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仙剑诛神

    许应来到天神殿前,只见此地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破碎的石像,山体上还覆盖着腐烂的血肉。

    这里充斥着天道气息,让人脑海中不由出现各种诡异的诵念声,令人神智错乱,精神癫狂。

    大钟发出铛铛的声响,以自己的道象之音对抗天道干:扰,免得许应他们被天道影响心智。

    “好像是天谴之地的那尊外神的血肉。”

    许应蹲下身子,查看地上一块已经腐烂的血肉,血肉是被天道神通击中,抹杀了一切生机。

    “他应该是一尊下凡的天神,为何会与天神殿发生冲突?”

    他曾在天谴之地抓到过外神的血肉所生出的宝塔状怪物,宝塔中还生有一只只眼睛,对那尊外神并不陌生。

    那尊外神,曾经是天道世界的天数上神,许应所得到的天数符文,一部分是得自他,一部分是得自而今的天数上神。

    不过对于许应来说,两尊天数上神都是文盲,他们身上的天道符文都有着很多错误。

    “难道是天神殿的天神,抓到天数外神,把袍带到这里处死?”

    许应走入天神殿的殿门,门还在,但只剩下一个框。

    一秒记住https://.vip

    殿内,这处气势恢宏的飞升地被打得支离破碎,天穹也像是火烧过的一般,还泛着红色的血,甚至有些地方还可以看到赤红色的血肉攀附在天穹上。

    殿内巍峨的神树折断,巨大的树冠倒伏,无数碎石和血肉坠入下方的深渊。

    许应走在通道上,两侧都是悬崖峭壁。

    这条通道也被打得断断续续,形成一道道断桥,断桥随时可能坍塌,让人坠入万丈深渊。

    此地的天道干扰更加强烈,但大钟今非昔比,钟声幽幽响起,许应和蚖七都未曾感觉到任何不适。

    “钟爷的确比以前更加厉害了。”许应心中赞叹。

    两侧峭壁下方,时不时有明亮的光芒传来,那是外神的血肉所衍生的血肉宝塔,它们的眼睛射出光芒,正在屠杀山崖下的枯骨。

    枯骨是死在天神殿中的人们。

    这些人被天道干扰,死于非命,化作骷髅,却不知自己已死,犹自在崖底挣扎。

    能够死在天神殿中的枯骨,也并非易于之辈,都是古往今来试图从此地闯入阴间的傩师和炼气士,死后依旧实力强大。

    它们扑到血肉宝塔.上,撕扯宝塔的血肉,把那些血肉披在自己身上。

    蚖七连打几个哆嗦,喃喃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许应观察四周,推测道:“天神殿的诸神应该是遭遇了天数外神的攻击,他们无法真身降临,只能一部分力量降临到石像中,或者显圣一部分身躯。双方实力差不多,但还是天数外神实力更强,将天道正神杀得全军覆没。难怪这些天神没有再找我麻烦。”

    他原本还有些纳闷,为何最近一直风平浪静,没想到是天神殿的老巢被人端了,让天神无法降临。

    许应赞道:“这位外神,倒是位孤胆英雄,单挑天神殿,令人佩服。”

    他却不知,原本天数外神是来抄天神殿老巢的,只是没有想到短短片刻,金不遗便将这些周天正神的石像杀得一干二净。

    周天正神们只好通过天神殿再度降临到石像中,没想到天数外神正好来这里抄家。

    双方遭遇,自然要杀个天翻地覆。

    许应走出天神殿,殿外便是阳间,阳光照来,无数干枯的树木映入他们眼帘。

    地面上都是枯草,远处还有兽骨,许应向更远的地方看去,只见群山没有任何绿意,所有东西都枯死了。

    “阿应,这是怎么回事?”蚖七惊疑不定。

    许应面色沉下,腾空而起,立在空中四下望去只见更为遥远的地方也是一片荒凉死寂,没有半点生命迹象。

    远处的河流干涸,鱼虾死绝,鸟兽绝迹。

    “外神天数还未死。”他轻声道。

    蚖七飞临他的身边听到这话,心中凛然。外神天数被镇压在天谴之地,它借自身强大的天道意志,与渴望力量的李逍客建立联系,诱惑李逍客向他献祭。

    李逍客顺从感应,带来了九龙山附近数以万计的百姓和不知多少飞禽走兽,让外神天数积累下可怕的力量,用自己的血肉覆盖那些镇压自己的罪民后代,吞噬他们!

