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不靠谱的陆吾

    下都镇外,朱家的傩师在朱红衣的率领下正飞速向这片城镇靠近,突然一个蓝衣少年飞身而至,落在队伍前方,

    道:“红衣止步。前方的凶险,非你们所能想象。"

    朱红衣停下脚步,柔声道:"子桑公子,前方有瓦舍,显然有人居住。昆仑墟神秘莫测,各座大山都有山神守护,危险暗藏,何不寻找当地人做个向导?"

    这位子桑公子是朱家所扶持的名门大派万岁观的观主,居住在嵩山。万岁观在三千年前也闻名于世,历史久远,传承渊博,但到了这一世,只剩下子桑公子一人。

    他作为观主,担负起复兴万岁观的重责,深知在这个时代,,不与豪强联手,绝对难以生存。

    尤其是地靠神都,必须依附豪强才能壮大。

    而神都朱家也要与万岁观联手,傩气兼修,还能攀上万岁观的仙人的高枝,自然一拍即合。

    子桑公子道:“昆仑中早就没有当地人了,我师门的仙师传下的旨意说,在昆仑遇到的当地人,都是陷阱。逢村莫入,逢镇莫进。”

    朱红衣正欲说话,突然下都镇中阵阵霞光升腾而起,恐怖的气息弥漫,天道开始污染四周的天地大道,形成靡靡道音!

    朱红衣毛骨悚然,这才知道他所言不虚。

    子桑公子也是面色凝重,他虽然知道有陷阱,但是没想到如此恐怖,居然出动天道绝阵!

    此时的下都镇已经成为绝地,再无生还道理!

    "破、破了?"

    子桑公子惊得结结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天道众布下的天道绝阵,竟然就这样被破去了?

    另一边还有数十双目光在紧密注视着下都镇,见状都是险些惊掉下巴,一个个瞪大眼睛。

    "这股气息,是哪尊天神出手吗?太强横了!”

    "祖师叮嘱让我们提防的天道绝阵,就这样被人破了?破阵的人是谁?谁有这么强的实力?”

    一艘小小的船飘荡在两座山川之间,斗笠男子站在船上,遥遥望向虹光冲起的地方,低声道:“一个强大且混乱的神灵,当年鼎盛时期,实力在天神中应该也处在上游。他是因何没落了?"

    他小心翼翼的行驶在昆仑群山之中,尽量小心避开与其他人接触,也不与这里的山神接触,能避开就避开。

    他知道,在这片群山中还有着其他与他一样的人,都在独行,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

    下都镇中,那些镇民也是又惊又怒,纷纷抓起一件件天道法宝冲天而起,向那虹光杀去。

    但下一刻,一道粗大的尾巴扫来,狠狠扫在众人身上,将他们抽得七荤八素,雨点般四下跌去!

    一众镇民纷纷起身,仰头望去,哪里还能找寻得到许应的踪迹?

    "他出不了昆仑山!搜山!"众多镇民纷纷离去。

    许应眼前虹光扑面,无数明亮的光彩从他四周一晃即逝,下一刻,一切归于平静。

    许应脚踏实地,只见自己处在一片古老的神殿中,神殿的入口处在雪山之间,被冰雪挡住,里面则是铜质的大殿,有火炉在熊熊燃烧,让这里显得颇为温暖。

    "你终于唤醒了我,终于唤醒了我!”

    那虎首人面九尾的神像兴奋得在铜殿中爬来爬去,忽上忽下,在墙壁与穹顶之间游走,时而又攀爬到柱子上,从柱子后探出头来。

    池的声音极为厚重,宏大,却又显得高远,彷佛是在距离许应极远之处说话。

    大钟小声道:"阿应,这不是他的真身,他只是控制自己的法力进入这尊神像。池的真身其实是这九座山。是这九座山在和我们说话!”

