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露出马脚

    “雁兄,这位是?”许应打量那个相貌普通的男子,询问道。“在下峨眉新晋弟子仲子乔。”清霜祖师乔子仲道。

    许应没有放在心上,雁空城毕竟是峨眉掌教,此次来昆仑带着一两个弟子也是正常。1世家门阀来昆仑,还要带着千百人的大部队,为的是在遇到危险时,让底层摊师前去探路。这类滩师不是世家子弟,而是外姓门生,消耗得很快。甚至有时候世家门阀的外围子弟,也可以作为消耗品。

    峨眉这等名门正派多半不会这么做,带着弟子出门,往往是为了历练弟子,让弟子多一些江湖经验。

    “许师叔是从开明群山上下来”

    乔子仲询问道,“有没有见过祭起二十四轮明月珠的人?”

    许应有些心虚,知道自己的皓月珠出自峨眉,笑道∶“我也是刚到。我刚才感应到天道气息,强横无比,震得群山雪崩,不敢上山。子乔寻那人有事”

    乔子仲道∶“我峨眉有一位祖师的法宝,便是二十四皓月山河珠,祭起之后,化作二十四轮明月,月中自有天地山河,威力奇大。因此弟子看到同样的法宝,有些好奇。”

    许应笑道∶“江湖上模样彷佛的法宝不计其数,可能有前辈高人与峨眉祖师炼了同样的宝物。”

    乔子仲称是,道∶“法宝相似,的确常有。”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没说∶“但每一寸山河位置一致,那就不常见了。刚才那个天道众用祭起的皓月珠,每寸山河都与我的皓月珠一致,绝对是盗墓贼人!”

    许应道∶“那位炼制二十四皓月山河珠的祖师,叫什么名字?我来历古老,说不定认识。”

    乔子仲心中凛然∶“我现在用的名字,是将乔子仲三字倒过来,如果告诉他皓月珠主人名叫仲子乔,只怕会被他猜出真相。那样的话…”他心中默默道∶“只好将他灭口了。”

    雁空城笑道∶“炼制二十四皓月山河珠的那位祖师,名叫清霜。许兄,你身上的血迹是什么符文不是仙道符文,也拥有不凡威力。”

    乔子仲闻言看去,只见许应的皮肤表面有血迹,用血写着一些奇怪的文字图桉。血迹已干。

    许应扫了自己皮肤一眼,抓起把雪,随手擦掉,漫不经心道∶“我遇到强敌,受了点伤,就用自己的血画了一些符篆在身上,提升战力。”

    雁空城道∶“此是外道,还是少用。许兄,你在仙道符文上也有极高造诣,当知将符文烙印在自己身上,拥有的力量只是表象,把符文理解,化作自己的知识,才是真正的得道。”

    “雁兄说的是。”许应虚心受教。

    他站在山脚下,捡起一些石头堆在一起,堆成一个小小的房子,用泥巴捏了一个虎首人面的山神,放在小房子里。“许兄在做什么”雁空城好奇道。

    许应放好泥塑,取来几炷香插在这个简易的庙宇前,道∶“这座山有神灵,可惜神力和意识都被打散,我想为他立庙,再塑身躯。”

    雁空城抬头望向开明群山,也察觉到了开明群山的神力,浩瀚深邃,比前面的群山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地神庙已经被摧毁,神像也被打碎,而且不知这神灵的名讳,无法重聚神力和

    意识。”

    雁空城叹道∶“而且,这世上已经没有不死民,这尊山神醒不来了。他的神力,早晚

    会散去。祭祀神的人死了,神也会渐渐周零。”

    许应起身,脸色暗然,他也不知山中神的名字。

    雁空城与他结伴前行,雁空城正好有些摊气兼修上的疑问,向许应请教。许应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人说完气兼修之后,便又探讨仙道符文。在这上面的造诣,雁空城便要广博许多,许应唤来大钟,两人研究钟壁上的八个封禁符文。峨眉底蕴深厚,雁空城见多

    识广,又聪慧过人,很快便找到峨眉类似的仙道符文,只是构造简单,道理浅显,但也便于理解,方便触类旁通。他们二人天分极高,很快便从峨眉的“封字仙文中,找到突破口,心中都是颇为欢喜。

    乔子仲看到这八个禁符文,心中凛然,急忙把雁空城唤到一旁,悄声道∶“掌教,钟上的文字是仙道大封印。”

    雁空城道∶“我知道是仙道封印。我峨眉没有如此高深的封印术,可以学习。”乔子仲见他不明白,连忙道∶“你想想,我峨眉太上祖师都没有如此高深的封印,那么动用封印的是仙界中的谁人?你若是帮他解开了封印,只怕太上祖师都要气得跳脚,连夜叛逃峨眉,与你恩断义绝!甚至说不定大义灭亲!”

    雁空城心头一突,笑道∶“祖师,你太小心了。我与许兄只是了解一下这些仙道符文的构造,又没有去破解什么封印,还能得罪仙界大人物?”

