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武道巅峰

    乔子仲跟着许应、雁空城走入这座镇子、杀心顿起。

    “就是他潜入我的陵墓,将我两万年积累的财富搬得一干二净,只给我留下一口棺材和黑水”

    他心中怒火难以压制,“我还误以为是徐福暗中做出这些,没想到贼人就在我眼皮子底下。”

    许应将二十四轮皓月祭在半空,正在向雁空城解释,道∶"适才听雁兄说你们峨眉也有二十四枚皓月山河珠,我有心避嫌,便没有承认适才是我祭起皓月珠。而今不得不承认了。”

    雁空城笑道∶“天下一样的法宝不计其数,我岂会无缘无故猜忌?况且,清霜祖师的坟好端端的,又没有被盗,皓月山河珠自然不会丢失。仲子乔,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乔子仲正欲痛下杀手,却见许应身后升起伟岸的天道化身,一身天道神力,端的是恐怖无比。

    天道虽然不如仙道,但乔子仲并非仙人,天道对他的压迫还是极大,无形之中限制了他的修为实力。

    他心中凛然∶“我虽然不惧他,但雁掌教还在,若是动手,他万一有个闪失,我便是昆仑罪人。”

    “掌教说的是。”他面色平静道。

    许应向雁空城解释道∶“雁兄,该避嫌还是要避嫌。我须得向你解释清楚,我这套法宝,得自昆仑神山,在陆吾神山中采到,其中有天道烙印,我也是从天道烙印中学到了用法。此事,陆吾山神可以作证。”

    雁空城道∶“我看你祭起法门,也与我峨眉的法宝祭起法门不同。我门下弟子仲子乔,对二十四轮皓月珠颇为了解,精研此道,你们可以多加交流。”

    他虽然对许应所说的皓月珠来历有所怀疑,但乔子仲都没有说什么,想来许应的皓月珠,的确清清白白,与峨眉无关。

    “我还总是担心他挖我峨眉祖坟,以至于他得到一套差不多的法宝都向我解释,是我误会他了。”雁空城对许应不觉生出内疚之意。

    他们说话之间便已经走入这片城镇。

    出人意料的是,这片城镇空无一人,并无天道众盘踞在此。

    他们看到战斗留下的痕迹,镇子的门户和前面几座房屋并未受损,但后面的屋舍便出现屋顶被掀飞,墙壁被削断的景象。

    越到后面,破坏得便越是严重。

    镇子的后面,屋舍已经完全化作新粉。

    从战场的痕迹来看,应该是有人从小镇的门户进入镇子,走出数十步时便开始与镇民冲突。

    待杀到小镇尽头时,其人的招法威力便已经达到极致,越来越强大!

    他同时与这座镇上的所有人交手,他的神通压迫着这座镇子所有的天道众,迫使他们不得不退!

    许应蹲下身子,在街边的水沟里看到一些支离破碎的骨头,这些骨头表明主人直接被对方以神通打碎!

    "这个天道众是跳在半空,向他杀来。"

    许应站起,猛然踏前一步,转身挥掌,一掌劈在空中,道,“他以此一击,直接将那个天道众当空拍碎,因此碎骨才呈现出这种喷溅方式!”

    雁空城点头,道∶“他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让承受他一击的天道众没有被打得向后移动,而是在空中就爆开了。”

    他突然感觉地面上有些碎脚,低头看去,那是天道法宝的碎片!

    对方以重手法,将敌人的天道法宝震碎

    法宝也在那人的手掌触碰到之时,便被打得粉碎,没有任何多余的力量。

    许应将一个个法宝碎片从地下拔起,雁空城见状,也上前帮忙。

    两个少年很快将能搜集到的天道法宝碎片聚合起来,拼在一起,还原这件天道法宝的本来面目。

    这是一尊三足鼎,鼎壁缺少一块,恰巧是拳印大小。

    雁空城面色凝重,仰起头看向远处,道∶“此人对肉身的控制力,达到了难以想象的高度。他这一拳打来,天道法宝接触他拳头的部位,被直接蒸发。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许应轻轻点头,吐出一口浊气∶“此人的身手,比我还强,他的肉身就是最强大的法宝。这种攻击方式,不像神通,很像…”

    他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那人来到这里,没有凭借法宝,也没有凭借神通,只凭肉身便杀得天道众溃不成军

    许应站起身来,收了大半的皓月珠,只保留八颗皓月珠悬挂在天上,跟着地上的痕迹向镇外走去。

    乔子仲见到他收起的那些皓月珠遍布裂痕,心中滴血∶"我赖以成名的法宝,快要被他毁了。不过话说回来,他到底有何能耐,竟然能不开墓葬的情况下,就进入我的墓穴盗取财物”

    他突然警觉∶“难道不老神仙与我是同道中人,他一直在藏拙?他明明可以收取所有的皓月珠,却偏偏留下八颗,是在告诫我不要出手吗?”

