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杀心渐起(求月票)

    太阳之中,两只巨鸟在太阳中振翅飞行,穿过如浆般的烈焰和电光,向太阳深处飞去。

    这里太阳精气无比浓烈,太阳真火也达到难以置信的高温,可以熔化一切。

    然而那两只巨鸟却如鱼得水,无比自在。

    飞在前方的是一只骸骨金乌,只剩下羽毛和骨骼,脑颅中有一团火焰跃动。后方体态较小的则是一只老年金乌,跟在骸骨金乌后方。

    前方出现浮动的锁链,它们顺着锁链往前飞行,渐渐地一艘宏伟的楼船映入眼帘。

    这艘楼船竟是由木头打造而成,但在太阳中也不燃烧,更没有被太阳中的风暴所摧毁,不知是什么木头所建。

    楼船比金乌的体魄还要大百十倍,骸骨金乌带着金不遗从楼船上方穿过,只见楼船插着巨大的刀兵,还有尸骨匍匐。

    金不遗甚至还看到一具不曾被烧化的尸体,靠着楼宇坐着,身上的衣裳还在。

    它从上空飞过的时候,似乎看到那具尸体动了动。

    “那是什么人的尸体?”金不遗惊疑不定。

    “不知。”

    骸骨金乌的声音传来,“它们在我出生之前便已经存在,不要靠近它们,非常危险。”

    它们顺着这艘船后方的锁链继续向太阳深处飞去,金不遗又看到太阳中的其他楼船,也有着锁链。

    这些楼船的锁链像是共同拖着一个庞然大物。

    过了不久,金不遗终于看到那个庞然大物,那是一座气势恢宏的金色宫殿,只剩下残垣断壁,但即便如此,也壮阔得难以想象。

    两只金乌在倒塌的柱子下飞行,穿过如同山岳般的残垣断壁,进入大殿之中。

    其中一根柱子上有鸟巢,鸟巢是用金稻草编制而成。

    骸骨金乌把金不遗推向鸟巢,道:“在这里修炼大日真经,事半功倍。”

    金不遗坐在鸟巢里,只觉太阳精气中没有了杂质,太阳真火也变得异常精纯,它修炼大日真经,果然比寻常时期更快。

    金不遗安定下来,随着修炼,它的体态渐渐变得年轻,记忆力也越来越好,渐渐能够回忆起更多的东西。

    “阿应不知道在哪里。”

    它心中默默道,“不知道小主人还好吗?”

    大雪山脚下,许应向着那座昆仑神山走去,四周雪山林立,连绵起伏,这些雪山也弥漫着一股股香火之气,想来这些雪山也成为了神只。行走在这些苍茫大山的脚下,他不禁有一种朝圣的感觉,顿觉自己的渺小。

    这条道路上不止他们,还有其他炼气士和傩师,他们比许应来得早,没有选择飞越大雪山,而是翻越雪山,死伤不是很多。“许兄!”

    许应闻声望去,只见顾公子与那个高家的傩仙向这边赶来。顾公子道:“昆仑之行非常危险,我们刚刚进入雪山便死伤惨重,你是否愿意同行?也好相互扶持。”

    他身高八尺,面如冠玉,腰间配着长剑,神采飞扬,丝毫没有刚才在大雪山中的狼狈样子。

    许应询问道:“敢问兄台如何称呼?

    顾公子笑道:“你忘记我了。当年泰山偶会,一别三千年,没想到你还是那时的模样。我叫顾飞鱼,当年只是泰山无极宗的一个小人物,而今却是无极宗主。但当年不老神仙,而今还是不老神仙。”

    许应歉然道:“我记忆不曾恢复,不记得三千年前的事情。顾兄莫非与我当年很熟?”

    顾飞鱼与他并肩而行,笑道:“你不记得很正常。当年你也不记得之前的事,我们想方设法,用三生石追朔你的前世,这才从你你那里得知泰山封禅的情形。”

    许应扬了扬眉,沉声道:“想方设法?如何想方设法?”

    顾飞鱼哈哈大笑,道:“一些往事罢了,我怕说出来你会不开心。”

    许应目光闪动,杀心暗起。

    顾飞鱼打量他身后的蚖七,之间蚖七已经化作正常的大蛇体型,不再是三百丈大蛇,头顶黑白二角之间经常冒出一串火焰,为自己加热,免得被冻僵。“你养的畜生,倒是个难得的异种,已经觉醒了远古蚖蛇血脉,养得这么大,比我那两条骊龙也不逊色。我那两条骊龙也是远古异种,是我无极宗祖辈所留,已经四千多岁。”