    祂分解成无数块血肉,覆盖天地,像是地衣一样,几乎

    吞噬掉所有的天地元气,用来恢复自己的实力!

    而现在他在天神殿一战中遭到更为严重的伤,为了恢复,祂如法炮制,开始吞噬神州!

    “外神天数继续下去的话,只怕会毀掉整个神州!”蚖七心道。

    许应沿着枯萎方向飞去,经过一個村寨,他飞身落下,只见村寨中牲畜全无,也没有任何人类,只有一具具人骨。

    从这些人骨的形态来看,他们生前剧烈挣扎,然而却根本无法逃脱。

    老人,妇女,小孩,无一幸免。

    “这种畜生,也配掌握天道!”

    许应勃然大怒,突然身形-纵,化作一道长虹破空而去蚖七和大钟连忙跟上,然而根本追不上许应的速度。

    许应催动极意自在功,速度绝伦!

    蚖七和大钟追了半晌,却见许应身形留下的极意虹光落在下方的一座城市中,他们也慌忙降落。

    这座城市静悄悄的,没有任何活动的东西,哪怕是一-只老鼠。

    街道上,横七竖八躺着不知多少具白骨,荒凉,阴森。

    播州,龙头坡。

    -对父子正在山脚下晒谷子,忽然听到轰隆隆的声响传来,仰头看去,却不见有任何异状。

    自从阴间入侵,便常有地动,有时候会突然多出一座大山,有时候会多出一条长河,父子二人早就习以为常。

    “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安生日子,种田也没有人让你交皇粮了。”

    那父亲笑道,“不过就是娶媳妇儿有点苦,须得跑到百里外才有其他村的姑娘,等你小子再过几岁,就给你说媒。”

    那少年有些志向,道:“阿爹,我还不想成家,我听说铜鼓山那边有炼气士,居住在高山之上,还会飞行,像神仙-样。我要去做炼气士,学法术。”

    那父亲正要说话,突然脸色大变,看着龙头坡,只见一道高达数十丈的血肉洪流,正自翻越龙头坡,向这边“流”来!

    那道血肉洪流将整个龙头坡吞没,向前移动时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吞没沿途一-切!

    “快跑!”

    父子二人向村庄中跑去,村庄里早就乱成-片,男女老少纷纷躲入各自家中,隔着窗棂,惊恐的看着飞速接近的血肉洪流。

    在这股洪流面前,他们的房屋便如同纸扎的一-般,碾成碎片不费吹灰之力。

    “跑吧。”有人低声道。

    但是,他们哪里能跑得过这道可怕的血肉洪流。

    血肉洪流来到村庄前,即将把这个小小的村庄碾得粉碎,突然一道道剑气叮叮作响,带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钉入村前的大地之中!

    那是一个黑衣红带的少年,抬起手掌,突然剑光纵横交错,无数道剑气带着无上剑道的威力,嗤嗤作响,从血肉洪流中穿过!

    血肉洪流猛然顿住,突然裂开,一块块巨大的血肉坠

    落,碎成无数块!

    那些血肉犹自在挣扎,试图重连,然而那一道道剑气所动用的是仙家剑道,又是寻隙而击,将血肉之中的天道符文击碎,斩断地的生机。

    很快,血肉碎块统统失去活性,僵死在原地。

    万千道夺目的剑光从血肉之中窜出,仿佛孔雀开屏般聚集在黑衣少年的身后,猛地一收,消失在他体内。

    村民们看得眼睛发直,却见那少年纵身腾空,升到空中数百丈高,站在那里。

    而在远处,正有-块方圆百里大小的血肉洪流腾空而起,如同海中蝠鲼在天空中飞行。

    黑衣少年遥遥一拳轰出,天空像是打雷一般,震得下方屋舍窗棂哗啦啦作响。

    远处的那振翅飞行的血肉洪流却轰然爆开。

    黑衣少年身形纵,化作-道长虹破空而去。

    村民们纷纷走出各自房屋,仰头看去,已经看不到那少年身影。就在此时,一口大钟和一条大蛇从空中呼啸飞至,只听那大蛇叫道:“钟爷,等一等!我收集一些外神血肉,我还没吃过外神的....”

