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玉虚宫傩祖

    记忆,仿佛从浑浊的水底缓缓升起,渐渐清晰。

    许应回忆起他与冯雪儿这一世,只是短暂的几不月,但刻骨铭心,以至于他回忆起这些的时候,心中依旧有一种莫大的悲恸,过了良久才缓过来。

    失去的爱人,忘记的海誓山盟,总有一天会重来,泛上心头。

    如舟。荡于水中。

    许应定了定神,默默无言。

    将这一世的短暂记忆存放起来,继续向前回溯。

    他的记忆中,关于天地扭曲天人感应的记忆不多,毕竟那时的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就像是田野间刨土的麻雀,飞不高的。

    他能见识到的,只是目之所及,他能听闻的,也是如他一般的其他麻雀所言。

    他的这些记忆,只能勾勒出天地剧变的一角,知道是修炼傩的炼气士让天地变成了而今的模样。

    许应对照这几世的记忆黯然摇头,他的记忆并不能拼凑出天人感应和大封印的真相。

    不过,他却在天地大封印爆发时,听到了熟悉的天道之音,而且天空中出现天道神器的踪迹。

    难道与天道世界有关不对,这里有些古怪!

    许应心神悸动,天地大封印,很多圣地都是跌入苍梧之渊,从世间消失,炼气士更是直接从人间蒸发,不知所踪

    苍梧之渊中,他还看到

    许许多多仙尸,巨大的怪眼,像是与天魔有关,与阴间有关,不像是与天道世界有关!

    那么,他记忆中出现的天道神器,听到的天道之音,又是怎么回事?

    “许兄,玉虚宫的不死仙药,即将要现世了。”

    赵政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悠悠道,“六位傩祖之一的傩履,也将现身。他手中的不死仙药,也即将有主。

    许应收拾心情,快步跟上他,道:“赵兄不去争夺不死仙药吗?传闻此药是六大彼岸之一的玉虚宫的仙药。傩师仅仅窃取玉虚宫的药香味,便可以长生,倘若得到宫中的仙药,真能飞升也说不定。”

    赵政微微一笑:“不死仙药落在谁的手中,只要没有当场飞升,到最后都还是我的。

    他丝毫不急,继续不紧不慢的丈量昆仑山。

    许应见他走得太慢,便告了声罪,瞥他下继续向山上而去。

    赵政目送他渐行渐远,突然笑道:“朕的不老神仙,终于再次遇到你了。你去见六位傩祖,多么有趣。当年朕便是将你作为祭品,献祭给六位傩祖,才让他们现身。”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六位傩祖当年没能得到你,倘若这次见到你,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朕不禁期待。

    他想起与许应的点滴过往。

    当年他作为秦国质押在赵国的质子,活得并不如意,但好在有一个叫许应的玩伴,他经常偷偷溜出去,与许应混迹在闹市中。

    那许应是个赵国街头的无赖,四处打架,惹是生非,但是很讲义气,和他交情很好。赵政受赵国的公子小姐欺负,许应便帮他打回来。

    后来两人分开,赵政回了秦囯,没几年便做了秦王。

    之后他展露雄才大略,吞并六国,扫荡神州,一统天下,威震寰宇,威加海内。他渐渐年事已高,察觉到炼气士的寿元,三千年看似漫长,但亦有穷尽

    然而四万四千年来,已经无人成仙,即便那些名门正派,有着仙人庇佑,也无长生之法。

    江湖上流传的傩法引起他的好奇,但细究之下,皆是血淋漓的割韭菜法门,用他人做大药,让自己苟延残喘!

    他身为大帝,岂能容忍?

    于是便下令扫荡神州,将那些韭菜佬、钓鱼客抓来一批又一批,杀的杀坑的坑。当然,那些修炼了歪门邪道傩法的人也没能逃过,也被抓来坑杀。

    傩法典籍,也被放火烧掉。

    这便是焚书坑傩。他做完这些,背负骂名,也身心俱疲。

    这时,有人献上不老神仙,他这才认出是当年街头带他打架斗殴的无赖许应,然而许应完全不认识他了。

    “我们分别之后,你已经活了一百多世,你的相貌,便如千年前未曾变过。有人说你是人形长生仙药,让朕吃了“

    你,可得长生。

    赵政低声道,“如果吃你真的可得长生,朕一定会下口。但好在徐福找到了你的来历,朕这才知道,原来你比我想象得更加长久。徐福说你就

    是仙山走下来的人,知道三座。

    “仙山的下落,知道如何。

    “你不记得朕了,自然也不记得仙山何在。朕有办法让你记起。朕一统神州,朝中有的是能人异士,有的是各种法宝。就算不成,仙家宝物也能

    借来。朕调动三千飞升期炼气士,要破解你失忆的原因。

    那是一次浩大的工程,最顶尖的强者,最强大的智慧,统统云集咸阳,破解许应被封印的秘密。

    而那也是一场无比恐怖的冒险,有神秘可怕的力量侵袭,他们从天外而来,试图阻止赵政这么做。

    大秦铁骑威冠天下,竟不能挡!

    祂们杀入咸阳,杀入皇宫,三千飞升期炼气士,死伤大半,然而却在祂们杀入皇宫的那一刻,终于将不老神仙的记忆解封了那么一点儿。

    虽然只解封了一点儿,但却让他们退去,不敢再犯。

    许应还是没有回忆起从前的一切,但却掌握了可怕的力量。

    朕从各个门派,选拔童男童女,与你和徐福一起去三大仙山。朕以为你们能带来三大仙山,但回来的却是你自己。朕以为你失败了,直到四千年后朕再度遇见徐福。”

    赵政面色悠然,心中默默道:“你还是成功了,朕的不老神仙,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你寻到了仙山,但你没有交给我。你背叛了朕,愚弄了朕朕将你献祭给六位傩祖,换来这四千年的寿元,也不算号。

    他望向昆仑山玉虚峰,望向仙光仙火中的玉虚宫,低声道:

    “到了昆仑,朕便不需要你了,不老神仙。这次,朕将独得长生!”

