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仙虫

    顾飞鱼身死道消,让远处紫衣少女黄衫少年等人都是一惊。

    顾飞鱼是无极宗选定的当代宗主,有仙人保驾护航,封印三千年留在当代,肩负起振兴无极宗的重任。

    他是开辟人体六秘,傩气兼修的炼气士,可以说是古老时代的智慧结晶。他的修为实力,绝对是同侪之中的佼佼者。

    更何况,他还有仙家的金篆仙箓护体,不破金篆仙箓,难以杀他。

    但就算是飞升期的炼气士,恐怕也对金篆仙箓无可奈何,不是金篆仙箓太强,而是看都看不懂,谈何破解?

    但顾飞鱼的死,让他们意识到,即便是仙家的金篆仙箓护体,只怕也不能保全自身,还是有被人击杀的可能!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黄衫少年望向许应,低声道,“此人不弱于我,只是可惜了。得罪了仙家,还能有命?”

    他飞速离去,目光闪动:“此地将变成修罗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先走为妙!”。

    紫衣少女等人也纷纷看出凶险,各自飞速离去,远离许应。

    他们刚刚离去,便见那金篆仙箓静止在空中,仙箓中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小辈,你让我下来较量,而今我来了。”。

    一秒记住https://.vip

    那仙箓显化仙光,竟然从仙光之中走出一个白袍白发白须的身影,伴随着他身形移动,一种奇妙的道音渐渐从低到高,向外散发开来,声音越来越洪亮!

    他便是无极仙翁,吸收仙箓能量,在下界造就一个化身,替自己办事。

    他要显化,惩戒这个无法无天之徒!

    伴随着他体内的仙道之音传出,四周风卷云涌,天地大道紊乱,地面裂开,滚滚岩浆涌出,狂风呼啸,火焰从裂开的时空中渗透出来,仙箓四周的空间断裂,化作无数琉璃般的碎片飞舞。

    地水风火,完全混乱!

    而在更远的地方,山体震动,草木疯长,距离稍微近一些的傩师、炼气士慌忙奔逃,跑着跑着便化作一滩烂肉。

    伴随着仙道之音的传出,四周一幅末日景象,即便是许应体内的元气也在蠢蠢欲动,无论武道真气还是剑道法门,统统压制不住,便要反噬自身!

    无极仙翁的身形金篆仙箓散发的仙光中向外走来,越来越真实,眼看他便要从仙箓中走出,突然大钟飞来。

    许应手抓钟壁,手掌猛地一拍,拍在钟壁上的“囚”字道文上。

    “咣!”

    钟声震荡,那金篆仙箓中走出的仙翁露出惊讶之色:“你这封印,从哪里来的?”

    他的身形晃动,依循着莫名的轨迹,竟然避开“囚”字道文的封印!

    许应双手交扣,正对着大钟,十指搭在一起形成五個囚字,猛然催动大钟威能,

    伴随着钟声,那囚字道文不断爆发,向无极仙翁锁去!

    无极仙翁的化身要汲取金篆仙箓的能量,无法离开仙箓,否则便无法显化,在仙箓这么大的空间,他的身法就算如何精妙,也无法抵挡许应如此生猛的攻击!

    只见一层层立体囚字交错,将他层层封印,仙箓连同无极仙翁的化身一起,被封在一个方方正正的囚字之中。

    “小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囚笼中,无极仙翁的化身缓缓仰起头,面色阴沉道,“你杀了真仙在人间的传人,你得罪了真仙,你将有罪。

    罪字落下,仙道之音从囚笼中传出,天地变色,仙道污染四面八方侵袭而去。

    “七爷,虫!”。

    许应体内大道沸腾,难以控制自我,有自毁趋势,急忙大声道,“虫!”。

    蚖七正从隐景潜化地中游出,闻言怔,随即醒悟,急忙张口,口中另一个囚字封印飞出,也是一块囚字立方体这个封印之中是一只虫子,有翅有脚,长着一对剪刀状的口器,在囚字封印中不安的走来走去,不断振翅,却无法飞起,也无法剪断封印。

    此虫,正是吃掉了愁容老者符毅的虫子,被许应封印,一直存放在蚖七的腹中。

    许应抬手抓住这个囚笼,猛地重重一拍,将封印着虫子的囚笼狠狠拍入封印无极仙翁化身的囚笼之中。

    两个囚笼,连为一体。

    “我知道你是谁了。

    无极仙翁的化身看到那只虫子,顾不得念诵仙道之音,脸色剧变,厉声道,“你是许应!你回到了昆仑山!下界的囚笼失控唔唔唔......

