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竹天工的船客

    “傩祖的心乱了”

    玉虚宫前,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仙火爬到傩履身上,虽然下一刻便被他的气息逼退,但仙火进进退退,时不时接近他表明傩履的气息在剧烈起伏。

    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对于这样一位古老的存在来说,什么人能一句话便乱他道心

    “谁在说话,扰乱傩祖道心”一双双锐利的目光纷纷扫去,搜寻说话之人。

    来到玉虚宫前碰运气的人太多,大家都想得到仙药,先前目光都集中在傩履身上,因此无人察觉说话者是谁。

    只有后排的少数几人留意到许应,但也不能肯定是否是他所喊。

    “好像是太上长老的声音!”

    人群中时雨晴心头一跳,暗暗头大,"他怎么呼唤傩祖为老头差点把傩祖害死在我剑了山上乱来也就罢了,这昆仑圣山上,也是能乱来的?

    “阿巴阿巴。”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头顶长草,东张西望,好奇万分。

    这少年是蓬莱阁的当代阁主林天华,一代英才,身边还带着一条长着黑白二角的大蛇,威猛非凡,手上还拖着一口铜钟仪表堂堂。

    此次林阁主来到玉虚峰,也是奉已经飞仙的祖师之命,来昆仑寻找仙缘。

    “阿巴阿巴”林阁主面色严肃,向那大蛇道,引得附近众人纷纷望来,各自露出诧异之色。

    “蓬莱阁的仙草,都是种在脑袋上的吗?”有人低声道。

    一旁的锦衣少女道“蓬莱阁特立独行,连语言也不是人语。不知这句阿巴有何深意

    林天华身旁大蛇连忙悄声道“草爷,你不要随便开口,万一被人看出马脚,那就不好玩了。”

    林阁主手中的大钟也悄悄神识传音,道∶“草爷,我差点被他的金篆仙篆毁掉,才让你有机会控制他,你可不要乱来,

    那大蛇正是虮七,悄声问道∶“刚才让傩祖心神大乱的,是阿应吧?”

    大钟道“是他的声音。不过阿应为何可以一句话便让傩祖心神大乱”

    虮七忧心忡忡道∶“阿应惹恼傩祖,待会死的时候,血不会溅到我们身上吧”

    大钟道“我们躲远点便是。

    “阿巴。”林大阁主连连点头。

    除了他们,还有些许应的故人也听出他的声音,纷纷张望,试图寻到许应的踪迹。

    郭小蝶在人群中连续往上蹦,跳起老高,郭家老祖急忙把这姑娘的脑袋往下压一压,低声道∶"你不要命了!再往上蹦当心傩祖把你脑袋瓜子削了!傩祖不削,其他人也给你削了!”

    郭小蝶笑道∶“我听到了许妖王的声音!老祖宗,你也听到了吧?”

    郭家老祖忧心忡忡,道∶"听到了,所以你不要再蹦了,我觉得那小子与傩祖有仇,刚才他乱傩祖道心,就是想引火烧死傩祖。’

    他叹了口气,道“说不定,待会咱们还要大义灭亲。

    郭小蝶吓了一跳,失声道“老祖宗,你要杀掉傩祖”

    此言一出,顿时一双双目光齐刷刷扫来,四周生出一股股杀意。傩祖,是傩法之祖,从无到有开创六秘的存在,造福了无数人,想杀傩祖,便是与天下人作对!

    郭家老祖吓了一大跳,失声道“疯丫头,我说的是大义灭亲”

    郭小蝶眨眨眼睛∶“我们是傩师,当然是与傩祖更亲!还能跟许妖王那小子更亲不成?”

    郭家老祖说不过她,语重心长道∶"你安分一些。待会许妖王死的时候,血泼下来,你用白面馒头醮一点他的血,吃了说不定能长生。

    傩祖傩履目光如电,也在扫向人群,试图寻到许应的方位。不过玉虚官外人山人海,他很难确定许应的位置;也不知是否是那人归来。

    “飞升仙药即将现世,难免会有天魔出世,秽乱人心。”

    傩履目光照耀人群声音传来,在每个人心底响起,“诸位小心,天魔在你们之中,待飞升仙药问世,便将出手抢夺。’

    厉害。

    许应暗赞,此时若是被人发现他就是那个一句话便扰乱傩祖道心的人,恐怕下一刻便会被愤怒的众人撕碎。

    这时,许应身边一个声音悠悠道"掌管玉池秘藏仙药的傩祖,可以随便说人是天魔吗"

    许应看去,说话之人是一个三十许岁的男子,仪表堂堂,颇有正气和威武之气。

    他的衣着上衣下裳,都是黄色,没有多余章彩纹饰,只有贵气,仿佛平凡的衣着穿在他的身上,也能彰显不凡。

    玉虚宫前,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仙火爬到傩履身上,虽然下一刻便被他的气息逼退,但仙火进进退退,时不时接近他,表明傩履的气息在剧烈起伏。

    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对于这样一位古老的存在来说,什么人能一句话便乱他道心?