    他眯了眯眼睛,心道∶"他以为八颗皓月珠便能让我投鼠忌器?未免太小觑我了。但他若是与我一样,也收割庄稼,那么他的确可以让我投鼠忌器。他真苟。”

    许应走在前方,一路继续查看地上留下的战斗痕迹。

    那人杀到这里,杀出这座镇子,一路向山中打去。

    许应和雁空城加快速度,越是往前走,战斗便越是激烈,最终,他们赶到数十里外,突然浓烈无比的天道气息扑面而来。

    这种天道气息固然强大且浓烈,但极为危险,让人癫狂,让天地大道错乱!

    “天神的气息!”许应和雁空城各自心中一紧。

    许应没有收走所有皓月珠,依旧维系着天道道场,异种天道气息并未影响到他们的神智,但只要走出这片天道道场,他们只怕也控制不住,必然会陷入疯狂!

    许应的武道意志固然可以对抗天道的影响,但这里的天道太强,想来当年大战爆发时,天道的影响更为可怕。

    "此地的天道气息,比天神殿还要浓烈!"他心中暗道。

    他们来到最后的战场,看到了战斗的场面,那是一片山谷,三面环山,陡峭如壁。然而现在的石壁出现一个个坑坑洼洼的凹陷,有的是拳印,有的是掌印,有的是

    指印,还有身体各个部位打击造成的痕迹。

    而在这片山谷中,竟有一尊尊大大小小的天神

    确切地说,是天神降临到天道众的体内,天道众肉身膨化、巨大化、天神化,形成天神在人间的化身!

    这些天神化身高达百丈,往往奇形怪状,有百眼巨人,头上没有器官,前前后后都是眼睛有千臂天神,无数条手臂如同蒲扇长在身上,畸形且巨大

    有天神如螳螂般的身躯,但长着人的上半身,和发达的口器,双臂铡刀遍体钩刺;

    也有长着人类身躯,背后生出无数舞动的触手

    还有天数化身,身后跟着不计其数个自己。

    这座山谷中,几乎可以看到各种天神形态

    许应见过大多数天神,比如周齐云渡劫,便绑架三百六十尊周天正神降临,帮自己渡劫。九嶷山梧桐树上,天神石像齐至,前来绑架许应,却被金不遗双刀砍得一干二净。

    但周齐云渡劫那次,距离千里之外,太远看不清,而且雷劫明灭不定,只能看到短暂的画面。

    至于天神石像,根本无法展现天神的本来面目。

    而这座山谷,天道众将来犯之人引到,天神降临,侵占天道众的身躯,将天道众一瞬间同化为天神的一部分,完成了这场伏击!

    这些天神,一个个活灵活现,树树如生,维持在他们死亡时那一副姿态和表情!

    他们的姿态,道韵天成,是天然的道象。

    他们的表情,有喜悦,有忿怒,有仇视,有绝望,有哀伤,各种人间的情绪清晰的印在被们的脸上。

    他们临死前的那一刻,便如被他们视作蝼蚁的凡人一般。

    许应身形飘起,来到一尊伟岸的天神面前,这尊天神的额头被轰穿,前后透亮。

    他们甚至可以顺着额头大洞,飞入天神化身的脑袋里,查看凝固的伤痕。

    突然,雁空城抬起手掌,轻轻一扣,只听喻的一声,这尊天神化身的希夷之域被

    他震出,显露在他们面前。

    “许兄请看。”

    雁空城抬手指向希夷之域的至高层,第三座天关后面的玉京城,道,“这个天道众的元神,在天神降临的一瞬间,便被天神的天道之威震死了。”

    许应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玉京中有一尊支离破碎的元神,呈现出瓷器一样的破碎状态,却凝固在空中。

    “天道众的修炼方式,看起来能快速提升修为实力,也能获得悠长性命,但实则是把自己炼成天神在人间的容器。”

    雁空城深深看他一眼,诚挚道,“你我是朋友,我不忍看你误入歧途。你在天道众这条路上走得太远了,已经远离正道。”

    许应辩解道∶“我懂得天神也不懂的天道符文...”

    雁空城摇头道∶“我知道你在天道符文上的造诣极高,你能驾驭天道道场,格杀许多天道众。但天神太强大,降临到你的肉身,根本不容你抗拒,直接就会将你压死、同化,把你的肉身变成袍们的化身。”

    许应想了想,的确有可能出现雁空城所说的危险。

    天神身上的天道符文虽然有很多错漏,但也有不少是正确的符文,自己沿着天道众的道路继续深挖,若是被某尊天神感应到,便可顺着那些正确的符文降临!

    那时,他就有变成容器的风险!"多谢雁兄指教。"他躬身拜谢。

    雁空城连忙搀住他,道∶“不敢。许兄,你追踪天道众,知不知道天神在此地围剿的人是谁”

    他环顾四周,所有的天神都死了,死在这片山谷中,被一招格杀,没有动用第二招。

    格杀天道众倒也罢了,天道众毕竟不能发挥天道的全部威力,但那些降临的天神绝非天道众所能媲美。

    相同的修为,他们可以发挥出数倍的战力,更有天道威压,对手应该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许应突然一跃而起,人在半空,在空中一道翻天印法砸下,喝道∶“他击杀这尊天神用的是这一招”

    他的手掌虚虚落在那尊天神的额头,随即身形向后翻出,在半空中如神龙摆尾,施展出道锤印法,砸在一个外表无伤的天神胸口,喝道∶"击杀此神用的是这一招”

    他身形如灵燕飞舞,身法玄妙莫测,依循大道而舞动,体内筋骨齐鸣,雷震不断,以手为刀,斩在另一尊天神的咽喉∶“斩袖用此招!”

