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大日真经(求保底月票!)

    奈何桥头,许应与一众鬼魂老老实实排队,蛎七化作小蛇藏在他的衣领间,大钟钻入他的泥丸洞天,紫色仙草躲入涌泉秘境,都不敢现身。

    他们曾经穷凶极恶的来寻孟婆,现在变得比许应还要老实。

    终于轮到许应,孟婆抬眼看到是他,慌忙换了一壶茶,笑道∶“许公子,老身换了一种配方,你尝尝。”

    她斟茶,茶色猩红。

    许应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孟婆期待的望着他,拍手笑道∶“倒,倒,倒

    许应放下茶杯,面色不改,道∶“前辈,晚辈此来,想询问那位东岳先生居住在何地。”

    孟婆昏花老眼炯炯有神,道∶“他居住在太阳中,白天便巡守阴间,不过以你的速度肯定追不上那只三足金鸟。我新配的茶如何”

    “再续一杯。”

    许应把茶杯推过去,询问道,‘那么,我该如何才能寻到他”

    孟婆再斟一杯茶,道“太阳终有落山的时候,你去寻阴庭天子,他们之间常有联络。”

    记住网址

    许应称谢,将第二杯茶饮下。孟婆脸色微变,打量许应脸色,狐疑道∶“你没有头晕的感觉”

    许应道“婆婆好茶。我愈发精神了。

    孟婆如丧考妣,挥了挥手,让他离去。

    许应出了奈河桥,回头看去,只见孟婆盯着茶壶喃喃自语,时不时端起茶杯,想要喝-口尝尝却又不敢。

    许应等了片刻,那老太婆还是不敢喝。

    许应暗道一声可惜,道∶“孟婆改良的茶,药力还是很强的,她若是来一口……七爷,咱们赶往阴间天庭。”

    蛎七当即飞出,现出真身,许应来到大蛇脑门,只如一片片剑气大如席,围绕蛟七旋转,让大蛇呼啸飞起,贴着奈河向上游飞去。

    前往阴间天庭有两条路,一条是周齐云带领许应所走的天神殿那条路,不过天神殿的诸神擒拿许应,被金不遗砍了一遍,显然不能走那条路。

    第二条路,便是顺着奈河逆流而上。

    奈河两岸,群山之中,远古巨兽复苏,发出低沉悠扬的吼声,两岸时不时有人类的村庄一晃而过。

    在这个鬼神横行的时代,没有了苛捐杂税,他们居然比之前生活的还要好。

    许应坐在大蛇脑门上,目光幽幽,此次他离开蜀山剑门来到奈河桥,为的就是寻到东岳,求问三足金乌何以续命。

    不过进奈河桥须得走望乡台这条路,他再入望乡台,心中有所思念,便又看到家乡。他此刻见到的家乡还是如从前那般,不是愁容老者、北辰子等人强塞给他的那个许家坪

    而是另一一处城镇。

    这次,他看到了更多的东西,看到了城镇之外有着宏伟壮观的山脉,巍峨连绵。山上有万载不化的积雪。

    “我记忆中的山脉,会是昆仑吗”他心中默默道。

    过了两日,坑七奴奈河上方飞起,向阴间天庭飞去。

    许应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但坑七、大钟却是第三次来到这里,他们上次来到这里时,金不遗大开杀戒,逼得东岳不得不现身。

    “失神殿怎么了”

    许应远远看向天神殿,只见天神殿崩塌,不少石像凌乱的散落一地。

    久阴庭中土地神奔走不休,穿梭如织,一个小巧的土地叫道∶“大事不好,乱臣贼子许应来阴庭了!”

    其他土地神闻言,纷纷奔逃,叫道∶“许应杀力回阴庭,要谋反篡位”

    许应收回目光,终于体会到当年周齐云的威风,笑道∶“若是想夺阴庭的权力,无须出手,只需走一遭即可。

    大钟发出低沉悠扬的声响,悠悠道∶“当年你来时,是周齐云的威风。今日你来时,是我钟爷的威风。”

    许应称是,笑道∶“钟爷威风八面。”

    大钟得意洋洋。

    虮七现出蚯蛇真身,身躯险些压垮鬼街,挤

    得街道两旁房屋东倒西歪,心道∶“难道七爷便不威风”

    土地神和其他鬼神纷纷四散而逃,叫道∶“许妖王率领十万神魔,杀至鬼门关也!”

