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苟之道

    许应等人返回剑门,沿途只见大大小小的洞天,七零八落的挂在天空中,有高有低,有横有竖,还有的洞天直接贯穿山体,

    这些洞天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有一种凌乱的美。

    它们原本是陶丹阳移植的洞天,被金不遗和大钟趁乱打落,而今这些洞天变成了无主之物。

    它们没有主人的催动,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慢慢闭合,直到消失。

    当然倘若有人移植这些洞天,可以炼化仙药,提升法力修为,为自己延寿。

    “陶丹阳的洞天多而不当,这么多洞天需要他来操纵,耗费心神,违背大道至简的道理。”

    许应打量这些洞天,推测道,“他贪多嚼不烂,对他的招式运用反而是个干扰。”

    蛎七提醒道∶“阿应,他修炼第二元神和身外化身,洞天数量虽多,但也可以驾驭。“

    许应想起陶丹阳和他麾下的那二百多位身外化身展现洞天时,的确是每人一套六秘洞天,数量不多不少。

    “七爷说得在理。陶丹阳拥有这么多身外化身,才能控制如此多的洞天。“

    许应承认错误,道,“不过,如今他已经没有这么多洞天了,而且他也没有这么多身外化身。

    陶丹阳从前是剑门的掌门,掌握了庞大的资源,把自己门中一部分弟子炼成自己的身外化身和第二元神,再把另一部分弟子培育成傩气兼修的傩仙。

    如此收割两边,便可以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

    现在,他寻时雨晴,打算如法炮制,不料被时雨晴拆穿。

    许应修为虽然远不及他,但破译剑门的无上剑道,能够掌握仙剑思无邪的力量。仙剑思无邪如大钟殷觉醒灵智,此创可以自己发挥自身的威力。

    许应持剑,辅以剑道归真诀的招法,再加上金不遗、大钟等实力强大的存在相助,终于破了他的身外化身。

    而今他的洞天损失过半,化身也丢了二百多尊,再加上中了剑道归真诀的剑气,难以炼去。

    这道剑气会时不时爆发,同化他的剑气,对他的实力造成很大的干扰。

    这是他过去数千年的积累,而今毁在剑门,可谓损失惨重。

    “嗨丹阳是个厉害人物,倘若他不来收割剑门的话,自己栽培一个门派也可以。不过那样的话,他还是会暴露剑门前掌门的身份,引起两晴的怀疑。”

    许应推测道,“与其等雨晴查到头上,不如索性回到剑门,仗着自己是雨晴的师父,再收割剑门一次。”

    时雨晴脸色黯然,随即振奋精神,笑道∶“但这一次,他没有成功。“

    这少女向仙剑思无邪道∶“剑祖,经陶丹阳一事,我觉得剑斯邪念大可不必存在。真正的邪恶,怎么会让剑祖感应到?反而因为剑斩邪念,让我剑门的诸多法宝无法诞生灵性,剑门弟子也会因此唯唯诺诺,失去许多创造性。”

    剑童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时雨晴道”人分两面,有正有邪,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是正面。倘若完全正面,说不定又会诞生一个陶丹阳那样的大邪。剑祖以为呢?

    剑童迟疑一下,看了看许应和大钟,对比陶丹阳,叹了口气,道“你说得对。比如有人刚进剑门便动邪念,反而救了剑门;有人在山上两三千年一个邪念都没有,却炼人为化身,把弟子当成韭菜。可见正邪,不是靠心中闪现的一两个念头决定的。”

    大钟很是不快,道∶“小邪,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看我和阿应?“

    许应连连点头∶“不错!无邪,这是什么意思?“

    剑童冷笑道∶“你们两个心心念念惦记着我剑门立在祖师的墓葬,当我的剑心是瞎子不成“

    大钟被它揭破,恼羞成怒,叫道∶”君子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圣人!你不能看我们想什么。想和做不一样。你要看我们做什么!”

    许应大为认同∶“不错!我们没做,你就不能削!

    剑童也不禁恼怒∶”我若是不削掉你们这些念头,你们早就把祖师坟刨个底朝天了!”

    大钟怒不可遏,气得铛铛作响∶“那也要等到我们做的时候削掉我们的邪念,不能没做的时候就削!“

    许应赞道∶“钟爷说得好!你得抓住我们才能削,没抓住都不算偷!”

