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青鸾杵药,唇齿留芳

    凤瑶和青鸾抬着许应向下冲去,终于冲下瑶池,将许应放下,没有剑气追来.

    她们仰头看去,只见天空中一口口巨大的仙剑高悬,还有剑光不断落下,但并非追击她们,而是针对西王母.仙家设下剑阵的目的,为了防备西王母复生,以斩杀西王母神识神力为第一要务,因此顾不得他们.

    二女松了口气,这才来得及查看许应,只见许应由于短时间内大量“死亡”,导致修为损耗太大,以至于虚脱,昏死过去.凤瑶取出一粒朱红色浆果,便要口对口渡给他.青鸾连忙道:“小姐,这是我们鸟儿喂食的动作,你们人族也这么用吗?”

    凤瑶脸色微红,辩解道:“我见他修为耗尽而昏迷,担心他不知吞咽,所以才想咬烂丹仙果,混着口水渡给他,助他咽下,才没有非分之想.”

    青鸾委屈道:“我没说你有非分之想.”

    凤瑶红着脸,嗔怒道:“你还说!你来喂好了!”

    “我喂就我喂!”青鸾接过丹仙果,含在嘴里,摇身一晃,现出青鸾真身,一只鸟爪抓住许应的嘴,生生捏开.许应不由自主张嘴.

    青鸾鸟喙叼着浆果向他嘴里一戳,戳到他嗓子眼里,然后鸟喙往里面杵了杵,道:“这样不就塞进去了?不需要口水的!”

    “这样杵,被你杵死了!”凤瑶埋怨道.

    青鸾道:“我爹娘当年都是这样喂我的.”

    凤瑶道:“那是你醒着,他又没醒.你看,你这样杵,发挥不了丹仙果的药效,还是我来.”

    她取出另一枚丹仙果,含在口齿间,捏开许应的口唇,轻轻渡过去.她抬起头,便见青鸾一脸好奇的盯着她,不由脸色又是一红.

    “什么味道?”青鸾急切的询问道.

    凤瑶道:“有点湿,还有点软和.”青鸾纳闷不已:“丹仙果是这个味道吗?下次等我修为大损时,也须得尝一尝.”

    凤瑶心里怦怦乱跳,这才知道她说的是丹仙果.

    许应修为渐渐恢复,幽幽转醒,只见两个女孩紧张地盯着他.凤瑶关切道:“应叔叔感觉如何?”许应坐起身来,扶着额头道:“头有些疼,身体各处被剑劈中的地方都火辣辣的,还有嗓子眼疼得很.”青鸾不服,争辩道:“怎么就嗓子眼里疼?嘴里就不疼吗?”

    许应老老实实道:“说来古怪,我嘴里香香的.”

    青鸾上前,伸手捏他的嘴凑过去,气嚷嚷道:“我不信,我闻闻!明明都是一样的丹仙果,为何我嘴对嘴喂的就疼,她唔唔唔...”

    凤瑶连忙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拖走,笑道:“应叔叔无碍,就不要追究了!”许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道:“我弄来不少瑶池仙水,还是和先前一样,分成三份.”

    他心念微动,瑶池仙水从希夷之域飞出,在空中化作一团波光,亮得刺眼.这种仙水是由瑶池上空的那座连接仙界的洞天凝聚而形成,尽管洞天的另一端被堵住,但长达数万年过去,还是积累下不少瑶池仙水.

    许应这一次,将这几万年来积累的瑶池仙水舀走大半,足以在希夷之域中再造个小瑶池.

    “咦,不对劲,我弄来的瑶池仙水明明比这多得多.好像少了很多.“

    许应惊讶道.凤瑶上前,取出一个玉瓶,小心翼翼收取一些瑶池仙水,道:“这种仙露是仙界的能量,能让人脱胎换骨,不仅肉身脱胎换骨,元神也是如此.我用不了许多,只取够用的便可.”

    青鸾也上前,取来足够自己用的瑶池仙水,道:“我们没有你这么拼命,不好意思均分.

    再说,稻米那次,已经是我们占便宜了.”

    许应也要留下这些瑶池仙水,分给东岳,徐福各自一瓢,而且还有金不遗,蚖七等人需要用到瑶池之水.

    不过,他将瑶池仙水收回希夷之域,便发现瑶池仙水又在不断渐少,似乎在不断蒸发.

    许应立刻搜寻蒸发的仙水去处,却见自己的瑶池上仙气蒸腾,仙光氤氲,瑶池仙水,竟是被他希夷之域中的瑶池吸收过去!

