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剑门收割者

    “无邪,你听到过这个声音吗?”许应询问道。

    仙剑思无邪叮铃振动一下,一道剑光从剑尖射出,化作小巧剑童的模样,声音有些颤抖,道:“熟悉得很。他是蜀山剑门前代掌门,陶丹阳的声音!”

    剑童飘浮在空中,稳稳跟在许应身后,道:“三千年前我感应到那个可怕邪念,但未听到其声音,也未看到其面目。我觉得其人有些熟悉,一定是剑门中人,长久以来潜伏在山上。他可以隐藏自己的邪恶念头,只是我断然没有想到,竟会是他!陶丹阳掌管蜀山剑门长达干年,是在位最久的掌门,德高望重。

    他也是剑门历史中,将剑道修炼到至高成就的人,在历代掌门之中位列前五乃至前三。倘若没有超级天劫,他必然可以渡劫飞升,成为剑仙,成为剑门历史中最耀眼的人物!可惜,超级天劫断去了他的飞升路。

    作为镇守蜀山剑门的仙剑,陶丹阳自然拥有动用仙剑思无邪的权力,他不止一次握住仙剑,但思无邪从未感受到他有任何邪念!思无邪能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只有拳拳的赤子之心,纯真无邪,如婴孩一般,没有任何邪念。

    他的剑心通明如镜,剑意如疾风烈火,正直如剑,便如他的人一般,容不得半点弯折。如此强大纯粹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剑门惨桉的真凶?

    “人生就像迎接行人的旅舍,只见人来人往,来去行色匆匆。”

    许应向前走去,只听时雨晴的声音传来,声音悠悠道,“我们炼气士与凡人一样,生与死都似旅舍中的行人,不能长久于天地间。师尊的话,还是那么有哲理。再次见到师尊,弟子很是开心,但弟子有一事不解。”

    她话锋一转,道:“我当年登山时,师尊便已经到了暮年,性命不久。徒儿不孝,敢问师尊是如何渡过三千年岁月,活到现在的?”许应加快脚步,突然只见前方崖壁前站着一个高大男子,背后负着一柄大剑,剑面又宽又长,彷佛一叶扁舟。

    高大男子身后则有一个红衣胜火的女子,脚下立着一口剑匣,匣子厚重,长达四尺,上下皆有铜箍。许应仰头看去,山崖上方,一个个身形错落有致,站在崖顶,约有二百余人。

    他们体内剑气勃然,如同一口口利剑,插在十里剑仙绝壁的上方和下方!

    剑童震惊莫名:“他们是三千年前的炼气士!他们不可能活到现在,他们应该早就死了才对!”包饶是它剑心通明,没有任何杂念,此刻也不禁杂念丛生,陷入混乱之中。这些明明消失了很久,明明应该死了很久的人,居然又出现了!他们是当年剑门的炼气士,当年剑门内斗,分为滩仙派和正统派,这些炼气士便是正统派的炼气士!包傩仙派惨遭团灭,正统派不战而胜,但在后来天地剧变时,所有人都消失无踪,只剩下被封印的时雨晴。而现在,这些本应该早已死亡的人,居然又出现了!

    时雨晴是剑门在仙界的剑仙力保,才能存活下来,他们又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这些剑门高手谈笑风生,还有些人向仙剑思无邪打着招呼,他们每一个人都看起来是那么的正常,就像还活着一样。回更让仙剑思无邪恐惧的是,它能够感受到每一个人的思维,剑门高手,不同人拥有不同的性格,不同性格决定不同的思维。思无邪对这些人太熟悉了,它了解每一个人的性格,了解每一个人的思维,但现在,它感觉到这些死而复生的人,性格思维便与生前一模一样!

    “难道他们真的活着?”它心中惶恐不安。可是,他们应该死了啊。

    它明明看到灾变发生的时候,天空撕裂,深渊出现,将所有炼气士卷起,吞入深渊。

    陶丹阳的声音传来:“为师能存活至今,是因为为师背叛了炼气,修炼了滩法,成为滩仙为自己续命。”

    他叹了口气,道:“当年剑门发生人皮灯笼桉,我痛定思痛,决心彻查到底。天地剧变发生,为师被卷入天渊,后来带领你的众多师叔师伯逃出天渊,三千年来东奔西走,搜寻线索,终于发现一个关乎所有人命运的大阴谋。那就是,有人利用傩法来炼制人体大药!”