    他还未说完,那虫子突然分裂成无数细小的虫,呼啸扑来,将他淹没。

    无极仙翁化身在虫群中挣扎,顷刻间便被啃得一干二净,甚至连那道金篆仙箓也被吃得干干净净,半点不剩!

    许应看得心惊肉跳,探手抓向立方体囚笼,手掌有些哆嗦。

    蚖七也看得心惊肉跳,连忙道:“阿应,这个虫子别放在我肚子里了,万一哪天咬穿了囚笼跑出来,我还不够虫爷打牙祭!

    “放心放心,这虫子没有智慧,破不了囚字符文。”

    许应安慰道,“囚字符文是封印我的,若是这么容易便被破解,那么我早就可以破除封印了。”

    话虽如此,他也惴惴不安,又催动钟壁上的囚字符文,加深封印。

    小巧的囚笼中,那虫子凶恶异常,每每振翅飞起,便要扑出来将他们撕碎,但好在它变化,囚笼也跟着变化,始终能将它困住。

    紫色仙草飞出,好奇的打量这只虫子,那虫子见到它,便愈发兴奋焦躁,在囚笼中走来走去,似乎很想扑上来把它吃掉。

    许应惊讶道:“难道这种虫子是用不死仙药养大的?坟头草,你截断些根须给它尝尝。”

    紫色仙草恼怒,打算给他点颜色,但想到许应埋伏天数外神的情形,便有些恐惧,

    没有下手。

    许应诧异,以为这株草改了性子,心道:“七爷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果然没有骗我。草爷跟了我这么久,也变得儒雅随和。”

    高师青浑身是血,从隐景潜化地中踉跄走出,看到许应连无极宗的仙人化身也喂了虫子,心中凛然,便要离开。

    “不留下来说说话么?”许应淡淡道。

    高师青连忙停步,讷讷赔笑,道:“许公子,好久不见。”

    许应疑惑,仔细想了想,确信自己从前没有见过他。

    高师青连忙道:“当年你进入神都,许多世家都前来相迎,我那时还不是傩仙,只修炼到洞天八重,在人群中远远见过许公子。”

    许应轻轻点头,询问道:“高家何时与无极宗联系上了?”

    高师青唯恐触怒他,小心翼翼道:“世家与宗门联合,本不矛盾。宗门虽然底蕴深厚,又有仙家撑腰,但毕竟只有一人两人存活到现在。这些门派想要发展,也须得依靠世家的力量。我高家在泰山一带经营,把持节度使、县令,掌管乡下的草民。无极宗收弟子,也须得我高家点头。我高家傩气兼修,也要把门阀子弟送到无极宗,将来无极宗也有我高家的一半。”

    许应问道:“平头百姓和贫民子弟呢?”

    “当然是公平竞争。”

    高师青忍俊不禁,哈哈笑道,“不过那些苦哈哈哪里能争得过我们世家?采药炼丹,挖矿炼宝,培炼魂魄,哪个不需要大笔大笔花钱?而且名门大派,处处花钱,苦哈哈穷哈哈能给名门大派多少钱?能有我世家门阀给的多?像无极宗这样的名门大派,贫民子弟肯定越来越少。”

    他说到这里,脸色一苦,现在连无极宗主顾飞鱼都被许应杀了,高家飞黄腾达的路子又少了一条。

    但好在狡兔三窟,高家不止与无极宗联合,还与其他几个门派联合,无极宗没了,也阻碍不了高家的崛起。

    许应有些失望,喃喃道:“这就是门阀,这就是门阀......”

