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西王母神力

    许应心头一突,望向凤瑶的六秘洞天。

    斗笠男子的话让他汗毛乍起,不寒而栗,斗笠男子分明是指凤瑶如他一般,也是个钓鱼客,以傩法为饵,钓取那些傩仙的长生仙药!

    不过,他随即醒悟过来∶“凤瑶是不死民,不必把傩仙当成长生大药也可以长生。”

    他心中还有怀疑。

    凤瑶固然可以不必服用长生大药,但是她的六秘洞天从何而来?

    “六千年前,凤瑶跟着周天子一起来到昆仑,那时她应该已经是顶级的炼气士,否则不可能与周天子同行。周天子离开昆仑后,关于六大彼岸这才流传开来。当年最顶级的炼气士前往彼岸之后,傩法才被开辟出来。”

    许应心道,“这是否能说明,凤瑶的洞天,并非是自己炼的?”

    他想到这里,摇了摇头。

    六大傩祖掌握六大彼岸的钥匙,掌管六种不死仙药,说明昆仑早就拥有傩法六秘,凤瑶的六秘,应该是昆仑的传承,与周天子无关。

    而且,傩法六秘出现的时间,也比周天子更为古老,峨眉的清霜祖师,从其陵墓的布局和规格来看,其寿命便远超周天子,应该是大商时代的炼气士!

    许应盗了这么多的墓葬,早就变成了大行家,知道不同时代的人的陵墓,规格和布局也不同,拥有不同时代的风格。清霜祖师乔子仲的陵墓,是商代时期的风格。

    这说明,早在大商时期便已经有傩法流传,并且已经有人开始种韭菜割韭菜,只是那时的规模较小。

    也就是说,凤瑶有可能在六千年之前便已经开辟了六秘。

    凤瑶的洞天明亮无比,渐渐又收敛光芒,消失隐去。

    许应询问道∶“凤瑶,你的六秘是何时开辟”

    凤瑶没有隐瞒,道∶“我出生后的第六年,开始修炼,开辟六秘。”

    许应松一口气,笑道∶“你修炼这么久,那么是否知道,傩法是不是真的可以长生”

    凤瑶惊讶望着他,道∶“我们不死民能够长生,靠的就是傩法啊。难道你不是?”

    许应脑中轰然,仿佛有万千个闷雷炸响,轰得他头昏眼花。

    不死民之所以长生,靠的是傩法?内部交流使用,偷盗死全家。

    不死民能长生,靠的不是特殊的体质,也不是昆仑的仙药

    难道不死民,其实就是居住在昆仑的傩师或者傩仙

    这与他先前所得到的消息,完全不一致

    根据凤瑶话中的意思,当年的昆仑其实是被一些傩师傩仙掌握,他们沟通天地自然,拥有不死不灭的能力,被称作不死民。αんúA㈢③.cōΜ

    四万八千年前昆仑发生剧变,这里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摧毁,许多不死民逃出昆仑,将傩法传到神州。

    神州的炼气士在那时接触到来自昆仑的不死民,第一次接触到傩法。想来能够接触到傩法的人都是炼气士中顶尖高手,他们知道傩法中藏有长生的奥妙,于是尝试修炼。

    但是他们发现自己的六秘已经变得无比稳固,无法修炼傩法,才动了炼制人体大药的念头,收取弟子,传授带有陷阱的傩法,待到弟子修成傩仙加以收割。

    青鸾警觉地盯着许应,道∶“小姐,我早就看出他有问题!他不是不死民,他一定是追杀不死民的天道众!我能觉察到他身上的天道气息!”

    凤瑶杀心顿起,目光锐利,看着许应,柔声细语道∶“许公子最好能证明你是不死民。”

    许应额头冒出冷汗,证明自己是不死民如何证明

    倘若不死民就是傩师或傩仙的话,现在修炼傩法的人这么多,那么怎样才能分辨谁才是不死民

    凤瑶和青鸾悄悄移动脚步,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凤瑶道∶“许公子,你身上的确有天道众的气息,很难不引起我们的怀疑。你需要证明你是不死民。”

    青鸾气鼓鼓道∶“小白脸一定是天道众!让我吃了他!”

    凤瑶摇头道∶“青鸾稍安勿躁。你也看到了,天道众曾在山下追杀他。”

    青鸾杀气腾腾∶“你焉知不是天道众的苦肉计?小姐,咱们这几千年来遭遇过的

    追杀不计其数,那些卑鄙的家伙什么手段没有使过”

    凤瑶目光落在许应脸上,有些迟疑。

    她这些年上过的当受过的骗不计其数,好不容易才寻到一个同族,她真不想承认许应是个骗子。

    突然,许应叹了口气∶“你们稍安勿躁,我唤来此地的神灵为我作证。上神陆吾一”

    他声音在山间传荡,余音袅袅。

    青鸾亮出翅膀,唰地一声架在他的脖子上,冷冷道∶“你最好不要乱来。我们姐妹俩这数千年来在诸天万界,闯出好大的名号,唤作青衣双罗刹,杀人不眨眼!”

