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昆仑明月,盗墓追凶

    第二百三十四章昆仑明月,盗墓追凶

    大雪山边缘,冰雪神女目光幽幽,注视着两个翻越雪山的身影,心中有些好奇,低声道:“似他这般有实力的人,往往要硬闯雪山,而他却甘愿一步一步攀登,真是个古怪的人。”

    她所说的那个有实力的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个头不高不低,长相普通,服饰普通,总是一幅死人脸,没有多少表情。

    这中年人对大雪山和冰雪神女很是敬重,上山时还亲自上香,毕恭毕敬的叩首膜拜。

    但走在中年人前面的青年就要欢快多了,身穿青衣,系着一袭黑色披风,刚刚翻越大雪山,便站在高处穷目远眺,惊呼道:“祖师,清霜祖师!你快来看,昆仑山中的二十四轮明月,像不像您老人家的二十四皓月山河珠?”

    这青年便是峨眉掌教雁空城,走在身后的死人脸男子正是清霜祖师乔子仲。

    饶是乔子仲以稳重着称,远远望见自己的二十四皓月山河珠,也不禁脸皮剧,烈抖动几下,道:“呵呵,可能是有人一制的同样的法宝吧。”

    话虽如此,他心中却掀起滔天怒火:

    “盗墓贼人,终于露出马脚了!我还以为你永远也不用我的法宝!这一次,看你还能逃往何处?”

    乔子仲加快脚步,催促道:“掌教,我们快一些。”

    雁空城诧异,连忙跟上他,心道:“到了昆仑后,祖师怎么就这么积极了?”

    先前乔子仲原本不打算来昆仑,哪怕峨眉已经飞升的太上祖师传下金篆仙筑,他也没有任何想进入昆仑的念头。

    若非雁空城软磨硬泡,他也不会陪雁空城一起赶来。

    雁空城问其缘故,乔子仲只说傩仙六祖来历不正,其他的就没有多说。

    “没想到来到昆仑后,祖师比我还礻雁空城心道,“大概是见到同样的法宝,觉得遇到同道中人,想见对方下都镇,许应目送那些鬼魂进入间,这才转过身来。

    陆吾神庙当着他的面轰然坍塌,只剩下一尊陆吾神像孤零零的蹲在神龛上。

    这座神庙承受了此次天道化身的冲击,终于不堪重负,完成自己的使命。

    那尊陆吾神像还打算装成凋像,怎奈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当即从神龛上跳下来,围绕许应前后左右游走,反复打量许应心中有气,对他视而不见,取出一粒粒皓月珠,仔细打量。只见皓月珠内壁又多出了许多细密的裂痕,不禁犯愁。

    “天道众也不好做,想要发挥天道威力,需要上乘的法宝做底子,而且随时会崩碎。就算我这样的家业,也禁不起挥霍。”

    他心中不禁感慨,心道,“我若是像那些文盲天道众就好了,他们的天道道场错漏百出,威力也小,对法宝的要不高。”

    此次他祭起此宝组成天道道场,发挥出的天道威力太强,让二十四皓月山河珠遭受的压力更大。

    这套法宝若是无法尽快修复,用不了多少次便会化作齑粉。

    陆吾面色不快,道:“许应,宁拆十桩婚,不拆一座庙,这旬话你没听说过?我的庙被你拆了!”

    许应不理睬弛,上前将那些天道众掉落的天道法宝捡起,塞到虮七口中。

    陆吾眼珠子转了转,道:“我山上多金玉,你若是需要宝贝…….“虮七张开大嘴,嘴里顿时飘出密密麻麻的法宝,散发着滔滔威能,队列整齐,方便取拿。

    这一刻,远在昆仑墟入口大雪山上的乔子仲也感受到自己法宝的威力威能,怒火中烧,这些法宝的威力威能尽管很熟悉,但偏偏他的烙印被人完.全杀他加快速度,向这边赶来。

    雁空城慌忙追赶,叫道:“祖师等等陆吾见到虮七肚子里这么多法宝,讷讷道:“你这法宝,一看便知是从墓坑里刨出来的,来路不正,泛着阴气。说不定墓主人的冤魂,跟在你们身后哩。我山中的炼宝材料都是清清白白,质地要高出许多,“虮七闭上嘴巴,把法宝收回肚子里,道:“阿应原本以为得到你的许诺,就成了应爷,以为自己能硬一会,没想到差点被你害死。你还有脸说拆你的庙?人无信不立,家无信必衰,神无信必亡。

    应就不该唤醒你!”