    他原本以为宗派的出现,可以解决世家治世的难题,给凡人更多出人头地的机会,没想到会是世家宗派强强联合的场面。

    他们强强联合,哪里还有平头百姓的出头之日?

    “超级天劫,飞仙路断,他们被堵住无法飞升,无法成仙。但一个普通人,想要成为他们又谈何容易?”

    许应喃喃道,“普通人想要飞黄腾达,难度不啻于超级天劫。所有人都盯着如何渡劫,如何飞升,又有谁来为他们说话,又有谁为他们张目?”。

    高师青笑道:“许公子,你杞人忧天了不是?平头百姓还好说,那些贫贱之人,

    连媳妇都娶不起,饭都吃不上,自然就绝种了,何须替他们烦忧?”

    许应眼角抖了抖,挥手道:“你走吧,我不为难你。”

    高师青慌忙离去,心道:“我高家多头下注,无极宗毁了,还有其他宗派。就算是换了皇帝,我高家的地位也不会动摇分毫!”

    许应向大钟丢个眼色,抬手在自己脖子上虚虚抹了一下。

    大钟会意,凌空飞去。

    过了片刻,远处传来一声钟响,大钟浑身是血的飞回来,道:“阿应,他让我问你,为何说话不算数。”

    许应诧异道:“我又没有为难他,是你杀了他,与我无关。

    大钟悻悻道:“阿应,这次我出了大力,受损严重,此间事了,你放在七爷肚子里的宝贝儿,取出来一些给我,我去见婵婵老祖,请她为我疗伤,顺带重新炼一

    炼。”

    许应应允。

    大钟心中大喜。

    蚖七却暗自警觉,心道:“笨钟最近变得聪敏了许多,刚才使出多种法门,分明是偷偷用功,把我与它的差距又拉开不少。我若是显得很没用,岂不是地位越来越低?”

    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修行,争取早日赶上大钟。

    “只有坟头草还老神在在,早晚要变成没用的草,地位被我所取代。”蚖七心道。

    许应继续向前走去,心中默默道:“但好在还有剑门。我剑门选拔弟子,便不能像无极宗那样。只是,单纯有剑门还不够,还需得有九龙山,还须得有峨眉,以及更多的门派。他们选择弟子,不是看对方的身家,不是看对方的祖辈是谁,而是看弟子有没有相应的华资质。”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才是盛世。每个人都陷入自己的困境,无法出人头地,绝非盛世。”

    突然,许应远远望见一片山峦之间居然有一片瓦舍,心中不由激动:“是许家坪吗?”。

    他加快脚步,向那片瓦舍赶去。

    昆仑大雪山,冰雪神女突然心有所感,化作一片冰雪融入雪山之中。

    雪山中,暴风雪再度来临,比先前更加凶恶,封锁昆仑境的入口。

    然而来人实力强大,头戴斗笠,驾驭一艘小船在风雪中穿梭,一路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风雪更紧,那斗笠男子身后浮现出六座洞天,蕴藏莫名威能,六大洞天笼罩之处,风雪静止。

    “山人借道,并无恶意。”那斗笠男子站在船头,向雪山施礼。

    风雪中,冰雪神女隐隐现身,打量来人。就在此时,又有几股强大的气息降临,穿过风雪,向昆仑进发。

    冰雪神女微微皱眉,自知无法抵挡这些人,当即挥袖,风雪稍稍止歇。

    “为何突然来了这么多强大的存在?”她惊疑不定。

    斗笠男子驾着小船从风雪中驶过,他像是也察觉到其他人的气息,小船微微放缓,心道:“你们是来寻不死仙药的,还是来寻六位傩祖的?当年,祖龙泰山封禅的时候,你们也在吧?你们也看到了六位傩祖向祖龙赐仙药的壮观景象。

    他微微冷笑,低声道:“这世上,真有掌握六种仙药的健祖吗?我为何有点不信?”

    小船飞出雪山,进入昆仑墟。

    “昆仑真正的价值,不是六位健祖,也不是他们掌握的仙药,而是仙缘,飞升的仙缘!当年黄帝驾龙飞升的仙缘,我势在必得!”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