    许应微微一怔,没想到他居然自己揭露出来。他继续前行,经过高大男子身边。

    那高大男子面带笑容,道:“仙剑无邪,好久不见。

    剑童没有理会他,紧紧跟在许应身后,许应向前走去,经过红衣女子身旁,红衣女子笑道:“仙剑无邪,三千年了,咱们又见面了。”剑童依旧不作理会,跟着许应继续前行,越来越多的剑门高手向它招呼,很是亲切和尊敬。

    “不同性格的人,修炼的剑道也不同,剑意自然也不同。”

    剑童努力感应他们的剑意和剑道,惊恐地发现,所有人的剑意剑道都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一刻,仙剑思无邪有些茫然:“难道他们真的存活下来?难道他们真的从深渊中活着归来?陶丹阳,真的是那个邪恶的收割者吗?”它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陶丹阳的声音传来:“我发现,有些人散播有陷阱的傩法,等到其他修炼有成,便利用陷阱来收割人体仙药,以此延续自己的寿命。但我也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得到了真正的傩法。”

    他笑道:“真正的滩法,可以长生!为师和你这些和师叔师伯,便是靠傩师正法活到现在。晴儿,你还年轻,还能来得及打开六秘。许应走上前去,看到剑仙绝壁下的时雨晴,也见到了前掌门陶丹阳。

    陶丹阳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他头发灰白,气色却很好,身着青灰布衣,肩头有白布相缠作为点缀。他的眼神明亮,锐利如剑,脸庞宽大,肩膀宽厚,给人以敦厚可以依靠的感觉。

    他如同顶天立地的剑峰,高大巍峨,有他在,剑门便不会倒!时雨晴看着陶丹阳,目光复杂,想要近前相认,却又不敢。

    她知道剑门只活下来她一人,陶丹阳的来历极为可疑。然而陶丹阳是她的恩师,也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让她有亲近之意。

    陶丹阳声若洪钟,声音极富感染力,哈哈笑道:“晴儿,为师将六秘正法传给你,你便可以结合六秘法门,开山授徒,将剑门的传承再度推演到一个新的高度,犹胜祖辈!”

    他目光热切,笑道:“真正的傩法,没有后门,没有陷阱!为师和你一众师叔师伯千辛万苦寻到的傩仙正法,终于可以让剑门再创辉煌,发扬光大,而你也将名垂剑门青史,超越历代祖师!”

    那些剑门高手彷佛想起自己这些年受过的苦,一个个满含热泪,却有泪不轻弹,只是有人偷偷转头,抹去泪珠。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打断师徒情深的一幕,道:“陶当家,晴儿已经得我真传,我传授了她我的六秘正法。阁下晚到一步,应该知道先来后到的道理吧?”

    陶丹阳身躯微震,转过身来,只见一个骨架宽大皮肤稍黑的少年走来,不由皱眉,询问道:“阁下是?”

    许应微笑道:“剑门太上长老,许应。陶道友,道上的规矩,先到先得。我已经传授晴儿六秘正法,你便不能再传。你还请离开吧,剑门这锅菜是我的。”

    陶丹阳目光落在他手中的仙剑思无邪上,脸色顿变,向时雨晴道:“你修炼了他传的六秘?”

    时雨晴点头,道:“启禀师尊,弟子已经打开了五秘,正打算借思无邪前辈的力量,打开第六秘藏。”

    陶丹阳顿时沉下,冷声道:“你岂可随便修炼外人传授的摊法?他的傩法留存陷阱,等到你修成傩仙之后,他便来吃你!你若是将他的六秘法门传给剑门弟子,将来每个剑门弟子都会跟着遭殃,被他吃掉!”

    他不怒自威,凛然喝道:“你忘记当年那些师叔师伯之死了吗?你想我剑门重蹈往昔的覆辙?”时雨晴急忙跪地:“弟子不敢忘。”

    陶丹阳冷冷道:“但你竟敢修炼外人所传的六秘滩法,你是要毁掉我剑门的基业吗?”时雨晴摇头道:“弟子不敢。”

    陶丹阳面色稍稍缓和,道:“好在你陷得不深,还可以补救。你只需要废掉那些洞天,重新打开,修炼我所传的傩法即可。”时雨晴犹豫一下,道:“弟子想知道,三千年前,师尊与诸位师叔师伯是如何存活下来的?”

    陶丹阳哑然失笑,道:“晴儿,你还在怀疑我?”

    一个站在山崖上的剑门长老嫉恶如仇,喝道:“你不信任掌门师尊,而相信一个外人?时雨晴,你湖涂了!”

    其他长老尊者也纷纷指责时雨晴,一个女子痛心疾首道:“时雨晴,你不知道掌门为了探明真相吃了多少苦,付出了多少牺牲!掌门为的是自己吗?是剑门,是你!你竟然怀疑掌门!

    时雨晴犹豫一下,这些都是她熟悉的人,她的师门长辈,他们的指责便像锋利的剑,刺入她的心窝,让她无法冷静分辨真伪。

    时雨晴咬牙,道:“既然师尊说你们这些年都修炼了六秘正法,那么便请师尊和诸位师门长辈,亮出六秘洞天,让弟子一辨真假!”陶丹阳笑道:“原来你怀疑这个。”

    他当先一步,身躯一摇,便见身后浮现出无比明亮的六秘洞天,大大小小,足足有六十三座!十里绝壁上下,各个剑门长老尊者纷纷低喝一声,也展现出各自的洞天秘藏。

    他们共有二百多人,每个人都拥有六十三座洞天,泥丸、玉池、玉京、黄庭、绛宫、涌泉,六秘一应俱全。明亮的洞天,多达一两万座,不但让十里绝壁便的无比明亮,即便是剑门七十二峰,也被照耀得熠熠生辉!如此景象,堪称壮观。

    时雨晴见状,面色肃然,道:“师尊,你们是如何打开六秘的?陶丹阳微微一怔,有些不解,询问道:“什么?”