    大钟道:“叫你下来打架,你哪里去陆吾道:“我说过只能应他一次,要言而有信。倘若第二次还应他,岂不是得自己便宜了?将来谁还供我香火?”

    紫色仙草跳到弛脑袋上,试图插入他的希夷之域,但陆吾是神灵。,没有乖是之域。

    坟头草气恼无比,暗骂弛是顽石脑袋。

    虮七据理力争,道:“陆吾上神的命,只值一次愿望吗?身为上神,有求而不应,你愧为上神!”

    陆吾辩不过他,笑道:“罢了,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便是。”

    虮七冷笑道:“救命之恩,只值两次愿望。上神好生便宜。”

    大钟劝道:“上神也看到了,我们经常有架打。你看,我便被打得遍体鳞伤。”

    陆吾眼晴一亮,勉为其难道:“那就三次愿望。你们只需要唤我一声,我便可以神力直达,无坚不摧。”

    许应提议道:“不如百呼百应?”

    陆吾勃然,山神之威顿时自群山之冉冉升起,远比许应的夭道道场更为恐怖,背后隐约立着一尊九座山岳大的九尾虎首人面神魔,压迫得他们心肉。

    “百呼百应?我是给你老许家做工么?我昆仑下都上神的威严何在?”可袍的声音从群山之中传来,宛如九座神山在怒吼,惊夭动地,“吾乃昆仑上神,九山之主,众生的主宰,为大帝守门户,你让我百呼百应,我如何收取香。

    许应豁达,爽朗笑道:“好。五次就五次,一言为定。”

    陆吾盯着他,沉声道:“我说过三虮七、大钟和紫色仙草只觉背后的大山在盯着他们,压迫得他们瑟瑟发抖,均皆有些悚然,虮七连忙示意许应答应下来。

    许应寸步不让,道:“五次。”

    虮七、大钟与草瑟瑟发抖,唯恐触短这尊上神。

    陆吾盯着他,眼睛眨也不眨下许应也绝不眨眼。过了良久,陆吾和许应泪流满面,犹自瞪大眼晴。

    陆吾虎目滚圆,落泪道:“四次,你意下如何?”

    “成交。”许应抹去眼泪,爽快道。

    陆吾抬起毛茸茸的爪子,擦去泪水,转身化作一道绚烂霞光,消失在群山之中,懊恼的声音传来:“出来看一次热闹,便平白答应了别人四次愿望,我就不应该出来看热闹“,许应揉了揉眼睛,又去镇外捧了把雪放在脸上,冰一冰僵硬的脸部肌肉,过了片刻,才放松下来。

    “忘记让陆吾上神送我们直接去玉珠蜂了。

    许应突然想起这事,正打算用掉一次愿望,又想到那不死民少女也在赶往玉珠峰,自己现在跑到玉珠峰上,也需要等待她的到来。

    与其浪费一次愿望,不如步行过去。

    “而且,路上说不定还可以遇到其他类似下都镇的地方。”许应心中默默道,“我难得回到昆仑墟,也需要走二走,踏遍故土,知道这里曾遭受的苦难。

    他下山而去,沿着冰川长河继续前进,向着玉珠峰和玉虚峰进发。

    他们走后,约莫过了几个时辰,乔子仲和雁空城风驰电骋赶来。

    乔子仲当先一步,正要踏足这片大山,突然迟疑一下,取出几炷香插在山脚下,向大山拜了拜,这才踏入陆吾群山。

    他来到下都镇,只见这里已成废墟,那个祭起二十四皓月珠的盗墓贼不翼而飞。

    “他盗我墓葬,必然极为得意,肯定会再度祭起。”

    乔子仲飞速下山,向昆仑神山的玉虚峰赶去。

    雁空城快速跟上他,询问道:“清霜疝师是否有所发现?”