    顾飞鱼目光又落在大钟上,赞叹一番,道,“这口钟也是了不起的重宝,放在小门派中,已经可以作为镇教至宝传承下去。许兄,三千年不见,你居然有积累了自己的宝物,不像从前那样是个穷哈哈,让我感慨颇多。”

    他忍不住感慨道:“你三千年积累,才有今日,我的命就好很多。我作为泰山无极宗的宗主,掌握了百倍于你的财富。按你现在的速度,要积累几万年才能与我的财富媲美。”

    他摇了摇头:“这世道真是不公平。”

    蚖七和大钟心中都是颇为不爽,蚖七道:“顾兄,我不是畜生,我是妖族炼气士。”

    顾飞鱼面色一沉,向许应道:“你这坐骑未免放肆,主人与客人说话,他也敢插嘴。还与我称兄道弟,莫非是羞辱我?

    许应澹澹道:“七爷是我朋友,的确是妖族炼气士。”

    顾飞鱼唔了一声歉然道:“是我不好,还以为他是许兄的坐骑。只是许兄与妖族这些下等种族为伍,未免自甘下流。”

    许应杀心又炽了一分,心道:“他虽然话不太好听,但我不能因为他话不中听便出手杀人,否则我与魔头何异?”

    他压下心中怒气,道:“顾兄,你适才说泰山封禅,我对这件事一直很好奇,能否请教?”

    顾飞鱼哈哈大笑,神采飞扬,引得不远处的傩师、炼气士纷纷向这边看来。

    他不以为意,道:“我就等着许兄这句话。当年我师叔师伯他们抓到你,试图炼取你的魂魄发现你长生不老的秘密。但是他们怎么用功,都无法从你身上得到任何好处。你的血,服之不能长生,你的肉,食之不能长生。

    将你和其他药材配伍,也不能长生。”

    他叹了口气:“掌教师伯甚至想把你炼成灵丹妙药服用,但也没有效果。”

    许应面色越来越沉,道:“然后呢?顾飞鱼道:“然后我便向掌教师伯进言,道,不老神仙的最大价值,或许不在他的皮肉筋骨,也不在魂魄,而在他的记忆。或许我们可以打开他的前世记忆,寻找到他长生不老的秘密。掌教师伯大喜,我们无极宗上下运用各种神通道法,试图开启你的记忆,但成效都不大。直到后来,掌教师伯去了阴间,盗取一块三生石。”

    他忍不住感慨一声,道:“为了这块三生石,我们无极宗死伤惨重。许兄,我们为了探寻你记忆中的秘密,牺牲很大啊!”

    许应面沉如水,澹澹道:“但是你们的牺牲值得,对不对?”

    蚖七和大钟暗道一声不妙。

    许应越是这样,越是说明他越不冷静!显然,顾飞鱼彻底触怒了他!“钟爷。”蚖七悄声呼唤,瞥了傩仙高师青一眼。

    大钟会意,低声道:“他死定了。

    顾飞鱼笑道:“不错,这些牺牲都很值得。我们居然用这块三生石,回朔许兄的前世,一直回朔到泰山封禅的那一天,也是这个原因,居然被我们探索到当年祖龙皇帝封禅的目的!”他哈哈笑道:“没想到,没想到这个秘密,竟与昆仑有关。祖龙泰山封禅,其实是以你为祭品,献祭给昆仑墟的六位傩祖,期望他们赐下长生药!”

    许应身心大震,声音沙哑道:“我是祭品?”

    顾飞鱼点头,道:“你是最主要的祭品。献祭的当天,风云变色,天地大道共振发出道音,天降霞光祥瑞。祖龙将你献祭出去的时候,天空浮现出昆仑神山的虚影,还有一座座神山环绕,壮阔得不可思议。”

    许应定了定心神,他听到祖龙的声音便只觉恐惧,想来在那个年代,自己的自己并不好过。

    顾飞鱼道:“这场献祭不知道是否成功,不过祖龙回去之后便死了,葬于骊山大墓中。我听闻祖龙而今又复生了,想来是假死,多半是六位傩祖赐给他一部分长生仙药,让他活到现在。”

    蚖七道:“你自称泰山无极宗,却对封禅所知不多,是怎么回事?”

    顾飞鱼笑道:“祖龙皇帝一统神州,谁敢不从?哪个门派不从,不怕灭门?他要在泰山封禅,要闻达于天,我无极宗不让出泰山,恐怕早在四千年前便已经灭绝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掌教师伯知道泰山封禅的真相后,便继续查下去,这一查,非同小可居然被我们挖出更多的真相。”

    他看向许应,如看至宝。

    “我们顺着傩祖这件事深挖,终于找到了昆仑墟。昆仑山是神山之王那里生活着最早的傩师,傩彭,傩抵,傩阳,傩履,傩凡,傩相。他们是傩之祖,对应着六大秘境。传闻六大秘境的源头,便是这六位傩祖。”

    顾飞鱼道,“始皇帝泰山封禅,献祭不老神仙,目的便是从六位傩祖那里唤来不死仙药!”