    "谁在说话,扰乱傩祖道心?"一双双锐利的目光纷纷扫去,搜寻说话之人。

    来到玉虚宫前碰运气的人太多,大家都想得到仙药,先前目光都集中在傩履身上,因此无人察觉说话者是谁。

    只有后排的少数几人留意到许应,但也不能肯定是否是他所喊。

    “好像是太上长老的声音!”

    人群中时雨晴心头一跳,暗暗头大,"他怎么呼唤傩祖为老头?差点把傩祖害死!在我剑门山上乱来也就罢了,这昆仑圣山上,也是能乱来的?”

    “阿巴阿巴。”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头顶长草,东张西望,好奇万分。

    这少年是蓬莱阁的当代阁主林天华,一代英才,身边还带着一条长着黑白二角的大蛇,威猛非凡,手上还拖着一口铜钟,仪表堂堂。

    此次林阁主来到玉虚峰,也是奉已经飞仙的祖师之命,来昆仑寻找仙缘。

    “阿巴阿巴!”林阁主面色严肃,向那大蛇道,引得附近众人纷纷望来,各自露出诧异之色。

    "蓬莱阁的仙草,都是种在脑袋上的吗?"有人低声道。

    一旁的锦衣少女道∶“蓬莱阁特立独行,连语言也不是人语。不知这句阿巴有何深意?

    林天华身旁大蛇连忙悄声道∶"草爷,你不要随便开口,万一被人看出马脚,那就不好玩了。"

    林阁主手中的大钟也悄悄神识传音,道∶“草爷,我差点被他的金篆仙篆毁掉,才让你有机会控制他,你可不要乱来。”

    那大蛇正是虮七,悄声问道∶“刚才让傩祖心神大乱的,是阿应吧?”

    大钟道“是他的声音。不过阿应为何可以一句话便让傩祖心神大乱

    虮七忧心忡忡道∶“阿应惹恼傩祖,待会死的时候,血不会溅到我们身上吧?”

    大钟道“我们躲远点便是。”

    “阿巴。”林大阁主连连点头。营业价

    除了他们,还有些许应的故人也听出他的声音,纷纷张望,试图寻到许应的踪迹。

    郭小蝶在人群中连续往上蹦,跳起老高,郭家老祖急忙把这姑娘的脑袋往下压一压,低声道∶"你不要命了!再往上蹦,当心傩祖把你脑袋瓜子削了!傩祖不削,其他人也给你削了!”

    郭小蝶笑道∶"我听到了许妖王的声音!老祖宗,你也听到了吧?"

    郭家老祖忧心忡忡,道∶"听到了,所以你不要再蹦了,我觉得那小子与傩祖有仇,刚才他乱傩祖道心,就是想引火烧死傩祖。

    他叹了口气,道“说不定,待会咱们还要大义灭亲。”

    郭小蝶吓了一跳,失声道“老祖宗,你要杀掉傩祖”

    此言一出,顿时一双双目光齐周周扫来,四周生出一股股杀意。傩祖,是傩法之祖,从无到有开创六秘的存在,造福了无数人,想杀傩祖,便是与天下人作对!

    郭家老祖吓了一大跳,失声道∶"疯丫头,我说的是大义灭亲!"

    郭小蝶眨眨眼睛∶"我们是傩师,当然是与傩祖更亲!还能跟许妖王那小子更亲不成?"

    郭家老祖说不过她,语重心长道∶"你安分一些。待会许妖王死的时候,血泼下来,你用白面馒头醮一点他的血,吃了说不定能长生。”

    傩祖傩履目光如电,也在扫向人群,试图寻到许应的方位。不过玉虚宫外人山人海,他很难确定许应的位置,也不知是否是那人归来。

    "飞升仙药即将现世,难免会有天魔出世,秽乱人心。"

    傩履目光照耀人群声音传来,在每个人心底响起,"诸位小心,天魔在你们之中,待飞升仙药问世,便将出手抢夺。

    “厉害。”

    许应暗赞,此时若是被人发现他就是那个一句话便扰乱傩祖道心的人,恐怕下一刻便会被愤怒的众人撕碎。

    这时,许应身边一个声音悠悠道∶"掌管玉池秘藏仙药的傩祖,可以随便说人是天魔吗?"