    乔子仲也觉得自己有些太小心了,心道∶“这八个字是刻在钟壁上的,钟内没有什100

    么被封印镇压的魔头。他们就算解开封印,也放不出任何魔头来。”

    他目光扫过正在专心致志研究的许应,心道∶“封印嘛,还能是人不成?我一生唯谨慎,方能活到现在,但也谨慎过头了。“

    突然,许应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有一个名字跃出古老的记忆封印。他转过身来,对着已经远离他们的那片群山,发出振聋发聩的呐喊∶“上神开明”

    他的声音洪亮,响彻天地,远远的传递到开明群山中。

    许应连唤三声,始终不见群山回应,心中暗然∶“那尊山神,可能真的死了。”只是他没有看到,群山内部,香火之气形成的浩瀚神力如汪洋一般,泛起了波浪。这片神力汪洋中,无数残破的思维意识相互冲撞,混乱得如同混沌海洋。“上神开明”

    伴随着许应的呐喊传来,这片神力汪洋的波澜越来越剧烈,古老破碎的意识像是在呼唤中苏醒。

    许应的第三声呼唤传来,开明群山的山脚下,许应搭建的简易石头庙前,香火之气笔直流入石庙内部,进入九首人面虎身的神像体内。

    同时,群山神力汪洋中,不断有霞光涌出,贴着山体而走,流入这座小小的石头神庙。

    那尊小小的开明神像,渐渐变得鲜活起来。突然这虎头虎脑的小巧神祇从神龛上跳下来,走出石头小庙。

    一路上,只见前往昆仑神山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有来自神州的世家门阀,也有来自尘封三千年的门派传人,各自有各自的目的。

    而在群山之中,各种奇珍异兽奇花异草也渐渐多了起来,有人看到龙血树,是一种神树,树皮是龙鳞,枝权是龙角。

    还有人在溪水中寻到了传说中炼制仙器的金属,上面带有天然的仙道纹刻。

    又有人在山中见到了凤凰,围绕一处宝地飞舞,他们在宝地中发现了一大块水晶,水晶中封印着一个女子,传闻是女仙。

    又有消息说,有人山中有仙光,很多人都赶往那里,结果无人归来。

    还有消息说,有人发现了昆仑山中的仙器,他们追逐仙器,发现仙器进入一座山中洞府。还有人说看到了仙人从天而降,传道授业的景象,说是看到仙人拊我顶,我脑颅崩裂的景象。

    越是靠近昆仑神山,震动便越是剧烈,有传闻说,还有人在群山的南麓发现了一道巨大的深渊,深不可测,正有神山从深渊中喷出。

    还有传说,一支多达数干人的队伍,误入那里,突然大地裂开,将他们吞没。大地合拢,这些人彷佛从未出现过。

    这些传说有真有假,听得许应、雁空城面面相觑。

    不过群山中的确有着战斗的痕迹,这些痕迹太古老,被风雪掩埋。从雪山深处迸发恐怖的气息,稍有不慎触动,便会形神俱灭。

    有些地方还可以看到被风化的残垣断壁,走在其中,还可以看到当年文明留下的痕迹,毁于野蛮。

    许应一行人来到玉珠峰玉虚峰不远处,突然看到其中一片山岳形状奇特,两座大山如同张开的羽翼,中央的山脉彷佛骏马身躯,前方的山头似人之身躯。地理走势,壮观清奇。

    而在那片山岳中也有一片瓦舍,应该是一片村郭或者城镇。“又是一批天道众!”许应杀心渐起。

    乔子仲抬头望向山中的瓦舍,目光闪动∶“盗我陵墓那人一路上摧毁天道众的所居之地,可见与天道众有仇。这片瓦舍,那人一定也会过去!”许应笑道∶“雁兄,我与人有约,就此别过。”

    他当即折向,其他人都前往玉虚峰,他则赶往那片山中瓦舍。乔子仲沉声道∶“掌教,我们也去那片瓦舍。”雁空城称是,笑道∶“许兄哪里去我随你一起。”

    许应只好由他们跟着,心道∶“怎么才能将他们甩开?待会遇到了天道众,我若是直接祭起二十四皓月山河珠的话,会不会被雁兄认出来嗯”

    他沉吟一下,心中断然道∶“他若是问起,我便说另有机缘,在昆仑山中得到了二十四枚皓月珠。大家都是皓月珠,与峨眉的皓月珠自然有那么点相似。雁空城又没有亲眼见过峨眉的皓月珠,自然不能怀疑我。”

    乔子仲目光闪动,看着越来越近的瓦舍,心境也有几分激动,心道∶“那贼人精通天道众的手段,又对天道众恨之入骨,一定会祭起我的皓月珠。小贼子,不得不露出马脚…嗯”

    这时,他身边渐渐有明亮的月光升腾而起,月光皎洁如华。

    他急忙看去,只见许应脑后一轮轮明月飞上天空,挂在那片瓦舍的天幕上,接着天道道场扣下。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