能的人也有机会发挥其所长。

    他的身后,六秘洞天也逐一浮现,对抗周天子的气息压迫。

    周天子祭起金丹,摇了摇头∶“稚童之言。自古长幼有序,尊卑有别。有些人出生在帝皇之家,有些人出生在草棚之中,让草棚之子与帝皇之子一起飞升,对帝皇之子并不公平。’

    他从彼岸归来,时间不长,原来的修为被仙火焚毁,回到神州后只能从头修炼,这就给了他开辟人体秘藏,傩气兼修的机会。他伪装成名门大派的传人混迹人群,来到昆仑,修为境界也是第二叩关期,尚未修成元神。不过,他的气息悠长,修为浑厚,甚至比名门大派的传人还要深厚许多。他的金丹也与众不同,是紫金丹,从金丹中飞出紫气,飘摇于身后。许应祭起自己的金丹,金丹无界,勾连天地,气息比他丝毫不弱。他站在那里,像是空无一物,让周天子神识、神通统统无法将他锁定。

    "这就是我们无法共处的地方。我去过竹天工打造的镐京,镐京中每一处宅邸,都是有名有姓的贵胄所居之地,没有任何一栋房屋属于平民贫民。

    许应想起自己在镐京所见,道,“阁下的举朝飞升,只是带着一群世阀飞升,所以你与咸阳独夫并无区别。”他们四周,来到昆仑的一个个名门大派的传人纷纷向他们看来,露出惊疑不定之色。这两人,实在太强了!

    两个第二叩关期的高手,展现出的修为实力却远超常人,带给极大的压迫感。

    周天子背负双手,目视玉虚宫,道∶"倘若贫民平民之子,可以爬到很高的地位,成为当权者,寡人的镐京也会有他一席之地。"许应看着玉虚宫,问道"那么,有可能吗

    周天子想了想,道∶“贫家子用尽全力在土里刨食,果腹尚且困难,哪里有空去学习炼气和傩法?就算有时间,他们哪里有机会学习有机会学习也没有钱去学习。所以,不太可能。但千百年总会出一两个另类。许兄,寡人把这个机会给你,你来做千百年的另类!

    许应笑道∶“不稀罕。我能凭借自己的实力飞升,何须借你之手

    周天子瞳孔骤缩,哈哈笑道∶“不老神仙蹉跎了不知多少世,可曾蹉陀飞升?不要自欺欺人了。你那些庄稼汉的把式,在名流面前,不堪一击。”

    这时,玉虚宫的门户突然洞开,宫外的仙火如同流水一般,向宫中缩回。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玉虚宫的宫门。宫内有仙光绽放,那仙光是寸寸毫光,长短寸许,金色,一节一节一节的,自言内向外绽放,里三层,中三层,外三层当那仙光绽放时,甚至可以透过玉虚宫墙壁看到宫中炼制仙药的仙炉!那九层毫光,正是从仙炉的炉壁渗透出来!"飞升仙药"

    人群激动,人声鼎沸,所有人仿佛陷入癫狂,潮水般向前涌去。有人为了更接近玉虚宫,而向其他人痛下杀手,一时间人群大乱炉中有什么东西在升起寸寸毫光跟随那东西移动,忽明忽暗。

    待到那东西飞出仙炉,便见九粒夺目的金色仙丹浮空,每一粒金色仙丹都散发着耀眼的仙光,甚至传来阵阵玄妙莫测的仙家道音!从金丹中传来的阵阵道音令人心醉神摇,忽然一粒粒金色仙丹从玉虚宫中飞出,向外飞去。那九粒仙丹冲出玉虚宫,便要四面八方飞去。

    就在此时,一条无双大蛇从玉虚宫中飞出,在玉虚宫四周盘旋飞舞,用遮天蔽日的身体将那九粒仙丹逼退。傩祖傩履从玉虚宫中走出,仙道化作红斑大蛇,逼得九粒仙丹向外飞去。忽然,一粒粒仙丹散发毫光,飞出彼岸,来到昆仑。

    但见仙丹掠空飞行,所过之处,遍体生出芝草,芬芳扑鼻,山峦也很快便成葱郁之色。

    有些炼气士被病痛折磨,被那仙丹毫光照过,突然病痛痊愈,甚至断肢再生,更有的莫名进入悟道的状态之中。那九粒仙丹忽然错开,向四面八方飞去!"抓住仙丹!"

    群情涌动,一个个身影飞身而起,向那九粒仙丹飞去的方向追去。他们人在半空,便相互出手,催动神通,祭起法宝,试图打落其他人,减少竞争者。

    其中一粒仙丹在半空中迂回,避开一个个炼气士和傩仙,向许应和周天子这边飞来。明亮的毫光,将许应和周天子照耀得体表纤毫毕现。

    周天子抬手之间,紫气横贯长空,不过不是抓向那粒仙丹,而是攻向许应!"许兄,既然无法嘴上说服你,那么寡人便手上说服你!"

    他动手之时,漫天紫气飞舞,顷刻间紫气形成他的隐景潜化地,那是一座镐京,竹蝉鲜所未曾炼成的镐京城!周天子以凡人力量,倾国家之力,打算炼制的仙器镐京!但镐京同时也是他的隐景。

    他举朝飞升,便是将自己的隐景潜化地与镐京相容相合,满朝文武,一尊尊世家之主,掌管天下兵马的大将,分封诸国的诸侯,其隐景,其大道,都成为镐京的一部分!