    他身形连连变化,顷刻间奔行于山谷各地,很少落地,施展出一种玄妙的武道招法,击中一尊尊天神的弱点

    雁空城看得目不暇接,向那些天神身后的峭壁看去,赫然看到一个个拳印、掌印、指印等印记,竟然与许应的拳掌指等攻击一模一样!

    许应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身旁。

    雁空城吃吃道∶“许、许兄,击杀这些天神的,是你什么人”

    “我学过他的武道八法。”

    许应气血澎湃磅礴,还在涌荡不休,望向这片山谷,道,“此人是来自太初世界的武道天才,建立了武道彼岸。他离开时,已经修成武道元神,现在看来,他只怕已经将武道修炼到飞升期了。武道··”

    他沉默片刻,道∶“将会迎来第一尊飞升的武仙,第一尊武道的大帝!”他的身后,乔子仲望向这片山谷,那一尊尊屹立不倒的天神用他们的死亡作为献礼,彰显出这尊武道神话的强大。

    “或许,他想开创出武道真正的彼岸,种下仙药。”乔子仲难以压制心头的震撼,喃喃道。

    许应闻言,突然向他望来,目光变得锐利。

    乔子仲心中一惊,急忙和光同尘,让自己变得无比普通,任何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都像是看一块顽石而滑走。

    他突然又醒悟过来∶“我怕他做什么?他盗我法宝,我还需要怕他?”许应笑道∶“雁兄,我借你这位弟子一会儿,求教他如何祭炼皓月珠。”

    雁空城被武道大帝留下的痕迹吸引,试图去参悟其中蕴藏的武道精气精神,任由他将乔子仲带走。

    许应带着乔子仲来到偏僻处,瞥了乔子仲一眼,道∶“子乔懂得如何祭炼皓月珠?”

    乔子仲勃然大怒,这小子竟然真的向他求教如何祭炼皓月珠了

    刨了自己的坟,拿着自己的法宝,还要自己教他如何祭炼

    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乔子仲抬头瞥了悬在空中的皓月珠一眼,不知何时,许应又将二十四颗皓月珠祭起,此刻与许应翻脸,就算能胜,自己也元气大损。???.

    此地钓鱼佬颇多,不宜冒险。

    最佳的机会,就是等许应收回皓月珠的那一刻,才好一击致命。

    他额头青筋跳动一下,道∶“天道法宝并非运用皓月珠的正法,此宝看似祭起,形成天道道场,发挥出天道之威,但法宝真实的威力未曾发挥出半点。此时皓月珠所发挥的,只是天道的威力。”

    许应求教道∶“那么,该如何发挥法宝自身的威力?”

    乔子仲悄悄握紧拳头,又缓缓舒展开来,道∶“一颗皓月珠便是一个小世界,小世界中存天地山河,万物万类,你把这些东西当成道象,感悟珠中道象,便可以掌握这种力量。倘若能配合我峨眉清霜祖师的功法,皓月山河功,再结合二十四诸天仙阵,便可以发挥出仙人战力。”

    许应若有所思,赞道∶“子乔真懂。那么,皓月山河功和二十四诸天仙阵,能传给我吗”

    乔子仲面无表情,呵呵笑道∶“这种事便非我所能做主了,须得掌教点头。”许应淡淡道∶"清霜祖师也做不了主吗?"

    乔子仲额头青筋乱窜,险些暴走杀人,好在他沉稳惊人,竟然生生忍耐下来,只是四周的空气变得无比压抑。

    乔子仲死死握紧拳头,呵呵笑道“许应,你知道了”

    许应背负双手,身后天道化身变得愈发强大,隐隐与这座山谷中的天神化身相呼应,有借天神大道的趋势。

    “我当然认出你了,你与徐福交手之时,我远远警见你一眼,但你太过普通,我竟不敢认。”

    许应面色淡然,道,“但是你说出武道大帝的目的是建造武道彼岸,我便知道,你绝非峨眉普通弟子。你身为峨眉祖师,却装作小辈,混入峨眉,莫非你想收割雁空城”

    他的杀气越来越盛,冷冷道∶“雁空城,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你若是存此心思,今日这片山谷,你我之中只有一个能走出去”

    乔子仲看着他,过了片刻,道∶“你知道我的实力有多强吗?”

    许应冷笑道∶“你知道我有多强吗?在我的天道道场中,你再强大,也要血溅五步”

    乔子仲沉默片刻,道“我留在峨眉,并无恶意,只是想峨眉变得更好。”

    许应直视他双眼,乔子仲坦然,过了片刻,许应点头道∶“我姑且相信你,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否则你知道后果。”说罢,转身离去。

    乔子仲目送他走远,只见那少年的两条腿有些颤抖,显然恐惧万分,不由心中一怔,顿时醒悟“又被这小子装个大的!我……忍了!”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