    村民们木木呆呆,只见大钟和大蛇也很快消失在天边。

    许应一路疾驰,前方云贵十万大山之中,突然一朵朵血.肉之云腾空,如蝠鲼飞行,向同一个地方飞去。

    显然外神天数已经借着吞噬生灵,积攒下来一些能量,分裂了许多次。他的伤势严重,击溃了天神殿之后,被打得只剩下一块血肉逃生。

    祂用这块血肉一路吞噬,渐渐壮大,再加上藏身在十万

    大山中,人迹罕至,竟然被他数月时间成长起来。

    此次祂察觉到自己的两块血肉竟然被人抹去,知道来人非同小可,因此才收回这些分身。

    空中一-朵朵血肉之云呼啸旋转,如同道漩涡向下坠去。

    待到许应来到跟前,只见最后的血肉之云也坠入漩涡之中,最终,所有血肉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面目奇特的男子站在那里,望向许应。

    他的身后像是有无数影子-般,后面站着不知多少个自己。

    与此同时,许应四周的天空中啵啵作响,垂下一颗颗肉球,肉球睁开,变成一只只眼睛。

    外神天数。

    许应对此视而不见,脚步不停,急速冲来,手中剑气闪烁,光芒耀眼。

    他远远便剑招使出,向外神天数刺去,霎时间,无数道剑光在空中飞行,或快或慢,带着剑道的无坚不摧,攻向外神天数!

    剑道归真诀中的剑字诀!

    外神天数站在那里,身形不动,突然身后窜出无数条手臂,施展各种天道印法,迎上那一道道或快或慢的剑光!

    两人以快打快,外神天数竟然将所有剑光悉数接下!

    许应招法一变,化作道字诀,他的周身隐约间浮现-一个无界的圆,只见天地元气疯狂涌动,被他所调动,助长他这-招的威力!

    外神天数身后无数身形突然融为一体,抬起手掌一指点来,迎上剑尖!

    剑尖与指尖迸发出无穷威力,然而这威力却只局限于一点之间,恐怖的威力传达到两人体内,霎时间许应的天人合-之境被破,无法再借天地之道。

    天数外神身后浮现出无数个自己,-个个相继闷哼,眼耳口鼻流血,却是将许应这一剑的威力分摊到无数个自己身

    许应侧步近前,与天数外神只剩下一剑的距离,剑光一动,指向这尊外神的眉心。

    外神天数身形一晃,出现无数个自己。

    许应剑尖晃动,同样出现无数道剑光,随即剑光猛地一并,只剩下唯一道寒芒。

    -点寒芒,穿过外神天数的眉心。

    剑道归真诀的归字诀和真字诀,在这短短片刻,被他施展出来。

    所有外神天数的眉心,突然出现-道血痕,血痕越来越大,将他们的额头刺穿,从后脑刺出。

    外神天数呆了呆,露出不解之色。

    “你对天道符文的理解,还没有我深。”

    许应散去手中剑气,淡淡道,“对比剑门初代祖师,你差得太远了。”

    外神天数所有身躯融为一体,身体晃了晃,扑倒在地,很快化作一堆腐肉。

    蚖七和大钟追来,远远看到这一幕,心中惊疑不定:“仙家剑法,竟然这么厉害?”

    许应飘然而去,大钟和蚖七连忙跟上。

    过了良久,突然地上的腐肉动了动,又过片刻,腐肉裂开,外神天数虚弱无比,从肉中爬出,低声道:“好险...”

    “咻!

    一道靓丽无比的剑光突然袭来,外神天数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便见剑光后是许应兴奋的脸庞!

    “轰!

    剑光刺在外神天数的眉心,恐怖的威能爆发,将池撕得粉碎!

    许应落地,收剑,催动天道神通,只见天空中突然浮现出一只只眼睛,盯着四面八方。

    许应身形悄悄隐去,继续耐心等待,他的身后,蚊七和大钟气都不敢喘一下。

    紫色仙草也是瑟瑟发抖,心道:“嗯,以后还是不要得罪这小子了.....”

    啊,我已经拼尽全力了,还是晚了四分钟!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