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叔叔

    许应经过玉虚峰,远远便看到玉虚峰上,神通纵横交错,还有各种法宝时不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威能,热闹非凡。

    而那座九重仙光中的玉虚宫,愈发神圣。

    突然,一声惨叫传来,许应仰头看去,只见一人惨叫着从天而降,啪嗒一声摔在前方的山脊上,很是凄惨。

    但下一刻,又有一口口铁剑从上方飞来,唰唰作响,刺在那人身上,每一口铁剑刺入那人体内,都会有圆团般的剑气向外膨胀炸开,手段狠辣,令许应也不寒而栗。

    “这剑气,好像是时雨晴的手笔。”

    许应仰望,心道,“没想到她这么凶。可是她在我面前,明明很温柔的。”

    他没有看到时雨晴,却看到有两位年轻高手在山间交锋,两人神通精妙绝伦,应该是拥有仙人的门派选定的掌教,不知何故厮杀。

    许应驻足观战片刻,赞叹不已,低声道∶“这二人实力极为出色,比雁空城、时雨晴他们也不遑多让,最多只逊色一点儿。”

    他心中热切,很想登上玉虚峰,但还是依约前往玉虚峰旁边的玉珠峰。

    玉虚峰热闹无比,但玉珠峰便冷清很多,许应一路走来,只见这座神山有许多古老的建筑,有些是奉天承运的门户,有些是孤悬在山崖之外的楼宇,有些是不知镇压何物的道台。

    还有巍峨如山的雕像,倒伏大半。

    首发网址https://

    这些建筑已经遭到破坏,残垣断壁,令人惋惜。

    他还看到巨大的尸骨,骨骼上还有着清晰的纹理烙印,不知过了多少年依旧明灭不定,正有一些不知是炼气士还是傩师的人在一旁记录这些纹理烙印。

    他们见到许应,只是远远的张望几眼,便不做理会,继续埋头整理。

    许应还看到有血瀑布从雕像的断裂处流下,血浆粘稠,落在下方的血潭中。

    血潭泛着妖艳的霞光和雾气,远远看去,可以看到血潭中央长着一株娇艳的花,在霞光和雾气中显得异常美丽。

    那血潭旁边匍匐着多达三十余具尸体,应该是采花人,还未接近血潭便死于非命。

    至今那朵花无人能够采下。

    “一株用神血灌溉的花,不是人间之物。”许应张望,催动天眼仔细观察,低声道,“

    此花断不可能长在这里,肯定是被人种植在此,借神血滋养。能在昆仑种花的人,而且是用此邪术养花,最好不要招惹。”

    他环视四周,昆仑除了六位傩祖之外,莫非还有他人

    如果没有其他人,那么种花的莫非就是六位傩祖之一?①“对了,武道大帝是不是也在昆仑”

    许应突然想到这位来自太初世界的奇人,心道,“他在格杀天道众之后,是留在昆仑,还是早已经离开?若是离开,他现在何处?他寻到了长生之法吗?还是他已经飞升”

    按照寿命,武道大帝早就应该化作一具枯骨,不过许应看到他在天道山谷一战留下的武道神通,便觉得他有可能未死。

    一是,他已经达到了飞升期的境界,修为实力神鬼莫测,甚至连天神也不惜要设下埋伏围剿他。如此强大,又有如此智慧的一个人,有飞升成仙的可能。

    二是,他来到了传闻有着不死仙药的昆仑。倘若昆仑真有不死仙药,那么他只怕早已得手。

    许应正想着,突然前方一块方丈大小的石头从空中飞过,让他心中一惊。

    “方丈仙山徐福”

    许应急忙追赶,却见那方丈仙山速度极快,绕山飞行,很快从他视线中消失。

    许应追过去,四下张望,却见玉珠峰的南麓地震不断,山脚下便是一道无底深渊,深不可测。

    向下望去,只见阴间与阳间的空间在深渊中剧烈碰撞冲突,掀起可怕的地火,山岩仿佛怪物的鳞,在深渊中滚动。

    许应隐约看到那座方丈仙山飞入深渊中去了。

    “徐福也来到了昆仑,为何又跑掉了?”许应微微一怔。

    他回到山道上,继续向上攀登,心道,不死民少女说此地有稻田,她与我在稻

    田相会,不过这座山如此之大,我该去何处寻找她?”