    乔子仲道:“那人将皓月珠改用法,珠子中烙印天道,应该是在凡间形成个独立的天道世界。在这个天道世界中,他便是天神。这种法门,称作天道道雁空城笑道:“这等炼宝法门倒是奇乔子仲道:“天道众的法子罢了。

    我峨眉拥有仙家阵法,倘若用皓月珠布阵,威力比天道道场只强不弱。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心道:“不过需要驾驭阵法的人修为极高,否则很难发挥出仙阵威力。

    雁空城回头望向陆吾群山,心道:“太上祖师的手谕中说,这九座山中有多金玉,是炼制仙器的材料,盼我多收集。只是清霜祖师急于向前,只好等回来时,再搜集一些炼制法宝了。

    炼制仙家法宝的金石材料,绝非普通金石所能比,因此珍贵异常。

    许应距离玉珠峰越来越近,忽然只庾群山之中有九座山峰与陆吾群山有些相似,不过陆吾群山的山嵴如同虎尾一前方的山头如虎身,因此诞生的神灵陆吾的模样。

    但这九座山峰则像是一颗颗虎首,方的山脉则像是虎身,没有尾巴。

    “这片山峰,必会衍生一尊九首虎身的原始神灵。”

    许应望向山中,只见九首群山的后面有一片山脉,地势比较平缓,也有一片瓦舍,想来也是不死民的定居之地。

    “我们先去那里。”许应道。

    开明群山,中都镇。

    此地生活着百十位镇民,男耕女织,其乐融融,一派相合悠然,彷佛净土。

    一个妇人正在井边摇动辘轳打水,纯净的井水被打上来,妇人乐呵呵的把桶里的一根腿骨丢回井中,舀水给一旁的孩子喝。

    那孩童捧起清澈的井水便喝,妇人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笑道:“从前有个穷人家吃不起饭,便提着菜刀去赶集,到了集市上找到卖肉的摊位'。

    一块肉嫌贵,拎着菜刀回家。他在自家锅里涮了涮刀,于是汤里就有了肉味”

    那孩童仰起面庞,露出纯真的笑容

    “何不把刀在井里涮一涮,便可以一直吃到肉味了!”

    那妇人看了看身后的井,笑道:“当年,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这时,镇子里的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不约而同向镇子入口望去。那里一个黑衣红带的少年走入镇子。

    少年的脚步不紧不慢,身后跟着一条大的不像话的大蛇,脑后长着龙角和龙髯,却没有四肢。

    少年肩头有一株紫色芝草根须攀附,如同精工刺绣。

    他的头顶还漂浮着古拙的大钟,钟壁上有花鸟虫鱼人物山川等各种各类的道象图桉,只是这口大钟的伤囗颇多。

    那少年皮肤略黑,像是经常处在原,晒黑的皮肤。

    他的肌肤表面有血痕,绘着奇形怪状的文字,应该烙印全身各处。

    镇民们看着这少年,像是嗅到了一股肉腥味,忍不住喉结滚动一下。

    他们纷纷站起身来,妇人身后的井水也在哗啦啦翻涌,井水涌出,无数白森森的尸骨顺着井水流出,堆积如山。

    “很久没有尝到新鲜的不死民了。

    井边那妇人嘿嘿笑道,“我们奉命镇压在此,斩草除根,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送上门来。”

    那少年看在眼里,默然的向前走去,来到一座已经坍塌的庙宇废墟前,这里的原始神灵已经被摧毁,不像陆吾那么幸运,弛连自己的神像也没有保存下来。

    中都镇中,传来一位位天道众的齐声叱吒,裂青天之云,一件件天道法宝腾空,天道光辉霎时间弥漫天地,充塞四野,化作霞光倒扣下来!

    天道之音大作!

    来到昆仑山探寻神山仙境的各路士、傩师傩仙被惊动,纷纷望向开砰山,惊疑不定。

    他们很多人都得到各自门派祖师告戒,逢村莫入,逢镇莫进,因此远离山中的那些村镇。

    还有的门派祖师干脆告诉他们,居住在那些村镇中的是天道众,担负特殊使命,不得惊扰。

    然而这一天,天道众被惊扰了两次之多!

    “何人吃了熊心豹子胆?”

    他们纷纷张望,只见群山之中,二十四轮明月冉冉升起,月光皎洁,形成另一个天道道场,将原来的天道道场覆盖。

    “这股天道的力量,好生纯粹,难道闯入那些村镇的人才是真正的天道传人?”他们心中更惊。

    天威震荡,在群山中风卷云涌,形,无比恐怖的冲击,但好在开明群山共有九首,将这股冲击挡住,只震得群山雪崩连连。

    接着,天道道场消失,二十四轮萌月在空中飞行,相继坠落,消失在群山中过了不久,许应从开明神山走下,向玉珠峰赶去,这时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许兄!你也在这里?还记得我吗?

    我是不弱于你的雁空城啊!”

    许应恰逢故人,也是又惊又喜,急忙转身,只见雁空城身后还跟着一个其貌不扬的普通男子,令人过眼就忘。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