    剑童还待与他们争辩,时雨晴连忙止住他们,道'“剑祖,阿应师叔毕竟是太上长老,又是掌剑人,便是让他刨几座祖师坟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向许应道∶“师叔看中哪个祖师的坟墓?只管去动手,我帮师叔望风。“

    她这么一说,许应倒有些不好意思下手。

    剑童见状,心中暗赞∶“历代祖师选拔雨晴为当代掌门,的确很有眼光。“

    古蜀群山中,一只麋鹿脚踩五色云气,奔腾如飞,从群山之间穿过。

    那麋鹿一路狂奔,风驰电掣,很快逃出数千里,突然一头扎入深林,化作一具尸体噗通倒下。

    麋鹿尸体中一道剑光迸发,将麋鹿震得粉碎。

    与此同时,深林中一道人影冲出,是一个少年,脚踏清江河飞驰而去,面色阴晴不定,自言自语道∶“这次我尽管十分小心,潜回剑门,但难保不被其他老家伙盯上。是否能夺回剑门事小,摆脱这些老家伙事大!”

    他奔行万里,闯入一片迷雾之中,下一刻雾气中冲出一只神鸟,振翅而去,速度极快。

    过了片刻,迷雾散去,那少年已经被剑气摧毁肉身,血肉模糊。

    神鸟遨游虚空,飞入一座庙宇中,庙宇中藏着一尊肉身成神的三头六臂神像,神像突然复生,驾驭香火之气呼啸而去。

    至于神鸟,也因为体内剑气爆发,将大脑刺穿。

    那三头六臂神像赶到万里之外的七星岗,飞身跳入∶株神树的树冠中,树冠里有一个鸟巢,鸟巢中藏着-具僧人肉身,光着脑袋,身穿僧衣,相貌清秀。

    那僧人张开眼睛,提起禅杖破空而去。

    不久之后,天空如同水面微微泛起波纹,一叶扁舟从波纹中驶出,径自向七星岗神树驶来。

    扁舟上有人头戴斗笠垂钓,这时放下鱼竿,小心荡舟,来到神树鸟巢。

    只见三头六臂神像脑袋长出一道道血剑,四面八方刺去,将神像的尸体吊在半空,模样骇人。

    “仙家剑道,名不虚传。这等剑道,神鬼莫测。“

    那斗笠男子赞叹不已,道,“陶丹阳这个小辈也是了得,在元气折损大半,真身被毁的情况下,竟能让我也追丢了目标。是我小觑了他。“这时,他心有所感,抬头望去,只见一尊巨人半曲半坐在对面的山头上,目光幽幽的看向这里。

    斗笠男子心中凛然,身后突然泛起明亮的光芒,浮现出六个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洞天。

    那巨人身后,同样也有六个洞天浮现出来。

    两人各自凝视对方身后的洞天,心中各有忌惮,不敢动

    突然,那巨人起身,微微欠身,道“陶丹阳是个奇才,可惜未能领悟洞天合一的奥妙,否则他一统诸多洞天之力,倒可以作为我们的对手。”

    斗笠男子欠身还礼,道?”他贪得无厌,强行将一万七千座洞天都移植到自己身上,力量看似宏伟至极,实则分散,被人击败也是理所当然。他倘若像我们一样,炼九为一,只怕修为实力还在我们之上。”

    他叹了口气,道∶“他太会收割了。“

    巨人转身离去,道∶“不过,他的逃命本事,却是一绝。“

    斗笠男子目送他远去,也暗自松一口气,仔细观察神像体内刺出的血剑、骨剑,低声道∶“泥丸宫主人,你不查看这些仙家招法吗?难道你已经可以破译仙书,对这些不感兴趣?”

    他取出一盏琉璃杯,将三头六臂神像尸体收入杯中,回到自己的小船上,只见船舱的案几上已经放着数百个琉璃杯,杯中都是陶丹阳的尸体,皆是死于体内剑气爆发。

    斗笠男子仔细欣赏,赞叹道;“仙道真是迷人,倘若没有超级天劫,恐怕我早就可以飞升,掌握这种力量了。可惜,现在只能借不老神仙来探索仙道的奥妙…

    他语气黯然,但随即又振奋起来,低声笑道“但好在,飞升契机很快就要来了,这一次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飞升的机会“

    蜀山剑门大剑峰,仙剑思无邪突然带着一道道霞光,从天而降,刺入时雨晴的天灵盖!