    他登上半山腰,便见山间有些田舍,不知是何人居住的房屋,屋舍俨然,农田整齐,像是没有被天道众所侵袭。许应看到了稻田。

    稻田里有一根金灿灿的稻谷,已经结出稻穗,即将成熟。

    只是那根稻谷实在太高,稻穗实在太大,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稻谷高约三十五尺,五个人才能合抱,稻穗极重,一颗稻米上百斤,如同一根根水晶石,甚至尖端泛着玉质的光泽!

    天空中,太阳精气明亮无比,化作一粒粒光点,被稻子的叶片吸收,化作稻米中的养分。

    许应仰望,心中惊叹,突然脑中有些恍惚,只觉自己像是见过这种场景。

    “是了,我的太一导引功”

    他突然想到自己采气期时,太一导引功采太阳精气,在头顶上方化作道田的情形。道田中有禾,便是眼前的稻谷模样

    待到稻谷成熟,一粒粒道种飞出,便会落入他的体内,壮大他的修为。这种方法,他称之为种道之法。

    只是,玉珠峰上的稻田里,只有这么一根稻谷,而他的道田中禾苗遍地。

    先前,他觉得自己是自然而然领悟,而现在他便不那么肯定了。

    他的种道之法,极有可能是来自昆仑,是观摩这里的稻田才悟出的功法!“我来自昆仑.....”

    他心潮澎湃起伏,一时间不知是喜是悲,他寻到了故土,是大喜,但故土一片废墟,又是大悲。

    “喂”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许应回头望去,便见到那个舟上的少女,长发及腰,简单扎在背后。

    她模样清秀,肌肤白皙,明眸皓齿,浅蓝色衣裙,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的衣着。

    许应目光从少女脸上挪开,落在她的脖颈上,少女脖颈靠左的位置有一粒芝麻大小的黑痣,清晰分明。

    “是她。”许应心道。

    他走上前去,这时天空中有巨大的阴影飞过,许应仰头,是一只青色的鸾鸟,像是青色的凤凰,在上空盘旋。

    许应收回目光,来到那少女面前,依循虮七所教的礼数,向少女见礼,道∶“我叫许应,昆仑许家坪人。敢问姑娘来历”

    那少女款款还礼,道∶“我来自昆仑西山瑶池之境,名叫凤瑶,家祖侍奉西王母。”

    许应心神激荡,却强行忍住激动,道∶“凤瑶姑娘,你是何时逃出昆仑的”

    那少女提起浅蓝色的裙摆,走向稻田,摇头道∶“我也不知何时逃出昆仑了,我在六千多年前突然醒来,发现昆仑墟已经毁灭,当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与我一起醒来的,还有青鸾。”

    天空中的青鸾忽然双翼一收,化作一个少女从天而降,警觉地看着许应,脆生脆气道∶“我们醒来后,便发现西山瑶池已经毁掉,而这里还隐藏着许多天道众,试图拿下我们。幸好这时有一批炼气士从外面进来,为首的自称周天子。”

    许应心中微动,脱口而出道∶“周天子西行,来到昆仑,便是在这里见到了六位傩祖,从而有了飞升彼岸的想法!”

    那青鸾少女振翅飞起,道∶“我留意四周,你们不要聊太久。”

    许应询问少女凤瑶,道“你们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少女凤瑶道∶“我不是第一代不死民。根据家族的记载,我的祖上来自昆仑,他们是第一代不死民,我是他们的后代。”

    她身形徐徐飘起,来到那株稻子的顶端,摘下稻米,准备午饭,道∶“祖辈一直都处在被天道众追杀的阴影下,四处躲藏,一次次迁徙,留下的记载不多。但是天道众还是没有放弃,继续追杀我们。”

    许应跟着她摘下一粒稻米,嗅得稻米芬芳,不由食指大动。

    这时,青鸾的声音传来“多摘一些,我也饿了”

    凤瑶道∶“把稻米都摘了吧。留在这里的话,只会被人取走,连稻种都不会留下。”

    许应将这株稻米摘完,一粒粒稻米堆积成小山丘,被他法力托着,飘在空中。

    凤瑶道∶“一人一半。我们只吃一颗,便足够果腹了。”

    她与许应来到一处田舍中,打来山泉水,水质清冽,放上蒸屉,把一根稻米放在蒸屉中,生火做饭。

    她盯着火光,黑漆的眼睛中也有火光在跃动,面色平静道∶我的祖辈隐姓埋名,东躲XZ,但终于有一天还是被天道众追上。那次变故后,只剩下我和青鸾相依为命。她也是来自昆仑的鸾鸟后代,不是第一代不死民。”

    凤瑶往锅下添柴,道∶“我和她逃出生天时,一个是小女孩,一个是小雀儿,对祖辈的历史所知不多。祖辈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们关于昆仑的一切,便遭遇不测。我们吃了很多苦,但是也活了下来。我与青鸾情同姐妹,联手将那些追杀我们的天道众逐一解决。”