    许应没有多余的容器,连忙向凤瑶借来几个玉瓶,收取一些瑶池仙水放在瓶中.

    其他的瑶池仙水渐渐蒸发,而他的瑶池却愈发仙气飘飘.

    许应也不知这种现象是好是坏.

    他们走出西王母的神力汪洋,许应回头看去,只见西王母的神识神力与镇压祂的阵法还在角力.

    对于镇压西王母的两座大阵,许应爱莫能助,心道:“西王母,我只能将你唤醒,能否脱困而出,则还要看你的努力.”

    他转身离去,下山途中,路过南麓时,只见一座方正的仙山从下方的深渊中冉冉升起,来到许应面前.徐福面带笑容,站在仙山上.

    许应取出一个玉瓶,抛到他的手中,道:“瑶池仙水在此.”

    徐福接过玉瓶,放在鼻翼下嗅了嗅,不禁大喜,道:“许君是信人,我自然也不能反悔.封印你的仙箓共有十六个字,你想解读哪个字?”

    许应迟疑一下,仔细盘算自己所知的那些仙家道文,过了片刻,道:“我选圄字.”

    徐福惊讶万分,道:“看来许君对封印的确有了不少了解,圄字的确是解开记忆封印的关键.不过,凭我对封印的了解,圄字封印的只是你一世又一世的记忆,最关键的第一世记忆,并不在其中.许君可以再选一次.”

    许应迟疑一下,想起时而聪敏,时而糊涂的蚖七,也被圄字封印了从前的记忆,便下定决心,

    道:“还是选圄字.”徐福取出一块玉简道书抛了过来,道:“这便是圄字的破解法门.我这两千多年来,为了破解这十六个字,下了很大一番苦功.”

    许应接住玉简道书,向前走去,笑道:“徐福,你来到昆仑一定不止是为了瑶池仙水而来吧?”徐福站在方丈仙山上,方丈仙山不自觉的向后飘去,笑道:“自然不是.瑶池仙水只能治愈我的道伤,让我脱胎换骨,但不能达成我所愿.”

    许应目光闪动,继续向前走去,笑道:“你的所愿是什么?”凤瑶和青鸾见状,立刻悄悄一左一右,从两旁包抄徐福.

    徐福惊讶道:“许君忘记了?我曾经对你说过我的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便是复活祖龙皇帝,我已经完成.第二件事,便是炼气士的复辟.”

    突然,许应身后一轮轮明月飞出,顷刻间化作天道道场罩落下来!

    许应踏前一步,身后天道化身变得无比广大,许应催动归道印法,四周天地元气天地大道为之共鸣!同一时间,他身后的天道化身也自施展出归道印法,向徐福攻去!

    凤瑶,青鸾也齐齐动手,二女身后六大洞天浮现,烙印天空,扭曲空间,带给她们强横无比的战力!许应仿佛一尊踏足天道世界的无上神祇,她们便像是仙界拥有六仙之域的仙子!

    徐福立足在方丈仙山上,迎上三人的攻势,面带微笑,声音清晰的传入他们的耳中:“我这些年准备,已经妥当,神州各地的隐藏的风景,纷纷现世,各门各派留存的力量,也纷纷显现.”他的身后,突然浮现出无比可怕的异象,那是一道天渊,扭曲一切,吞噬一切,埋葬诸天,埋葬大道!许应看到这道天渊,心头一跳,这是他在应爷状态下施展过的道象!

    “他施展的,是我的神通!”许应身后天道化身的归道印法已然轰至,掌纹万道轰鸣,道音大作,但下一刻,归道印法突然失去了一切力量!

    许应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这一击的力量,被那道埋葬大道的天渊吞噬,万道沉寂,不闻声息!与此同时,凤瑶,青鸾的攻击接踵而至.

    她们施展的是昆仑流传下来的仙家道法,仙道神通,尽管因为不死民大部分死亡,导致传承无人解读,但她们这些年来参悟,也将各自神通修炼得极尽神妙!

    然而她们的攻击与许应一样,接触到天渊的那一刻,一切神妙的神通再无变化之能,精妙绝伦的仙家道法,也全无用武之地!

    徐福身躯晃了晃,在仙山上后退一步,惊讶的扫向二女,继续道:“如今,天下人的领袖,齐聚昆仑.周天子,祖龙,钓鱼客,各大世家的傩仙,各门各派的新生代领袖,齐聚于此.”