    下一刻,仙剑消失,出现在时雨晴的希夷之域,冲入黄泉,黄泉九转,直达冥海!

    思无邪一剑向冥海此刺去,仙剑之威,撼动那无比沉重的冥海,让怒海生滔,泛起森然的幽冥之气,从海底涌出!

    剑光直刺海底,将冥海洞开!

    一朵莲花状洞天,自海中幽幽生长,抽出花蕊,绽放花苞,花骨朵轻轻一颤,就此洞开。

    莲花洞天开放之时,时雨晴顿觉一股滋润三魂的仙药从冥海深处,通过莲花的清香释放出来,让她三魂得以飞速成长。

    思无邪来到她的另一处涌泉秘藏,如法炮制,将这处涌泉秘藏打开。但饶是思无邪是初代祖师遗留在凡间的仙器,也险些未能将第二个涌泉秘藏开启。

    那朵莲花洞天险些闭合,思无邪连出数剑,甚至施展出初代祖师的剑法,才让这朵莲花洞天稳定下来。

    思无邪暗道一声侥幸,道∶“雨晴,你的修为若是再高深一分,我便也无法打开你的秘藏了。“

    时雨晴也是-阵后怕,连忙称谢。

    思无邪从她希夷之域飞出,回到大剑峰上空,一边连接仙界,从仙界窃取力量,恢复损耗的元气。

    它刚才爆发仙器之威,损耗颇大,但好在自己是仙器,连接仙界,这些损耗可以快速的补回来。

    这时,大钟晃晃悠悠飞来,向它身边蹭了蹭。

    思无邪化作剑童飞出,面色阴沉盯着这口大钟,大钟又蹭了蹭,讪讪笑道∶”无邪哥哥,你往里头挪一挪,让我蹭蹭光罢。”

    思无邪大怒,道∶“我刚才为掌门开辟洞天,损耗元气,你凑过来做什么?“

    大钟理所当然道“我也为击败陶丹阳贡献了力量,元气大损,以前我都是从七爷和阿应那里混气血的,现在你能连接仙界,便让我也蹭蹭罢,又不会少你一块肉。”

    思无邪见它说得可怜,便让渡一些仙界灵气给它。大钟吸收仙界灵气,浑身自在,飘欲仙。

    思无邪询问道∶”你从七爷和阿应那里混气血,是怎么个混法?

    “偷摸潜入他们的希夷之域,窃取气血修炼。“大钟道。

    思无邪沉默片刻,道∶“你何不吸收日月精华修炼?“

    “那多慢?你窃取他们的气血之后,便不想着吸收日月精华了。”

    思无邪有些犯愁,不知自己是否应该削了这口钟的邪念,或者把这口钟给削了。

    时雨晴六秘全开,便打算开启山门,准备收徒,将蜀山剑门的绝学发扬光大,传承下去。

    收徒需要考验天资天分,检查根骨,传授弟子时,还要先教导读书写字。

    许应自然没有教书育人的耐心,好在还有苍阳尊者和蛎七。

    他们虽然长得有点吓人,但传授弟子知识,却比许应耐心多了。

    “倘若我是陶丹阳,便会趁着蜀山剑门开启山门,广收弟子,改头换面混入剑门,换做另一幅面孔,成为雨晴你的弟子。

    许应向时雨晴道,“我潜回剑门,一面将剑道归真诀学到手,一面报仇雪恨。

    时雨晴吓了一跳,随即摇头道“他若是回来,剑祖肯定能认出他。剑祖已经两次感应到他的气息,第三次肯定更加简单。他生性谨慎,此次吃亏之后,便必然不敢再入剑门。倒是阿应师叔,你应该小心。”

    她面色凝重,道∶“我师尊报复心很强。你若是离开剑门,很容易被他盯上。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你若是喜欢这里,不妨常住。”

    许应心头一突,哈哈干笑两声,道∶“你是舍不得我离开剑门,对不对?“

    时雨晴嫣然一笑,她不是一个特别美丽的女子,颜值中上,但这一刻风情万种。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