    许应暗暗担心,陆吾是否能听到。就算能听到,他是否能在自己被两个女罗刹干掉之前赶到此地。

    突然,远处一道霞光破空而来,一股强大的神力呼啸而至,径自落在他们面前。霞光收敛,虎首人面而九尾的陆吾冲出,叫道∶“打架吗?在哪打?多少人?”

    池以许应为圆心,顷刻间便到了数十里外,搜寻一周,突然从山间捞出半骸骨半血肉的天神尸体。

    那尸体已经成为尸妖,潜伏在玉珠峰中,吸收天地灵气,采日月精华。池尸体中残存的天道,形成了一片禁区,等闲炼气士不死许多人很难闯入其中。

    然而天降横祸,袍好端端修炼,还未来得及吃几个人开荤,便无缘无故被陆吾抓出来一顿暴打。

    陆吾将那尊天神尸妖打得形神俱灭,呼啸冲来,许应只觉罡风扑面,那虎头山神比他脑袋还大三圈的毛茸茸爪子压在他的肩膀上。

    “还有吗?”陆吾面色威严,兴奋得九条尾巴舞得比孔雀开屏还欢快。

    许应咳嗽一声,道∶“陆吾上神,你告诉这两位姑娘,我是否是不死民。”

    陆吾扫了凤瑶和青鸾一眼,失望道∶“就为这件事,你便要浪费一个愿望?”

    池身形一纵,破空而去,声音远远传来∶“没错,他是不死民!我走啦!下次架少架小别叫我”

    青鸾放下架在许应脖子上的右翼,无数羽毛翻飞,右翼在羽毛收敛之间又化作右臂,歉然道∶"我误会你了,还以为你是天道众。给叔叔说对不起啦,要不这样,

    你打我两下”

    她见许应摇头,眼珠子一转,把手中的明珠塞给许应,笑道∶“这是珠树上的明珠,送给你了。这件宝物佩在身上可以容颜不老,女孩子最喜欢了。我再去摘一颗!”

    她振翅而去,再度冲向那株珠树。不过先前她已经摘下一颗珠树果实,那株仙树有了防备,待她飞近,便啪的一声抽来,将青鸾卷住。

    其他枝条趁机啪啪打来,将青鸾打得狼狈不堪。

    凤瑶上前营救,总算将她救回,青鸾落地,一瘸一拐,查拉着脑袋。

    凤瑶向许应道∶“适才我们冤枉了你,应叔叔不要怪罪了。”

    许应收下明珠,心中欢喜∶“我若是送给未央妹妹,她一定喜欢,会买来更多的胭脂!”

    “我也不能肯定自己是不是不死民,你们有所怀疑在所难免。不死民只有傩法这条路径可以分辨吗?”许应询问道。

    凤瑶摇头道“还有血脉中的烙印。”

    她收起衣袖,露出雪白的肌肤,道∶“应叔叔请看。”

    她的手臂下,血液流动之时渐渐有金色光芒从血脉中渗透出来,化作一只彩凤围绕她胳膊飞舞。

    “这是我族人常居昆仑瑶池,常与青鸾为伍,又服用各种仙药,体内有着不同寻常的血脉力量。”

    凤瑶道,“除此之外,便是昆仑一脉的傩法与当今世上流传的傩法不同,不死民不同部族的傩法中,也包含了血脉的力量。催动傩法时,会有相应的异象。”

    她近前指点许应,然而许应无论如何催动傩法,都没有相应的异象,也没有血脉的异象。“天道众的奸细!”

    青鸾见状,便要发作,凤瑶连忙把她扯到一边,道∶“青鸾,他可能与我们不同,但一定不是天道众的奸细,否则无法瞒过陆吾上神。上次我经过神山,陆吾上神便认出我是不死民,让我唤出枪的名字。我因为出生的晚,不知他名字,所以无法唤醒袍。你猜,是谁唤醒了陆吾上神”

    青鸾顿时醒悟,望向许应,喃喃道∶“他知道陆吾的名字,而且他说他已经两万多岁了.....可是,他不是靠傩法长生,是怎么做到活得这么久的?”

    “他自己尚且不知,我们如何得知”

    凤瑶带着她回到许应身边,继续寻找瑶池,道∶“应叔叔,傩仙不能做到真正的长生,还是会衰老,也会死亡。隐景潜化,并不做到真正的长生,体内仙界终有天人五衰,仙界凋敝的那一天。”

    青鸾道∶“我们曾见过一个年迈的不死民,他的大道腐朽,肉身元神皆坏,坐化在昆仑墟外。他临终前自言,自己活了三万六千岁。”

    她说到这里,看向许应,心道∶“他是大商时期的不死民,那么此刻应该苍老了才对,为何还是少年”

    就在这时,许应突然感应到从山上传来一股浩瀚深邃的气息,仿佛绵绵缗,如昆仑群山之广大,如母性之至柔,如中天之神,万神之圣。

    “是西王母的气息。”

    凤瑶道,“我和青鸾上次来到昆仑,便尝试唤醒西王母,未能将袍唤醒。”

    青鸾快言快语道∶“上次我们距离太远,未能唤醒袍,这次离得近一些,一定可以唤醒。”内部交流使用,偷盗死全家。

    凤瑶有些黯然,低声道∶“西王母是万山之神,她恐怕在大劫难中已经遭遇不测,永远也醒不来了。”

    他们迎着那浩瀚的神威,继续前行,寻找瑶池下落。

    不知不觉间,他们渐渐来到山顶,只见这片山峦的神力肉眼可见,形成了灿灿金光,笼罩着山顶。

    越是靠近山峰的顶端,神力便越是宏大,神威也越是厚重!