    许应再度攻来,这一次施展的便是武道大帝所参悟的第十法,彼岸印法.这一击,天道化身化作一道仙光,直达武道的彼岸,竟似要越过天渊,杀至方丈仙山上!

    “复辟炼气,还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刻吗?”

    徐福微微一笑,身后的天渊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株笼罩星辰的神树,瑞气千条,仙光万道.这也是许应在应爷状态下所施展的道象!

    “混账,我到底传授给他多少神通?”许应勃然大怒.

    万千道仙光围绕神树轮转,将彼岸印法扫飞.

    方丈仙山突然下沉,向苍梧之渊中坠落,徐福仰头,望向越来越远的许应,长声笑道:“许君,我费心费力,让各门各派隐藏的隐景重现人世,昆仑现身,吸引众人前来,才有如今局面.昆仑之上,你可以看到炼气士的复兴!”

    青鸾呖声长啸,化作一道青色的凤影扑击过去,凤瑶与她伴飞,二女一上一下,神通迭出,昆仑神通精妙绝伦,然而那株神树万千枝条飞舞,密不透风,将她们逼得不得不折回,惊疑不定.“这个徐福到底是谁?神通为何这么厉害?”

    凤瑶愤愤难平,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我们青衣双罗刹联手也拿不下他!”许应愕然:“她们真有青衣双罗刹这个名头?”

    他原本以为只是青鸾在吓唬他,没想到凤瑶也这么说,看来这对女孩的确在诸天万界用这个名头行走.“既然是双罗刹,一定凶得很.我还是不要告诉她们,徐福用的是我的神通罢.”

    他心中生出一阵期盼,徐福动用他的神通,尚且拥有如此强大的威力,若是他苏醒应爷的记忆,岂不是威力无穷?

    “徐福所说的炼气士复辟,昆仑是最佳的地点,所有高手,都会云集于此,那么他该如何做,才能让炼气士复辟成功?”

    许应向凤瑶和青鸾道,“你们觉得,他会怎么做?”

    凤瑶稳住心境,道:“此人的修为未必便能比得上我,但掌握着非常可怕的神通,实力极强.

    他既然要复辟炼气士,保持炼气的纯净,那么针对六大傩祖下手,便是最佳途径.”

    青鸾听得似懂非懂.

    许应却听懂了,眼睛一亮,道:“世人心目中,六位傩祖是一切傩法的起源,又掌管六秘的彼岸,拥有不死仙药.徐福应该是打算在各大门派各大世家乃至周天子,祖龙的面前,击败六大傩祖,以此证明,炼气才是正统,挽回世人对炼气的信心!”

    凤瑶点头:“或许,他要击败所有人,包括那些钓,钓鱼客!”

    她对钓鱼客这种称呼所知不多,毕竟没有经历过神州那段混乱阴暗的历史.

    “他以纯正的炼气士的身份,击败六大傩祖,击败所有傩气兼修的人,以此挽回世人对炼气的信心.对他这种偏执的人来说,的确是最佳机会.

    凤瑶推测道.许应闻言,也觉得大有道理.只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徐福的目的,应该不止于此.

    “徐福在竺度国召唤瘟神,制造杀戮,让奈河改道.

    他以此引发阴间阳间的大碰撞,导致阴间入侵,苍梧之渊重现人世.”

    他望向下方的苍梧之渊,心中默默道,“之后他去寻找李逍客这样的韭菜佬,让他们将各自封印带走的天地山川返还给元狩世界,于是诸多山岳回归神州.苍梧之渊中,被吞噬的天地也纷纷复现,各大门派势力从沉寂中复苏.”

    然后便是昆仑现世,六大傩祖和昆仑山有可让人飞升的仙药的消息传开.

    “这期间,还有祖龙复活,周天子从彼岸归来这些事情.徐福就像是一根线,把这些人这些事串起来.”许应心中默默道,“我若是他......不对,应该说他若是我,我会怎么做?”

    一个模仿我的人,肯定在这件事上也会模仿我!许应低头,踱步,低声道:“只是战胜六大傩祖,击败一个个钓鱼佬,击败傩气兼修的炼气士,击败昆仑的不死民,不足以证明炼气的优越.我,应爷,会怎么做,才能毁掉天下人对傩法的信心信念?”

    他仰起头:“那么,我会怎么做呢?”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内容已在爱阅app,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最快更新

    第二百四十二章 青鸾杵药,唇齿留芳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