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无上剑道

    陶丹阳的剑道天分极高,在蜀山剑门的历史可以位列前三,他的剑道出神入化,举世无敌。

    当年李逍客来剑门拜访,便是他让李逍客进入剑仙绝壁参悟。

    他对李逍客颇为不屑,说李逍客钟剑双绝,倘若真有本事,要钟何为?以此讥讽李逍客不忠于剑,难以臻至剑道的至高成就。

    不过,他在面对许应这一剑时,竟有了自己第一次学剑时,提着剑面对师父刺来的剑光而无从躲避的感觉。

    他竟然也有自己不忠于剑的感觉!

    他的脑海中顷刻间闪过不知多少种剑招,但所有剑招使出,都是招法被破自己死于剑下的下场!

    他看过初代祖师的创法,精妙绝伦,晦涩难懂,难以精通。许应所施展的创法,比初代祖师还要精妙,威力还要大!

    剑招中蕴藏着初代祖师也不曾得到的奥妙,这才是真正的《剑道归真诀》。

    剑门无数人梦寐以求,甚至连初代祖师也试图破解的剑道归真诀,在许应手中完美的施展出来。

    这一剑刺来,地上那一具具尸体所背负的剑匣大剑,纷纷飞出,与仙剑共鸣,向陶丹阳刺去。

    剑门七十二峰的山头.上,那些插在山体中的一口口铁剑、青铜剑也自纷纷振动,突然一口飞剑冲天而起,向十里绝壁疾驰而来。

    "铮!铮!"

    这口飞剑后方,无数口飞剑突然摆脱山体,悍然飞来,越来越越多的飞剑化作一道道剑流,从七十二峰向十里绝壁飞去。

    它们在半空中汇聚,形成一道长达百里的飞剑洪流,密密麻麻的飞剑,或长或短,或宽或窄,或重或轻,如同无数银鱼、青鱼,呼啸而去,飞入十里绝壁!

    甚至,陶丹阳体内的剑气也在蠢蠢欲动,大有破体飞出的架势!

    他感觉到自己元神、元气、神识,皆有化剑飞出,斩杀自己的感觉!

    这是无上剑道

    万物皆可为剑,万物皆可化作自己的剑,甚至敌人都可以化作自己的剑,去斩杀敌人。

    初代祖师参悟半生所未曾参悟出的"归"字,在许应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接不下!"

    陶丹阳飞速后退,额头冒出冷汗。对他来说,许应的修为实力并不高,第二叩关期,就算修为再怎么强横,也远不能与他一万七千座洞天的修为相提并论。

    但仙剑思无邪靠的并非是许应的修为实力!

    仙剑思无邪是初代祖师留下的仙器,早就蕴生出灵性,它的实力强大,可以自主攻击,进发出仙器才有的威力!

    许应握持它,施展剑道归真诀,而它则负责将剑道归真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迷人的剑光,带着无上的剑道,让陶丹阳听到仙道的声响,传入他的耳中,那种道音让人发狂,让人无法理喻!

    他心中大恐,立刻调动所有修为,催动自己拿手的剑道神通,迎上那道剑光!

    剑荡山河!

    他的剑道剑诀施展开来,隐约间现出山河异象,下一刻便山河破灭!

    成片成片的剑山崩塌,剑气长河湮灭,化作无数纷飞的剑气洪流,反倒向他杀来!

    陶丹阳飞速后退,剑招再换,一万七千座洞天狂暴法力涌出,化作平天···剑。

    这是他开创的剑道中最强的一剑,一剑压下,便彷佛无上天神持剑压平一座诸天!

    但他引以为傲的平天一剑也在道道或快或慢的仙光下支离破碎,反而增添许应这一剑的威力威能,陶丹阳再退,换招,但招法还是被破!

    他一退再退,顷刻间各种招法施展出来,还是未能破开许应的创势,他的剑招破碎后化作的剑气反而让许应的剑势愈发暴涨!

    “我在他面前,无法出剑!出剑的话,必会被破,久而久之他借我的力量凝聚大势,可将我诛于剑下!”

    陶丹阳后退腾空,面向那扑面而来的剑道洪流,勐然暴喝一声,衣袖震荡,双手向前推出。

    "呼-"

    一座座洞天突然从他身后平移到他身前,一万七千座洞天中狂暴法力爆发,有的如同大大小小明亮无比的旋涡,有的如同莲花!