    许应暗赞一声聪明。

    时雨晴道:“人体六秘,修成元神之后便无法开启,师尊与诸位长老尊者都是早已修成元神的人物,你们的六秘厚重到仙器也无法打开的地步。你们如何开启人体六秘?”

    陶丹阳沉默,一位白须白发的老者忍不住从上空跃下,大步向时雨晴走去,怒气冲冲道:“雨晴师侄女,你不会以为我也骗你吧?人心险恶,你怎么知道修成元神就无法开辟六秘?人家是骗他话音未落,时雨晴突然指端一道剑气飞出,剑尖化作星光点点,轻轻一振,无数星光扑面而来!那白发老者不假思索祭剑,身后剑匣中一口口铁剑飞出,迎上漫天剑光,喝道:“师侄女……

    嗤嗤嗤!

    时雨晴的剑气轻而易举穿过他的剑阵,刺在他的眉心,波地一声将他的头颅刺穿,前后透亮!那白发老者呆了呆,尸体倒地。

    “师侄女,你疯了!”一众剑门长老尊者纷纷大怒,从石壁上跃下。

    “师尊认得这种剑法吗?”时雨晴询问道。

    陶丹阳眼中精光闪动,勐然踏前一步,道:“这是初代祖师的剑法,你学会了?”他踏前一步时,其他剑门长老尊者也纷纷跟着踏前一步。

    这一刻,仙剑思无邪终于感觉到,那些剑门长老尊者不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个陶丹阳!

    他们的性格、思维在这一刻突然统一起来,甚至连地上那白发老者的尸体,此刻的性格思维也突然活络,变得与陶丹阳一致!时雨晴彷佛没有看到这一幕,道:“不对,这是剑仙道书中的剑法,比初代祖师的剑法更加精妙,是你梦寐以求的仙剑绝学。”陶丹阳心神激荡,颤声道:“你悟出来了?”

    他的身后,所有剑门长老尊者异口同声,与他同时颤声道:“你悟出来了?”

    那些剑门长老尊者站在陶丹阳的身侧,举止,神态,语气,微表情,与陶丹阳一模一样,整齐划一。这一刻,仙剑思无邪从他们身上感受到莫大的邪念!

    这些邪念连为一体,形成一个无比可怕的怪物,比天魔还要恐怖!

    时雨晴叹了口气,眼角有清泪滑落,声音低哑道:“师尊,当年你为何要传授那些师叔师伯假傩法?”

    陶丹阳身旁,那些剑门长老尊者突然间面色灰败下来,一个个木凋泥塑般站在那里,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具具尸体。他们像是死了不知多久,身上泛青,长有一朵朵尸斑,像是青色的花。

    一座座洞天从他们身后飞出,相继落在陶丹阳身后,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大大小小的洞天,挤满了十里绝壁的天空。

    “为何?大概心有不甘吧。

    陶丹阳叹了口气,不再伪装,道,“晴儿你看,这十里绝壁上记载的一种种剑道剑诀,有几个比得上为师的造诣?但他们中却有很多人飞升仙界,成仙作祖。他们能飞升,比他们更强更聪明的我,却只能烂在凡间,不敢渡劫,无法飞升。”

    他仰望天空,眼神中流露着愤怒与不甘:“他们本事不如我,天赋不如我,悟性不如我,凭什么他们飞升而我在凡间做他们的看门狗?就凭他们生得比我早,遇到了好时候?不公平!”

    他愈发愤怒,大声呵责老天:“这不公平!我比他们更有能力,更应该飞升!为何?谁能回答我,这是为何?”口他冷笑道:“既然老天不公,那么我何必做好人?不让我飞升,不让我长生,我想办法长生,想办法飞升!傩法让我看到了机会。”

    他的脸上突然露出笑容,道:“好徒儿,你很好,很聪明。我没想到你能解开万古迷题,只要你将剑仙道书传给我,我便不会杀你。我还会教你真正的滩法,让你拥有飞升的实力,你我师徒一起飞升。”

    这时,他身后传来许应的声音:“雨晴的剑仙道书,我传的陶丹阳转身,便迎上仙剑思无邪,扑面而来的剑光彷佛握在屹立在遥远仙界的仙王之手,带着无穷的仙道奥妙,映入他的眼帘,致命而迷人!

    这就是剑仙道书,他梦寐以求的无上剑道!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最新章节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诸界第一因 万古神帝最新 深空彼岸最新章节 神秘复苏 夜的命名术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九星霸体诀 择日飞升最新章节 万相之王最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赤心巡天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 帝霸最新章节 我用闲书成圣人