    她没说自己吃过什么苦,但许应知道她这些年过得并不如意。

    “六千年前,我跟着周天子的队伍来到这里。”

    凤瑶轻声道,“我想回到昆仑看看,这片让祖辈魂牵梦绕的故土是什么样子,我尽管极为小心,但还是引起了一些天道众的觉察。我和青鸾逃离昆仑,不得不前往其他世界躲避。三千年前,我终于修为大成,然而回到神州,却发现昆仑与神州的圣地一同消失。”

    她脸色黯然,整理心情,又抬头笑道∶“幸好,昆仑又回来了。你呢,许应?你是何时的人”

    许应茫然,摇头道∶“我也不知。我追溯自己的历史,追溯到两万多年以前的大商时期,那时我便已经存在,不老,不死,不灭。”

    他面色平静,像是在说一段与自己无关的历史,道∶“我被人所监控,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被洗去记忆,安排一个固新的身份,开始一段新生。”

    凤瑶惊讶的望向他。

    许应内心却不平静,像是有篝火在心底点燃,道∶“我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这两万多年来,我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他们安排的假象之中。我有过无数个父母,无数个家庭,无数个虚假的记忆。”

    他面色黯然∶“甚至连这些虚假的记忆,我也记不起来。”

    凤瑶沉默,这个少年的经历,比自己凄惨多了。

    “你可能与我们一样,都是昆仑不死民的后代。”

    突然青鸾少女的声音传来,这神鸟化作少女风风火火的闯进来,道,“熟了吧?快熟了吧”

    她掀开笼屉,在白烟中回过头来,向许应道∶“你出生的时间比我们早,你应该早我们一代。”

    她嗅了嗅蒸汽,笑道“应该熟了我们姐妹俩原本以为你比我们小,没想到我们还要叫你叔。”

    她把蒸屉端上来,香气扑鼻。

    凤瑶把刷洗好的碗筷给许应一份儿,又把其他稻米蒸上。青鸾少女也取来一份碗筷,正襟坐下,笑道∶“祖辈说昆仑中有仙禾,只此一株,是仙家的天然灵丹。”

    凤瑶切开这粒大得不可思议的稻米,分作三份。

    许应与两位少女一同进餐。

    稻米香甜,入口便会化作纯净的元气流入四肢百骸,滋润肉身魂魄,是天然的灵丹妙药。

    更为奇妙的是,这股力量洗筋伐髓,让人耳目聪明,无形之中提升资质悟性,无论修炼还是学习记忆,都变得更快。

    “祖辈说,昆仑的人们日常吃的就是这种稻米,不过也不能常吃。”

    凤瑶向许应道,我跟随周天子来到此地时,便没能吃到此物,一直念念不忘。时隔六千年,总算完成梦想。”说罢,忍俊不禁的抿了抿嘴唇。

    许应吃了两碗,便觉气血沸腾,体内元气近乎狂暴,顶着难受,于是放下碗筷,默默催动气血。

    他惊讶的发现,这两碗饭居然便让他的修为提升了不少,金丹大了一圈。许应望向其他米饭,食指大动,然而实在吃不下。

    不过让他只觉奇怪的是,凤瑶和青鸾居然还在吃,丝毫没有吃饱的样子。她们将各自的那一份吃完,见许应还剩下许多,齐刷刷向许应看去。青鸾大咧咧道“应叔叔,你若是不吃,我们便分了。”

    许应点头,二女于是将他那一份分食。“我吃两碗,便察觉肉身承受不住。”许应暗暗惊骇,心道,“我的肉身已经解封千世之身,强大之处,远超同侪,尚且两碗米饭便顶不住。她们俩娇滴滴的,怎么吃了十几碗米饭,还是没有到极限的样子”

    他突然有一个猜测∶“无论青鸾还是凤瑶,她们的修为恐怕都远超于我!两个小侄女儿,能轻易打死我!”

    青鸾和凤瑶放下碗筷,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们是否知道瑶池所在?许应问道。

    青鸾惊讶道∶“你也要去瑶池?莫非你打算飞升?”

    许应道∶“我受人所托,要取一瓢瑶池仙水........等一下,什么飞升?”凤瑶道∶“当然是瑶池、神桥、玉京这条昆仑飞升之路。传闻,数万年前一位神州的大地,便是从这里飞升。”

    许应心神大震“瑶池、神桥、玉京,这不是一个个境界吗与飞升何干”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