    许应看去,说话之人是一个三十许岁的男子,仪表堂堂,颇有正气和威武之气。

    他的衣着上衣下裳,都是黄色,没有多余章彩纹饰;只有贵气,仿佛平凡的衣着穿在他的身上,也能彰显不凡。

    许应笑道“多谢兄台仗义执言。”

    那黄裳男子笑道“我并非仗义执言,而是对傩祖有所怀疑。”

    傩祖傩履此时已经平静心神,向玉虚宫走去。

    仙火向两旁分开,隐约间可以看到火焰中还有一些或站立或坐着的人,姿态古怪,越是接近玉虚宫人数便越多。

    他们是商周时期进入此地采仙药的炼气士,沐浴在仙火之中,一动不动。

    许应心中微动,询问道“阁下为何会怀疑傩祖”

    他怀疑傩祖,是因为傩明明是不死民赖以不死的原因;傩法的源头,显然是不死民。而六位傩祖却将之据为己有,对外宣称自己是傩法始祖。

    他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六位傩祖,这个黄裳男子又是出于什么怀疑傩祖?

    黄裳男子道∶“你看到仙火中的那些人了吗?这些人是在尝试进入仙宫时,被仙火灼烧,不得不封闭自己的一切感官,所有穴窍,让自己陷入无知无觉之中,免得被仙火侵入自己的体内。”

    许应望向火中的人们,想起竹婵婵当初也是在一座仙宫外,沐浴仙火之中,被烧干了一身的修为,若非被裴度所救,肯定会被烧死在火海之中。

    "仙火是炼制飞升大药的火焰,火焰中有药香之气,炼气士汲取药香,渐渐地体内便积累了许许多多的仙药。这些人以此为长生手段,期望能躲避死亡,达到长生不老与世同存的目的。”

    黄裳男子感慨道,“可是,当他们沐浴在仙火中,才发现自己只是虚度光阴,如此封闭自我一切意识,就算还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谈吐不凡,言语中似乎意有所指,引起许应的兴趣。

    许应笑道∶“阁下像是对彼岸很了解。在下许应,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我叫姬满。”

    黄裳男子道,"六大彼岸,我都曾去过,曾在那里采药。我麾下有一名天工名叫竹婵婵y她很是厉害,用我给她的材料的边角料,为我炼制一艘船,让我载着数千位飞升期的大高手驶往彼岸。”

    许应眨眨眼睛,已经知道姬满的来历。

    "他就是周天子!果然如凤瑶、青鸾所猜想的那样,周天子混迹在人群之中,也到了昆仑山!"

    周天子望着正在尝试开启玉虚宫门户的傩祖傩履,道∶“或许是我洪福齐天,也或许是竹天工的本事过硬,那艘船竟然真的载着我们数千人从一个彼岸,驶到另一个彼岸。

    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既有恐惧,又有兴奋,还有劫后余生的欢喜。

    ”我们从未想过,这艘破船能把我们活着送回来。我们甚至怀疑,它会在第一座彼岸的仙火中就化作灰烬。那时候我们天天站在船上,咒骂竹天工,诅咒她不得好死。船载着我们前往第二座彼岸时,不少人跪在甲板上,祈求它不要散架。

    周天子喃喃道,“但是没想到的是,它非但载着我们走完六大彼岸,甚至还载着我们返航。它甚至载着我们躲避归来路上的天魔的袭杀,让我们避开天魔。直到这艘船回到镐京,这才彻底散架。”

    他摇了摇头,道∶“许兄,你没有看到那满朝文武跪伏在彼岸神舟的残骸前痛哭流泪的情形,他们舍不得这艘船,但也知道这艘船已经耗尽了一切力量,救不回来了。以至于朕想把竹天工千刀万剐,都有些不舍得。”

    许应感慨道∶“竹天工这样有才华的人任何人都不舍得杀掉她。”

    周天子点头,道∶“但是看到她为我炼制的镐京,我便又对她动了杀机。

    许应想起大钟,深表赞同。自己盗墓两年半,积累下不知多少财宝,都交给竹婵婵,大钟居然还是铜的,好歹添点金银!

    傩履已经进入玉虚宫,宫殿中传来沁人肺腑的药香,嗅之飘飘欲仙,修为也在不断提升增长!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声惊呼传来,许应和周天子急忙看去,但见竟有一道身影闯入仙火之中!