    许应一边继续开启一生一世的记忆。

    一边向玉虚宫所在的方位赶去。

    他的记忆来到三千年前这时的记忆变得凄惨,因为这时候有许多炼气士。

    很多人知道他,知道有一不不老神仙,如少年般长久的生活在这个世上,时常改变身份。

    他的记忆中有很多悲惨的遭遇,被人当成长生药,抓去炼药,还有过被生吃的经历,喝血的经历。

    他受到的屈辱,受到的折磨,甚至让许应心中各种恶念滋生,恨不得大杀四方。

    但在这段经历中,也有一些奇妙的经历。

    其中一段奇妙的经历,便是在九嶷山下,他遇到了一个少女。

    少女名叫青襞,住在九嶷山上,许应上山打猎的时候会遇到她。青襞会唤住他,与他说话,有时候会陪他一起打猎,他甚至从青襞那里学到了一些炼气的法门。

    青襞会与他说自己修炼途中遇到的烦心事,会与他说起自己的师父,她担心自己像师父那样老去。

    他们聊了很多,他们之间像是生出了一些情愫,但是两人之间始终清清白白,并没有什么出格的接触。

    这些奇妙的情愫,直到青襞的消失,才戛然而止。

    青襞像是察觉到这种奇妙的情愫,主动避开了他。她没有等到许应消失,而是自己主动离去。

    她像是知道这种情愫,不会有结果。

    许应向更远的时代追溯,期间又遇到过青襞几次,有些时候是那个少女站在远处望着他,并没有近前,有些时候他们错身而过。

    “潇湘之南,苍梧之渊。九嶷山下,不老神仙。

    孟今浑应重读这苟话,又多出一些异样的感觉。

    许应放下这些异样的感觉,继续回溯那段历史,一路回溯到大秦末期,他蹲在树林里学狐狸叫:“大楚兴,陈胜王一一,大楚兴,陈胜王这一叫,埋葬了大秦的江山。

    “我这么做,挺对不起祖龙的。”许应心中歉然。

    前方,玉虚宫越来越近许应的记忆也回溯到大秦时期。

    这一世记忆觉醒的时候,他正在一片蔡坛上,身边是客种宝物和祭牲,他居首位。

    祭品之中,他最夺目各种祭品环绕着他,他的身上也披金挂银,很是喜庆。“大爷的祖龙!”錵婲尐哾網

    许应闷哼一声,叫骂道,活该我掀翻你的江山!

    接着,他看到了记忆中的祖龙皇帝,脸色更黑,记忆中那个自己当成祭品祭天的祖龙,就是刚才他在山上遇到的那个赵政

    许应怒上心头,立刻便要转身杀回去,便随即停下脚步,心中一片豁达。

    徐福这么厉害,尚且被他打得落荒而逃,我又何必自讨没趣?”

    许应转过身,继续向玉虚宫赶罢,心道,“改天寻到徐福,一起狠狠揍他。

    这一世更多的记忆涌来如潮水一般。他看到祭祀时的景象,苍天崩塌,六个无比伟岸无比古老的身影浮现,扭曲天空,身后便是昆仑群山的影

    那六位苍老的存在,影子遮蔽了昆仑群山,显得是那样强大。

    他们脑后浮现出仙火,冥海,玉质天空,玄黄之气,混沌海等异象,而在这些异象中,隐约浮现出各种仙宫、仙殿、宝塔、重楼的异象!

    他们一边攫取祭品,一边向祖龙皇帝说还不够,换不来长生。

    他们的目光落在许应的身上,眼中流露出贪婪,各自向许应抓去。

    他们六张贪婪的面孔,遮挡住整个天空,仿佛他们不是掌握不死仙药的傩祖,许应才是他们眼中的不死仙药!

    许应猛然抬头,只见前方的玉虚宫前,其中一个傩祖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正是那遮住天空的六张面孔之一!

    傩祖,傩履。

    一个身上缠绕着红斑大蛇,

    身躯巍峨如山的白发仙翁,

    慈眉善目。

    那红斑大蛇是他身上的仙气所化,大蛇周身云气缭绕,让他脚不着地,踩在云气之上。

    许应望着傩履,更多的记忆涌来。

    傩履与其他五大傩祖为了得到他,在空中大打出手,各自都想独得许应。他们的贪婪让人不寒而栗,这绝非傩祖!

    能够第一个打通六大秘境的人,不至于如此贪婪!

    玉虚宫前,已经聚集了不知多少人,都在等待傩祖傩履从玉虚宫取来仙药,一场争夺,在所难免!

    许应向前走去,只见沿途到处都是尸体,有傩师,也有炼气士,死伤者众多。

    傩祖傩履面带笑容,转身走向玉虚宫外的仙火,准备取药。

    他入仙火而不焚,仙火自动向两旁分开。

    众人屏气凝神不敢说话,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喂,老头!”许应大声道。

    傩祖傩履听到这个声音身躯微震,急忙转头,仙火顿时向他身上烧来。

    一———小闺女被热水烫伤了手臂,无心写四千字的大章了,去看闺女。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玉虚宫傩祖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