    陶丹阳喝声如雷∶"你有无上剑道,我有无上法力!看你如何破我洞天!"

    这是足以撼动苍穹的法力,无可匹敌的法力,凝固时空,为的只是挡住许应的剑光!

    “休!休!休!”

    仙剑思无邪刺入其中,剑光与那雄浑无边的法力对抗,发出刺耳的声响。

    仙剑将一座又一座洞天形成的法力墙壁刺穿,仙光越发明亮,然而速度却越来越慢,最终这股剑道大势受阻,无以为继。

    陶丹阳正欲松一口气,却见下方十里绝壁中飞剑洪流如同怒龙呼啸而来,无数口飞剑一口接着一口,相继射入洞天之中。

    他的洞天多达一万七千座,此刻每-口洞天中都有数以百计的飞剑,刺入洞天,而且随着剑门七十二峰上更多的飞剑飞来,那些洞天中的飞剑数量越来越多,渐渐干扰洞天运转。

    陶丹阳闷哼,只见许应手持仙剑思无邪,剑尖的一点刺眼光芒越发明亮,竟然趁此机会试图突破他的法力禁锢!

    突然,一口大钟呼啸飞来,速度越来越快,大钟越来越大,如同一座古铜色的钟状山峰,高约三百丈,钟壁浮现出万物万类的道象,咣地一声巨响,撞击在一万七千座洞天形成的法力壁垒上!

    陶丹阳气息大震,闷哼一声,眼耳口鼻溢血。

    大钟撞过,便见有神鸟飞来,三足金翼,来势凶恶至极,拖动着一颗太阳真火形成的巨大火球,比那大钟还庞大数十倍,轰隆一声巨响撞击在壁垒上。

    那神鸟三足,凶狠无比,羽翼旋转,化作刀光翻飞,围绕着法力壁垒疯狂斩下,与此同时,两口神刀飞来,自它羽翼下翻飞,神出鬼没!

    无数刀光看在法力壁垒上,陶丹阳双手十指叉开,身形旋转,法力提升到极致,将壁垒化作一个球体,他身处球体中心。

    他额头冒出冷汗,就在大钟和三足金乌攻击之时,他的压力陡增,仙剑思无邪又刺入壁垒许多。

    "好在他们已经没有了新帮手……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一株紫色的野草,挥舞着无数根须,将一个个剑门高手的尸体耳目洞穿,控制着这二百多位剑门高手向这边冲来

    "彭!彭!彭!

    这些剑门高手以顶膝面门砸拳等粗暴方式,疯狂攻打他的法力壁垒,让他压力更大。

    紫色野草后方,一条近三百丈大蛇驾驭剑气飞来,以尾为剑,重扛在法力壁垒上。

    陶丹阳眼耳口鼻溢血,各座洞天已经催发到极致,难以为继。

    他的元神也自浮现出来,坐镇虚空,张开双臂,维持法力壁垒不破。

    但就在此时,时雨晴走来,身后皓月轮飘浮,越发明

    亮。

    陶丹阳声音嘶哑,叫道∶"晴儿,你是我徒弟,还记得我是如何待你的吗?"

    “知道,但我是剑门掌教。”

    时雨晴祭起金丹,催动皓月轮,轮中-道粗大无比的剑气射出,刺在陶丹阳的法力壁垒上。

    那一万七千座洞天稍稍停顿了片刻,陶丹阳心中一凉,便见仙剑思无邪刺穿法力壁垒,剑光向自己的眉心刺来!

    陶丹阳长袖飘动,向后退去,然而仙剑的剑尖散发出玄妙光芒射出,将他眉心洞穿。

    陶丹阳中了这一剑,身形不退反进,向许应冲去。

    许应立刻变招,持仙剑思无邪,施展出剑道归真诀的第二式。然而陶丹阳突然折向,大袖飘飘,硬接金不遗的双刀,将金不遗逼退,勐地撞向紫色仙草。

    他的法力实在雄浑,与金不遗这等力战天神的存在硬拼,竟然将金不遗逼得不断后退。

    紫色仙草慌忙抽出无数根须,远远避开,却见陶丹阳与那二百多位剑门高手的尸体突然整齐划一,行为举止完全一致,齐齐向外逃去!

    大钟从上方落下,咣地-声巨响,震得那些尸体东倒西

    歪。

    虮七高声叫道∶"钟爷金爷,先斩他洞天,坏他法力!他是移植的洞天,被斩去之后,便被打回原形!"