    “天魔试图夺取仙药”

    人们暴怒,也杀向玉虚宫,不过很多人被仙火一烧,顿时化作灰烬,什么也没有留下,惊退了其他人!

    闯入火海的那身影曼妙而灵动,飘然若仙,祭起一口黑棺,竟然将仙火收入黑棺之中!

    "青襞

    许应惊呼,顿时明白青襞仙子的用意∶“她打算用仙火,炼化自己的修为境界,从头修炼!”

    青襞仙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飞升期的巅峰,修炼仙法,在炼气一途上已经很难有所精进。

    她想再进一步,便须得将自己的重楼、瑶池、神桥、第三叩关期和飞升期这五个境界废去!

    她必须从第二叩关期开始修炼,甚至若是没有仙器的话,她还需要废掉第二叩关期,才能确保自己可以打开人体六秘!

    “她的道心实在太稳固了。”许应心中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周天子望向火海中的青襞仙子,赞道∶“此女是个人杰,她想借仙火炼化修为,傩气兼修。”

    他继续刚才的话题,道∶“当年我们到了彼岸采集仙药,才发现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很多炼气土来到了彼岸,我们并非第一批进入彼岸之人。不过,漫长时间以来,他们自身的修为都已经被仙火炼去,此刻没有剩下多少修为。他们被仙火烧干了。”

    许应道∶“我们当初救出竹天工时,便发现她的修为所剩无几,甚至连已经修炼的境界,也被烧没了。”

    “有些大商时期的强者,甚至久负盛名,已经被烧成灰烬。”

    周天子道,“他们没有修为,空有一身仙药,想离开彼岸也做不到,只有被烧死的份儿。像这样被烧死的人,不计其数。”

    许应询问道“有多少”

    周天子重复一遍“不计其数。”

    许应皱眉,想再度询问,周天子已然解释道∶"凡是去彼岸的,没有一个活着回来,都被烧死了。去多少,死多少。以我开始,飞升到彼岸的飞升期炼气土,可能还可以活着,但在我之前飞升到彼岸的人,统统烧成灰烬,绝不可能幸免"

    许应倒抽一口冷气。

    “在我之前,每隔三千年,昆仑便会出现一次,那时的帝王便会前往昆仑祭祖。”

    周天子目光幽幽,道,"昆仑祭祖,是历代大帝的责任,没有去过昆仑祭拜祖先,不能称为大帝。这个习俗,可以追溯到还可以成仙的古老时代。有些历史太久远,即便是我大周的藏书也只有零星记载。我听说后世有些皇帝,在泰山祭天地便算是祭祖了,还敢自称大帝,真是可笑。”

    许应眨眨眼睛,不由自主想起祖龙赵政。

    显然周天子在讽刺祖龙泰山封禅。不过泰山封禅的确是祖龙的无奈之举,因为那时昆仑隐去,祖龙也无法寻到昆仑,只有在泰山祭天。

    周天子面色转冷,道∶“在我大周之前,还有商、夏、虞三朝,这里面到底有多少炼气土在六位傩祖的指点下前往彼岸,那就不得而知了。因此,我才会说不计其数。”

    许应面色凝重,道“这些朝代的炼气士,难道就没有一人回来过”

    周天子摇头,道∶“你现在看到的玉虚宫外仙火之中的炼气士,都是我大周时代的炼气士。”

    “傩祖骗这些飞升期炼气士,前往彼岸做什么?”许应喃喃道。

    周天子道∶"这也是寡人想知道的事情。我还想知道,当年他们说三千年一成熟的仙药,是否是真的。许兄,如今正值大变之世,也是用人之际,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

    他转过身来,看向许应,目光真切真诚∶"寡人不是独夫,不是后世那等在朕的镐京旁边修建陵墓的独夫!朕打造镐京,是要举朝飞升!朕是要让所有人可以飞升!姜太师说,你有大才,来镐京,辅佐朕吧!”

    “不。”许应断然拒绝。

    周天子面色一沉。

    许应道∶“在我眼中你与那独夫,亦无区别。你不过是带着一群独夫飞升而已。”

    周天子叹了口气,道“许兄,你总是这样说话,很容易掉脑袋的。

    许应淡淡道∶"古今将相今何在?三尺坟头闻鬼哭。古往今来,似你们这等帝皇都已经死掉了,只有许某还长存于世,脑袋并未掉过。”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

    第二百四十五章 竹天工的船客免费阅读.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