    许应轻轻点头,他也看出来了,陆吾之所以显得声音高远,是因为山体实在太广大,说话时会显得有厚重的混音。“上一场战争落幕后,我沉睡太久了,我是昆仑的神,我需要不死民呼唤我的名字,我的神力才能苏醒。”

    那尊陆吾神像忽然跳到火炉中,在炉火中沐浴,隔着火光向许应道,“这么说来,你是不死民?”

    许应走上前去,道:“我也不知我是否是不死民,不过我已经活了两万多岁,有人称我为不老神仙。”

    "那就是不死民了。”

    未等到他来到跟前,陆吾便已经从火炉中离开,来到神龛之中,神龛里突然燃起火光,火焰中有金色的符篆围绕池翻飞。

    “你叫什么名字?"陆吾问道。

    “许应。”

    陆吾侧头想了想,摇头道:“没听说过,或许以前听说过,但我在上一场战争中受伤太重,我的神力被打碎了。”他的声音里带着愤怒,从神龛中跃出,两条后腿人立起来,亮出虎爪,身形飞速在铜殿中移动,像人类般战斗,又有野兽般的爪牙,打得殿内风雨飘摇。

    他的尾巴如同九条胳膊,再加上原来的手臂,多达十一条,搏杀起来凌厉无比,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我就这样与他们厮杀,这样与他们拼命!但是他们太多了,潮水般涌上来!我杀!我再杀,直到被池们将我的神力打碎,将我的意志摧....

    陆吾纵身--跃,消失无踪。

    许应正在搜寻他的踪影,却见袖出现在炉火之中,蹲在火里,两只虎爪托着下巴,隔着炉火幽幽道:“我的意识经历了久远的时间,终于再度凝聚在一起,只是我损失了很多神力和记忆。我一直在等待有人能将我唤醒,等了许久,终于等来了另一个不死民,可是她不知道我的名字。”

    许应心头剧烈跳动,口干舌燥,询问道:"除了我之外,还有另一个不死民?"

    "有呵,是一一个少女,她经过我的山脉,我与她意识相连,询问她我的名字。可是她并不知道。"

    池蹲踞起来,在火中晃了晃头,道:“我继续等,终于等到了你。你记得我的名字,你呼唤我的名字,让我从沉睡中苏醒!我!"

    "是昆仑山脚下的神,九座神山的主宰,万民的信仰,我为大帝看守山门!"

    他的声音洪亮,骄傲的站在火中,向许应炫耀他漂亮的皮毛和尾巴,“我拥有古老的历史,不可思议的威严,无上的神力!你们,可以摸一摸我的尾巴。嗯,小心烫手。"

    许应和蚯七,上前,许应摸了摸袖的尾巴,惊讶道:"很软和。”

    蚯七用自己的尾巴捋了捋陆吾毛茸茸的尾巴,也惊讶道:"真的很软和!

    大钟和紫色仙草飞出来,便要上手,陆吾瞥了它们一眼,很是嫌弃,道:“你们走开,不要弄乱了我的皮毛。"

    大钟和紫色仙草委屈不已。

    许应询问道:"刚才下都镇的那些镇民,是什么来历?他们为何会对不死民痛下杀手?”

    陆吾道:"他们是天神养的鹰犬,一群修炼天道的炼气士,是奉天命来到这里,捕捉不死民的。”

    袍努力思索,只是记不起从前,道:“当年,这里曾经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许应等袍继续说下去,陆吾却住口不言,显然记忆还未恢复。

    蜕七悄声道:"阿应,这尊山神好像有些不太靠谱。’许应暗暗点头。

    陆吾道:“你唤醒了我,作为回报,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许应露出希冀之色:"还请上神告诉我,我的生平来历。”

    陆吾沉默片刻,道:“我被敌人打烂了身躯,破灭了意识,尚且需要你叫出我的名字,才能苏醒神力,如何能知道你的来历?换一个。”

    许应有些失望,询问道:“我想知道许家坪在何处?”