    又就七回头张望,确信自己身后无人。

    但下一刻,便有矮小的土地神扛起旗帜跟在虮七身后,还有的土地神爬到他身上,叫道∶“许天子位临阴庭,各府通判鬼王,还不

    久迎接天子回朝”

    更多的土地神跑过来,换了龙旗,齐声唱道∶“今日改朝换代迎新帝,明日家家绣龙旗逆贼,伪帝,朝中腐尸,为何还没有归迎王达师

    阴庭热闹至极,各位判官、鬼王一尊尊巍峨的神像纷纷复苏,见到许应身后神魔越来越多,便纷纷叛逃到许应这里,以壮声势。

    许应心知自己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威风,大钟也肯定没有,定是上次金不遗杀过来,把阴庭上下杀得胆寒,所以才没有任何抵抗。

    不过这些阴神,也太没有节操了。他暗自摇头。

    终于阴庭天子亲自相迎,远远便笑道∶“新帝终于来了!许天子何时身故,也好登临阴间帝位!

    许应笑道∶“朕….我此来是有事相询,并非要谋朝篡位。”

    此言一出,他身后的一众鬼神纷纷偃旗息鼓,改弦易辙,呼啦啦跑到阴庭天子身后。

    阴庭天子不以为意,他早就习惯自己这阴庭百官的墙头草行径,客客气气道∶“许公子何事大驾光临?

    许应心中诧异∶“看来金爷的确把他打得够呛。”

    他说明来意,道∶“还请陛下为我引荐东岳先

    生。”阴庭天子脸色微变,迟疑道∶“不是朕不想引荐……”

    许应面色一沉,道∶“陛下曾与李逍客一起追杀我,险些把我害死,结果李逍客形与神俱达叹灭,你曹莫非要步他后尘就凭陛下身后的那半具尸体吗

    阴庭天子脸色再变,握紧拳头,过了片刻,拳头舒展,道许公子稍候。”

    他吹响口哨,突然阴庭大殿之中无数寒鸦呼啦啦飞出,向着天空中的太阳呼啦啦飞去。

    许应见到那些寒鸦,心中一惊∶“这些寒鸦…难道,东岳便是那天晚上对李逍客攻出一招的神秘高手”

    过了片刻,天空中突然群星闪烁,-只寒鸦从天而降,落地时彷佛带着余尽的纸灰,噗的

    一声散开,从灰尽中缓缓站起一个身影。

    那身影由纸钱的灰尽组成,难以看清面目,行动之时,隐约还可以看到身体内尚有未曾熄灭的火焰。

    这个灰尽身影,应该是东岳的分身。

    “许道友何事寻我”那灰尽东岳开口,传出人声。

    天空中又有一只只寒鸦飞过,落地化作一个个灰尽身影,又有灰尽东岳开口道∶“我还要驾驭太阳车巡游,职责所在,不能亲自来见道友,还请见谅,还以那万千个灰尽东岳纷纷欠身,鼻口伺声道∶“还请见谅。

    许应躬身,道∶“道兄,金乌金不遗追随我多年,而今老迈,命不久矣,我见道兄也有金仅写,所以想问道兄是否有补救法闪。

    “原来如此。”

    灰尽东岳道,“道发,我若是有办法,岂会让

    我的金乌与我一样,化作枯骨”

    许应有些失望,问道∶“我见道兄的金乌极为庞大伟岸,远胜金不遗,敢问缘故

    灰尽东岳哈哈笑道∶“道友果然聪慧。我虽然没有让金乌长生不死的法门,但我的金乌当年随我一起修炼,虽然我与它一样没能渡劫飞升,但是它却留下一套功法,名叫《大日真经》,应该句以为金不遗续命。我那金

    乌便是练就这等功法,才有无边身躯,死后犹有无尽威能。”

    另一个灰尽东岳道∶“金不遗只是觉醒金乌血脉,并未将自己的血脉力量发挥到极致。若是修炼大日融天,想来可以增寿万载,恢复青春也不在话下。”

    许应心中一喜,正要相求,又有一个灰尽东岳道∶“但我这《大日真经》不是白给,道友若

    想得到此功,还需为我做一件事。”

    许应正色道∶“道兄请讲。”

    灰尽东岳笑道∶“此次三界潮汐,终于让昆仑境开启,昆仑境中有瑶池,是非凡之地,道友帮我取来一瓢瑶池仙水。”

    许应精神大振,笑道∶“一言为定!