    大钟和金不遗醒悟,立刻冲向天空中的洞天,将洞天与陶丹阳希夷之域的联系斩断!

    一座座洞天在天空中如群星般移动,跟随着陶丹阳向七十二峰外逃去。

    许应催动极意自在功,风驰电骋跟在后面,却见前方人群突然有人炸开,全身血肉化作-道血红色的剑气拔地而起!

    "他中了我一剑,在试图用替身法门,将我的剑意化去!

    许应醒悟,一边狂奔,一边催动仙剑思无邪,思无邪脱手飞出,如同一道流光,向人群中的陶丹阳刺去。人群中不断有人肉身炸开,还有人元神也化作一道剑气,却是陶丹阳开始治疗元神上的伤势。

    短短片刻,二百多人便死掉了大半,化作一道道染血的剑气,长达数十里,横七竖八的挂在天空中,或者群山之间。

    待他们冲到剑门群山之外,刚刚冲过那剑门关,便见陶丹阳身边只剩下一人,那人也自啪的一声炸开,化作-道血剑,形神俱灭。

    "这些尸体内的元神是怎么回事?"许应心中不解。

    正在此时,突然陶丹阳的身体也自啪的一声炸开,血剑飞舞。

    许应怔住,急忙加快速度来到陶丹阳的身边,只见陶丹阳尸骨全无,元神也自湮灭,不复存在。

    他抬头看去,但见天空中大钟和金不遗还在追逐着那些洞天,将一座座洞天斩落。

    不过其他洞天却在疾驰而去,速度越来越快,向远处飞去。

    “是分神大法!”

    仙剑思无邪飞临许应身边,剑童坐在剑上,望向那些洞天离去的方向,惊疑不定,道,"陶丹阳毁掉自己的肉身,用另一具身体!他在上山之前,一定在这附近藏了另一具身体。”

    许应腾空而起,那些洞天呼啸没入山林,消失不见。

    金不遗振翅追来,试图寻找那些洞天藏在何处。许应大声道∶"金爷回来,不要追了!"

    金不遗缓缓落地,轨七、大钟也追了过来,坑七叫道∶"阿应,为何不要追了?"

    许应摇头道∶"我们现在不知道陶丹阳变成了什么样子,就算追过去,也寻不到他的踪迹。

    这时,一股强大的神识涌来,化作陶丹阳的声音在空中炸响;"此次,是我小觑了你们。不过下次我重来时,便不会让你们这般好运。"

    许应澹澹道∶"你还是先活过今晚再说吧。你中我一剑,连换这么多肉身,损耗这么多元神,都未能将我这一剑的威力化去。你伤势这么重,不怕同行找你吗?”

    陶丹阳哼了一声,神识退散。

    许应转过身来,询问仙剑思无邪,道∶"何谓分神大法?"

    坐在仙剑上的创童道∶"陈第二元神和身外化身的法门。修炼这种法门的人,需要捉到交炼期或者第二叩关期的炼气土,这两个境界的炼气士练就金丹,但还未炼成元神。夺取他们的金丹,将他们的魂魄记忆抹除,变成自己的容器,就可以炼金丹为自己的第二元神。那陈气土的身体,便是身外化身。只消修炼到重楼期,修成元神,第二元神和身外化身便算完成了。”

    它摇头道∶"这种法术极为邪恶,很少有人会炼。"

    蛎七闻言,道∶“刚才那二百多位剑门高手,都是陶丹阳的身外化身和第二元神吗?他们是什么时候变成他的身外化身和第二元神的?”

    剑童道∶“当然是在他们还是交炼期或者第二叩关期的炼气士的时候……”.

    它说到这里,不禁打个冷战。

    那二百多位剑门高手,都是剑门的长老、尊者,是剑门中坚力量,中流砥柱,也是正统派的顽固分子!

    当年傩仙派和正统派打得头破血流时,便是这些剑门高手与傩仙派拼命!

    剑门傩仙派之所以能飞速壮大,也是因为这些正统派的高手屡次被人击败,让人对正统的炼气法门失去了信心,才转去傩气兼修。

    "这个人,好恐怖!"

    剑童喃喃道,“下次遇到他时,不知道他会化作什么面目……”

    许应望向远处,澹然道”他已经被我打伤,种上不可磨灭的剑道烙印。无论他变成什么面目,都瞒不过我。”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