    陆吾努力思索,道:"有这么个地方,我隐约记得许家坪的人下山时向我问好,他们像是住在神山上,具体路径记不清了....你有仇家要杀吗?我可以帮你干掉你的仇家。”

    他见许应的失望之色更浓,连忙道:“你可以拥有第-个愿望。

    许应道:”那个不死民少女,她去了何处?”

    陆吾眨眨眼睛,询问道:“你有仇家什么的吗?我善于打架,我很厉害。对了,你需不需要宝贝儿?我山中多金玉,都是炼宝的上乘材料,寻常人求一金而不可得!

    许应面色一黑:“所以那个不死民少女,你不知道去了哪里?"

    陆吾讷讷道:“倘若她再经过我这座山,我一一定能感应到她。你要不要吃可以延年益寿的浆果?要不要吃可以医治百病的鱼怪?我山里都有!“

    许应失望万分。

    陆吾连忙道:“我可以帮你打架,我最擅长打架。你遇到打架的事,叫我一声,我立刻就到!,

    许应失望透顶,摇头道:“打架的事情谁都会。:”

    陆吾兴奋道:“我打架特别厉害!”

    许应摇了摇头,道:“劳烦上神,将我们送走,我们还要继续前往昆仑神山。”

    陆吾见状,只好道:“我真的特别厉害,当年大战爆发时,我杀他们如割草一-般....

    突然,-道虹光闪过,卷起许应、蚊七等人,呼啸从山中飞出,将许应等人送出这昆仑墟的九座巍峨大山。

    许应落地,回头看去,只见九座崇山峻岭已经在自己的身后,省去了他不知多少时间。

    许应松了口气,笑道:“七爷,陆吾虽然不靠谱,但是速度却是极快,早知道让他把我直接送到昆仑神山上。”

    就在此时,几个身影从密林中走出,各自手中拎着一件形状奇特的天道法宝,正是下都镇的那些镇民!

    蚊七脸色微变,悄声道:"阿应,要不要试一试陆吾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许应定了定神,喝道:"上神陆吾!”

    他话音刚落,突然无数金色符第构成的一道金光从天而降,落地化作虎首人面九尾的神像,闪电般冲出,挥爪将一个来不及反应的天道众连人带法宝一起撕得粉碎,随即闪身来到另一人身前,一拳轰碎对方的脑袋和上半身,接着起腿扫去,将第三人拦腰扫断!

    “唰!”

    池身后九尾飞出,漫天飞舞,唰唰唰插入密林,将正在赶来的天道众肉身和元神洞穿,尸体挑在半空!

    许应、蜕七目瞪口呆,呆呆地看着这尊杀神。

    出手的仅仅是上神陆吾的神像,而非真身,他的真身是九座大山,倘若出动真身,真不知是何等恐怖的场面!

    “有陆吾的承诺,我在昆仑墟还需惧怕何人?”

    许应又惊又喜,“七爷,钟爷,草爷,从今日起,我就是应爷!在昆仑墟,我可以横着走了!

    玩七、大钟和坟头草对他不觉生出敬畏,紫色仙草慌忙为他捏肩捶背,蚊七也恭维道:“应爷的脸,似乎白了许多。”

    大钟慌忙晃动,敲响自己,道:“我为应爷提神....不,绝对不是丧钟!住口蠢蛇,再说丧钟为应爷而鸣,我就打烂你的嘴!”

    许应得意洋洋,突然陆吾道:"咦,我感应到那个不死民了!她也来昆仑墟了!"

    许应又惊又喜,急忙道:"她在何处?"

    陆吾抬起虎爪,向一个方向指去,道:”据此三十里。”许应不由分说,如飞般向那里奔去。

    陆吾目送他远去,自言自语道:"现在我算是满足了他一个愿望了吧?既然愿望达成,那么他下次呼唤我,我便可以不应了。"

    袍蹦蹦跳跳,欢快的离去。

    "话说回来,许应这个名字真的有些耳熟,似乎很重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苏醒了!群山,你们的神回来了!“

    感谢神朝_南渝,会说话的怪灯,水表抄表员,

    三位大老的白银盟打赏!!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