    许应从未听说过此事,询问道:“人体六秘,不是炼气士所开创的吗?我听闻炼气士无法飞升,所以钻研长生法门,发现人体六秘。”

    顾飞鱼哈哈道:“许兄,我听神都的傩师说,你是当今世上集傩法炼气的大成者,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没想到你的见识,居然如此愚钝!”

    许应握紧拳头,又悄悄舒展开来。

    蚖七一颗心提到嗓子眼里:“许妖王不是杀心暗起,而是要吃人了!”顾飞鱼道:“你还未发现吗?人体六秘的修炼法门,与炼气修炼法门,完全不同。人体六秘需要打开人体秘藏,开辟洞天,内炼隐景潜化的人体仙境。炼气法门是采气炼气,打开各路玄关,内炼金丹元气元神,让自己直达神桥飞升。这与六秘傩法完全不同。倘若是炼气士所开创,总归有点联系,但傩法和炼气士法门一点联系也没有。”

    经他一说,许应也察觉到不对之处。

    人体六秘像是凭空出现的,不同于炼气士功法,却与炼气士功法互补。这件事的确很古怪。顾飞鱼道:“我无极宗是名门大派,历史久远,有一些古籍流传下来,其中记载了周天子的一次西行。这次西行,传说周天子来到昆仑,见到了六位傩祖,得到不死仙药。”

    许应心中微动,突然想起周天子前往彼岸这件事,难道便是六位傩祖告诉他彼岸有不死仙药?顾飞鱼道:“当时周天子带着朝中文武精锐,得到不死仙药便返回镐京,开始炼制彼岸神舟。自那之后,不断有强大的炼气士前往彼岸,消失无踪。而周天子回来后,关于六秘便渐渐流传开来。”

    许应道:“我听人说,大周时代炼气士热衷于前往彼岸寻找仙药,导致了炼气士的衰落。剩下的炼气士因为看不懂前辈先贤流传下来的功法,这才在不死仙药的基础上开辟了人体六秘。没想到其中的缘故居然是这样。”

    顾飞鱼看着他,目光奇异,笑道:那时起,傩法开始流传,但也渐渐有假傩法流传开来,用傩仙来炼制长生大药。”

    蚖七询问道:“周天子前往彼岸,是六千多年前的事情,他前往昆仑,恐怕会更早。傩祖能存活到现在?”

    顾飞鱼的目光愈发奇异,盯着许应,笑道:“现在的傩仙,不是真正的傩仙。真正的傩仙以六种仙药构造人体仙界,自然可以长存于世。他们身为傩祖,一定可以存活下来!”

    许应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道:“但是当今世上流传的六秘傩法,不是真正的傩法。所以你觉得,六秘傩法的正法,一定在昆仑。”

    顾飞鱼道:“我被封印时,正值天人感应热闹时期,我搜寻了六秘功法,找到其中的正法。实不相瞒,我在三千年前,便已经是傩气兼修。”

    他身躯一振,道音轰鸣,他的身后一座座洞天旋转飞出,钉在天空中,扎根在六座彼岸!

    他的气息暴涨,二十八座洞天交相辉映!

    他所言不虚,的确是傩气兼修!而且是最为纯正的傩气兼修!

    他在独尊傩术和天人感应盛行时期,寻找到最优秀的傩师正法,开辟六秘,打开洞天炼化仙药,成为那个时代同辈之中最强大的存在!“就算我无极宗的仙师,不封印我,我也可以凭借着人体六秘练就体内仙境,靠着隐景潜化存活下来。”

    顾飞鱼澹澹道,“但是仙师看中了我的潜力,认为我有更强大的潜能,于是将我封印到现在。无极宗的仙师希望我能得到真正的六秘传承。”

    许应不紧不慢的往前走,道:“想要得到真正的六秘传承,便须得去见六位傩祖,而见六位傩祖,手中岂能不带着一点祭品?”

    顾飞鱼走在他的身后,悠然道:“是啊。”

    许应道:“祖龙献祭六位傩祖,用的祭品便是区区在下。”

    顾飞鱼微笑道:“是啊。”

    高师青眼中寒芒一闪,突然隐景潜化地飞出,化作一片仙境,将大钟和蚖七统统困住,冷声道:“两位不要轻举妄动!”

    —阴间更新求月票!昨晚那一章之所以免费,是因为宅猪被老妖婆登岸气哭了,写感言骂娘的,骂着骂着就觉得不能说了,就豁达了。抹去眼泪码字去了,写完后是午夜一点,直接就发在章节。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