    灰尽东岳笑道∶“三”言为定!你现在动身,我也

    便去扶桑树托梦,亲自传授他《大日真经》。”

    许应心满意足,率领航七、大钟和紫色仙草离开阴庭。

    阴庭天子上前,道∶“上尊,他能寻到瑶池仙水吗”“当然能。”

    -个个灰尽东岳纷纷笑了起来,“别人是否能

    寻到瑶池仙水,尚且看运气,但他一定能。因为,他的家乡便在昆仑之中。”

    -个个灰尽东岳哈哈大笑,纷纷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道纸钱灰尽呼啦啦飞去。

    无数灰尽化作一只只寒鸦,追上天空中的太阳,飞入其中。

    太阳中的灰尽越来越重,让太阳越发暗澹。

    又“其他人也在图谋昆仑中的至宝,派出一个个精心选拔的弟子,不惜赐下金篆仙篆护体,但他们怎么能比得上我

    太阳灰尽中传来低沉的笑声,“我直接寻来。内

    一个来自昆仑墟的人,帮我取寻瑶池仙水。此次,我已经独握五分胜券。”

    其中一个寒鸦在没有回归这轮末日太阳,而是振翅而去,“一路穿山越岭,飞越江河湖内泊,来当阳间,从大泽上空飞过。

    它没有惊动任何人,悄然无息的飞入金不遗的梦乡。

    金不遗在酣睡,梦中突然多出一个满是灰尽的身影,向它说道∶“金不遗,我乃统治阴间万界的东岳……

    金不遗动怒∶“何方妖魔,侵我梦境吾刀何在”

    灰尽东岳心知不妙,突然刀光-闪,便将他这道灰尽分身一刀噼碎!

    “这只蛮鸟!

    阴间,末日太阳中传来一声怒哼,接着又有十多只寒鸦从太阳中飞出,穿山越岭,飞越湖泊河流,来到大泽。

    又“金不遗,听我一言…

    “扰我清梦,还想留遗言?吾刀何在?”

    阴间,末日太阳中的伟岸存在彻底动怒,勐然拉动锁链,用力-抖,金乌骸骨折向,飞向阳间!

    末日太阳所过之处,天地变得昏暗不明,阴风阵阵,坟场中无数骸骨兴高采烈的爬出来,载歌载舞。待到末日太阳飞过,它们这才丧失活力,哗啦倒地。

    金乌骸骨一路拉着末日太阳来到云梦泽,黑日催压,恐

    怖无比。

    下一刻,骸骨金乌连同末日太阳一起驶入金不遗的梦中,一个伟岸身影带着无尽飘扬的纸钱灰尽从太阳中站起,声音带着无穷威

    严∶“金不遗,我前来托梦,传你道法,你再砍我-刀试试!”

    金不遗在睡梦中笑道∶“我打不过你,索性还是豁达一些。”交流

    仅东岳哼了一声,留下自己的灰尽分身,

    道∶“我传你真经,为你延寿,你不得再向我动刀!”

    金不遗唯唯诺诺。

    金乌骸骨拉着末日太阳驶出梦境,重返阴间。

    然而这一次,练岳吃足了苦头。金不遗太老

    了,总是记不住大日真经的内容,就算记住了,在运转功法的时候,总是会忘记该运转几个周天。

    它有时候练着练着,就忘记了修炼。

    东岳分身连续教它数月,不禁抓狂,暴跳如雷,东岳本体也是不胜其扰,向那金乌骸骨道∶“给你准假,你去教它一段时间。

    他放开拴着金乌骸骨的锁链,金乌骸骨振翅飞去,过了不久,那骸骨飞临扶桑树,轻轻落在树上。

    远远看去,这株数万丈神树上蹲着一大一小两只巨鸟。

    大鸟便是那骸骨金乌,比扶桑树还要庞大,小的便是金不遗。

    金不遗望向身边的骸骨金乌,它的眼中闪烁√着狡狻的光芒,过了片刻,道∶“你是我的至亲罢”

    “是的,我的孩子。”

    那只金乌还有神识在动荡,不紧不慢道,“商汤时期,我将你产下,放在许应能够够得着的地方。我看着他翘起脚尖,将鸟巢里的你取下,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从树上下来。那时,我可以放心的死去。”

    金乌骸骨振翅飞起,迎着太阳飞去“随我来吧孩子,我带你去修行。”

    它的身后,年迈的金不遗鼓动翅膀,跟随着它追向朝阳。

    八月的第一天,兄弟们,择日飞升需要大家的。

    保底月票支援!!求月票!!对啦,晚上肯定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