    如此一来,集合大周满朝强者的力量,化作一片仙境,抵抗天劫,飞升仙界也就有了可能!满朝文武便是他麾下的仙人,而他,便是诸仙之主,诸仙之王!这便是他为飞升做的筹划

    现在的周天子虽然是站在隐景潜化地中,并非真正的镐京中,但六仙之域非同小可,他的身后飘浮着五大仙山,仙山倒悬,一座座洞天无比明亮,扎根在仙域的天空中!

    他所修炼的,是傩法中的正法,不是许应东拼西凑得到的傩法法门!他这一击,不是少年仙人,而是诸仙之王,许应便是他掌下的猢狲"臣服"

    他的声音也如仙王,从九天之外传来。

    许应身形一沉,他并无自己的隐景潜化地,第一次在法力上被人压制。要知道峨眉嘴硬掌教雁空城,剑门门主时雨晴他们这些三千年前的后起之秀,可以在神通变化上胜过许应,但还无一人在法力上胜过许应!

    然而,周天子做到了。

    他的法力雄浑无比,紫气弥漫长空,形成对许应的碾压之势!

    面对他这一击,无论是峨眉的金丹大道,还是剑门的剑道归真诀,统统无法破解!许应长啸,施展出战神八法的第十法,彼岸印法,拳法轰出,以武化道,再造彼岸!世间没有飞升路,那就再造飞升路,世间没有仙界,就再造彼岸!

    两人招法碰撞,恐怖的威力在拳掌之间爆发,劲力嗤嗤作响如同薄薄的刀气从掌心射出,甚至连那粒仙丹散发出的金光也被他们的力量切开,险些伤及仙丹的本体!

    就在此时,仙丹从两人之间,眉心前方飞过,仙丹治疗两人因为这一击而受到的伤势,让他们的伤顷刻间复原,恢复到巅峰!许应和周天子身形同时移动,直奔仙丹而去,同时向对方攻去。

    突然,另一个身影跃动,一片明亮的隐景潜化地切入他们之中,将两人和仙丹同时那纳入隐景潜化地中这片隐景中,一尊伟岸的身影电冉升起,周身仙光缭绕,仙气氤氲,赫然是一位傩气双修的傩仙。

    这尊傩仙面露喜色,抓向仙丹,却听轰隆一声,被自己纳入隐景潜化地的两人拳掌碰撞,余威竟然将自己的隐景潜化地撕裂!"两个小辈,知道境界压死人吗

    那傩仙冷笑,身后金丹冉冉升起,探手向许应和周天子拍去,喝道,"我已经是炼成金丹的傩仙了,在我隐景地中,便是陆地仙人!"许应和周天子目不斜视,紧盯对方,身形飞速移动,突然齐齐抬手硬接那傩仙一击。那傩仙闷哼一声,只觉滔滔法力碾压而来,将自己的法力击溃。

    他那庞大的身形被震得呼啸而起,从自己的隐景地中被震飞出去,将隐景破开一个大洞。

    许应和周天子死死盯着对方,身形如飞,顷刻间连续交换十多招,而那粒金丹便在他们之间穿行,呼啸飞出隐景潜化地。只听嘭嘭两声,许应和周天子破开那傩仙的隐景潜化地,跟着冲了出去。

    那傩仙口中吐血,慌忙连漆带爬回到自己的隐景地,心中骇然∶"那两个家伙,是什么来头?等一下,其中那个少年好像是许妖王,他还没死吗”

    周天子冷哼一声,伸手一指,万千道紫气袭来,嗤嗤作响,斩向许应。

    许应催动战神八法的第十一法,飞升印法,以紫气为天劫雷霆,迎难而上,硬撼紫气,杀向周天子,要把他当成天劫打得稀碎!两人杀得兴起,忽然只听一声大笑传来∶"两个夯货,只知闷头厮杀,有仙丹也不知享用,便宜我天齐宗了!"那天齐宗主是个少年,实力惊人,飞身而至,刚刚抓住仙丹,便迎上许应和周天子的掌力。"来得好"

    天齐宗主大喝一声,将修为法力提升到极致,硬撼两人掌力,突然眼耳口鼻喷血,全身骨骼噼里啪啦爆碎,金丹咔作响,即将破灭!

    他眉心中金篆仙篆飞出,仙光大放,护住天齐宗主,才没有毙命。那金篆仙篆护住天齐宗主,便要绽放仙威,便要将两人斩杀。

    许应目露凶光,身后二十四颗明月呼啸而起,周天子冷笑,身后紫气动荡,有恐怖气息渗出。

    天齐宗主又惊又怒,知道自己若是不丢下仙丹,只怕祖师的金篆仙篆也护不住自己,当机立断压制住仙篆的异动,丢掉仙丹。许应和周天子一个收起明月,一个身后紫气隐去,跟着那粒仙丹继续以命相搏,呼啸而去,只留下天齐宗主惊疑不定的望着他们的背影。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

    第二百四十六章 飞升丹成免费阅读.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