    这种神威是天道,淳和质朴,没有天道诸神那般霸道。空中还隐约传来道音,道音绵长,有一种令万物滋长的力量。

    然而与许应先前所见的天道之音不同的是,这种万物滋长并不会让人体和草木四仰八叉胡乱生长,而是让各个器官依旧维系其形态,达到完美的健康状态,提升人体机能。

    “天道诚然有生长有衰老有毁灭,但天神的天道实在太混乱了,有悖天道本质。西王母散发出的天道气息,才是真正的天道。”许应心中感慨。

    他们穿行于金光之中,凤瑶呼唤西王母,引起阵阵神力涟漪,然而却始终无法将这股神力的主人唤醒。内部交流使用,偷盗死全家。

    许应细细感应,只觉神力之中有无数混乱的神识,那是西王母的意识,已经被打得粉碎,变得混沌一片。

    “西王母!”许应呼唤一声。

    山中的神力如同汪洋大海,动荡愈发剧烈,涟漪化作滔天巨浪,然而混沌一片的意识却无法聚集。

    凤瑶和青鸾惊讶不已,纷纷向许应望来。

    青鸾悄声道∶“小姐,许应应该是不死民,但这个不死民好像与我们有点不一样。”

    “西王母!”

    许应再度呼唤一声,神力掀起潮汐,动荡不休,惊人无比。

    凤瑶和青鸾立刻感应到山间无数混乱破碎的意识相互碰撞,神力汪洋中风火涌动,雷霆滋生,变得无比危险

    而在神力的中心处,雷霆窜动如同电光火球,风火席卷,混沌一片,恐怖异常!

    凤瑶面色苍白,喃喃道∶“青鸾,他可能不是我们叔叔辈分的不死民,他可能是从山中走出的那一代不死民...“

    青鸾化作少女依偎在她身边,警惕地望向四周,悄声道∶“那还要叫他应叔叔么?”

    凤瑶犯愁道∶“不叫应叔叔,还能叫什么”

    青鸾低声笑道“应哥哥呀。”

    凤瑶羞怒,在她腋窝下重重扭了一下,青鸾连忙挡住,去挠她痒痒,用羽毛搔她腋下脖颈和小腹。

    凤瑶慌忙还击,向她身上摸去,撩动少女薄衫。

    许应瞥了一眼,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心道∶“我是她们叔叔,不能乱看。”说罢,又偷偷看了一眼。

    “钟爷不在,我拴不住自己的心了。”他心中暗道。

    玉珠峰的峰顶神力动荡不休,中心一片混沌,笼罩范围越来越广,动荡也越来越剧烈。

    突然,只听一声闷哼传来,一艘小舟从那片混沌中破空而出,斗笠男子头顶的斗笠被烧坏半边,小船也被点燃了火,仓皇而去。

    他与许应擦身而过,许应正要看清他的真面目,却看到一张被烧焦的脸,心中一惊。

    “这么强大的存在,被西王母的神力烧焦了面孔!”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又有一个伟岸的身影从混沌中冲出,恐怖的法力激荡,试图灭掉身上的雷火。

    “泥丸宫主人!”

    许应惊讶,险些叫出声来。

    这时,又有一个个强大无比的存在从混沌中冲出,有人声音愤怒,冷声道∶“何方神圣胆敢在我取水时暗算我”内部交流使用,偷盗死全家。

    青鸾正要说话,突然一左一右,两只手掌齐齐捂住她的嘴。

    这两只手掌一只是许应的手,一只是凤瑶的手,都唯恐她话多,暴露了许应,惹怒了这些可怕的存在。

    凤瑶的手压在许应手上,脸色微红,悄悄收回手掌。

    许应则被青鸾咬了一口,也连忙缩手,手心里湿濡濡的,不知是不是青鸾的口水,心道“她咬得真疼。”

    最后一人冲出神力汪洋中的混沌,过了很久,都没有人再从中冲出来。

    “凤瑶,青鸾,我们进去”许应突然道。

    突然,他们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笑道∶"许君,你取来瑶池仙水,分我一瓢。”

    许应心神震动,转过身来,果然看到一块方方正正的仙山便飘在不远处,徐福黑衣红带站在仙山上,与他一样的装束。

    他们俩人,便像是兄弟两。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宅猪的择日飞升

    御兽师?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